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犯罪现场之华灯初上 > 第5页

第5页

书籍名:《犯罪现场之华灯初上》    作者:林兰馨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程庭琛觉得夏云煜的这个举动真的是莫名其妙,但是以自己对他的了解,他这个人从来不做无用功,那么就顺着他的意好了。
  随手点开了其中的一个游戏,就看见游戏出现的公司标志,这个标志他认识,是坤舆旗下的一家电子游戏公司的标志,顿时生出了一些兴致,那是一款智能游戏,无论是游戏背景或者是可玩性的设计都是很不错的,他玩了十几分钟之后,见夏云煜还没有出来,就把游戏关了,又换了另外一个游戏,可是不一会儿,他的眉头就拢起来了。
  等到夏云煜出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了,头发还在滴着水,他拿了毛巾边走边擦,走近了程庭琛的身边一看,只看见对方正在试图破解游戏的后窗,嘴角勾了勾,随口就把游戏的后窗代码报了出来。
  程庭琛闻言,在键盘上飞快跳跃的手指顿了一下,随后就用后窗代码进入游戏程序,只是他打开的却是第二个程序,然后进入程序之后出现的却是一个很讽刺的笑脸,他没说话偏头去看夏云煜。
  夏云煜伸出手指在电脑上敲击了两下就退出了游戏。
  “这就是你所说的线索?”
  “这是坤舆旗下的宇恒电子游戏公司新研发的游戏,准备明年开春发布的,可是恒丰公司却抢在我们前面率先在这个月发售了这个所谓的智能游戏,而在那之前,他们公司却丝毫没有研发的动向,你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吗?”
  曾经在商界耳濡目染多年的程庭琛在玩过两个游戏之后就已经猜到了,所以他眼下好奇的只有一点:“这是乔伊心做的?”
  “他们那些人自以为做的滴水不漏,可是他们却没想到,我从一开始就防着他们这一招,在我把最初资料给他们的时候,我给他们每个人的代码都是不同的,而他们每个人都是独立研发的,所以……”
  夏云煜修长的关节不住的在茶几上敲击,不缓不慢,感觉不出他自身的情绪:“当我发现游戏上市的时候,我就已经调查了代码,最终出现的代码竟然是属于我的之后,我就猜到能够在我不知不觉的情况下用我的代码盗取资料的人就只有乔伊心一个人而已,但是仅凭乔伊心一个人要完成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在坤舆在恒丰都有一定的人在里应外合,他们应该都很清楚,一旦游戏上市,这件事就一定会暴露,尤其这部分设计图要接近我一个人总比要接近各个部门十二个人来得容易一些,所以乔伊心很容易就暴露了,这算不算是线索呢?”
  “可是……乔伊心出售设计图的那笔钱呢?”程庭琛的声音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被拖长,浅浅的声音像是雾气袅袅的咖啡,在夜晚浅黄色灯光映在他的脸上浅浅勾笑的模样,如同法老王古老而神秘的诅咒一般蛊惑人心。
  夏云煜一下子愣住,只消一眼,就把方才的一幕收入眼中,许久不能挪开。
  “钱的来来往往不外乎几种途径,像乔伊心,她有稳定的收入,先不说她是为什么原因甘愿冒风险,但是能够鼓吹她的这笔钱,想必绝对不是一笔小收入,这样大笔的金额只能通过支票或者转账的形式,可是之前我们曾经调查过她的私人账户,绝对没有这笔钱的存在。”说着程庭琛已经把视线落在了夏云煜的身上,共事多年,他一定很了解乔伊心的为人。
  “虽然钱现在的流向我们还不清楚,但是我们可以这么考虑,究竟是什么让乔伊心不顾一切去冒大风险,说实话,刚开始知道是乔伊心的时候,我也没有想到会是她,因为乔伊心在我眼中更多的影响是聪明能干,不太像会干这种事的女人,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后来Season——你们见过的,就是高萃华,她的一番话让我明白了。”夏云煜不免有些惋惜了,语意里有唏嘘的意味,就不知道是为了乔伊心的痴心还是她的愚蠢:“乔伊心再怎么聪明能干,还是一个女人,越是高傲反而更容易用情至深,执迷不悔。”
  “你是说温嘉豪?”程庭琛瞬间想起了唐瑶说的话,乔家的邻居曾经说过,乔母与乔伊心吵架的时候,信誓旦旦的说如果温嘉豪不是出人头地,根本配不上她的身份,会不会是这最终让乔伊心决定铤而走险:“乔伊心曾经向温嘉豪逼婚,可是温嘉豪并不同意,原因是他觉得只有自己出人头地才能在乔家人面前抬得起头,乔伊心的母亲也曾经说过,如果温嘉豪没有那个本事,她是不会同意他们的婚事的。”
