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犯罪现场之华灯初上 > 第26页

第26页

书籍名:《犯罪现场之华灯初上》    作者:林兰馨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爷爷,我并不知道什么才算是真感情,我只知道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尽到责任,我也想过放弃,可是做不到,既然如此我就只知道自己能做的就是坚持下去,因为我并不后悔自己的决定!”
  没有人看到夏振远拄着拐杖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到底是自己最看重的孙子,真要看着他走上这条道,面对的就是程家的断子绝孙,夏振远又怎么可能真的像自己说的那么轻松,毕竟出于理智作出的抉择不代表情感上就能真正的接受。
  只是因为夏振远本身的理智早就已经习惯在事态中寻找出一份最有力的决定出路,眼下也是如此,所以他选择暂时的退让,成全自己的孙子。
  或许有句话说的对,儿孙自有儿孙福,自己终究是老了,以后的人生终究是要交给他们年轻的一辈自己来处理的,也罢,将来的事情谁都说不准,就让他们自己去决定好了。
  夏云煜出了老宅子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打电话给程庭琛,想要和他一起分享这喜悦,可是对方那头传来的声音却是极为杂乱,夹杂着警笛呼啸而过的声音,一下子就让他紧张了起来,尤其程庭琛此刻的语气极为不稳:“全死了!”
  “什么?”夏云煜一踩油门当真是恨不得立刻赶到,实在是不放心程庭琛。
  “看守神像的人全死了,全部被火烧死了,是看守的人员自己纵火,一个人都没逃出来。”
  啪!夏云煜的手机掉了下来,不仅仅是因为所谓莫名的诅咒,还有程庭琛,原本这一切应该是由刑警队来负责的,是老狐狸护犊子临时调了其他的人过来,可是眼下他固然庆幸刑警队逃过一劫,可是程庭琛应该觉得很愧疚,对于那些莫名枉死的人。
  “十分钟,十分钟之后我就到了,等我!”
  十分钟后,夏云煜赶到的时候,就看见刑警队的所有人都站在几乎成为一片废墟的警局门前呆立着,面色凝重,他也顾不得其他,就径直上前紧紧地握住程庭琛的手,只是很坚定的说了两个字:“放心!”
  放心究竟是说有他在,还是说一切都会拨开云雾见天明的,程庭琛并不明白,只是原本紧绷的心在他出现之后一下子落定了很多。
  因为案子实在太大,而且牵扯到之前的所谓诅咒杀人案,眼下外界传媒关于所谓诅咒杀人的传闻更是尘嚣而上,警局高层也是没有办法了,直接调用了大批量的警力力争尽快处理好此事。
  经过鉴证人员对于现场的分析,很快当晚的情形已经断断续续的呈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同样的也再次惊骇了所有人。
  起火的原因是当时警局内部的人员刻意纵火,造成的结果就是最内层看守的人员全部死亡,可是事情却远不止如此,如果是单一的只是一个人纵火,当时负责看守的数名人员为什么就没人阻止,为什么那几人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烧死却不阻止?哪些巡逻人员呢?就算那名警员真的是纵火,为什么那么多人就没有一个人制止,难道他们真的是眼睁睁的看着大伙慢慢扩散,没有才去任何措施,就那样看着自己被烧死?
  幸好先前的在警备之外,警局当时还设定了监控摄像头,虽然因为大火有些数据损害,但是经过乔孜的努力修复,加上从仅余的闪烁的片段中可以看到有一个年轻的面容掏出了口袋中的打火机,点着了堆置在一旁的纸张,火苗舔舐纸张的时候,那双眼中分明跳动着疯狂,大吼大叫的,轻易地就可以看出来他的精神状态已经处于极为不正常的状态了。
  而更为诡异的却是他的身边,其他的警员竟然还是一副全副武装的模样,就怎么直挺挺的站着,仿佛在他们身侧近在咫尺的发狂的同事所有疯狂的行为都视而不见,就像,就像——世上当真的有什么神灵或恶魔,在那一个瞬间遮蔽了他们所有的感官与知觉。
  映着身后的那具微笑的冰冷的神像,哪怕是程庭琛都觉得自己的后背惊起了一身冷汗。
  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回过头看那座被封闭在玻璃盒子里的神像,金灿灿的金像在灯光的照耀下闪耀着无与伦比的光芒,尤其是神像嘴角那似有若无的微笑,明明是一副极为祥和的模样,可这这一瞬,在所有人的眼中,它远比恶魔来的更为恐怕。
  但是事情并没有结束,先不论其他,光说那个率先点火的警员,就已经让人觉得很意外,因为资料上显示,这个人的的确确就是一个在清白不过的普通警员,他名叫张瑞出生于S市,真真正正的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其父也是警员,在张瑞少小的时候就殉职,打小他就是由他母亲抚育他长大成人。
  而对于张瑞而言,他最为尊敬的就是自己的父亲,所以打小他就立誓成为一名警察甚至为此而努力,直至成功,眼下已经是他人生最为顺畅的时候,他成婚不久,甚至妻子已经怀有身孕,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他选择了这么一条死路?
