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犯罪现场之华灯初上 > 第9页

第9页

书籍名:《犯罪现场之华灯初上》    作者:林兰馨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因为乔自良的那句话,程庭琛真的是每时每刻都不敢掉以轻心,而这种紧张也传达到了就在他身旁的夏云煜。
  从一开始夏云煜就感觉到了他的紧张,也许是乔自良知道这计划的本身就已经足以让他紧张,何况后来的那句背后有鬼,更是让他觉得如芒在背,但是因为对自己计划的信心以及期待,反而激化了这种紧张。
  不知道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冲动,夏云煜从旁边拿了一个茶杯,因为倒满了水,所以连杯子都是热的,他直接就把杯子贴在程庭琛的手背上,察觉到对方的手有一瞬间像是受惊一样抖了一下,以一种不容决绝的姿态把杯子塞到他的手里:“这里有这么多人你怕什么,就算真出了事,还有那么多人害怕收拾不了一个残局,大不了就让大家陪你一起受罚。
  夏云煜的话说的坚决而强硬,并没有丝毫安慰的意思,说的也是坏的局面,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就让程庭琛的心放下了,对啊,就算真有什么变数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心里是这么想的,面上也是这么表现的,可是说话却还是不肯松口:“我可不承认自己有你说的那么差劲,苦思冥想的计划失败就算了,还要拉着一帮兄弟和我一起受罚。”
  听他的语气是缓下情绪了,夏云煜笑了笑,也就没去理会他嘴上的强硬了。
  没过多久,谭阳只听到那头乔锌的话音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瞬间一片寂静,正猜想着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就看见乔锌拖着温嘉豪出来了,后者还是一副半醒不醒的模样,无力的任由乔锌拖着。
  “乔锌这是准备把温嘉豪带走!”抬头看过去,就看见一辆把温嘉豪拖上车之后又飞快的飞驰而去,速度快的只能看到法拉利一圈圈的车尾灯。
  谭阳赶紧打开了温嘉豪监听器上的追踪系统,众人则驾车更上,夏云煜更是一马当先,只是跟着开了大概半个小时之后,追踪上显示对方的车子即将要开到市区的时候,突然听到耳机里传来哗哗——的声音,刺耳的让谭阳一下子摘下了耳机。
  “坏了,乔锌八成是发现了那个监听器。”
  “什么?”一直靠电话保持联络的程庭琛一听到这话,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不过也是奈下了性子,吩咐所有人先聚拢再说,等到谭阳他们所坐的车一停下来,他先是重重的呼了一口气,才忍这心头的情绪问了一句:“到底是怎么回事?”
  谭阳也是没想到这一茬,自己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刚才我也在想到底是怎么回事,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很明显就是监听器坏了,可是那是局里刚到的发明,非常隐蔽非常小,就像两个透明薄片,掩饰在耳背,怎么可能还会被乔锌发现毁了?”
  原本因为这件事而保持沉默随意的靠在车身上的唐瑶听到这话慢慢的直起身来,抿紧了唇,像是在犹豫些什么,半天才打破了这片沉默:“老大,你还记不记得我之前找你那次?”
  这么一说,程庭琛也想起来了,之前唐瑶的确有一次找他想说些什么,后来被打断了就没继续说下去,当时她的表情和现在一模一样:“你有什么想说的只管说好了,还是……你发现了什么?”
  “本来我也只是觉得有些奇怪,甚至连怀疑都算不上,只觉得是不是自己多心了,可是现在这样,我就不得不怀疑了。”抬起头来的时候,唐瑶姣好的脸上有着愤怒冰冷:“我怀疑温嘉豪这个人不简单。”
  所有人都因为她的这句话而不约而同的看向她,却没有说话,心里暗暗开始思索一切:“刚才我已打电话让局里人帮忙在各个监控点查探乔锌的行踪了,现在一时间我们肯定不会有线索,就趁这个时候,小唐,把你的怀疑全部说出来。”
  “是,从一开始温嘉豪来警局的时候,我就已经觉得他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你们也知道最近我在看中国政法大学博士生导师罗教授的犯罪心理学书籍,上面说说谎者往往会尽量避免提及到自己,而且在说谎过程中会尽量的减少一些不必要的动作,对于事情的叙述也很清晰,没有出错,”唐瑶想起温嘉豪当时的举动,每一个都符合:“但是温嘉豪对于乔伊心的感情不像是假的,况且心理学更多的时候只能当做是参考,而不是证据,主要还是要综合个人的习性来判定所以我也已经是自己多心了,后来保险的事情出了之后,我就有些觉得不对劲了。”
  保险,这个词对于公检法来说是一个比较头疼的词,因为从法律角度讲,保险是最具法力效力的工具,大部分情况下只有受益人享受权利,大部分是不可以追回的。
  “显然在此事上面,乔伊心的私人财产是必须要追回她所受贿赂的那一部分,所以乔家父母可以说是一无所有,但是温嘉豪就不一样了,整件事情他是最大的得利者,”唐瑶的一席话已经让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如果一切真如她所说,现在……
  程庭琛一下子掏出电话,拨通了先前乔自良打来的电话,电话一接通,他就直截了当的开口:“你早就知道温嘉豪有问题?”
