人人书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犯罪现场之华灯初上 > 第27页

第27页

书籍名:《犯罪现场之华灯初上》    作者:林兰馨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二种就是欧阳曼是在事发之后才发现的,当时她已经无法挽回局势,所以采用了一种暗示的方法,来揭示所谓的真相。
  两种选择,除了欧阳曼之外大概就没有人知道所谓的真相,她的选择了吧,不过无论如何,乔孜所查到的给现在的局面带来了难得一见晴朗的局势,程庭琛听到自己浅浅的声音响起在这个不大的地方:“查一下黎子佢的墓地在哪?欧阳曼极有可能在那。”

  扭曲人生

  远地站在公墓的山脚下,就可以看见半山脚那一抹暗红的飘飞的衣摆,实在是那一抹暗红着实太过于显眼,那样的一抹红色就像是鲜血干涸之后之后的颜色,血腥恐惧。
  欧阳曼的嘴角始终勾着浅浅的笑容,尤其在见到程庭琛他们等人的身影之后,这抹笑容就越发明显了,像是得意的看着自己杰作的眼神,分不清到底是局内人还是局外人,只是这样的笑容在程庭琛他们看来却显得有些诡异。
  “你们来的比我预料的晚了些。”欧阳曼依旧是浅浅的笑容,语调也是极为轻浅的,像是在说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这样的语气让人觉得讨厌,毕竟不管有着什么样的原因,那终究是十几条人命,包括那几名无辜的警察,年轻的脸,拥有着的平静幸福的生活刚刚开始却宣告戛然终止。
  “这点你是不是应该得意于你自己隐瞒的本事,我们也是费了一番功夫才找到了关于黎子佢和你的关系。”说着乔孜瞥了一眼墓碑上的照片,黎子佢是个典型的书生模样,斯斯文文白白净净的,脸上还架着一个金丝眼睛,的确单从外表而言,和欧阳曼明媚动人的容貌行程强烈的反比,同样是学生同样对元史有着极为透彻的了解,袁铭怎么可能说丝毫没有一点疑心,可是经过调查之后并没有发现有什么问题之后,才真正放心的,也许其中也少不了是出于容貌上的区别。
  注意到了他们的打量,欧阳曼伸出手抚摸着墓碑上的照片,以一种深切的怀念忧伤说道:“这可是以命换来的,很小的时候就躺在手术台上,接受着生与死未知的考验,就只是因为一个人的私欲,急于想隐瞒自己的过错导致害死学生所做出的遮掩,对我实行了封杀,无法进入这个行业,而我为了继续追寻父亲研究的道路,不得不作出这样的牺牲。”
  虽然从一开始就不喜欢袁铭,如今看来,倒像是一种直觉了,像袁铭这样被人捧到学术至高点的人,想必比一般人更无法接受人生之中出现污点,所以要不遗余力的将污点抹去,曾经的学生自杀,或多或少与他有关,所以他剥夺了黎子佢一切的学术研究成果,否认黎子佢的研究,甚至对于学生的家人进行严苛的封杀,不让欧阳曼进入这一行,就是为了保住他的名声,期间根本没有检讨过自己的责任。第二个污点就是那伙盗墓团伙,所以袁铭也不惜一切的将他们处之而后快。
  “所谓的学术专家,就是这样一幅嘴脸吗?”林子悦瞥了瞥嘴,对袁铭的行径持以嗤之以鼻的态度,但是既便如此,欧阳曼的存在都是无法忽略的,到底她对于这一切是否早已知情就愈发显得可疑,毕竟对于欧阳曼来说,她有足够的理由机会这么做。
  “让我猜一下,你们现在在想些什么呢?是不是在想我是不是有插手了这事?”欧阳曼没有等他们的答复就在墓前跪了下来,方才的笑意都全部敛去了,一脸肃穆的笔直在墓碑前跪了下来,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额头碰触大理石截面的时候发出三声闷吭的响声。等到抬起头来的时候,额头已经是发红了。
