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犯罪现场之华灯初上 > 第15页

第15页

书籍名:《犯罪现场之华灯初上》    作者:林兰馨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艾家的行为又有什么道德仁义好讲呢,他们的立场本身就站不住脚。”林子悦有些愤愤然,对于这个素未蒙面的女人兴起了一种怜惜同情的情绪。
  “对,艾家在这件事上做得的确不仗义,但是又有谁敢站出来指责他,毕竟选择帮助原家无异于当众给艾家一个巴掌,与艾家的财大气粗作对相比,区区一个行将就木的原氏纺织还没有这么大的魅力,我也只是抱着试试的态度找上了我爷爷,可是没想到爷爷对于原秋雅很是欣赏……”
  话说到一半又被乔孜给打断了:“夏老爷子的确不拘泥于世俗眼光,但是他的欣赏究竟是对于原秋雅本人呢,还是对她竟然有能耐让你向他开口有所欣赏,甚至有意让她入主夏家呢?”
  这种猜测夏云煜也有过,但是当时为了帮忙,就没有多加解释,他也明白自家爷爷根本不介意原秋雅身上发生的事,甚至对于艾家的行径也是极为看不起的:“在没有万全的准备之前,我以防万一就没通知原秋雅,可是没想到等我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她笑着说谢谢,然后告诉我,已经不需要了,她的父母已经在刚刚跳楼自杀了,她正在警局处理父母的身后事,说真的对于这件事我一直心存愧疚,尤其在得知原秋雅消失之后。”
  “这些年,难道原秋雅一直没有和你联系吗?”如果找夏云煜的说法,他就是在原秋雅最困窘落魄的时候唯一一个给予她关怀帮助的人,以她的性子不可能全然不关注夏云煜的事情。
  “没有,不过在我就任坤舆集团总裁的时候,我曾经受到过一张明信片,上面只有两个字恭喜,我认得那是她的笔迹。”在收到明信片的那一刻,夏云煜可以说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那明信片上邮戳的地址是在哪?”包裹着神秘面纱的女人,消失了数年之久,终于也露出了些许的痕迹。
  “青石镇!”
  青石镇在S市的郊区,说是郊区已经是很远了,已经处于和邻近市的交界处了,因为风景优美小镇中铺以大片的青石而得名,只是因为地处偏僻又是两市交界,所以纵使风景优美,也是少有人知道这处的。
  在收到明信片的时候,夏云煜因为尊重原秋雅的选择,所以并没有前去打扰,但也是打听了一些关于青石镇的事情的,于是下午一众人也就藉着办事找人的借口,集体出去公费旅游,夏云煜是自己开了一辆越野车,车里连同程庭琛,司徒卿,唐瑶四个人,另一边则是乔孜开了一辆商务车,浩浩荡荡的两辆车向青石镇进发。
  开了一个小时,唐瑶就有些坐不住了,主要是这一车的除了她都是一些很安静的人,本来是不想和乔孜对吵了所以决定坐这车的,可现在又觉得太安静了,有些无聊。
  “还要多久才到啊?”
  “估摸着还要两个小时。”夏云煜看了一眼导航仪的标识,虽然已经开了一个小时,也不过完成了预定行程的三分之一而已。
  “啊,我从来不知道S市有这么大!”
  “S市本来就是个大市,而且去青石镇的路也绕,要来来回回的绕路走大道,所以当然花费的时间要长些了。”夏云煜又看了一眼副驾驶座上的程庭琛,本来以为他这两天没睡好,想让他趁着这一路休息一下的,可没想到对方精神很好一点没有犯困的样子,见到自己瞥过来,还笑着问了一句:“要不要换我开一会儿?”
  夏云煜本来是说没事的,可拗不过程庭琛,也就停下车,换了下位置,趁着这时候,乔孜索性也就换上了林子悦开车,自己一个人脱离队伍,窜到了这辆车里,可一上车就和唐瑶拌起了嘴,程庭琛和夏云煜对视一眼,哭笑不得。
  又开了两个多小时,一行人才终于到了青石镇前的大路上,再往前汽车就没法走了,全是青石板铺就的小路,下车也就步行了十几分钟,才真正到了青石镇,的确是风景宜人,树木上飘落的全是粉色不知名的花,一朵朵的倒有点像百合花的样子,还有一串串支架上爬满的藤萝,衬着光滑的青石,美不胜收。
  见惯了S市里华灯初上夜色妖娆的美丽,乍一见到这样的纯粹大自然赋予的美景,就只觉得空气都格外清新,然而环顾四周,不远处的一排排的白墙黑瓦的房子,在这样的情况下,也只有问人了。
  也是巧了,就看见不远处的藤萝支架下缓缓走来一个女人,蓝绿色的短袖丝质衬衫,一袭及地的米色波西米亚长裙,头上戴着一顶大大的遮阳帽,从这个位置只看得见女人尖尖细细的下巴和背后的墨色的长发。
  林子悦是一个快步就上去了,直截了当的问了一句:“请问,这里有一个叫做原秋雅的人吗?”
