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犯罪现场之华灯初上 > 第6页

第6页

书籍名:《犯罪现场之华灯初上》    作者:林兰馨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甚至一下子就把全部的款项都付清了,在我们之前根本不认识的情况下,她这样的举动不免让我有些担心,毕竟我们这个行业骗保的人不在少数,可是另一方面,她的订单金额不在少数,如果能够成功,对我的个人业务来说也的确是件好事,所以再三犹豫的情况下,我就和乔小姐签订了临时合约,以一个月为界,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如果发生我们公司需要赔付范围之内的事宜我们所需要赔偿的金额只需要正常金额的百分之十五。”
  “那么现在乔伊心死亡之后,这些临时合同能给温嘉豪带来多少收益?”
  郭子萍从文件夹里又取出来了一个计算器,手指飞快的跳跃了一阵之后说到:“按照我们公司的赔偿金额人生意外伤害保险存续期间,死亡赔偿金是四十五万,按照合约规定试用合同以及其他的合同的金额加起来一共是二十五万三千,另外还有一部分是基金,是要算逐年分红收益的。”
  “另外关于乔伊心此次投保的事情,你有没有见到过温嘉豪本人和她一起出现或者乔伊心提起,温嘉豪是否知道这笔保险的存在?”
  “因为温先生是乔小姐的非直系亲属,所以我当时就已经询问过乔小姐关于这方面的事宜,当时乔小姐曾经不经意间向我透露过,说是温先生因为事业不顺,所以迟迟没有答应她结婚的事,所以她这次之所以这么做一来是为了给对方一个惊喜,二来也是为了能够以此让他答应结婚。”郭子萍今年也已经三十好几了,所以最初在听到乔伊心的事情之后,心里也有几分同病相怜的感觉,所以在听到乔伊心出事之后难免有些感叹。
  世间就是如此,天意弄人世事无常,所以在遇到之后相爱之后,一定要彼此牢牢地抓住,否则一旦轻易地放手,即便以后再次遇到一段感情,也不再是那个人那段情了,毕竟,在物欲横流的这个社会,爱因为稀少而弥足珍贵。
  地球是圆的,一直走一直走总有一天会回到原点,但是没有人有资格让他人为自己等候,也没有人必须要为另一个人等待。
  程庭琛之后又询问了郭子萍其他的一些事宜,值得庆幸的是郭子萍说出了当时乔伊心付款的时候用的是银行卡支付,而且当时的单据她保留完好。
  乔伊心出事的最开始,程庭琛就已经让人调查了她各个银行的开户账户,并没有查到有这笔钱的存在,这样一来也就代表,那张卡上的信息是一条至关重要的线索,或许能成为打破眼下重重迷雾的钥匙,而郭子萍也立刻回了公司,将单据的复印件交给他们。
  随即程庭琛就派人查询了关于这张卡的一切信息,很快谭阳就查到了这张卡的开户户主为张熙,而开户的银行恰好就在恒丰公司的附近,至此,虽然还没有进一步的证据,但是乔伊心,设计图盗窃以及恒丰公司三者终于可以衔接起来了。
  程庭琛得知后第一个举动就是去取口袋里的手机,十五分钟之后,夏云煜的身影出现在了重案组的门口,因为出于合作关系,所以也就向他大概了说明了一下事情的进展,只见对方微微勾了下嘴角:“你们的进展很快,正好,我这也取得了一丝线索,不知道对于你们破案有没有什么进展?”
  话是这么说,但是夏云煜脸上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自信,以防万一,程庭琛直接让全组的人和他一起去了会议室再谈。
  “先前我不是提过恒丰公司提前将智能宝贝游戏上市,导致我们的计划胎死腹中,不得不将这个宝贝计划彻底的终止吗?虽然已经查出了盗取设计图的人是乔伊心,但是我始终认为,凭她一个人的能耐是做不了这些事的,所以在这些资料被彻底销毁之前,我把它们截了下来,你看看这份财务报告,能看的出什么问题来吗?”
  疑惑之下程庭琛还是依言接过了财务报告,片刻之后他抬起头来,眉头微微拧在了一起:“从账面来看,这些账务完美无缺。”他可不认为夏云煜会无聊到把无用的文件随身带着。
  “对,你说的很对,从账面来看,这些资金一点问题也没有。”
  程庭琛也是心思剔透,对方一句话他就明白了:“既然账面上没有任何问题,那么……是资金的用作流动出现了问题?”做账也是有技巧的,但是不管如何精细的计划,总归有一些漏洞的,例如这账面天衣无缝的问题,也不是没有办法达到,只需要财务上面相关的人员配合就可以了:“他们这是拆东墙补西墙?”
