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犯罪现场之华灯初上 > 第12页

第12页

书籍名:《犯罪现场之华灯初上》    作者:林兰馨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最开始吧,谭阳林子悦等人还小心惊肉跳一下,生怕被举报说是人民警察作为人民公仆竟然开着奔驰S65穿着阿曼尼上班,更下着五星级酒店,时间一长,也就理所当然的跟随大队伍去吃乔孜这个大户了。
  今天整个刑警队各个穿的那叫一个帅气,靓丽,再次全体出动,浩浩荡荡的出去吃大户,就是因为乔孜前两天提到的一句说是今天有家酒楼开张,特意请了法国的五星级大厨来做了一顿全松露宴,然后很爽快的大手一挥订了六个位置,正好是整个刑警队加上司徒卿。
  黑松露啊,咻,流口水。
  这一到饭店,刚下车就看见夏大总裁一身西装笔挺的站在门口,笑容满面的,浑身上下那叫一个贵气,就散发着一股我是钻石王老五的意思了,旁边还有记者在那拍照,看着阵仗,大伙儿也就明白了,感情这饭店还是夏云煜的!
  见程庭琛他们到了,夏云煜也就撇开了一旁的人和记者,走了过来,很熟捻很自然的样子就把一众人引了进去,直接坐到了包厢里面,顺带了自己的位置,就坐在了程庭琛的旁边。
  上次的案件之后,夏云煜和刑警队的人也都熟悉了,经常去找程庭琛,一来二去,就被乔孜戏称为刑警队的编外人员,见到是他做东,大家也就不客气了,夏云煜先是点了几个招牌菜,然后就把菜单传下去,由着他们自己点。
  趁着上菜等待的功夫,一众人也倒是很熟悉的谈论起来,免不了就说起了近来闹得沸沸扬扬的坤舆与恒丰官司,先前就智能游戏的事情,坤舆将恒丰告上了法庭,因为证据充足,所以法院很快就宣判对方赔偿大笔资金,同时游戏的产权也正式回归到夏云煜手里。
  托这场闹得轰轰烈烈的官司的福,大多数人对这款游戏生起了好奇的心思,所以反而使得这款游戏热销,最终夏云煜反倒成了上一场案件中最大的得利者。
  因为老板坐镇的缘故,这一桌的菜倒是很快就上来了,的确是一种很独特的香气啊,切开可以看到黑松露细小的纹路,也是厨师的水平高,吃得一众人那叫一个开怀啊,主菜过后,一帮人正在奋战着甜点呢,突然就听见程庭琛的手机响了。
  接了电话也就半分钟吧,就听见程庭琛的一句马上到,众人立刻意识到又要开工了。
  匆匆赶到厅长所说的地点,远远就见着警灯长鸣,一旁一辆辆的停满了警察,不乏警局的高层领导,所有人的脸色一下子凝重起来,看样子是件大案要案。
  车一停下,厅长那只老狐狸就上来了,不过他脸上很明显就已经没有了平日里老谋深算的样子,似乎很疲倦,程庭琛也顾不上这些了,见着地上被白布蒙起来的尸体,三下两步的上前掀开了白布,是一个中年男子,皮肤黝黑,身材结实,很明显是平日里受惯了训练的人物,他看了几眼,正准备让司徒卿上前来验尸的时候,就听着老狐狸在背后幽幽的开口:“这事就交给你们刑警队负责了,记住,不能放过一丝线索!”
