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犯罪现场之华灯初上 > 第8页

第8页

书籍名:《犯罪现场之华灯初上》    作者:林兰馨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瞬间内外俱黑的老狐狸局长脸一下子白了!

  背后有鬼

  温嘉豪的积极参与的确让事情很顺利的进行下去了,整个重案组的人全部都待在温嘉豪的小区楼下,就等着随时待命。
  “头儿,你说他们要什么时候才会有动静?”所有人都盯着电脑屏幕上,监控摄像头反映出的温嘉豪的一举一动,而等待了数日却始终没有什么结果,不免有些着急。
  “放心好了,我们着急,他们比我们更着急,现在温嘉豪是最后的线索,他们不会放弃的。”程庭琛看了看表,已经一点多了:“小唐出去买夜宵还没回来吗?”
  “应该快了,这里没有24小时经营的便利店,小瑶估计是去其他地方买了。”正说着,就听见敲车窗的声音,隔着贴膜的车窗就看到夏云煜一脸灿烂的站在车外。
  “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刷的拉开车门,夏云煜也是毫不客气的闪身钻进车里,把手里提着大塑料袋往车厢里一放,只感觉有一股香味从中飘出来,让原本就饥肠辘辘的一群人感觉更加的饿。
  程庭琛瞥了他一眼,就径自打开了塑料袋,里面是一个个保温盒,盒子上印着云庭水榭的标记,是S市颇具名气的会员餐厅,只是……:“我记得云庭水榭似乎没有外卖的?”
  夏云煜咧起一个很……欠揍的笑容:“vip会员可以!”
  大部分人都默默的偏过头去,这丫来纯粹是刺激人的吗?程庭琛倒是一点不介意,直接取了保温盒一个个打开放在了小桌子上:“既然夏先生这么大方,那我们就不客气了,也尝尝所谓的VIP的特殊服务。”
  特殊服务!这四个字怎么听都觉得有些别扭,尤其程庭琛还加重了语气,听在夏云煜的耳中就是怎么听怎么不是滋味。
  刷的一声,车门再次被拉开,唐瑶无奈的看了一眼车厢里一个个吃的狼吞虎咽的队员,再看看自己怀里千辛万苦买来的面包饼干,比起吃她更想狠狠地扔到他们的脸上:“你们还是不是男人,让一个女孩子千辛万苦的去买夜宵,你们倒好一个个趴在这吃的不亦乐乎,也不怕半夜里的我被小贼盯上。”
  林子悦一个没忍住,嘴里的奶油蘑菇汤华丽丽的喷了:“就你这个散打王,哪个小贼盯上去也算他倒霉,我没为他哀悼三声就已经不错了。”倒不是不给她面子,实在是唐瑶虽说容貌俏丽,身段玲珑,加上打扮也时髦靓丽,走出去绝对是个一等一的美女,可是在见过上一刻美女还在大街上踩着三寸高跟鞋端走,下一刻就脱下高跟鞋狠狠地向小偷砸去,穿着短裙踹的小偷鬼哭狼嚎的英姿之后,林子悦就忍不住对这位警花生出了一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情节。
  为了人生安全考虑,他还是更中意温柔一型的比较实际。
  “死开!”唐瑶毫不客气的一把推开他,直接在空出的位置上坐下:“不要打扰我娘用饭。”
  夏云煜看着这一群人打打闹闹的,突然就有一种忍不住笑的感觉,虽然是很辛苦,也有苦有泪,但是他们闹归闹,看着却很快乐很幸福,而自己自小就是独生子,没有兄弟,没有父母,突然他觉得自己嫉妒程庭琛了。
  “准备,对方有活动了。”正在吵闹着,只听见程庭琛的一声厉喝,抬头看电脑,显示着温嘉豪家门口的情形,门铃声响起,温嘉豪前去开门,门外是一个穿着黑色羽绒服的男子,带着毛线帽,抬起头来的时候看到他的脸,瘦瘦长长的,在眉梢处有一道浅色的疤痕。
  “请问你……”温嘉豪皱着眉似乎不认识这个人,可还没等他有所动静,就看见那个男人很迅速的掏出一块手帕,直接捂住了他的口鼻,而前者挣扎了几下之后终于无力的垂下四肢,然后男人轻声喊了一句,从楼梯的拐角处又来了一个人,两个人合力将温嘉豪背在背上就走了。
  程庭琛立刻让谭阳开了温嘉豪身上的监听器,估计是在下楼梯的时候还碰上了一个保安,监听器里清晰的传来了对方询问的时间,没想到那两个倒是挺镇定自若了,只听着他们说道:“不好意思大哥,我这个兄弟生病了,他一个人住,所以没办法了一个电话打过来让我们送去医院,你看,这人都晕过去了,我们这也是没办法,是人嘛总有个生病肉痛的时候,劳烦大哥你大半夜的还出来,实在不好意思啊,要不抽支烟?”
  听到这,谭阳倒是乐了:“看不出来啊,这年头小偷小摸的心理素质倒是越来越好。”
  想必那个保安也是半夜爬起来的,还有些昏昏欲睡的念头,听到这番话也就没有多问了,嘟囔了几声就放行了,很快,就看见门口飞快的驶来了一辆白色面包车,载了人之后又飞快的驶离。
  车子开得很快,但是为了避免对方有所察觉,所有人还是飞快的分为几路,各自开车追了上去,沿途不断换车,以免对方察觉,而程庭琛则和夏云煜一起坐上了他的迈巴赫。
  “你确定他们不会认出你的车来?”
  “放心,这辆车是我刚买的,就搁在车库里,还没开过呢,那个老狐狸不会认出来的。”谭阳的车子先追了上去,他们则是根据谭阳给予的行车方向绕道而行,在行驶过一段路程之后就让谭阳超车,离开对方的视线,换做林子悦他们跟上。
  等到换到程庭琛和夏云煜的时候,白色面包车已经驶离了市区,渐渐开向了郊区偏僻荒野的地方,这个时侯汽车已经不能跟的太近了,只能远远地看着,而随着跟随的路线越来越单一,程庭琛也想起来了。
  前面不远处是一块政府早已规划下来的拆迁旧住宅工厂,里面的居民早就已经搬走了,但是因为具体的规划迟迟没有出来,所以那一大片建筑也没有拆除,不过平日里早就已经鲜有人来,加上远离市区,的确是一个藏人的好去处。
  见白色面包车听到一间废弃工厂仓库外的时候,夏云煜也只能远远地把车停下,从这里隐约还是可以看到温嘉豪从面包车里被人拖出来,以及仓库门口站得的几个人影。