  “你别看乔伊心为了温嘉豪的事不惜和家庭决裂,但是她本身其实是一个很孝顺的人,为了爱情,为了亲情而铤而走险是一个理由。”夏云煜说的是理由而不是原谅,他从来都是很欣赏乔伊心的,甚至准备提升乔伊心,只可惜世事难料,那么聪明能干的女人最后竟然会做出这样的蠢事,他也不准备就此事多做言论:“如果像你所说,事情到现在还没有线索的话,我们不妨就把这件事当做线索来看,毕竟我从不认为世上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正好我破案,你也可以抓到吃里爬外的内贼,是不是?”程庭琛瞥了一眼夏云煜,有些无奈的感觉,这人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夏云煜不怒反笑,看了一下腕上的百达翡丽Calatrava手表:“好了正事也谈完了,要不一起出去吃饭,正好我也饿了。”
  “不了,我还要回去和同事一起就这件事商量一下,不管怎么说总要找到那笔钱的,资金的来源就有数了,也可以有证据正式控诉恒丰了。”程庭琛说着拎起自己搭在沙发上的外套就要起身走人。
  驾车离开,也就出了别墅外的路,进了大道,正好就是一个红灯,程庭琛停下车,思绪却有些回不回来,脑中全是刚才夏云煜似笑非笑的模样,于是又想起了一些往事。
  不知不觉和夏云煜认识已经二十几年了,从来没有想过自出生就被当做对手的两个人会有彼此合作的一天,程庭琛想抽烟,摸了摸口袋才发现根本就没带。
  第一次知道夏云煜的时候,程庭琛还小,被爸爸抱在膝盖上,看着书桌照片上那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当时程振邦摸着他的头说着:“记住这个人,他会是你一生的对手。”
  那个时侯S市是程家和夏家平分天下的局面,这个局面已经维持的太久太久了,久到两家都没有了耐性,而程庭琛和夏云煜在那个时候作为两家未来的继承人而出生,就注定了两人对立的局面。
  其实真按照内心而言,程庭琛并不是绝对的讨厌夏云煜,甚至在内心里还有一些佩服他 ,否则这次也不会那么肯定的说夏云煜不是凶手,但这毕竟无关于个人恩怨,是立场不同,所以一路的成长两人都是被人所比较的对象,当程庭琛从英国剑桥大学国王学院毕业的时候,夏云煜也取得了经济双硕士的学位。
  本来程庭琛也以为两个人的竞争会这么一直下去,可是相比于夏家夏老爷子的沉稳,程庭琛的父亲程振邦不免就有些欠火候,过于急躁了,所以随着一场金融风暴的到来,程家显赫的一切就在这场风暴中瞬间化为乌有。
  等到程庭琛得知父亲跳楼身亡的消息回来的时候,一切已成定局,他从来不怪任何人,也不认为是夏家的错,他变卖了程家仅剩的些许资产来偿还了欠下的巨额欠债,然后在一夕之间,彻底的在上流社会消失。
  本来他已经可以拿到剑桥大学国王学院的毕业证书,可是后来他放弃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些什么,从一出生他就已经被规划好了一生的路线,而眼下偏离了预定路线的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后来程庭琛在无意之中遇到了省公安厅厅长于建坤,多方解除下来,对此人抱有极高的评价,有其他在剑桥大学的时候辅修的是法律,所以还帮过于建坤运用法律制裁了一些罪犯,在对方的身上他看到了一种激情,也就是这种激情,最终让他同意了对方的邀请,进入了重案组。
  另一方面,为商的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程家落难之后,固然有些人落井下石,但也是有人记着程家的恩情,暗中施以帮助的,否则单凭程庭琛一人之力也不可能那么快的还清全部欠款,但是一旦程庭琛做了警察一切就都不一样了,生怕走得太近,被查出些什么,于是渐渐的全部就都断了联系。
  曾经程庭琛也觉得有些遗憾,可是慢慢的他还是发现自己喜欢自己现在的这份工作,所以也就接受了这样的事实,彻底的自那个世界脱离开来。
  只是没想到很多年之后的今天,再次见面,程庭琛和夏云煜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场面,以这样一种合作的方式。

  打草惊蛇,顺竿而上

  乔伊心的杀人案,演变到如今已经牵涉到了商业机密,巨额资金,也就越发变得复杂了,不过也是巧,就当整个重案组都在满世界的调查乔伊心账户下资金调动的时候,重案组突然来了一个电话,事情一下子有了转机。