  简而言之就是幕后之人挪用了一部分的资金,然后在下一批的资金货款补上,只是这样一直周而复始的进行下去,当中的亏空只会越来越大,直到有一天瞒不下去了为止。
  心念一动,程庭琛倒想到另一方面去了,账户上亏空的资金,倒卖设计图的大笔资金,难道……这两者有什么联系?
  果然就看见夏云煜浅笑着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毕竟两件事发生的太过巧合,想要自己安慰自己说是巧合都做不到了。”
  “不过他们想的也太美了,一只羊上扒两层皮吗?”唐瑶一屁股坐在办公桌的一脚,毫无淑女风范的撇了撇嘴,一下子让大家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小唐的这个比喻很贴切,不过他们恐怕没有想到从一开始夏总其实已经有所怀疑了,更截下了这些本应该销毁的文件,只是这样一来他们难免会有些警觉,我担心会不会是打草惊蛇了?”纪叙不免有些担心,视线投到了程庭琛的身上,就等着看他的安排了。
  “是打草惊蛇还是顺竿而上还不一定呢,他们知道狐狸尾巴露出来之后,肯定会想方设法毁掉一切踪迹,我们只要跟着他们的动静,还怕没有证据吗?”程庭琛的嘴角缓缓的勾起,笑容就像那陈年的佳酿,越发深邃醇香。

  命中注定

  商量再三之后,为了逼幕后之后有所动作,程庭琛和夏云煜还是决定再出重击,让前者去参加坤舆集团年底的尾牙。说起尾牙,也是坤舆的传统了,年底的时候在坤舆自己旗下的酒店大摆筵席,犒赏旗下大大小小的员工。
  宴会之上各个领导都会进行年底的总结陈词,对于一些表现出色的员工,夏云煜也会进行表彰,以资鼓励,不过尾牙发展至今,也成为坤舆应酬交际很重要的一块,邀请的也不止是公司员工,还包括了一些私人好友以及与坤舆有业务往来的合作伙伴,所以程庭琛以夏云煜好友的名义出席就不会显得那么唐突了,但是在有心人士的眼中,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不过在那之前,夏云煜也回了一趟老宅子,想和自己的爷爷禀明这件事,人刚进屋呢,宅子里的佣人冯姨出来了,笑盈盈的给他递上来了拖鞋。冯姨是夏云煜母亲冯素华嫁进来时跟随来侍候的,后来夏云煜父母因飞机失事双双之后,他就是由爷爷以及冯姨带大的,所以至今冯姨在他心目中已和亲人没有什么分别了。
  “冯姨,爷爷在家吗?”
  “在呢,老爷在客厅,本来说等下要去和老友钓鱼的,少爷你回来的也是巧了。”
  夏云煜笑了笑,直接去了客厅,才刚走近,就听到了留声机里女子袅袅软糯的声音,果然一进去就看到夏振远穿着一身唐装长袍,正坐在云锦提花的沙发上,闭着眼正听着唱片,一手端着骨瓷茶杯,一手还在沙发上和着音乐打着拍子。
  夏振远是真正的满清贵族,骨子里的血统让他对于传统古典的事物有一种近乎于痴迷的执着,说起来这位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可是个不得了的人物,一个人撑起了偌大的夏家,如今上了年纪,反倒变的越发沉稳,过起了闲适安稳的日子来了,收藏古玩,听听唱片,尤其在经历了中年丧子之痛后,甚至开始信起了佛来了。
  信仰也好,纯粹是个寄托也好,夏云煜是不在乎了,在世上他只有爷爷这么一个至亲,只要做爷爷的自己觉得日子过得好,他这个做小辈的也是乐见其成的,况且宝剑也不过是藏鞘而已,固然是锋芒不再,旦当再次出鞘的时候,依旧还是当初的丰采。
  “公司的事情有眉目了?”夏振远尚未睁开眼睛就已经猜到了,指了指对过的沙发才睁开眼,又摆了摆手,让下人把唱片机关了之后退下,这才慢条斯理的开口,正好看见冯姨端上来的红茶,也就顺带着捎了一句:“冬天喝红茶养胃,少喝些咖啡。”
  夏云煜欠了欠身,端过红茶,笑了笑也没接话,只是就着先前的话题继续说了下去,在说到和程庭琛的合作的时候,他还特意抬头看了一眼夏老爷子,倒不是他多心,而是在他出生的时候,老爷子因为信佛所以特意请了一个高僧来为他一问前程,当时得出的结果就是他和程庭琛两个人是注定纠缠,福祸共存的彼此。
  果然在夏云煜说完之后,夏振远就提到了此事:“你和程家的那小子遇上倒也是一种缘分,觉远大师当初就说过你们两个是注定纠缠福祸共存,这些年他一直悄无声息的,一露面就是和你纠葛在一起,倒是真应了这句话。”