  想了想程庭琛索性也找了一个废弃的工厂仓库,这个仓库是横向的长方形的格局,后门和对方藏身的仓库正好呈九十度,不过建的倒是挺大挺长的,前门的位置正好在对方巡视人的视线之外,所以两人就从前门小心翼翼把车开进了仓库,又把林子悦等人叫了过来,然后将仓库前门关上,几人从后门的门缝里用望远镜盯着。
  电脑里可以清晰的听到温嘉豪所在地的声音,隐约的听到对方的声音:“老大什么时候过来,真不知道他要我们去绑这么一个废物有什么用?”说着就听见砰砰两声伴随着温嘉豪的闷吭声传来,看来是那两人踢了温嘉豪两脚。
  “看样子他们还在等什么人!就不知道会是那两兄弟中的哪一位了?”夏云煜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心里总有一种兴奋,也许男人天生有一种冒险精神:“不过看那几个人的行事而言,我觉得应该是乔自良的手下,乔锌手下的人我可是见过,我不认为他们有这个能耐,否则他们的主子也不会是哪个除了吃喝玩乐烧钱之外一样不会的主了。”
  “乔锌这个人很差劲吗?”偶尔在报纸上也会见到乔锌这人,大多时候都伴随着一个三流的明星模特出现,除此之外关于这个人的消息基本属于零。
  “如果真要说这个人有多坏,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但是我只能这么说,如果你想要我说一个他的优点,那我还真找不出来。”夏云煜提起这个人有一种明显的嫌恶,但是程庭琛他们很显然对于乔锌很感兴趣,他也就继续说下去了。
  “说起来在这个圈子纨绔子弟荒唐爱玩的也不在少数,但是乔锌这个人则是什么坏事都占全了,却又想要两头讨好,没有能力也就算了,安分守己继承遗产也够他过活了,偏偏他又不甘心,拼命想要夺权,就凭他那脓包的能力,一早就被乔榛宇察觉了,”夏云煜说到这忍不住冷笑了两声:“虽然他名下就乔锌这么一个儿子,财产注定是他的,但是老狐狸的想法就是给和拿可是两个想法,他这厢还没死呢,一切就还只是他的。”
  “所以乔自良出现了?”程庭琛第一个想法就是乔榛宇不满于自己的这个儿子,然后把乔自良找了出来,至于他到底是亲戚还是乔榛宇的私生子还有待商榷。
  夏云煜点了点头:“回去之后我又让人查了乔自良的资料,可是结果还是和之前一样,毫无线索,摆在你面前的永远只是那套官方的说辞,我的朋友告诉我,乔自良估计是个数一数二的黑客,利用自身的能力侵入各地的电脑修改了自身的资料,到目前为止,唯一肯定就是乔自良是三年前出现的,而在他出现的前半年里,乔锌曾经安排了人行刺乔榛宇,没想到老狐狸命大,最后是老狐狸的老婆,也就是他妈明正桦用尽方法把他保下来的,我怀疑她和老狐狸做了什么交易,极有可能就是以乔锌的命来换乔自良在乔家的立足。”
  “乔锌可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以程庭琛的了解,乔榛宇年轻的时候也是从自家人手里夺下来的家财权力,没想到老了,他儿子同样想把自己的老子架空。
  “可是不知道该说乔锌是愚蠢呢还是不怕死,计划的失败乔自良的出现根本没有让他反省,反而是更加愚不可及的继续他的刺杀活动,却不知道在那两个人的眼里根本就相当于是跳梁小丑的存在。”夏云煜又瞥了瞥仓库门口,似乎有人出来了,准备打电话:“乔榛宇也是不急,反正已经有了乔自良的存在了,索性对于这个儿子就放弃了。”
  正说着呢,夏云煜注意到了对面仓库的动静,一下子止住了:“不对,他们的人怎么都撤了?”
  谭阳赶紧把电脑监听的音量开大,因为距离有些远,所以也只能隐约听到对方暴怒的声音:“乔锌那个混蛋竟然……现在老大怎么说……”
  “老大说先撤……说……估计乔锌……我们先走吧。”
  “不好他们准备逃跑。”程庭琛正准备带着林子悦他们冲上去的,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坚持不懈的响着,时间实在是太巧合了,考虑再三他还是打了一个手势让大家都安静下来之后,接通了电话。
  “程队长,几天不见别来无恙。”
  “你是……”作为职业习惯,对于每个人的声音或者面孔他的印象会格外深刻,所以很快程庭琛就猜到了手机那头的人是谁,可是他还是不动声色的问了。
  声音中染了些笑意,似乎是早就已经料到了:“程队长早就猜到了我是谁了不是吗?既然如何又何必多此一问呢,你其实大可以放心,今天我找程队长是想和你做笔交易!”
  “交易?”程庭琛看了一眼对面仓库匆匆离开的几个人,心里顿时明白了,至此他也就一下子定下心来了,既然眼下自己占有优势,那么也就不用着急了,大可悠哉着来,所以一下子就定下了心来:“绑架,非法拘禁按照我国刑法可是刑事犯罪,作为刑警徇私枉法更是罪加一等,恐怕这笔交易我们是做不成了。”
  “做不做这还不是有赖于程队长的一句话,我想程队长应该也很清楚,就算你真的将我的兄弟以绑架非法拘禁的名义逮捕,一来非法拘禁的时间不足,即便宣判也不过是几天的拘役,二来就算真的蹲局子里了,我也有办法把他们捞出来,”通话里可以清晰的听到对方的笑声,介于少年时期细柔的声音浅浅的开口:“我这么做只是不想和程队长成为敌人而已,所以我先递出了橄榄枝,就不知道程队长是接还是不接呢?”
  程庭琛的神色非但没有变得冷厉,反而是笑了起来,乔自良说的并没有错,所以他从一开始就不是不同意,只是想要争取更大的利益,不过他也知道这已经是对方的底线了:“那么……交易成立。”
  然而等待挂电话的那一刻,程庭琛的脸色却又突然变了,直到电话挂下还没有恢复。
  “他说什么了?”
  “他只说了四个字背后有鬼!”只是一霎那,程庭琛的心里闪过无数的可能,可是最后还是没有结果,只觉得乔自良最后的带着笑意的一句话始终如芒在背,让他放不心来。