  当时正是大中午的,一组的人都忙得恨不得能多长几只手,唐瑶一个人泡了五六碗泡面,一下子房间里的空调呼啦呼啦吹出来的风都是一股子的泡面味,什么酸辣味,什么鲜虾鱼板味的,混合在一起,乍一开门谭阳自己都忍不住别过脸去。
  “疯了疯了,这个乔伊心到底是什么人呢,这么大的能耐,那么大的一笔钱就一点查不出踪迹来?”这几天整个重案组的人把乔伊心各个银行的私人账户,家里来来回回都翻了多少遍了,可是金额就是丝毫没有超出正常收入。
  程庭琛随手捞了一碗泡面过来,那味道也的确受不了,只是这个时候都忙得不可开交的,哪有时间去外面买,可是面泡的太久又烂又涨又实在不能将就,匆匆吃了两口,就实在吃不下了,就在这个时候,就听见房间里突然响起来手机来电的声音。
  Eine Chance,是程庭琛最喜欢的一手德文歌曲,就设为了手机来电,听到铃声,他下意识的反应就是空出一只手,在堆满文件的桌面上翻找着,找到手机一看,却是毫无反应,但铃声仍在继续。
  他一下子静下心来,先前全部焦躁的情绪都没有了,只是仔细听着手机声音的来源。
  谭阳正准备喝口茶喘口气呢,一偏头,就看见程庭琛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的方向,顿时一口水就呛在了喉咙口:“老大,你这是在看什么呢?”话说完,他这才注意到隐隐约约的铃声,先前他只以为是程庭琛的手机铃声,所以根本没有在意,这才发现铃声竟然是在自己抽屉中发出的,可是自己的抽屉里有什么……
  眼睛猛地瞪大,像是想明白什么,谭阳一把拉开抽屉,果然白色的文件上,银粉色的手机正不住的叫嚣着,是乔伊心的手机,先前的手机因为损伤的太严重,根本无法修复,除了手机内存卡上的内存卡得以保留之外,根本毫无用处,一切的记录短信都不得不清空了,根本没有丝毫的线索,所以修好之后就搁在了这,没有引起丝毫的重视。
  整个办公室都安静了下来,程庭琛率先站了起来,走过去拿起手机,注意到上面的是没有署名的来电,留了一个心眼,先把电话号码报给了谭阳,让他先查电话来源,自己则是直接开了免提。
  对话那头传来了甜美的女声:“你好,乔小姐,我是新华保险的郭子萍,先前你和我说的保险的事情我已经把合同拟好了,我想问的是你什么时候能够过来看一下具体的条款,然后等你正式签字,合同才能生效?”
  而这时谭阳查询的电话来源也已经有结果了,的确是保险公司的座机,至此程庭琛的心里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也就直言不讳了:“很抱歉乔小姐现在不能借你的电话,请问你有什么事吗,我可以代为转达?”
  “你好,我是新华保险的郭子萍,先前乔小姐和我们公司签署了一份保险基金的临时合同,现在合同已经到期,如果想要继续履行合同的话,就需要她前来我们公司签署一份正式的合同,之前我多次联络过她,可是无法联系的上,如果可以的话,请您转告乔小姐一声,请她尽快来我们续签合约!”
  接下来程庭琛就和对方约了地点时间,就在保险公司附近的一个茶座里,随后就和唐瑶一起匆匆赶赴那里,到那里,果然有个女人坐在那边焦急的等候,他上去直接把证件亮了出来,郭子萍也算是个经历过事情的人,最开始的惊慌之后,很快就平静了下来,从随身的文件包里取出来一叠文件:“虽然我并不知道乔小姐牵涉的到底是哪方面的事宜,但是我能够提供给你们的就是眼前的这叠资料。”
  程庭琛翻阅了一遍,都是一些临时的合同,合同下方都是乔伊心的签名,合同内容则是乔伊心为自己以及温嘉豪购买了多份的保险以及基金,加起来的金额总共要达到八十万,受益人无一例外都是温嘉豪。
  看到这程庭琛不由看了一眼郭子萍:“虽然我不是很了解你们保险公司的运作,但是有一点我还是有些疑问的,关于这些所谓的临时试用期合同,很多公司已经不怎么使用了,都是尽量能免则免,为什么你会去和对方签订这些合同呢?”
  “的确虽然很多保险基金的章程上有这么一条,但是这些临时合同大多现在都只是走个过场,事到如今,我这笔保险反正都已经做不成了,那我也不妨和你们说实话好了。”郭子萍端起了面前的咖啡杯轻啜了一口:“我记得乔小姐那天来找我的时候是星期一的中午,当时柜台上是我值班,一来就说要保这么大笔的保险,而且很匆忙很焦急的样子。我做保险这一行已经好些年了,也算是见过不少形形□的人了,哪怕是再有钱的人,一下子投入八十万都多少会询问的详细一些,更有甚者还要说不少好话或者刻意迎合才能拉到这么大笔的生意,可是乔小姐她不同,那天她来的时候,所有的证件一应俱全,但是对于保险基金的种类以及收益却是一点不清楚,我也向她推荐,可是她看也不看,好像只是急着把钱脱手一样,只在意速度。”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