  随后就看见墓碑前的一块石板松动了,欧阳曼伸手从中取出了一叠资料:“这是我从袁铭处拿过来了,他怕是没有想到我会把资料藏在这里,其实这两天我一直在等的人就不只是你们还有袁铭,如果他肯认错,在我父亲的墓前磕三个响头,那么他就可以把这叠罪证取回去,毕竟我要的只是他对父亲的认错而已,只可惜,他来过,却还是骂骂咧咧,所以我等的人就只剩下你们了。”
  程庭琛接过资料粗略的看了一下,大概就是黎子佢先前关于索固伦公主生前以及神像的研究报告,还有就是袁铭刻意透露给盗墓团伙关于墓葬的消息,以及他计划的安排。
  欧阳曼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她到底是不是坐视着一切的发生却无动于衷,除了她自己恐怕谁都不知道,就算是,也没有办法判她的罪,至少如果没有她的帮忙,自己怕是不能这么快就能有证据让袁铭伏法。
  所以最后程庭琛还是向欧阳曼说了一声谢谢,就看见对方的嘴微微张开,眸子里满满的都是惊讶,难得的那双美丽的眸子里浸染了暖暖的笑意,不像先前,笑容冷冷的只浮在面上。
  离开的时候,还可以看到欧阳曼的身影就站在墓前,没有任何的移动,程庭琛也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欧阳曼还年轻,二十出头的年纪,虽然过去的十几年改变了她前半生的轨迹,可是如果她想,袁铭伏法之后,她还是可以为自己勾画一个美好的幸福蓝图的。
  有了欧阳曼,不,应该称她为黎曼,有了她的那叠资料之后,再加上诸位物理专家的研究,很快所谓的诅咒杀人的奥秘就得以破解了,而这个结果却是足以让所有人感到惊讶,历史上的确有诸多资料显示古时之科技其实已然达到一个极高的程度,可是具体的却没有人能说的上来。
  可是眼下确有一个真实的例子,神像,在黎子佢的资料中,说着大元朝风靡一时,甚至及至王宫的所谓巫蛊之术,不过只是我们现在所言的科学,先不论他们是如何知道的,或许只是知道某种现象,却不知道最终的原理,但是元朝的巫师却凭此创造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
  神像背后的诅咒杀人的秘密的确就像是程庭琛他们所料想的那般,与神像中空的内部一圈圈的构造有关,用物理专家的话来说就是神像上有小孔,风因为波动会产生某种声音,而风通过在神像几个风口进入神像内部之后,然后通过这些内部波纹构造的震动之后,会形成一种声波震动,效果就相当于唱片播放。
  寻常的唱片播放的声音是供一般人听歌欣赏所用的,可是通过神像之后所传递出来的声波震动却是足以杀人的,这就关系到物理学上的另一个名词——次声波。
  大自然之中充斥这各种的声波,而人的耳朵能够接受并且感应到的声波频率为20~20000赫兹,其他声波则也是存在,但是却很少能被人所感知,神像所发出的声音就是低于20赫兹,就是所谓的次声波。
  次声波对于人体有这极为眼中的影响,20世纪30年代,美国一位物理学家曾经做过一次试验。他将一台次声波发生器放进了一个正在出演喜剧的剧场,而他坐在自己的包厢之中观察动静:只见在五分钟后坐在次声波发生器附近的观众开始出现惶恐不安与迷惑不解的情绪,并且迅速蔓延到了整个剧场。而就在短时间之后,离次声波发生器最近的观众甚至开始出现了控制不住自己癫狂情绪的现象,险些引发严重的后果。
  在此之后,次声波对于人体的影响才进入科学家的视野。经过研究发现,由于人体内部许多器官的振动频率与次声波的振动频率相近,倘若外来的次声频率与人体内部器官的振动频率相似或者相同,就会引起人体内部器官的共振。次声波穿透人体的时候,非但有可能导致种种的情绪波动或者幻觉,还可能破坏大脑神经系统,造成大脑神经系统的严重损伤。特别是当人的腹腔、胸腔等固有的振动频率与外来次声频率一致的时候,更易引起人体内脏的共振,使得人体内脏受损而丧命。