  贼喊捉贼

  很快那几个人就已经一下子撤走了,乔自良先前的来电已经表明了他的立场态度,很明显这些人原本应该是乔自良的手下,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被乔锌用上了,而乔自良则是很清楚程庭琛等人的计划,所以出面保下来自己的手下,作为交换条件,则是双方不成为敌人。
  现在的局面就是所有的人都离开之后,就代表乔锌即将出现把温嘉豪带走了,幸好,虽然这件事出现了一些波折,但是最终一切还是按照计划中的进行着的,程庭琛再次来回思考了一下计划的全部,确定一切都已经预料到了,却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
  是因为乔自良的那句话吗?背后有鬼,不知道为什么,对于乔自良的这句话程庭琛下意识的选择了相信,没有任何理由的认为对方没有说谎,这把这当做一种警告,现在他不管乔自良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至少他是不会告诉乔锌的。
  至于那个鬼,乔自良刚才没有说,之后也不会再说了,看来只有靠自己了。
  很快就看到红色的法拉利停在仓库门口,从车上下来的人正是乔锌,看到这一幕所有人的嘴角都忍不住抽搐,果然是闻名不如一见的草包少爷,在这种偏僻的地方本来就是为了隐蔽不引人注意,可这位少爷却开着一辆很骚 包的红色法拉利一个人到废弃的拆迁工地,这不是摆明了和警察挑衅吗?当真不愧无能之名。
  乔锌进去后不久很快就传出来了追问的声音,不外乎就是乔伊心留下的那些资料,温嘉豪大约是有些被弄醒了,哼哼唧唧了两声,不过听声音还是没有受一些皮肉之苦的,程庭琛等人的心是整个提在半空中,整个计划中,最能推动事情进展的是温嘉豪,但最大的危机也是他,到底没有受过特别训练,就怕他迷迷糊糊之下把事情吐露出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