  女人原先是没有在意这群人的,听到这问话才微微抬起头来,轻声的问了一句:“你们找她做什么?”
  夏云煜本来正和程庭琛说话呢,听见这声音,也是一愣,上前了几步打量女人露出的小半张脸。
  女人也是注意到了他,终于完全抬起了脸,只见遮阳帽下的容貌是有些熟悉精致优雅,嘴角噙着浅浅的一抹微笑,开口说道:“煜哥,好久不见了。”
  当她笑着抬起头来的时候,所有人已经认出了她是原秋雅了,近距离的看着本人,那种感觉是和照片截然不同的,明明容貌举止也好,并不像一个青石镇这种小地方出来的人,可那一刻,却又觉得她很适合青石镇,或者青石镇很适合她,因为她周身的闲适从容。
  是的,在见到原秋雅本人之前,所有人更多的对她是一种同情,为她所遭遇的一切而感到不公,也曾设想过她应该是什么模样,或许因为往事而日益消沉,如同活死人一般得过且过,或许选择了堕落,放弃,对这个世界都充满仇恨,却没有想到真正见到她的时候会是这般的闲适从容。
  只让人觉得先前所构想的同情也好怜惜也好,都是自以为是的猜测,笑话。
  夏云煜见到原秋雅也是很高兴的,拉着程庭琛一起,向她介绍到:“本来我约着几个朋友一起出来准备度假旅游的,想到也好些时候没见到秋雅你了,索性就来这青石镇看看了。”
  原秋雅看了一眼程庭琛又看了一眼身后的一众人,笑而不语,直接领着人上自家去了,她家就在不远处的小院子里,也是白墙黑瓦的,而没有想到的是,原秋雅的院子门口还有两个半大的孩子坐在门槛上等着。
  就听着两个孩子跑过来,一个劲的叫着原老师,手里还提着两个篮子,里面放的也都是一些自家种的蔬菜水果:“老师这是我妈让我提过来的,是我们自家种的,我吃了一个可甜了,老师你也尝尝。”
  原秋雅笑了笑,一一应承了下来,又和几个孩子嘀咕了几句,孩子们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她又开了门,将两个篮子搁好了,正准备去泡了些茶上来,被夏云煜拦住了:“秋雅,别弄这些客套的活了。”
  “煜哥你们第一次来,这些礼数总是免不了的。”说着就从里间端着一个托盘出来了,把一杯杯茶都端到了每个人的身前:“这是镇上自己炒的大麦茶还有花茶,也是尝个鲜,毕竟是外面没有的。”
  原秋雅还是很客气的,但是对话之中又不夹杂着生疏,和夏云煜是很熟捻的,对一众人的到来也的确如同所表现出来的那种高兴,等到坐定了才解释道:“我本来也是到这个镇子来散散心的,可是来了这就舍不得走了,后来就在这住了下来,现在正给镇上的学校当老师。”
  “那倒是很好,我记得你原先就说过,对于老师这个职业很喜欢。”夏云煜说得时候还不忘拿了杯茶给旁边的程庭琛递过去。
  “是啊,”原秋雅提起过去的事情,眉头也是微微蹙了蹙就散开了:“对了煜哥你们过来旅游的,想必要在这住个两三天的,这镇子上也没有什么招待所旅馆之类的,我先找着给你们安排住宿的地方再说吧。”
  “也好,就麻烦秋雅你了。”
  原秋雅笑了笑,就旋身出去了,程庭琛使了个眼色让唐瑶在屋外面看着,一众人就聚在了屋里说起了事来。

  夜色迷情

  事情当然还是围绕着原秋雅,主要是第一眼的感觉和原先以为的相差太多,而且她和夏云煜之间的互动也不像他之前说的简单。
  司徒卿四处看了一眼:“这里很干净,很整洁,但是总觉的太过于有规矩,你看这些厨房里的用具,光洁如新,看来这个原秋雅估计也不像她所表现出来的那么从容,说不准心里早就被掏空了,只是因为不允许自己软弱得逃避人生选择死亡,所以可以的要让自己呈现的过得好。”
  “司徒说的也不无道理,不过总的来说,我总觉得这次见面,原秋雅给人的感觉和我预期的比起来实在相差太多,所以连我自己也拿捏不准之前的推测到底是对还不不对?”程庭琛有些犹豫,不可否认,这种犹豫的一方面来自于夏云煜对原秋雅的信任。
  手一下子被握住,抬头就看见夏云煜对着他笑:“我的确不相信这件事会是秋雅做的,但是这并不妨碍你的立场,你可以选择有证据来说服我或者说服你自己!”