  神像内部所能发出的声波恰恰就是如此的次声波,事实上所谓的诅咒其实是因为在近距离接触次声波之后,声波穿透人体,给盗墓团伙和看守神像的人员造成了次声波的损害,而他们自身的情绪就因此而产生剧烈的波动以及幻觉,同时无论是刑警还是盗墓团伙,他们因为自身职业以及经历的关系,本身的心理压力极大,所以在次声波的推动下,清晰波动过大,当情绪到了某个凝聚点之后,所表现出来的行事就是发疯自杀。
  至此所谓的诅咒杀人正式被破解,而同时凭借着物理专家的分析和黎子佢先前的那叠资料,已经足矣判定袁铭的罪的。
  心底,程庭琛对于这个阴沉古怪的学者专家始终是不抱多大好感的,可是看着他看到对方在面对所有证据时蓦地睁大的眼睛和灰败的面色,却又觉得百感交集。
  有道是物极必反,袁铭一生执着于对于历史的专研,出发点是好的,可是渐渐的他却是迷失了方向,将这种执着日渐变成了执拗,甚至到了最后他连自己最初的宗旨都忘了,一昧的只是想着要扫清眼前的障碍,最终的结果也不过是害人害已一场空罢了。
  程庭琛倒不是为了袁铭惋惜,毕竟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袁铭他自身犯了错,就理所应当的为他所作出的事情负责,只是他不免的想起了黎曼,他们两人在某些方面其实是很相似了,执着于一件事不惜一切,甚至到最后究竟是想这么做,还是因为一直以来都这么做了,所以必须得这么完成下去。
  如果可以,还是希望黎曼可以忘记一切重新选择她人生的道路的。程庭琛如此想的时候,旁边的人可是不乐意见到他脑子里兜兜转转想的都是另外一个女人的,宣告主权也好,示意也好,反正夏云煜是毫不在意的一把把程庭琛搂到了自己怀里,毫不避忌旁人的眼光径自说道:“在我旁边的时候,还想着其他女人,你这样会让我质疑我自己的魅力?”
  啪!程庭琛那叫一个毫不客气的直接就把手上的文件夹拍到了他的脑袋上:“大庭广众之下,少给我丢人现眼!”话是这么说,但是对于周围递过来的眼神却是不闪不避的,看来也就是这么一说。
  夏云煜倒是从善如流,也就那么一摊手,勾着笑说道:“我觉得,比起他们来说,我真的已经是内敛含蓄许多了。”
  顺着夏云煜所指的方向看过去,程庭琛就看见平素一脸冷情的司徒卿正被封律抗在肩上,只听见后者极为轻松的一把制住前者:“你这都扑腾在你那实验室几天了,这不吃不喝不休息的准备成仙了吗?可别忘了我的欠债。”
  说完直接就把人往车子里面一塞,加加油门就走了,出手那叫一个利落爽快,简直是让人瞠目结舌。
  程庭琛看的有些感叹,这两人,说到底司徒卿的性子也就封律能搅得他这幅模样,正想着呢,腰上突然一紧,偏过头就看见夏云煜近在咫尺的的脸,就那么笑着勾着他:“好了,我们也该回家了。”
  家不是单单的一个字,而是两个人一起构筑起的梦想,不管在外面彼此是什么样的身份人物,但是只要在家里,简简单单的为了生活中在平凡不过的柴米油盐酱醋茶之类的小事而讨论商量着都是幸福的,想象着一个家,家里最简单的事物,哪怕是放调料的小瓷罐都是两个人一起挑拣的喜欢的样式,不是很幸福吗?
  人生在某种意义上是平淡的,周而复始的重复着差不多的轨迹,有的人选择了对于这样的平淡不屑一顾,厌弃,但是有的人却可以在这样的简单平淡中找到点点滴滴的幸福装点人生,程庭琛和夏云煜也好,封律和司徒卿也好,他们都是后者,知足常乐,只是知道有了彼此的人生,就已经足够。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