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犯罪现场之华灯初上 > 第4页

第4页

书籍名:《犯罪现场之华灯初上》    作者:林兰馨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正在焦急的当口,就看见司徒卿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程庭琛顿时松了一口气,快步上前焦急的问道:“检验结果怎么样?”
  “如你所料,但是我还是得提醒你,即便尸检结果上显示乔伊心的死亡方式有所怪异以致血液喷溅较少,可是洗手池上诊断出的血量实在太少了,相反倒是乔伊心的指尖有一道细小的伤口,所以我怀疑微量的血液反应其实是她指尖伤口造成的。”司徒卿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即便在此刻,他还是一派冷然。
  “可是现在谁也不能证明到底是乔伊心指尖的血还是割断颈动脉的血,所以现在我们还是可以拖延时间的,就在拘留夏云煜的这段时间里,我已经让鉴定人员去坤舆集团进行彻底的搜查了,快了。”
  司徒卿看了他一眼,一句话没说,转身就走了,程庭琛再次看了看手中的表,终于推开了审讯室的门,咋一看到他,里面的三个人都有各自不同的反应,他吩咐了一声,让谭阳先出去了,然后就取了座位上先前的笔录看起来。
  笔录上有一条引起了程庭琛的注意,上面说在事发当晚,乔伊心曾经失手打破了夏云煜的一个咖啡杯,当时手不小心被被子碎片划了一道,所以极有可能血液反应就是那时留下的,这一点和司徒卿的推断一般无二,程庭琛心下了然,但还以不动神色合上了面前的笔录。
  夏云煜双腿交叠,含笑的模样盯着程庭琛:“没想到区区小事还劳动程队长亲自出马,我之前已经说过了,我没有理由去杀乔伊心,更不可能去杀她,我想程队长应该比我更清楚,乔伊心的死因是什么,颈动脉被割断造成的流血过多致死,绝不可能就只有你们鉴证人员所检验出来的那一丁点血液反应而已!”
  闻言程庭琛的眼睛眯起来了,可是还没待他有所反应,就看见夏云煜微微勾了勾嘴角:“这是你们之前的同事不经意之间说出来的。”不禁让他有些扼腕,不过很快他的心情又平复下来,不怒反笑:“夏先生说的很对,但是即便如此,你还是忽略了一个方面,就是乔伊心死因的怪异之处。”
  在夏云煜愕然的注目中,程庭琛突然觉得有种爽快的感觉,一直都是这个男人将自己以及整个重案组玩弄于鼓掌之中,这样的表情还真是难得一见,也就一字一句说道:“凶手很聪明,他采取了一个很笨也很隐蔽的方法,尸检报告上明明白白的注明,乔伊心的确死于颈动脉被割开造成的失血过多,但是在死之前,她曾被人抽去了大量的血液,所以颈动脉隔开时就不会造成血液喷溅,而针管扎入的方位恰恰就在乔伊心左右臂弯里的一颗黑痣,极难被发现,这样杀人现场也极为容易清理,但是凶手不知道,他碰到的恰恰是S市以细致出名的法医权威,所以他的欲盖弥彰反而暴露了他竭力想掩盖的真相,凶手为什么在杀人的时候如此大费周章,夏先生能够给我一个答复吗?”
  但是程庭琛并不准备这么简单的罢手,他要做到一击必胜:“而且按照你的说法,乔伊心离开的时间里我们查遍了所有的监控摄像头都没有找到她的身影,坤舆就只有四个出口,一个是大门,一个侧门,还有紧急通道,除此之外则是你专用的总裁电梯,可以直达地下停车场,是唯一没有监控摄像的。”
  沉默了很久,夏云煜终于开口,回答的是程庭琛之前的提问:“因为他出现的地方极容易被人发现,而他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处理现场。”这个时侯即便是夏云煜的脸上都变得阴沉,因为综合一切的线索,乔伊心被杀的地点呼之欲出——坤舆集团。
  就在这时,传来的敲门声,程庭琛不必就开门就知道来的人一定是夏家的律师,又看了一眼夏云煜半垂下的头,他松了一口气,微微一笑,才去开门。
  就在他的手触到门把的那一刻,背后传来一道声音:“除了你说的那道门之外,还有一个地方可以出入坤舆集团,就是各个楼层的垃圾通道,只是那里只通得过死人,通不过活人。”