  这时司徒卿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猛的上前,一把扯开他们握紧的手,有些愤愤然的说着:“别说的那么轻松,等到事情来得时候别两个人都受不住的退缩了。”
  这哪跟哪啊,还没明白司徒卿说的是哪茬呢?就见他猛的一下子就冲了出去。
  估摸着是司徒卿不知怎么的受刺激了,程庭琛让谭阳跟过去看看别出事了,心里则是纳闷,刚才他们两个是做什么了,让他这样,自从来警局之后,还没见过司徒有这种类似于气急败坏的神情过。
  可两人手松开了吧,也不知道是被司徒卿硬扯开的还不知怎么原因的,两个人就看着彼此搁在桌上就差那么十厘米的手,有些膈应,却又觉得再握上有些矫情,哪见过两个大老爷们一天到晚握着手的,又不是一对儿谈对象。
  程庭琛心里纳闷,夏云煜倒是还有些数的,大约就是和封律有关.,但是这始终是司徒卿的私事,也就没有多家议论,只是就之前讨论的事继续做以安排,让林子悦明天开始和镇上的人套近乎,尽量问出原秋雅当天的行程,以及最近究竟有没有人来找过她。
  没过多一会儿,原秋雅很快就回来了,说是已经和学生的家长说好了,程庭琛和夏云煜两个人住在她家的书房,而其他人则分两家住到了另外两户人家,对这样的安排,所有人都没有置以反对。
  吃过晚饭,一众人就聚在一起看电视,布艺沙发上满满当当坐满了人,就连扶手上都被唐瑶和乔孜两人一边一个给占了,原秋雅似乎已经习惯于独自一人的生活了,见一众人全聚在那,也没有去凑那个热闹,在旁边做起了自己的事来。
  作为整个队里唯一的女性,唐瑶毕竟心细,且女人和女人总是好搭话一些,所以也就上去看看,就见着一盏绣花蕾丝铁丝架的台灯低下,原秋雅整一个人绣着手中的绣件,不免咋舌:“你还会这些啊,真好,哪像我打小我妈让我折腾这些的时候我都跑得飞快。”
  “我也是觉得没事,一个人磨磨时间的。”见唐瑶过来,原秋雅就把手里乱针绣的绣件搁在了旁边。
  “哼,”就听着乔孜背后一声轻哼:“我早说了你除了外表之外,没有一处像女人的。”
  “你……”唐瑶也是恼火,两人那是打一见面就没对盘过,天天吵吵闹闹的,最开始吧,大家还觉得有这两人整个刑警队热闹了不少,可时间一长见两人吵来吵去就这两句,也没动起真格,也就懒得去管了,只嫌闹腾。
  原秋雅也是第一次见他们这样的,忍不住就笑了,虽说一个人的确安静自在,可这么些年也难免会觉得寂寞,只是习惯了懒得去改变了,可这会儿,看着房间里大伙儿又聚在一起看电视嗑瓜子的,也有吵吵闹闹打打闹闹的,突然就觉得整个屋子自入住到现在终于也显得有了些人气。
  唐瑶也懒得和乔孜吵,拉着原秋雅就到了电视旁边坐下,人还没坐定,就见面前端来了一盘瓜子,正是她刚才从邻居家借了备上的,自家炒的瓜子,特别香,抬头就见着林子悦笑的一脸和气:“一起热闹些。”也就点了点头。
  电视里播的也是是一部电影,说真的原秋雅也是听过这部片子的,说是剧情演员都很好,可是一直没看,因为听说是悲剧,可这大家伙的聚在一起,却又觉得不是那个滋味了。
  电影也是看了有一会儿,这时候已经快到结局了,大意是说男女主角终于确定心意决定结婚了,可是没想到女配听到这个消息受了刺激自杀了,最后闹了男主角心生愧疚,一对恋人就此分隔。
  的确是老段子了,但是因为情节灯光之类处理的很好,所以很是有悲伤地感觉,可悲伤的情绪才刚到眼眶的,就听见旁边两厢开口了:“要我说那个男的就叫一个自虐,人家活着的时候,就觉得那只是妹妹,不是爱情,为了和心上人厮守一生,决定放弃她,追求真爱,可人家一死,那妹妹就比情人更重要了,你这不是欠虐叫什么。”说这话的是司徒卿,一边嗑着瓜子,一边满脸鄙视的说道。
  “就是,要我说,你要么好好地跟人家解释,之前那么虚伪的说天荒地老都不分离,说什么你比我的命还重要,到头来比自己命还重要的女人却输给了一个没自己的命重要的女人,依我看这种男人不要也罢。”
  “就是!”这一声是一起的大合音。
  原秋雅就觉得想笑,一出悲剧,硬是被他们说的像是喜剧,女主因为为甩掉这样一个渣男而欢欣鼓舞。
  看完电影,大伙儿就都散了,原秋雅把书房让了出来,在里面置了一张弹簧床和被褥就去睡了,程庭琛和夏云煜两个人洗了个澡就一起窝在了一张小弹簧床上,你看我我看你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