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犯罪现场之华灯初上 > 第11页

第11页

书籍名:《犯罪现场之华灯初上》    作者:林兰馨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一切只是推断,需要证据的辅佐才能有效,最有力的证据就是那份不知道究竟存在不存在的电话录音。
  过了一会儿,林子悦打电话过来了,程庭琛觉得自己接电话的手都在发抖,接通电话就听见那一头传来同样发抖的声音,是兴奋的,得到自己要的答案之后,他一下子挂断了电话,直接拨给了乔自良。
  眼下就需要乔自良出马了。
  只见着乔自良先是将电话录音完完全全的复制到了笔记本里,然后使用特殊的程序将电话里的对话声音完全降低到零,而将背景音提高,果然如此一来就可以很清楚的听到电话接通的几分钟之后,听到嘟嘟的两声,是用电子锁开车锁的声音,然后就是关车门的声音,沿途汽车喇叭的声音,以后电话进行大半,再次传来的关门声音。
  想必当时温嘉豪是特意轻手轻脚的,但是他没办法控制道路上其他车子按喇叭的声音,更没有想到郝梁为了贪图小便宜没有用自己的手机和他联络,他的一切行径都被录了下来。
  终于乔伊心死亡的过程都清楚了!
  “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了话,本来温嘉豪是想把乔伊心毁尸灭迹的,可是这时他无意中得知了保险的事情,他要领取这笔钱的话,就必须要乔伊心被判定法定死亡,”唐瑶冷笑了一声,眼神中都好像有一片冰霜,而这样的神情也不免让乔自良侧目:“他等不及了,贫穷,乔家父母的鄙薄让他的心灵都变得扭曲了,他急需要这笔钱来扬眉吐气,但是乔伊心如果只是失踪的话,这笔钱他可是要等个好些年直到判定乔伊心法定死亡的年限到了才能到手,他担心夜长梦多,索性就冒险,让乔伊心的尸体大白于天下,让我们整个刑警队来为他证明,乔伊心已经死了。”
  “但是……乔伊心的事情虽然很大一部分都很明确了,但是还是有两点很模糊,”谭阳叹了一口气,对于案情的进展他很高兴,却也有些担心:“第一,温嘉豪杀乔伊心的动机是什么,明眼人都看得出他爱乔伊心,乔伊心也对他一心一意,第二,怎么能确定温嘉豪到底是不是在事先就知道了保险的存在,所以动了杀机,为什么说他是事后知道的?”
  “本来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却怎么也想不通,直到刚才小唐的一句话让我明白了。”程庭琛双手环胸,靠在了墙上:“温嘉豪这个人其实是一个很矛盾的人,从之前的资料上显示出,从小到大他虽然是在山村长大但成绩优异,父亲作为当地有名的赤脚医生,一家人在当地也算是有些名望的人家,一切是随着他父亲去世,母亲病倒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导致他不得不辍学到城里来打工开始的。”
  “可以这么说,在之前的岁月里,温嘉豪其实是在当地看起来很优异的人,可是到了城市,他才发现自己的优秀一下子尽数消失了,成了所有人眼中看起来鄙薄无能的存在,没有学历,没有户口,没有稳定的工作,没有积蓄,可以说是一无是处,直到遇到乔伊心,他的处境在慢慢的改变,但是在很多人眼里,他们的这种结合可以说是一种笑话,只是因为乔伊心的迁就,才让他心理的这种落差不会这么明显,就在乔伊心供他学习,帮他找了一个稳定的工作,他慢慢觉得自己也有一些资本的时候,乔家父母给了他重重的一击,你猜他当时的心理会是什么?”
  “扭曲!”这句话是乔自良说的,同样的玩味却不带一丝情感。
  “对,温嘉豪第一次来警局的时候,他刻意的在忽略乔家父母的名字甚至用了书香门第,教授,温和等一系列词来突出的说明乔家父母言行的不一致,这代表了一种鄙薄和强烈的憎恨,他一方面再恨他们,觉得他们不配为人师表,一方面却又期待着有朝一日能看着他们对自己阿谀逢迎的的神态,想扬眉吐气,想对方向他求饶,偏偏自己又没那个能力,所以他矛盾纠结,他迟迟不愿意结婚,不仅仅是因为尊严,可能还对乔伊心有一种恨意,觉得如果不是她,也许自己就不会受到这份屈辱,但是他还是很爱她的,所以爱和恨想比,暂时爱是占了上风。”