  对过依旧是语带笑意:“我只是无意中在网上看到,温嘉豪在乔伊心死后的第二天老家出了一些事,当时他把全部的存款寄回了家,但是让人奇怪的是,之后他眼见着要交租以及要缴纳其他费用,竟然没有向任何人借钱,更是在吃喝上对自己非常大方,似乎根本不担心自己到时候无法度日,程队长,你说是什么让他这么自信呢?”
  “因为他根本一开始就知道即将有一笔巨财落到他的头上。”事情到这温嘉豪的嫌疑已经很明确了,但是程庭琛之所以打电话给他,也不仅仅是问这句所谓的背后有鬼,而是关于乔锌:“既然你一开始就知道温嘉豪很有可疑,那你为什么不阻止乔锌,你应该很清楚,如果温嘉豪真的是凶手的话,那么……乔锌现在可是一个人和温嘉豪在一起。”
  “你是想说现在最危险的人其实是我那不成材的弟弟,温嘉豪想要杀了他想方设法让他做替死鬼,对吗?”
  “你明明知道一切却不阻止……”
  相较于程庭琛有些失控的情绪,乔自良依旧表现的很是镇定:“我不是神仙,能够预料万事,我也没有想到我那弟弟竟然会蠢到一个人过去,我并没有说刻意去安排这一切,是乔锌他自己给自己安排了一个死局,况且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他想法设法调用了我的人,就是想让我来扛这个罪名,程庭琛,我的确很讨厌乔锌,也很希望他死,但是我不会出手,因为不值得,为了这样的一个人赔上自己,这是太不划算了。”
  说完,乔自良就挂了电话,至此程庭琛也终于缓下了先前的情绪,他从来是个冷静的人,可是刚才他失态了,因为在他看来,无论如何,乔锌和乔自良两个人是兄弟,而这一刻他选择相信乔自良。
  很快一条短信发到了程庭琛的手机上,是乔自良发来的一条短信,上面是一个地址,乔自良如夏云煜所说是一个黑客高手,显然这个地址就是线索,所有人立刻驱车赶往此地。
  才到那,就看到乔锌的那辆红色法拉利跑车就停在别墅前的院子里,众人赶紧下车,大门没有上锁,但是所有人还是下意识的拔出了枪,小心翼翼的推开门,一楼没有任何动静,于是又一起到了楼上。
  刚到楼梯口,就感觉到空气里一股子腥味,重案组可以说是和死亡打交道的,见惯了各色的场景,一问就知道这根本就是血腥味,而这么重的血腥味通常代表着死亡。
  环视四周,只有一个房间的门微微敞开了些许的缝隙,所有人屏着呼吸轻手轻脚的一步步上前,等到手碰到门把的时候,用力一把推开,而眼前的场景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摆设奢华的房间里,就只有乔锌一个人躺在了地上,大腿上的鲜血浸染了他身下的雪白羊毛毯子,充满怨恨惊讶的眼珠子冰冷的看着门口的方向,早已没有的焦点光彩,可是偏生的就让人觉得他看的就是自己,生生打了一个寒战。
  而这时,与众人相对的房间就看见门缓缓的打开了,回过头去就看见温嘉豪站在门口,身上脸上都溅到了鲜血,手里还拿着一把沾满鲜血的刀子,颤抖着说道:“程队长,你们可来了,刚才……刚才乔锌要杀我,我刺了他大腿一刀,这才逃到这个房间,终于等到你们来了。”
  这是他仿佛才透过程庭琛等人的缝隙看到倒在地上的乔锌,瞬间惨白了脸:“他……他这是怎么了?”
  “他死了!”
  程庭琛简单的一句话似乎一下子将温嘉豪的恐惧逼到了极点,情绪如同崩溃一样,嚎啕大哭:“不会的……我只是在他大腿上刺了一刀而已,他……他怎么会死呢,程队长,程队长!”温嘉豪一下子冲过来紧攥着程庭琛的衣服:“你说,我会不会被判过失杀人啊,我不想坐牢啊!”
  近在咫尺的那张脸是在哭吗?程庭琛模模糊糊只觉得他哪是在哭?分明是在笑,那张沾了喷溅血迹的脸正咧开了一个大大的,得意的笑容,好一句过失杀人,这就是他的目的吗?