  乔孜很快就在警察局的资料库里找到了这个人,陈振峰,可是资料上却显示为绝密档案,所有人对视一眼,心头越发觉得沉重,用密码打开档案之后,刷刷刷,属于死者的全部资料一一被罗列了出来。
  陈振峰现年三十九岁,二十三岁从警校毕业之后即加入警队,六年间立下了赫赫功劳,二十九岁的时候因为性格耿直得罪了高层,后被贬职,事后被洗刷了冤屈之后,并没有让他回归警队,而是借势打入了S市的黑道势力做卧底,花了整整八年的时间,九死一生才终于完成了任务,成功捣毁了S市最大的黑道势力,其后更被授予荣誉勋章。
  至此程庭琛等人才终于明白为什么会出动这么多领导的原因,除了陈振峰本身就是一个人物之外,干警被杀,是否牵涉于被覆灭的黑道势力的报复,无论是那一个都是了不得的事情,也怪不得这么慎重。
  乔孜动作很快,手指飞快的在笔记本上跳跃过后,就说道:“你们看,这是当初黑道势力的主干人员名单,都是被处以死刑或者无期徒刑的,另外还有这两份,一份是当年判处死刑的人员的骨灰安排,十一个人被家属领走的仅有四人,剩下到都是监狱负责统一处理的,还有无期徒刑的,他们中大多数人入狱一年却始终没有人来探监。”
  “也就是说,对陈振峰怀有那么深恨意的人,非要将其置于死地的话,如果是这些人的亲属,就势必是当初取回骨灰以及前去监狱探监的人中间。”
  “对,当然另外一种可能就是监狱外面的人雇凶杀人,但是要知道这些人都是十恶不赦的人员,监狱对他们的警戒也是极为严密,所以两者相比,我更倾向于,如果当真是黑势力的报复,那么极有可能是监狱外那些人的亲属,而不是他们本身。”乔孜说着手下却还是没有停
  止,试图在寻找出一些其他的线索。
  “现在上面很重视这个案子,而我们到目前为止一切都毫无头绪,所以我们更是不能放过一丝一毫的线索,争取尽快能得到突破,谭阳,你和小林一起去监狱调查一下这些人员家属探亲时的录像带。”程庭琛如是吩咐下去。
  “是。”
  谭阳他们走后,程庭琛有些头疼的揉着额头问道:“死者的家属来没?”刑警早已习惯死亡,却还是无法习惯亲人认尸时候的悲痛,所以想到等下的询问,也就难免有些头疼。
  “已经到了,正在认尸,小唐刚才已经过去了,等会儿估计就会把人扶过来。”乔孜也是忍不住有些叹气。
  等到唐瑶把人扶过来的时候,对方的情绪已经恢复了镇定,虽然还是很哀伤止不住的眼泪,至少情绪上已经开始恢复了平静,端了把椅子,只见着对方坐了下来,拿着手绢抹完眼泪,说道:“好好的一个人出去的……回来,怎么就成这样了!”
  程庭琛拿过一边的纸巾正要递过去的时候,就见着对方摆了摆手:“我没事,老陈他这些年风里来雨里去的,他早就告诉过我,保不得,保不得有一天就去了,我只是没想到,那么难的日子都过去了,人才定下来这才没多少时日呢,却……”哽咽着又是说不出话来了,又静了片刻才开口道:“你们问吧,有什么我知道的,我肯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也好让你们早些把案子破了,给我们一个明白。”
  到这,程庭琛不由得对过的女人兴起了佩服的心理,她长得模样中等,但气质还是不错的,性子也很坚毅,陈振峰早些年卧底的成功其实也少不得她在背后的打理:“那请问陈太太,你最后一次见到陈先生是什么时候了?”
  “昨儿早上,他走的时候还和我说有些事,晚上要晚些回来,让我不必给他等门,我一直等到晚上十二点,他还没回来,我估摸着是警局有什么要紧事,就没再给他打电话,就给他留了一盏灯之后就睡了,一大早他的同事来敲门,我才知道,出事了。”手帕捂着脸,童星华倒还是把问题回答的很清楚。
  “那这些日子你有没有感觉到他在日常生活中有些异样?”
  “异样我倒是说不准,要知道他这个人这些年早就学着收敛情绪不让人看出来了,真是看不出来有什么低落的情绪。”
  几度询问下来,可以说是丝毫没有线索,饶是程庭琛早怎么镇定都忍不住拧起了眉,而就在这个时候,他注意到童星华有丝犹豫的神情,顿时觉得其中似乎另有隐情。
  询问之下,童星华经过再三考虑还是开了口:“我不知道这件事会不会对你们的破案有所帮助,但是我只知道,这么多年来,振峰他一直有一个心结!”
  “心结?是关于什么事情呢?”
  “究竟关于什么事我并不清楚,我只是记得振峰当时加入洪门后不久,有一段时间他的精神状态特别不好,强颜欢笑,当时我并不知道他是卧底,还只当是他一时堕落加入黑恶势力,却又不能接受这样的生活而已,可是慢慢的我觉得不对了,接连着几夜他都是做梦惊醒,甚至有一天,我记得很清楚,是八年前的七月十四,我去买早餐回来,可是等到我回来,却发现家里被他砸了大半,他一个人则喝的叮咛大醉,”童星华叹了一口气,在她当时看来,一向冷静自持的丈夫有这样的举动远比他加入黑恶势力更让人觉得惊骇。
  “事后我也曾经问过振峰,他含含糊糊的也没有说明白,只说自己犯了一个错,毁了一个人也毁了一家人,至于是什么错他就不愿意再说明白了,以后也就没有再听他提起过这件事了,他这个人你们不清楚,我却是了解的,他不说不代表忘记了,只是把这件事一直埋在心里不提起来而已。”
  “你的意思是,其实你先生这些年一直还在为那件事耿耿于怀?”程庭琛将这件事记了下来,以陈振峰的个性来说,这件事对他而言应该是一直记挂在心头。
  “我是这么认为的。”
  又问了一些,确定没有线索之后,程庭琛就起身将童星华送走了,等到中午,谭阳他们也赶回来了,第一个动作就是摇了摇头,看来又是没有线索。
  眼下就等着司徒卿的验尸报告了,程庭琛在等待的时候,又拿起了先前童星华的笔录,总觉得有些方面忽略了,可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只得再次放下,正想着的时候,司徒卿一身白大褂走了进来。
  “验尸报告出来了,死者是被硬物砸中了后脑造成的当场死亡,另外在他的指甲缝里发现了一些红色的纤维,经过比对,是红色羊绒制品的纤维,比较常见,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的线索。”
  “又是没有线索。”程庭琛是真的头疼了,却看见司徒卿一个人又是毫不在意的一甩袍子准备走人的,也就是人烦心时候的毛病吧,总觉得有个人陪着一起想想,说不定就能想到一些自己没有想到的线索,也就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司徒卿给了他一个类似于废话的眼神,抬手腕把手表一样:“已经十一点半了,这个点,按规律我已经在食堂用饭了。”
  程庭琛正准备笑着说自己是头晕了,却猛地被司徒卿话语里的一句话给惊到了,按规律——他终于想到自己忽略的是什么了,急忙拿起电话按照童星华之前留下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八年前的七月十四,就是你说的出去买早餐的那个点,按规律,陈振峰当时是在做什么呢?”
