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犯罪现场之华灯初上 > 第22页

第22页

书籍名:《犯罪现场之华灯初上》    作者:林兰馨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话的意思也就是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所以没过几天夏云煜就和程庭琛商量着两个人住到了一起,说起当时的情景,还真是好玩,那天程庭琛下班,两个人出去一起吃了晚饭过后,夏云煜就送他回去。
  到了楼下,夏云煜想和他提起同居的事,可又不知道怎么说,没想到程庭琛也在考虑这事,好不容易开了口吧,两个人还撞到了一起,当时两个人就不约而同的笑了,最后还是程庭琛笑着开口:“我们同居吧。”
  “好!”
  两个人都是过惯了单身日子的人,同居的最初免不了就有些小摩擦,幸好夏云煜也好程庭琛也好都是比较随意的人,就算有什么不愉快,总有一个人会先退一步,这样一来,剩下的一方也只会首先检讨自身的问题,矛盾也就迎刃而解了。
  至于所谓的面子问题都被两个人抛之脑后了,面子这东西是给别人看的,自家人之间还讲究面子不面子的问题。
  至于日常的生活琐事,原先夏云煜专门请了一个阿姨,后来程庭琛搬过来之后,他就将阿姨请辞了,也是怕两个人一时激情热涌,被阿姨看到一些不合时宜的场景就不好了嘛,所以现在家务都是谁有空。
  最近没有什么大案子,所以程庭琛也乐得轻松,每天早上起来做早饭,夏云煜则是惬意的在早餐的香气中醒来,哪怕是很简单平淡的生活,却也觉得幸福都要溢出来了,恨不得感叹一声生活如此美妙。
  程庭琛对于早餐更热衷于中式的清淡营养,一小锅皮蛋瘦肉粥,一杯豆浆,鸡蛋菜卷就是两人今天的早餐,夏云煜洗完澡,拿着毛巾擦着头发走出来,就见着餐桌上的一边做着安逸吃着早饭的爱人,而自己的位置面前也摆好了早餐,就觉得平平淡淡也是幸福的一种滋味。
  这么想着,就上去从背后一把搂住程庭琛,凑在他的耳边低语,刻意的调戏着:“其实,比起这些我更想吃你……”
  话还没说完,程庭琛就拿了一个蛋卷直接塞到他嘴里:“还闹,说好了十点过去帮秋雅搬家的,我们还要先去帮忙取家具,我都一个劲的催你,还起得这么晚,还不快点,要是迟到了看你怎么和秋雅说。”
  林子悦对于原秋雅的追求在警局已经不再是秘密了,虽然秋雅并没有答应他的追求,却也没有拒绝,显然林子悦想要抱得美人归还有好长的一段路要走,不过她也终于答应从青石镇搬到S市来定居,并决定继续上学。
  原秋雅的房子就买在警局的附近,也就隔了两条街而已,就是图着方便,因为她现在俨然已经成为了警局的第三位编外人员,第二位则是封律,上个月房子就装修好了,通风了一段时间之后才正式入住,前几天确定搬家日子之后,程庭琛就通知了大家一起去给原秋雅搬家。
  原秋雅虽然在青石镇呆了百年,但是出于她自身的刻意,所以私人物品并不多,简单得只装了一个旅行箱,后来的其他家具和装饰摆设都是另外添置的,用她自己的话来说,也是想借此来摈弃过去的自己重新开始。
  两个人吃过早饭,就驱车开往的家具店,店面在城郊一家不大的店,门面虽小但卖的都是国外小作坊纯手工的家具摆设,先前原秋雅在他家订了一盏藤艺落地灯和一些装饰摆设,昨天店家通知她说到货了,赶上搬家她抽不出空,也就让程庭琛他们帮忙去取了。
  这时距离原本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班小时,时间是绰绰有余的,开到半路,程庭琛正打电话问其他人有没有到的时候,就听见一声巨大的轰隆一声,只觉得地面都有些振动,夏云煜下意识的踩下了刹车。
  巨大的声音只突兀的发出了一声,但是刚才地面传来的震动却是无容置疑的,程庭琛和夏云煜两人对视的一眼,只觉得心脏碰碰直跳,赶紧下车。
  这一块虽然不是市中心,但也是赶上上班的时候,一声巨响已经造成了多辆车辆的相撞追尾,可是究竟那一声巨响是从哪发出来的呢?程庭琛让夏云煜先找个地方停车自己则是往事故发生最严重的地方跑去。