  真相背后

  “一切的改变要从乔伊心窃取公司资料开始说起,你们还记不记得高萃华曾经说过的,乔伊心和男人在外面秘密约会的事情,如果没有猜错,对方应该就是与乔伊心合作的人,他们在那段时间应该会有频繁的见面,这样的见面既然有可能让高萃华她们发现,同样的也有可能被温嘉豪发现。”程庭琛修长的关节不住得在桌面上敲打,有些急促:“或者是高萃华他们在谈论起这件事的时候被温嘉豪无意中听见了,他会想些什么?”
  “乔家父母。”唐瑶猛地抬起头来,她脑中想的是上次去乔家询问事情时,邻居说的话,说乔母当时正寻觅着为乔伊心相亲:“乔母生性咄咄逼人,这种事她势必会告诉温嘉豪,以此来达到刺激他让他放弃的目的,可是没想到刺激的结果不是放弃,而是疯狂,这倒让我想起了鲁迅先生的那句,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温嘉豪选择了后者。”
  “对,这种可能是很大的,还有就是温嘉豪是怎么知道保险这件事的?我的推测是这样的,先前郭子萍就说过,乔伊心准备以这件事来让温嘉豪答应结婚,所以这件事根本不可能是乔伊心开的口,后来我又特意就此事咨询了郭子萍,当时她告诉我一个消息,我觉得很重要。”
  “那次我们之所以会接到郭子萍的电话不是巧合,因为早在乔伊心死亡的第二天,她就已经开始联络对方了,期间也发过短信,要知道短信默认是存储在手机上的,而当时我们把手机拿回来的时候,手机已经摔坏了,自身存储功能也损坏了,所留下来的资料只有存储卡上的信息,所以我们可以试想,在温嘉豪出差回来之后,正准备毁尸灭迹,可是却又担心手机上是否会留有线索,不经意间他看到了那条短信,所以他又该变了注意。”
  “其实……”乔自良的声音很低,虽然还是有些带着笑意,却已经全然变成嘲讽:“郭子萍担心对方是可以骗保,可能会把事情前前后后都说清楚,更加会把事情的严重性讲得很明白,而温嘉豪在那个时候,就应该知道自己冤枉了乔伊心,错杀了她,可是他却还是选择了利用她的死她的感情来获取金钱。”
  “畜牲,他到底还是不是个男人!”女人天生要比男人来的感性,像乔伊心,一生为了温嘉豪可以说是痴迷不悔,像唐瑶,会为了一个女人的错托真心而眼泛泪光。
  除了唐瑶,其他人也都选择了沉默,乔伊心的一生明明有一个很美好的开始,却最终以一个最凄然的结局收尾。
  “所以我们要找出证据,把温嘉豪揪出来。”
  就此再一轮搜察正式开始,借着乔梓一事的名义开始对住宅和车子进行搜察,事实上早就知道在乔伊心事发的当天,温家豪就已经将车子进行了一番清洗,估计能够得到的信息屈指可数,但是哪怕是有一丝线索,所有人都不准备放弃。
  因为正义,法律,刑警的存在只是在于存在给死者要告慰,给尚且活着的人一个希望公平的机会。
  也许是老天开眼,事情的进展冥冥之中顺利的不可思议,在汽车后备箱顶上鉴证组人员找到了一点极小的血液,而乔伊心的手机在做摩擦实验的时候也在屏幕上发现些许的宝蓝色油漆,油漆的颜色成分和温嘉豪汽车上的一模一样。
  当把所有证据放在温嘉豪的面前的时候,他已经丢弃了虚伪的面具,但是依旧执意不愿意承认这所有的一切,冰冷的笑着嘲讽的说着:“如果你认为我是凶手,那么就拿出证据来,否则我是不会承认的。”
  褪去了伪善面目之后的男人阴暗虚伪,看在所有人的眼里都觉得令人作呕。
  “你以为你真的做的天衣无缝吗?”程庭琛的一句话让温嘉豪一愣,不过他很快就扯出一道嚣张的笑容。
  “难道不是吗?就算我的汽车中真的沾到了乔伊心的血,你也别忘了,我和她相处那么多年,可能是她之前哪里破的一道口子,不小心擦到了呢?”
  “的确,乔伊心的手上的确划了一道口子,可是不是之前,而是在她死得当天,在你将她的尸体撞到汽车后备箱的时候,她手指上的血划到了后备箱顶上,如果你不相信不妨再把这份报告看清楚一点。”
  在最开始发现这点血液反映的时候,整个刑警队都明白这不能作为确实的证据,可是在司徒卿的化验中,在血液里发现了另外的成分——咖啡。
  在拿到化验报告的时候,程庭琛第一个反映就是夏云煜的办公室,在乔伊心死的那晚,在夏云煜的办公室里,她不小心打破了他的咖啡杯,甚至在处理咖啡杯碎片的时候,不小心划破了手。
  程庭琛了解夏云煜,他对于衣食住行的各方面都要求最好,所以同样的,相信他的咖啡也不是寻常可见的,所以很快两者对比的结果就已经出来了。