  这个问题所有人都在问,可是没有人能够做大,或许是那一座的神像可是为人解答,程庭琛想到了那个在研究室见到的女人欧阳曼,先不论她到底是胡言还是其他,但是至少是一个线索,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是最微不可查的情况都是线索。
  可是当程庭琛等人赶到研究室属于欧阳曼的房间之后,打开呈现在面前的却是人去楼空,整个房间已经是打扫的干干净净,就连桌岸上的书籍都是倒扣了搁在了说上,仿佛主人只是随手一搁,一会儿就会回来,可是程庭琛却知道,欧阳曼不会。
  她虽然没有带走一样事物,但是整理的干干净净的房间或许就是最好的告别,程庭琛上前翻开那书,窗外风吹进,书页被一页页的卷起,夹在里面的纸张一页页被吹开,程庭琛顺手拿起一张,竟然是以往那伙盗窃团伙的作案的剪报。
  一张张的纸上面无一例外都有一个名字,袁铭!
  程庭琛不觉得这会是自己错觉,欧阳曼故意给自己留下了这样的剪报究竟是线索还是刻意而为谁也不知道,但是这至少让事情有了另外一个发展。
  从一开始这事情被禁锢在诅咒杀人之后,更多的目光就是凝聚在了杀人的神像,却忽略了被杀者本人,那一群被杀的盗墓者。
  袁铭是一个对于古文物痴迷的专家,而这群盗墓贼竟然先后盗掘了五个墓穴都和袁铭有关,最早的一个则是在十几年前了,也就是说袁铭前前后后已经在这群盗墓贼手里栽了五次了,可是却丝毫奈何不了他们。
  这个时侯以袁铭的性子他会做什么呢?处之而后快!

  第 31 章

  即便程庭琛很想现在就把袁铭抓起来让他认罪,但是事情远不是这么简单的,袁铭的身份是什么?考古协会的会长,况且那句神像原本就是存在的,如何告?
  离开的时候程庭琛透过玻璃窗看着袁铭笑的亲和,却只觉得那笑容分明是那么张狂肆意,仿佛是一种嘲笑。
  回去之后程庭琛的第一句话就是吩咐乔孜:“立刻查出欧阳曼的下落,现在唯一的底牌就在她身上了。”欧阳曼那个神秘的女人,突兀的出现,又突兀的在事情处于一个极为诡异的状态下出现了,而至今刑警队似乎都在被这个女人牵着鼻子走。
  对于欧阳曼,他们更多的却是一无所知,所以现在他们迫切的需要知道的就是欧阳曼的一切,她的身份立场,以及她为什么会选择出卖自己老师的原因。
  乔孜的工作效率实在是太高,很快就查出了些许的大概,欧阳曼,原名姓黎,叫做黎曼,父亲早逝,她是跟着母亲一起生活得,后来更是跟随母亲改嫁的人家转而姓了欧阳,其中一条不足为道的信息却引起了乔孜的注意。
  过目不忘,或许该称之为乔孜他无与伦比的直觉,在欧阳曼的资料里,关于她父亲的数据少的可怜,甚至可以说丝毫没有,连姓名都没有出现,就像是有人刻意的想要掩盖这个人的存在一样。
  除此之外欧阳曼的人生可以说是平凡无奇的,所以眼下这个被掩盖住的亲生父亲,让乔孜觉得有些好奇更是有些期待,立刻就开始着手调查。
  而与此同时,法医室外面则是满满当当的沾满了人,包围圈里面俨然就是司徒卿和封律,还有就是刑警队的人,全都盯着法医室里一群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的人。
  “这是什么啊?”