  出事的地方在前方大约一百米的地方,刚才的巨响也是从那里发出来的,程庭琛跑近了一看,只觉得背脊一阵发凉,就见着与省道呈现交叉的一条不起眼的道路上,出现了一块偌大的塌陷,甚至已经影响到了省道的路基,刚才的巨响就是这个路段塌陷的声音。
  程庭琛走近了仔细观察了一下塌陷的道路,顿时觉得不对,的确这一段路已经在城郊,路面也只是在表层简单的拿柏油浇了一层,有些地面也已经出现的轻微的塌陷以及一个个凹陷,但也是很正常的道路破损,毕竟在城郊有些载以重物的大卡车进不了市中心,就经常会在这里绕道,所以道路的折旧非常快。
  但是这个坑除去路面塌陷之后石子遮住的地方外,还露出一个黑漆漆深不见底的一个长洞,横面直径恰好够一人蜷缩着前行,不知道延伸到了何处,程庭琛向塌陷附近的几辆车的车主目睹道路塌陷时的情形。
  “当时我还在开车的,前面一辆大卡车开过去,车上装的全是些铁块支架之类的,生怕那些铁块掉下来砸到我的车,所以我特意和卡车保持了一段距离,卡车开过去之后,我正要跟过去的,就听见一声巨响,我连忙踩刹车这才没掉进坑里去。”车主心有余悸,一张脸刷白刷白的,至今浑身都还在颤抖,根本不敢想象如果当时没有保持车距,估摸着这个时候别说车了,人都不一定能不能保得住的。
  一连问了几个人,都是同样的答复,说是在卡车开过路面之后,路面就塌陷了,程庭琛看了一眼道路塌陷前方的卡车,驾驶员师傅已经抱着头在路旁痛哭了,见到程庭琛站到他的面前,忙不迭的说着:“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这条路我之前也一直开,可是今天……我才刚开过去,就听见声音,赶紧回头就看见路这样了。”
  驾驶员师傅神色慌张,也难怪他这样,他的车上满载的都是铁支架,很明显是超载了,也超出了道路承载的限定范围,估摸着最开始他也是吓坏了,毕竟自己超载在先,等到意识到问题严重想逃,其他车的车主已经把他给堵住了。
  程庭琛叹了一口气,卡车司机应该是有责任的,但也不完全是他一个人的责任,道路塌陷处的那个坑很奇怪,不过这已经不在他的职责范围之内了,他也只得拨打了交通局的电话,让他们派人过来查看。
  交通局的人过来之后,程庭琛和夏云煜两个人就离开了,取了家具就赶紧往回赶,幸好到的时候还不算太晚,其他人也开始搬而已,见他们两个到了都忙不迭的打趣,只说是两人操劳过度,早上爬不起来。
  夏云煜是毫无避忌,就任着他们说,甚至还认同的点着头,程庭琛是看不过去了,直接一把拉过他:“还不过来帮忙!”
  东西不多,所以合众人之力也很快就搞定了,厨房是早就装修好了,在其他人忙着搬东西的时候,原秋雅也在厨房里忙个不停,中途老母鸡鸡汤的香味飘满了整个屋子,所以一搬完一个两个就迅速的在餐桌前坐定,就等着上菜了。
  原秋雅失笑,连忙让唐瑶帮着端菜,吃饭的时候众人有说有笑的,又提起了刚才程庭琛他们两人迟到的事情,他也就直说了。
  “老大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本事,大案跟着你跑啊。”乔孜喝了一碗鸡汤,抬头就看见所有人的视线都盯着他:“怎么了?”
  “你怎么知道是大案?”
  乔孜眨了眨眼睛,伸出手了做了一个比划:“老大,按照你的描述,这么大这样的洞只有一种可能,就是盗洞,你说的那个地方据我所知根本没有什么墓葬,那也就只有一种可能了,就是不知道我们哪个老祖先的墓地死后被人给盗了!上古文物被盗这还不算大案吗?”
  果然,第二天有关上古文物被盗的消息就传遍了S市,电视上报纸上铺天盖地的说的都是这条新闻,程庭琛也瞥了几眼,就看见电视上文物专家咆哮着:“这是对古文化的破坏,是对我们历史古物研究的破坏,那些万恶的盗墓贼子!”
  程庭琛正准备继续看的,突然电视就关了,回过头就看见乔孜拿着遥控器站在门口:“老大这已经是过时的新闻了,最新消息,这起案子要交到我们手里了,老狐狸找你,估摸着就是说这事。”
  这话一出,别说是程庭琛就连其他人都是不约而同的一愣:“不是文物案件,关我们什么事?”
  “文物不关我们事啊,可尸体却和我们有关啊,元朝的墓葬棺材里发现了两具尸体,一具已经成干尸了,一具尸体还没烂呢,正做着亲密接触呢。”
  恶!