  夏云煜被带到警察局询问笔录,夏振远是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一番调查下来得知重案组组长是程庭琛的时候,他就觉得当初觉远大师的一席话的确是一语成戟:“既然如此,这件事情你就和他好好去办,尽量缓和彼此的关系,你们彼此都是年轻人,经历也差不多,想必也会有很多共同语言,程家那小子我看着也是挺不错的,不骄不躁,做事沉稳,难得的是明事理,你们两个在一起,互相学习学习彼此我也放心。”
  “是,爷爷。”夏云煜此刻又斟酌了一些言辞才说道:“只是公司的那些人……”
  说到这,夏振远倒是很大度随意的摆了摆手,好像公司这么大的事还比不上自己孙子的事:“董事长的位置我交给了你,公司就是你的了,你要怎么弄就怎么弄,至于那些老头子倚老卖老也好,胡搅蛮缠也好,你都别理,自己教育出的子孙不成材也好意思闹,有什么事让他们直接来找我。”
  “麻烦爷爷了。”
  “自家人有什么麻烦的,”说这话的时候夏振远的声音提高了,似乎是不悦了,顿了一下才说道:“不过这事你有没有和程庭琛说起呢,如果他知道你明修栈道安度船舱……”
  “他是知道了,从一开始就知道我答应和他联手另有目的,不过他觉得这是我的事,所以没有兴趣不愿理会。”夏云煜想起程庭琛最初找上自己时候的样子,明明是有求于自己,可是神态却还是一副神采飞扬,稳操胜券的模样,不知不觉思绪就远去了。
  其实夏云煜的确有所隐瞒,从他知道乔伊心的死讯开始,他就感觉到事情没有那么轻松了,一直以来从接手坤舆开始,公司内部就一些账目以及其他的问题他就已经有所察觉了,但是对方做得很完美,让他一时间找不出任何的毛病。
  而那些人本就是跟随着夏振远一起打江山的人,到如今已是元老一级的人物,平日里自以为身份倚老卖老已经让夏云煜百般忍让了,可是眼见着到退位的年龄了,却一个个又惦记着舍不得自己的位置了,或者是想把自己的位置交给自己的儿子。
  若说那些小辈有那个本事还好,偏偏一个两个都是些纨绔子弟,除了吃喝玩乐之外一无是处,所以夏云煜根本不会同意这样的事发生,所以对于这些人手中的权力渐渐的被他所收回,只是顾念着他们先前的功劳,还是让他们在公司颐养天年,可是即便这样他们却还是不死心。
  但是在乔伊心的事上,他们失策了,他们没有想到自己的后辈比他们想象中的更无能,牵扯到如今,甚至牵涉到了死亡案,令他们措手不及之余也不得不花更多的心思来摆平此事,因为事情一出,他们自己内部都在怀疑到底是谁做的,所以现在是最好的机会。
  的确从一开始,夏云煜的确是隐瞒了程庭琛很多,不过他也不认为对方会一无所知,程庭琛是个聪明人,对他而言需要的只是一个合作共赢的契机,他可以破案,将凶手绳之于法,而自己则可以彻底将坤舆来个大清洗,这就是彼此合作的目的。
  很快,尾牙宴就在整个重案组人员的期待中开始了,当夏云煜和程庭琛两人分别以一白一黑的一身阿曼尼西装礼服出现的时候,瞬间在整个会场引起了一阵骚动。
  果不其然,其中有一人上来敬酒的时候,本来见着夏云煜是一副笑容可掬的模样,可是在身边的程庭琛客气的喊了一声世伯之后,笑容就有些挂不住了,笑着打着哈哈:“原来是程世侄啊,真的是好久不见了。”
  程庭琛记得这个人,张鼎城原先和自己父亲可以算得上是称兄道弟,可是到后来程家落难之后,他前去寻求帮助所得到的结果就是对方一直在出差,只在事后让人送来了十万算是程父的丧葬礼金,那一幕他至今还记得。
  张鼎城也是没有想到,刚才一见夏云煜就急忙过来了,所以倒真还没有注意到旁边的程庭琛,如今注意到了就只觉得如芒在背,不过眼见着他们二人同时结伴出现,他不由得从中嗅到了一些异样,难道是程家有意重头来过,还是……想到这他又是迎着脸皮问道:“不知道程世侄现在在哪里高就呢?”
  程庭琛微微勾了勾嘴角,笑容在灯光的映照下越发显得灿烂:“重案组。”
  这下饶是来人再怎么八面玲珑,脸上的笑容都再也挂不住了,匆匆说了两句就走开了,程家落败已经是好些年前的事情了,所以会场之上,真正认得出程庭琛身份的大多都已是商界有名有望的人,对于当初程家夏家对峙一事自然也是很清楚的,本来也想来探听些风声的,就这动静也不敢上前来,先去问了一下张鼎城,结果一问之下,又都不敢上来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