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犯罪现场之华灯初上 > 第18页

第18页

书籍名:《犯罪现场之华灯初上》    作者:林兰馨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猛的就看见记者的话题偏转,镜头上出现的是一个高贵典雅的少妇下车进场时的一幕,酒红色的及地晚礼服,头发挽成了端庄的发髻,妆容美丽,映衬着脖颈间熠熠生辉的钻饰,当真是光彩夺目。
  女子的镜头也就一闪而过,可是这一眼却给程庭琛带来一个提示,第一眼看到女子的时候,他只觉得有些熟悉,等到镜头移开了他才想起来,刚才那女人是张蕾。
  八年了,时间同样在她身上留下了痕迹,张蕾早已不是照片上那个明媚可人的少女,她的打扮变得成熟而华贵,举止仪容都符合着她贵妇人的身份,就如同一颗钻石,精细打磨过后的光芒固然耀眼,但和原秋雅想比,八年前和八年后她都略逊一筹。
  重点不在这,而是刚才一闪而过的镜头让程庭琛想到了事件中从头到尾他们遗漏的一环,那就是张蕾:“看来我们一直忽略了这个人,因为詹德辛校长说的理由是对的,张蕾和原秋雅已经整整八年没有联系了,所以我们根本没有去调查过张蕾,事实上我们错了。”
  程庭琛猛的站起来,在身后的黑板上将两个案件的思路一一整理出来:“现在我们所负责的这个案子,其实是一件案中案,现在的证据表明这件事很有可能和八年前的连环 □ 案有关,所以我们先从八年前的案子着手。”
  “八年前,原秋雅一事,因为行事的手法特征和连环 □ 案的嫌疑人行事很相似,所以这事也并案侦查了,可是事发后没多久,疑凶就消失了,八年来都没有再犯案,到目前为止,这案件仍没有破,成了悬案,但是……”程庭琛的脸色很难看,言语都有些激动:“如果撇开其他案件,单单分析原秋雅一个人的事件的话,整个事件里,有一个人她是最大的得利者。”
  “张蕾。”经过程庭琛一分析,所有人才觉得事情很不对劲,八年前这些疑团就已经出现了,姐妹情深的原秋雅和张蕾为什么在八年前就彻底断了联系?艾家悔婚之后,匆匆举行婚礼另觅新娘故而找上了张蕾,表现上似乎说的通,但事实这个理由却很牵强,以艾家的势力,大可以找更好更出色的女人,偏偏怎么就找上了张蕾这个三流世家的落魄千金,而且以原秋雅和张蕾的关系,艾家难道不担心外人对他们的指责吗?
  “然后我们再说现在的这起案子,我一直觉得有个环节被我们忽略了,刚才看到电视上的张蕾我想起来了,先前在青石镇,小唐他们打听过了,根本就没有人来找过原秋雅,这些年她刻意的躲藏,就连我们如果不是有夏云煜的巧合,也很难找到她的人。”程庭琛手中紧紧的捏着那张照片,照片上一对姐妹花依旧笑得巧若嫣兮:“既然我们都很难找到原秋雅,陈振峰凭借他一个人的力量,又怎么能够在短时间内找到她,这个时候,拿着这张照片的陈振峰第一个念头会是什么?”
  “张蕾,她是名流太太,电视上不乏她的出现采访,比起刻意躲藏的原秋雅,她的行踪自然要好掌握一些,陈振峰会从照片上得出一个结论,就是她们两个情同姐妹,根本不会知道八年来她们根本就断了联系。”
  事情到这已经能解释的通,戛然而止的侦查原因是出在哪了,因为陈振峰根本没有找到原秋雅,他找上的人是张蕾。
  “两件案子,隐藏在背后的人物都是张蕾,我不相信天底下会有这样的巧合,不过八年前的案子我们并没有证据,张蕾只要推说巧合,我们就没有丝毫办法,所以我们只能从陈振峰的身上着手,准备一下,明日我们就去拜访这位贵夫人!”

  豪门争斗

  要调查张蕾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怎么说她的身份都搁在那,艾弛延长儿媳,艾孟凡的妻子,以艾家政商通吃的地位,如果不是必要,刑警队并不准备与艾家作对。
  这个时候,夏云煜身份的优势就凸现出来了,程庭琛直接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宴会还没散场,人已经到了警察局了,因为出席宴会的缘故,今晚的夏云煜打扮的格外的西装笔挺,仪表堂堂,刚才在电视里各个都是如此还不觉得,如今独自出现在刑警队,这副打扮就叫一个闪闪发光,就闻着一股子的铜臭味和……脂粉味。
  乔孜煞有其事的朝着程庭琛挤了挤眼睛,弄得他哭笑不得,不过就像乔孜说的,他们应该让整个队的人觉得习惯,所以虽然很清楚这味道估计是在宴会上沾上的,但也毫不掩饰的直接对于冲入鼻子的脂粉香水味表示排斥,从柜子里拿了件自己的衬衫给他,让他去换上了。
  回头就看见司徒卿挑眉饱含深意的看了一眼,刑警队的其他人平日里的性子都是大大咧咧的,只有到办案起来才会心细,但是司徒卿不一样,有过亲身经历之后对于一些暧昧细节的总是能一眼就看穿的,不过既然他没说,程庭琛也就没有提。
  等到夏云煜换了衣服出来的时候,程庭琛就和他提了张蕾的事,毕竟商场的事情,他更清楚一些,可没想到夏云煜倒是不以为意的说道:“放心好了,你们大可以光明正大的去询问,张蕾非但不会拿艾家的势力来压你,还会想方设法把这件事掩盖过去,只不过你们的询问估计不会有什么进展。”
  “为什么?”