  原本饶有兴致听着的众人顿时只觉得一阵反胃,其实乔孜的意思也就是说极有可能是盗墓贼之间内讧,杀掉了一人更那将人之尸首藏于棺木之内,可是话被他这么一说,只觉得一阵恶心,唐瑶直接拿起手边的面包砸了过去:“你存心恶心人啊。”
  乔孜接过面包直接就拆开包装咬了一口:“正好还没吃早饭呢。”
  程庭琛看着这一对欢喜冤家吵吵闹闹的,摇了摇头就去了老狐狸的办公室。
  果然如乔孜预料的那样,老狐狸找程庭琛的确就是为了这件事,说是事关重大,让他们尽快进行调查,同时也要注意对文物的保护,末了还来了一句:“这件事有些诡异,小心些为好。”
  诡异?老狐狸的一个词瞬间让程庭琛只觉得背脊发寒,好吧,刑警队的死尸见过多了,还没见过古尸,别跟电视剧鬼片一样来个诈尸那可不得了了。
  话是这么说,程庭琛还是很快安排好人手赶去了被挖掘的墓葬,墓葬是在先前塌陷的小道旁边的一座山里,说还是元朝王公贵族的墓地,具体的情形还不太清楚,不过车子开到先前道路塌陷的地方的时候,就看到小山附近围了不少的人。
  “先前道路塌陷的时候,说周围的人都怕了各种传言甚嚣尘上,说是地陷,会和德国佛山那边一样,一夜之间房子人都没了,甚至都有人准备迁移了,可一听说这里发现了古墓,有一下传出来说这一块是风水宝地。”乔孜啧啧啧了几声,倒也没有再说什么。
  车子一直开到了墓葬的附近,众人才知道,原来一座小山其实内在早就被挖空了,除了盗洞的路之外,另外在事发之后,又另外将山凿开了,从墓葬的大门进出的。
  在场的除了有维护秩序的警员外,进进出出的还有考古文学方面的人物,就见着几个警员在旁边劝说着一个怒不可抑的老头子,正是程庭琛在电视上见到的那个咆哮着的考古文物专家,说是一个对文物极为执着的人,对于元朝的文物历史,别说是S市就连在全国算起来,都是数一数二的人物,所以这次的文物发掘理所当然的就交给他负责了。
  趁这个时候,唐瑶也向旁边负责维护秩序的警员询问了情况回来了:“同事说这位袁老爷子从工作开展的第一天开始就没停止过这样的咆哮,刚才又发了一顿火,说是发现了一件对元朝文化历史研究有着极其重要意义的文物被盗墓的给毁了。”
  闻言,众人苦笑,的确这年头文物价格飞涨,也不可避免的滋生了一大批的盗墓贼,大多是为了求财,将值钱的事物取之一空也就了了,但有些盗墓贼见着一些值钱的事物,见着带不走,都会选择毁了,以往的被偷盗的古墓里就经常可以看到被刻意损毁的壁画雕像。
  维护秩序的警员也是哭笑:“这个老爷子基本每天都会这么咆哮个十几次,没个半个小时是不会消停下来的,要不我先带你们进去参观一下现场?”
  “也好。”
  经过墓室大门的时候,程庭琛见到大门上刻着两只黑猫,那一双眼睛看得人遍体生寒,注意到这点的不知是他,其他人也注意到了,即便是再怎么缺乏常识,也是知道黑猫代表着驱邪的意思,在联想到先前老狐狸的那句小心,只觉得这件案子不简单。
  否则一个所谓的元朝的王公贵族,为什么墓室的大门上竟然会雕刻着黑猫!
  进了墓室才知道不仅是大门上,里面的一道道门和墙上的壁画上也都随处可见黑猫的踪迹,在这个黑咕隆咚,映着墙上一道道影子的地方,大伙儿不约而同都咽了口口水,遍体生寒。
  有警员领着,他们很快就寻到了墓的主室,房间的中央雕刻精美的石台上端正的搁着一具棺木,竟是上好金丝楠木雕琢的棺木,然而掀开的棺盖的背面也是刻着一只黑猫。
  黑猫黑猫!自从走进这个墓葬以后,不乏黑猫的踪迹,下意识的就给这个原本就显得有些诡异阴森的地方添了一种莫名的恐惧,不过还好,除了刑警队的人之外,还有考古队的人在那清扫文物。
  不过棺木上那几缕明显的鲜红还是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一旁的一个考古队人员注意到他们的动静也放下手中的活计,上前给他们解释道:“我和老师一起进这个墓室的时候,棺木是盖着的,是老师注意到棺木旁边的血迹,所以我们几个将棺木撬开的,不过我们很注意,觉得没有破坏文物,事先也拍了照片,已经交给之前的警察了。”
  称呼袁铭为老师,想必是那位专家的学生,相信以那位老先生对文物的痴迷,棺木上是绝对不会有损毁的,这样调查取证起来也就方便了,程庭琛不由得松了口气。
  凑近了仔细查看棺木的里面才发现是空无一物了,只有在两旁和底部有着大片的血迹,血迹大约是在棺木底部向上的三十厘米处往下呈滑落的血痕的,这个位置正好是在古尸上叠上一句尸体的高度,想起乔孜先前说的所谓的亲密接触,只觉得一阵恶心。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