  得到自己所要的答案之后,程庭琛赶忙撂了电话,把乔孜找了过来:“你找一下八年前七月十四的报纸!”
  原本搁在键盘上的手顿了一下,乔孜抬起头,笑的好不灿烂:“虽说现在的网络很方便,但是不管是什么网站,都不会把报纸扫描的这么齐全,连八年前的报纸都具备。”
  程庭琛顿时噎住,实在不是其他,而是乔孜来后,大伙儿基本都已经习惯了有什么信息率先找上这位黑客高手,时间久了倒忘了,他干笑一声之后在乔孜灿烂的笑容中挪开视线,准备亲自去一趟图书馆查查有没有这方面的报纸旧资料。

  正义邪恶

  拿了风衣正准备出发的,刚坐上车,一通电话直接就把程庭琛直接叫到了厅长老狐狸的办公室,办公室里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中等身材,微胖,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一种做事人的感觉。
  “程队长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一位是白局长,是我市城南警局的局长,陈振峰的卧底当初就是他负责的,你们的案子不是没有什么突破进展吗?我就把白局长叫了过来看能不能帮到你们的忙。”
  老狐狸的一句话就让程庭琛明白了,自己被叫过来的原因,而说完之后老狐狸就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
  一番寒暄之后,白历凛提起了陈振峰:“今天厅长通知我的时候,我还吓了一跳,这事实在是太让我觉得意外了,振峰是一个很优秀的警员,前一段时间我们才刚刚碰过面,他还和我说,觉得这些年对不住家里,对不住老婆,还想着说既然一切都安定下来了,还准备生个儿子,以后一家人过着安定的日子。”
  “白局长,有个问题虽然有些冒昧,但是可能与案件有关,所以为了能够早日破案,给陈振峰的家人一个明白,我不得不问你,还请你见谅。”
  见程庭琛这么说,白历凛也觉得接下来他提起的话题大约是有些尴尬的,他思虑再三,选择点下了头:“程队长,你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先前我们在和陈振峰的妻子询问的时候,她曾经提到过一件事,说陈振峰从八年前就一直有一个心结,说是自己害了一个人,害了他们一家,你是不是知道这件事?”
  程庭琛一双眼紧紧的盯着白历凛的一举一动,只见着他指尖的香烟一抖,像是被烫了一下似地浑身一震,就知道他一定知道这件事。
  白历凛很犹豫,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犹豫着到底是说还是不说,可是最终,程庭琛刚才说的那句,早日破案以及给陈振峰的家人一个明白,这个理由让他还是开了口:“程队长,这件事我可以告诉你,但是我希望这件事不会外传,毕竟以当时的立场而言,陈振峰也好,我们警局也好,没有第二个选择,但是在人民群众看来,警察的存在就是维护正义,他们是无法容许为了一个正义的存在却颠覆另一个正义。”
  他的一番话顿时让程庭琛觉得接下来说的一些事,恐怕是很难在情理上接受的,否则陈振峰也不会挣扎那么多年。
  “那是陈振峰成功接近洪门后的第三个月,我们两人为了联络方便,每个月都会见一次面,就在那次见面上,陈振峰他的神情很不对,一个劲的问我警察的存在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当时很奇怪,也怕他情绪不稳定回去被洪门的人察觉出不对,也就向他追问了事情的经过。”说到这,白历凛把手中的香烟按在烟灰缸里重重的熄灭:“原来就在几天前,振峰他亲眼目睹的一个女孩子被人强 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