  重重迷雾

  那一天,夏家的律师到了警局后不久,就把夏云煜带走了,这本就在程庭琛的预料之中,所以他并没有在意,只是让人赶紧开始着手调查坤舆垃圾通道的事情,果然在其中发现了少量的血液反应。
  乔伊心果然是在坤舆集团内被杀害之后,尸体被凶手用垃圾处理袋包裹好,从垃圾通道一直通到垃圾场,然后在凌晨垃圾车到来之前,凶手又偷偷到垃圾场将乔伊心的尸体取回,这样一来就解释了为什么进出坤舆的录像带中会没有乔伊心的身影。
  同时也如同夏云煜所说,坤舆自身的安全设施中也包括对于垃圾通道的管理,非但设置上只能出不能进之外,而且进出的垃圾都要进过特定的消毒杀菌一系列的处理,有些物质甚至于是对人体有害物质,所以活人是绝对不可能活着通过垃圾通道的,而且这样一来,无论是通道内或者垃圾场都是再也找不到丝毫的线索了。
  事情又再次回到了原点,即便是程庭琛都不免会觉得头疼,回到警察局的时候,又看见唐瑶和谭阳两人沮丧的脸,尤其是谭阳,脸上还带着几道伤,一看就是被人用指甲挠出来的,这就奇怪了:“你们今天不是去乔伊心的父母家询问情况吗?怎么一个两个都这副模样了?”
  “还不就是那个乔家的那两位。”说起这,唐瑶就有些生气,不免想起了自己家的那位妈,脾气倔,母女两个吵吵闹闹也是有了,被老妈拿着鞋追着打也有的,但是大学里发高烧的时候,也是自家老妈从电话声音里听出自己的不对,连夜坐火车来看自己,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家老妈很罗嗦,但是和今天遇到的这位相比,她只觉得自家老娘真的是太好了。
  今天一早,程庭琛去坤舆之后,唐瑶就和谭阳两人去了乔伊心父母的小区——锦绣光华,是老小区了,据纪叙之前的调查,这套房子是乔家父母单位里给分配的,出于对温嘉豪的不满,她之间还是对这对高级知识分子夫妻稍微抱有一些好感的,毕竟,为人师表,首先给人的感觉就是慈祥温和。
  也是巧了,唐瑶他们刚到的时候,敲开门,乔家还有客人,她认得,是市委常委兼组织部田部长,而乔家两老,尤其是乔母脸上挂着过于热情的笑容。
  看到莫名出现的警察,田部长很快就起身告辞了,乔母怎么也没拦住,唐瑶和谭阳互看了一眼,苦笑,看来来得真不是时候,果然,田部长一走,乔母回过头来,就摆出了一张晚娘脸,和门外的天气有的一拼,理都没理他们,三寸高跟鞋踩得咯噔咯噔直响,转身就回房间了。
  唐瑶是个直性子,见乔母这幅模样,心里就有些嘲讽的意思,分明是一副优雅高贵的打扮,还是高级知识分子,不过作为自身的职业,她也早就见惯了这类面孔,也就没当回事,从手中的文件夹里取出了乔伊心的照片,询问道:“请问这是你们的女儿吗?”
  乔父性子倒还好,一边收拾着杯子,一边还赔着笑,听到之后凑近看了,手中的托盘一抖:“这是我家伊心,她是出什么事了吗?”
  看了乔父一眼,唐瑶才说道:“她死了,是被人杀死的。”
  啪的一声,乔父手中的托盘掉在了地上,玻璃杯子摔得粉碎,这时屋里的乔母听到动静也出来了,张口就是:“你们就不能消停一下……”
  话没说完呢,就看见乔父痛哭流涕的对着她说了一句:“女儿死了!”
  接下来的一幕,唐瑶就感觉像是电视剧里的慢镜头一样,不断地在自己的脑中回放,乔母听到了女儿的死讯先是呆楞了好一会儿,反应过来的第一个动作就是破口大骂,骂骂咧咧都是温嘉豪,句句话都离不开一个下贱,穷犊子,一副泼妇骂街的模样。
  等到冷静下来之后,在椅子上坐定之后,乔母依旧大喘着气,乔父这时倒是回过神来了,虽然还是很伤心,但是已经足以冷静来面对警察的询问,当时也没有说上几句话,先前坐在椅子上的乔母冷不丁的来了一句:“我家心心还没有结婚,财产理应归我们所有,你们什么时候能够给我们开具死亡证明?”
  谭阳也是傻了,抬头看到的乔母冷静的近乎于冷漠的神情,只有在提到乔伊心遗产的时候,眼睛才嗖的一下亮了,亲生女儿啊,难道在这个为人师表的高级教授眼中就是等同于一个金钱的概念。
  只可惜,谭阳他们没有资格去置酌他人的家事,倒是乔父先忍不住了,温吞的性子一下子爆发起来,把面前的东西一摔:“钱钱钱,你眼里难道就一个钱,那是我们的亲生女儿,唯一的女儿,她现在出了事人死了,你想的不是为她找出凶手,只知道一个劲的惦记着你的财产,你怎么不去和财产过日子算了?”
  乔母楞了一下,反应过来的时候立刻骂骂咧咧:“我怎么了,我怎么对不起她了,我辛辛苦苦把她生出来养到这么大,吃好的穿好的用好的,结果倒好她为了那个姓温的跟我翻脸,难道她现在死了,理所应当给我的遗产我要怎么了,而且我不也是为了她好吗?说不定这件事就是姓温的图她的钱干的,我这么做也是免得便宜了那小子,说到底,这一个家不就靠我一个人撑起来的吗?你转业评职称哪一样不是我一手料理的,如果不是我你现在也还在那个破厂里做着苦力的,真不知道当时我怎么会瞎了眼看上你这个没用的,如果不是因为当时工人吃香,我会看上你这个废物。”
  乔母的话是越说越难听了,到最后甚至和乔父动起手来了,谭阳和唐瑶两个人站在那也不能不劝架吧,最后就是谭阳的脸上被乔母保养甚好的指甲狠狠地抓出来几道血痕,至此唐瑶是再也看不下去了,猛地站起来,将口袋里的警官证啪的一甩:“再不住手,我直接告你们袭警!”
  这才把局面控制下来,随后又询问了一些事情,没有丝毫线索,不过唐瑶也是机灵,临走的时候她又去敲了乔家隔壁的邻居家的大门,还真的打探到了一些情况。
  “根据乔家邻居的说法就是前一段时间乔伊心曾经好几次回过乔家,也就两个多月前的事,因为自从乔伊心离家之后极少回去,所以邻居记得很清楚,那个月她至少回去了三次,最后一次还是和乔母大吵了一顿之后离开的,当时邻居无意中听到她们吵架的内容,说是乔伊心回去是想找父母商量关于自己和温嘉豪结婚的事情的,可是乔母死活不同意,甚至还偷偷给乔伊心介绍相亲对象,骗着让两人见了一面,后来乔伊心就没有再回去过。”
  “你确信是一个月前吗?”程庭琛突然想起了一个细节,坤舆的职员曾经说过在一个月之前曾经见到乔伊心和一个男人秘密相会,很明显和现在两个月的时间对不上。
  “程队,其实一直我都一个想法……”唐瑶犹豫了很久抬起头来正要开口的时候,突然听见手机响了。
  程庭琛取出裤袋中的手机,是一个陌生的电话,接通之后另一头传来的竟是夏云煜的声音:“你怎么会知道我的手机号码?”
  “世上的事只要有心就不难知道,不过你需要在意的应该不是这点,上次我们商量的事有线索了。”
  夏云煜轻描淡写的一句瞬间在程庭琛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上次商量的事他是指乔伊心的事,案件数日来苦无头绪所带来的烦恼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只觉得一阵轻松,根本没有想过夏云煜会不会欺骗自己的这种想法存在,脱口而出:“是乔伊心的事有进展了?”
  闻言,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下的动作,目不转睛的盯着程庭琛手中的手机,多日来的苦无头绪烦恼的人不知是程庭琛一人。
  “电话里不便多说,你过来我们当面详谈。”说完夏云煜就报了一个地址,让对方过来。