  “全息光学扫描系统!”司徒卿看着一整套仪器系统的眼神分明就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说起来这套仪器在世界都是极为先进的,毕竟更多的人了解的是光学扫描,在场的大多数人都不太了解,所以他出声解释道:“全息原理是一个系统原则上可以由它的边界上的一些自由度完全描述,是基于黑洞的量子性质提出的一个新的基本原理。其实这个基本原理是联系量子元和量子位结合的量子论的……”还没说几句呢,就看见身后的人一个个眼中都呈现迷茫状,顿时也就住口了:“总的来说就是一句话,有了这套系统,我们就可以复制一套完全一模一样的神像,而不会对神像本身有丝毫的损坏,这样一来,就算是袁铭再怎么有权利,也没办法对这件事置酌什么了。”
  刷!顿时所有人的眼睛都因为他的这句话而亮了,说起来这套仪器的来路也不简单,先前因为神像牵涉到一个历史古物的保护和研究,所以对它进行的研究难免就有些捉襟见肘,让司徒卿的本事丝毫没有发挥的余地,这让素来高傲的他极为的感慨愤怒。
  可是袁铭说的也是事实,在无法避免的情况下,司徒卿也只能选择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为此他还专门查阅了资料,最终把视线瞄准了这套全息光学扫描系统,以至于为此不惜和封律签订了“丧权辱国”的条约得以让后者花费精力金钱将这套高昂的设备搁置到了小小的S市法医室里。
  乔孜过来的时候,设备刚刚安装调试好,所有人都兴致勃勃的盯着屏幕,期待着能够从中得到神像杀人的答案,就连夏云煜都闻风而来了,程庭琛见到乔孜挑眉直到他肯定是有线索了,正想要问呢,就看见他摆了摆手示意说先等扫描结果出来再说,也就等了下来了。
  其实对于这套全息光学扫描系统,大多数人包括司徒卿自己也不过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而已,并没有说真正的寄希望于这台机器能将一切问题迎刃而解,但是当扫描的图像真正的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的时候,所有人的惊呆了。
  一直以来,所有人得以为中都认为那不过是一具黄金浇筑的金像,可如今在图像中却可以看到神像是空心的,尤其是在他的内侧,布满了一圈圈奇怪的水波纹线条,就好似现代镭射唱片一般,而在神像外侧,以一种奇怪的规则,分布着几个风口。
  这样的现象,在以往发现的雕像以及其他的古物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而神像与其他雕像最大的不同就是那所谓的“诅咒杀人”,难道这两者有什么联系?程庭琛不敢怠慢,连忙打电话通知老狐狸,让他派相关的专家前来查看。
  与此同时,乔孜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笑容:“欧阳曼原名黎曼,她的父亲黎子佢曾经是袁铭的得意门生,一个对于元史有着极为透彻了解的人。在他生前最后讨论的论题则是关于元代巫术之下的黄泉,其中最为代表的人物就是索固伦。”
  就像一条暗线,“而其中最耐人寻味的却是黎子佢的死,他是自杀,但是却有一种说法的存在,说是黎子佢因为过失造成负责的考古发掘工作有了盗墓贼的涉足,因此袁铭大发雷霆,将一切责任都归咎于他,甚至扬言要剥除他的资格,当天晚上黎子佢就自杀了,当时黎曼和她母亲还在另一个城市,赶去想为黎子佢收拾遗物的时候,却发现一切的研究资料都已经被取走了,做出这个吩咐的人正是袁铭,而黎曼很快就随着母亲的改嫁而改名为欧阳曼,直到三年前成为袁铭的学生,可是在她的档案上却丝毫没有她母亲的任何资料。”
  事件至今,无论是神像杀人也好,还是一系列发生的时间,最让人不解的不是神像为什么能够杀人,而是怎么把这发生的一切事联系在一起,如今黎子佢的出现恰恰就是成为了一切事态背后的暗线。
  “当年的那伙盗墓贼就是这次死的那伙?”程庭琛挑眉问道。
  “是!而更重要的是我用摩斯密码破解了欧阳曼的博客日志,发现她的日志里隐藏了一句话,或者该说是三个字——次声波。”语气还是一样的,可是乔孜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灿烂冰冷
  可不可以做这样的一种假设?事情的最开始其实从很早以前就开始了,如今每个不经意间出现的人早在当年就是局中人了,当年黎子佢一心研究元朝巫术之下的王朝统治,尤其以索固伦公主为代表,极有可能他对于这尊神像的存在以及杀人的原理知晓一二,然而随着他的自杀,这份资料落到了袁铭的手里,也有一部分不经意的落到了欧阳曼的手中,前者得到这份资料后,经过苦苦研究,试图寻找出索固伦的墓葬,却在这个途中被这次被杀的一伙盗墓贼连连得手,让他萌生了一种除之而后快的想法,后者则是通过对父亲研究资料的学习,对于元史极为精通,甚至凭此成为了袁铭的学生,就像她父亲当年一样。
  先不论欧阳曼的目的到底是为了复仇还是为了其他,但是在袁铭的计划开始的一刻,她的存在就变得极为诡异了,如果袁铭真的是在找到墓葬之后蓄意设局导致盗墓贼前去偷盗神像从而致死的话,那么他的行为绝对不可能瞒过同样拥有研究资料,在他身侧的欧阳曼,而假设推测是真的,那么事情在这里又要分为两种情形。
  第一种就是在袁铭布置一切的时候,欧阳曼就已经知道了,但是她最初选择了视若无睹,直到事发之后才向程庭琛等人暗示,为的就是向在某点上而言是她仇人的袁铭和盗墓团伙报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