  夏云煜终于忍不住了,伸出手一把推开了温嘉豪,把程庭琛一把拉到了自己的身前,又拿了张纸巾擦干了他胸口衣服上沾上的血迹。
  而程庭琛则像大多数人一样紧紧盯着温嘉豪的眼睛,直到对方不敢直视的偏过头去之后才掏出了手机,拨通之后说了一句话:“乔锌死了,你过来一趟。”

  法律之外的灰色

  电话是打给司徒卿的,在挂完电话后的三十分钟后,司徒卿随同其他的司法鉴证人员一起赶到了事故的现场,先将温嘉豪带走了,判定这幢别墅是第一案发现场之后,很快就开始忙碌了起来。
  程庭琛站在一旁脸色苍白的让人实在看不过去,被夏云煜死拖硬拽的拉走了,天已经微微凉了,车子开回去的时候能够看到道路上偶尔的行人和车辆,有些人则还平静和谐的在等待睡完他们美好的一夜之后,带着些许的困倦起来赶公车上班。
  同样的夜里,也有人不眠不休,却得到了一个另人失望的答案,趁着红灯的间隙,夏云煜偏头去看靠在副驾驶座的程庭琛,眼闭着,眉头却是拢起来的,各色灯光衬得他的脸斑驳而冰冷。
  可是夏云煜并没有选择开口安慰,因为这不单单是一件事,程庭琛是一个足够冷静聪明的人,但今晚情绪俨然是有些失控的,原因是什么他不想去探究,因为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像先前他可以安慰,是因为那仅仅是一件事和一种情绪,而现在却是关于秘密,关于心结。
  见着红灯又转为绿灯了,夏云煜正要踩下油门冲过去的时候,就听到身侧完全是用气说出来的声音:“你知不知道……那一年,其实……”
  或许是后面的车等的不耐烦了,连着按着车喇叭,对话被打断了,等到夏云煜再次偏头去看的时候,程庭琛已经恢复到了之前的神态,就像心结明明撕开了一道裂痕又很快合上了,心里不免有些懊恼了。
  夏云煜最后把程庭琛送到了他的公寓,就离警局不远出的小区里,九楼,总共也就是两室两厅,地方不大,不过还是让夏云煜有些惊讶,因为本来以为作为刑警这一行,来去匆匆的,房间多少会有些杂乱,可是一进去一眼看去整个房间整理的可以说是干干净净井井有条的,各个事物也是分门别类的摆的很好。
  “我这里正好还有一个房间,要不你就别开车回去了,直接在这睡了再回去吧。”
  “也好。”
  因为两个人的体型差不多,程庭琛又去房间拿了一身没有拆封的内衣,递到了浴室,趁着夏云煜洗澡的时候,又去客房把被褥换了铺好,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疲倦让他恨不得倒头就睡,可是自身的习惯还是让他等到夏云煜洗完之后,匆匆忙忙冲了一个澡之后才睡去。
  中午,程庭琛醒来的时候,睁眼一看,隔着窗帘都可以看到外面天已经大亮了,阳光透过缝隙射进来正好照在眼睛上,刺眼的不行,翻过身正想着拉上被子继续睡得时候,就听叫敲门声。
  只见夏云煜穿着他的绒衬衫站在门口,半靠着门框:“我做了早饭,要不要一起吃?”
  程庭琛拉下了被子,呻吟了一声,低血压让他的思绪到现在还有些昏昏沉沉,但是至少有件事是清楚的,做主人的比客人还晚起,甚至还让对方给自己做早饭已经很不好了,要是再不起来就真是太过于有失礼数了。
  于是也就呻吟了一声:“给我十分钟。”
  “好!”夏云煜带上门之后,将厨房又稍微清理了一下之后在十分钟后准时坐上了饭桌,程庭琛这时也已经恢复一脸神清气爽的从卧室出来了,看到桌子上准备好的皮蛋瘦肉粥和煎蛋饼明显一愣。
  “我还以为你比较中意西式的早点。”
  夏云煜拉开凳子坐下,端起面前的碗筷:“这有赖于我爷爷的教育,他是一个对古典极为痴迷的人,他总是说国外的事物再好,也不过数百年的历史,哪里比得上我们老祖宗数千文化的博大精深,所以我们都是更倾向于中国的传统,早餐也是。”
  在程庭琛的记忆里,夏振远是一个极为厉害的人物,虽然表面上是一个平和,安享晚年的老人家,但事实上一旦有谁将心思动到夏家人的身上触及到他的逆鳞,他又会毫不犹豫的舍弃一身平和之气,将对方逼得再无翻身之地。
  夏云煜一直等到程庭琛吃得差多了撂下了筷子,才开口:“等下你还要去警局吗?要不我送你过去,正好我也要去公司。”
  “也好,反正昨天我的车也停在警局了。”说到警局,程庭琛不免又想起了昨天的事,有些头疼,现在去的话事情应该处理的差不多了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