  注定的敌人

  程庭琛一个人驱车去了夏云煜的别墅,是一幢海景别墅,透过大片的落地窗,可以看到夜色下墨蓝一片的海,因为是私人独幢的别墅,所以有别于别墅群,视野很好,采光想必也不错,如果是天朗气清的日子,阳光映着蔚蓝的海,可以想象是何等漂亮的一幕。
  尤其在配上室内的布置,环视四周,整个大大的房间里并没有其他过多的装饰,奶白色的真皮沙发组,一个非常大的电视屏幕,旁边是一套家庭影院,地上铺的是米色的长毛地毯,很舒服,如果是在白天,暖暖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来,懒懒的躺在沙发上看着电影,同时也可以欣赏窗外的海景,如果在配有一杯红酒就是再好不过的享受了。
  很多人对海都有一种偏爱,程庭琛也不例外,他也曾勾画过关于自己的家,竟是和眼前的这一幕出奇的相似,这个念头也就之前想过,如今是再也没有这个心思了,但是看到眼前这一幕曾经和理想中极为相似的家,总有一种很莫名的感觉。
  “你很喜欢这里?”夏云煜从厨房里面出来,穿的是一身休闲,脚下还拖着一双羊毛拖鞋,模样很……居家,手里端的则是两杯红酒。
  “还好。”虽然心里很是喜欢,程庭琛还是不准备多说什么,接过他手中的酒杯之后,轻啜了一口:“你说的线索是什么?”
  夏云煜笑了:“难道老朋友见面除了关于这件案子,就没有其他话好说了吗?”瞥了一眼程庭琛的脸色没有变差就笑着说了一句:“我这两天忙着公司的事情不可开交,你来的又比我预料得快,不如这样,先让我去洗个澡提提精神,等我出来我们再详谈怎么样?”
  说着还把搁在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打开,推到程庭琛的面前:“如果觉得无聊的话,这里两个游戏,你可以玩一会儿。”说完就去房间拿了衣服去洗澡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