  “因为艾弛延突发病症,估计最多也就只能拖个半年了,这个时候作为长子的艾孟凡,多少双眼睛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就等着他们出什么事,好让其他的亲属旁系借此生事来瓜分财产,张蕾她在这个节骨眼上,就怕出事,你们去的话,不管她对这件事知情与否,牵扯到杀人案,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说什么的。”刚才的宴会上,张蕾的出席让很多人在背后议论纷纷,夏云煜也是因为他们调查这件事才多少关注了一些,这才得知艾弛延生病住院的事情。
  “就算张蕾她当真不愿意说些什么,我们还是要去调查询问一下,争取能发现一些线索。”
  第二天一早,程庭琛和谭阳两个人就去了艾家,艾家平日里也就艾弛延和其长子艾孟凡居住,其他的亲属早就搬出了宅子,眼下艾弛延重病住院,两人到得时候,正好赶上张蕾一个人在家。
  出示过证件,两人被请到了客厅的沙发上等待,而下人则到楼上去请张蕾,很快就听见楼梯上属于高跟鞋咯噔咯噔的声音。
  张蕾虽然是在家里,但还是一副高贵优雅的打扮,无论是妆容和举止都很正式,哪怕是在家里都不是一副闲适的模样,端着的也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看着就让人觉的她很累,似乎竭力再为自己营造一种贵夫人端庄高贵的形象,
  张蕾开口说话很直接,毫不客气:“不知道两位今天突然来到艾家有何贵干,等下我还有一个会议要开,所以我只能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长话短说。”
  的确就像夏云煜所预料的那样,张蕾根本就是一副迫不及待赶人的样子,程庭琛也没恼,直接就禀明了来意,将陈振峰的照片推了过去,这个时候家中的老管家正好端茶过来,虽然张蕾很快的说了一句不认识,但是那位老管家看了照片一眼之后,分明略带惊讶的看了一眼张蕾。
  一个眼神,就已经让程庭琛觉得这趟自己来对了。
  张蕾很快就又踩着高跟鞋,坐上豪华轿车离开了,程庭琛就没有再多加逗留,也决定告辞,只是吩咐谭阳留下,跟着那名老管家,等他落单了上前问问情况。
  出门的时候正好与赶回来的艾孟凡擦肩而过,那是一个斯文白净的男人,神情丝毫看不出自信傲然的神采,显得很是低调温吞,
  程庭琛回到警局的时候,夏云煜已经在了,指了指司徒卿的办公室说道:“我陪着封律一起过来的,现在他人正在法医室里呢。”
  乔孜则是在一旁整理关于张蕾的资料,程庭琛随手拿了几张打印出来的资料查看,张蕾出身于一个落魄的上流家族之中,最初她和原秋雅美其名曰为姐妹,但事实上却是她在学校中,因为身份饱受欺凌,不得不依附于原秋雅,身份在学校里的同学看来更相当于一个陪衬随从。
  嫁到艾家的最初,张蕾也不过是表面风光,事实上依旧被艾家的旁系在背后所瞧不起,等到她坐稳了艾家长儿媳的身份,掌握了艾家一部分实权之后,对于昔日嘲讽掉难于她的人,张蕾是煞费苦心一个个进行打压,很多旁系都被她打压的难以翻身了,所以眼见着艾弛延病重,才会联合起来,试图瓜分财产,削弱张蕾的实权。
  同时和张蕾的意气风发相比,艾孟凡则要低调的多,大多数人对他的评价都是温吞无能,也正是因为如此,张蕾才能够代替他在艾家发号施令,而他只挂的了一个虚名,却无真正的实权。
  没过一会儿,封律就拖着司徒卿从法医室出来了,后者清冷的脸上难得的出现了气急败坏的情绪。
  自从在乔孜的口中知道这两个人的事情之后,程庭琛就一直觉得司徒卿也好,封律也好,对彼此还是有感情的,否则对于陌生人,司徒卿向来选择视若无睹,却不会动丝毫的情绪,说不定两个人都有些后悔当初的冲动,只是两个同样骄傲的人总有一个人要学着妥协。
  所以封律这个天子骄子般的人物,在司徒卿的面前却显得有些无赖黏人,平日里所谓的冷漠霸道通通都消失不见了。