  很幸运,咖啡的成分对比一致,更幸运的是夏云煜道出这罐现磨的咖啡豆是他这次去巴西洽谈生意时,巴西最大的咖啡豆供应商赠送给他的,到目前为止,在国内还没有销售。
  独一无二的证据,这就足够了!
  温嘉豪很快就招认了,乔伊心的死亡就如同程庭琛等人所猜测的那样,而乔梓则是因为在事先,他们两人就彼此沟通了,本来是想利用警察把一切嫁祸给乔自良,可是乔梓却没有想到温嘉豪从一开始就存了杀他的心思。
  原本说是为了欺骗警察,所以在大腿上扎一刀,乔梓也是没有想到,毕竟腿上的伤在很多人看来是不致命的,却也因此丢了性命,而温嘉豪也是没想到乔自良会和程庭琛联手,来的太快,所以他还来不及布置好一切。
  看着温嘉豪灰败的脸神,所有人心里都升出来一种爽快,从程庭琛身边走过了时候,他突然开口:“我是不是错了,我只是一念之差!”
  “真的只是一念吗?从很久之前你就已经有这个想法了,在你内心的最深处伺机而动,就算没有这件事,没有这个误会,如果下一次呢,再次发生误会,你能保证自己不会再有这样的冲动吗!”
  有句话叫人之将死其言亦善,但也有一些人他们自始至终都不觉得这一切是自己的错。
  “一个女人可以买一份保险,然后写上对方的名字,代表她是用生命在爱这个人,爱到哪怕将自己的性命交给对方都毫不在意,温嘉豪,你辜负了乔伊心的用心。”说这话的人是唐瑶,她的眼神愤怒的让人觉得她会狠狠的上去给他两巴掌,一如她过去的作风,可是她没有,只是掷地有声的抛下这句话,然后猛地甩头离开。
  法院很快受理了这件案子,温嘉豪依法被判处死刑,在宣判的当日,唐瑶一个人去了乔伊心的墓,墓地是夏云煜出得钱,选在了一块视野极佳的地方,从墓地上可以眺望到整个S市的全景。
  唐瑶默默地给乔伊心的坟上递上了一束花,看着墓碑上笑意盈盈的容颜,如果真的说乔伊心地下有灵看到这一切,她是会失望呢,还是像之前一样爱温嘉豪,她突然在想,自己曾经看到的一句话,爱是一种给予,所以从来不会失去,可是这样真挚的一种给予最终付出在了温嘉豪这样的人身上,是不是太过于浪费了?
  没有答案,因为乔伊心死了,所以没有人能为唐瑶作解答,而她最终也只得抱着一种遗憾伤感的心情回了警察局,一推开门,就感觉一种异样的神情,抬头赫然发现乔自良就站在办公室的中央,旁边立着的是局长那个老狐狸笑眯眯的说道:“小唐啊,快来认识一下,这位是你们队里刚进来的乔孜,以后就和你一起搭档了。”
  啪!唐瑶分明觉得自己脑中属于理智的那根弦一下子给断掉了,之前她的确知道自己有一个搭档叫乔孜的,要调过来,可是为什么会是这丫的混蛋!
  然后一个个同事看到她的眼神也都是不自觉的望天,顿时明白事情已经定下了,瞬间什么遗憾,什么伤感都统统抛到了脑后,猛的冲上前揪住不久前是乔自良,现在叫乔孜的自己所谓的搭档:“你不是乔自良吗?怎么会变成乔孜?放着好好的阔少爷不当,过来当警察,你是嫌自己的命太长还是怎么着!”
  乔孜倒还是很好脾气的拍开她的手:“乔孜是我妈之前给我取的名字啊,后来入乔家,怕大太太有什么想法,所以就换了,可是这厢他们都走了,我当然要改回自己的名字了,乔自良乔自良,真的是锉到爆了,至于我为什么回来警局嘛……”乔孜伸手摸了摸唐瑶的脑袋,那姿态那神情,分明和宠物狗一个待遇,让所有人再次望天:“因为小瑶瑶你可爱啊!”
  “你个混球,给我去死!”
  事情就在唐瑶的暴怒中伴随着谭阳的惨叫——我的电脑啊!!正式宣告落幕,自此刑警对加入了一名新成员。
  乔孜,曾用名乔自良,专长电脑黑客,现年二十二岁,商界大佬乔榛宇的私生子,正职为S市市刑警队文职,副职为坤舆集团挂名董事兼乔家当家,兴趣:逗弄某只炸毛。

  卧底警察

  这年的春天似乎来得特别早,过年的时候就已经有十度了,一过年,天气更是越加暖和,让人觉得所谓的全球变暖也是可以这么轻易感觉到的。
  一下班,整个刑警队都是一副兴致高昂的样子,坐着车准备出去吃饭的,自从乔孜来了之后,整个刑警队的生活标准那叫一个蹭蹭蹭的往上蹿啊,先是以赞助的名义,把整个刑警队的办公室都重新装修了,家具电器也一律换新的,就连司徒卿的法医室都没落下,添置了好些先进设备,更是时不时的从下警局旁边的小饭馆变更为下星级酒店,那档次就不用说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