  整个刑警队也就最开始的时候惊讶了些许,很快就在司徒卿亮出手术刀之后,纷纷闭上因为惊讶而大张的嘴,就看着两个人打打闹闹的,也觉得司徒没有那么冷漠的样子还是挺好的,没有那么生疏了,可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丝毫不肯说,生怕对方恼羞成怒,直接亮出手术刀。
  虽然只是很短的几个小时的相处,但是所有人对于封律的印象都是挺不错的,风度翩翩,面容清贵,言谈举止都很有内敛出众,虽然不是侃侃而谈的人物,习惯性的与人隔离适当的距离,但是偶尔不经意间的言谈还是可以看出他学识丰富,看问题也有他独到的眼光。
  不过这样的一个人物一旦遇上司徒卿就完全不是那副模样了,什么习惯性的与人隔离适当的距离都成了废话,恨不得就整个人贴着司徒卿,甚至有几分地痞无赖的模样,弄的后者虽然气恼但也是没有办法。
  托了司徒卿的福,封律对刑警队的人印象都不错,相处也挺融洽的,就像兄弟朋友的模式,当下就决定刑警队和法医室捐赠先进的仪器设备,美其名曰为表达工作在警察第一线的刑警做出的贡献,决定代表全体公民表现一下自己的感激。
  事实也就是投其所好而已,果然司徒卿的脸色缓和了很多。
  没过一会儿,谭阳也回来了,果然不出程庭琛所料,艾家的那名管家明确的指出,他的确见过陈振峰曾经来过艾家寻找张蕾,可是张蕾当时不在家,管家还说了让他后天再过来,后天她就回来了。
  “可是那天赶巧了,管家说的那天正好艾弛延发病被送到了医院,平日里艾家大宅里除了只有艾孟凡夫妇以及一个管家两个下人,艾弛延发病之后所有人都跟着去了医院,除了张蕾。”谭阳赶得有些喘不过气,却是一副神采飞扬的模样,尤其是一双眼睛激动的熠熠发光:“张蕾那天是去A市出差刚回来,到达的时候赶巧艾弛延送医院,所以她一个人回了艾家,后来打电话给艾孟凡知道情况之后才赶去了医院,到医院的时间大概是下午三点五十,更巧的是,艾弛延发病和陈振峰出事是同一天。”
  司徒卿一下子抬起了头:“陈振峰确切的死亡时间是在下午的三点到三点半,正好和这个时间吻合。”
  乔孜直接将转椅滑到了电脑面前,快速的查了起来:“有戏!”
  一句话顿时把所有人都吸引了过来:“你们看,张蕾是乘坐下午两点整的飞机到的机场,机场到艾家的路程大约是三十分钟,也就是两点三十左右,电话记录显示她是在两点三十三分给艾孟凡打的电话,这点和路程相差无几,但是接下来就不对了,从艾家到医院最多二十分钟,那么多出来的一个小时,她在干什么?”
  杀人!这是所有人脑中的第一个念头,因为管家的一席话,所以陈振峰一直守在艾家,等到张蕾的回来,而张蕾突然之间听到艾弛延发病的事情已经彻底乱了手脚,因为她在艾家立足的最根本原因就是艾弛延对她的信任,眼见着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陈振峰偏偏又拦住了她。
  如果先前的推测是正确的话,那么原秋雅的事情极有可能与张蕾有关,她生怕再继续让陈振峰找下去,找到了原秋雅,甚至作证找出凶手,自己也极有可能牵连进去,在这个时候,如果因此让艾弛延对自己的改观不信任,终止了她在艾家的权利支配,她就彻底完了,也许是因为这样,张蕾情急之下痛下杀手,也不是不可能。
  所有人正商量着呢,突然程庭琛的手机响了,是林子悦,他正好奇呢,今天一整天都没到林子悦人,这小子最近怎么人影都见不着,可一接电话听清楚那头说了些什么之后,他的脸色也变了:“原秋雅出事了。”
  “秋雅?”这下子整个刑警队的人都感觉不可思议,这事情实在是太突然了,对方是什么人,怎么会找到原秋雅的,偏偏又是这个时候出事,由不得大家不多想,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不是这个:“她伤的怎么样?”
  “不严重,林子悦也在呢,没出多大事,说是原秋雅自己擦破了点皮,而林子悦有些严重,说是和人动起了手,手也被他们打的骨折了,已经稍微包扎了一下,我让他赶紧带着原秋雅一起回来,先去医院看了再说。”
  别说程庭琛就连其他人的脸色都很难看,夏云煜率先问了:“他有没有说是什么人动的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