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犯罪现场之华灯初上 > 第2页

第2页

书籍名:《犯罪现场之华灯初上》    作者:林兰馨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是,乔伊心最初是作为我的第三秘书存在的,后来因为她能力表现出众,所以前任秘书辞职之后,她就顶替了对方的职位,”夏云煜端起了面前的曼特宁咖啡,独特的香气甜味在口中弥漫的感觉满足了味蕾上绝对的享受:“另外我和我的秘书之间并不存在除了工作之外的任何关系,乔伊心也是如此,她早就有了一个交往了数年的男朋友,两人感情很好。”
  该说这人是敏锐的可怕呢,还是心细如发,程庭琛敛了敛心神问道:“你最后一次见到乔伊心是什么时候?”
  “三天前的晚上,因为有一单 CASE没有解决,所以她留下来陪我一起加班,等到晚上大概十点的时候她才离开,我则是在十一点的时候处理完所有的事情,因为第二天一早还有事,就没有回去,直接在休息室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开始就没有看到乔伊心。”
  “那乔伊心数日不见人影难道就没有怀疑过?”,程庭琛想起了司徒卿的初步尸检结果说乔伊心的死亡时间大约就是两到三天,那有没有可能最后见到死者的人就是夏云煜。
  “乔伊心这个人做事极为认真,最初她没有来上班的时候,我本来以为她可能身体不舒服或者遇到了什么事,所以就让其他同事打电话通知她想询问一下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对方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家里的座机也没有人接听,到昨天她还是没有过来,因为公司方面也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所以我就开始一直拨打她的电话,还是关机,但是乔伊心为人处事都是很不错的,并没有得罪什么人,所以我们也没有往这一方面想,直到你结下了电话,我才猜测她可能出事了。”夏云煜随意的将手中的咖啡杯搁在玻璃,嘴角始终带着浅浅的微笑。
  随着话音落下,整个房间里有了片刻的沉默,程庭琛的脑中飞快的将所有的思绪综合起来,街心公园中骤然出现的女尸,颇受重视的行政秘书,初步勘测死因是颈动脉被割开流血过多致死,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原因呢?尤其死者是在死后数日之后被抛尸的?既然已经将尸体藏了数日,那么抛尸的时候首选的条件就是要不容易被发现的隐蔽处?为什么要将死者抛尸在容易被发现的街心公园,还将死者的手机之类容易证明身份的事物放在一起呢,凶手到底出于什么样的考虑做出这样的决定,眼下的线索太少,看来一切还是要等到进一步的侦查还能确定了。
  回过身来,程庭琛就看到对过的夏云煜以一种饶有兴致的眼神看着自己,不免有些异样的感觉:“既然如此,为了案件得以顺利侦查,我希望在某些方面夏总能够全力配合我们的调查。”
  “这是当然,乔伊心也是我非常器重的下属,对于她遭此横祸我也感到很遗憾很惋惜,如果有什么我能力范围能够相助的事情,我非常愿意配合成队长的调查的,我会吩咐下去,让公司上下全力配合你们的调查。”
  “那就多谢夏总体谅了。”
  “不客气。”夏云煜站起身,对着有离去意味的程庭琛伸出了手:“毕竟——我们也是自小有相识的老朋友了。”然后在越加灿烂的笑容里看着对方慢慢黑下的脸。
  程庭琛出来的时候,正好林子悦也已经在乔伊心的办公室取证完毕了,正在和坤舆的其他几位女职员询问关于乔伊心的事情,不过看林子悦眉头紧皱的样子,看来事情进展的应该不太顺利。
  证人不愿配合作证基本上也就其中情况,尤其对于这种OL来说,她们一来这部分证人认为自己作不作证作用不大,不作证又怕有关人员不满意。因此,作证中缺乏责任心,对关键的情节不愿详细叙说,应付了事的意图明显。二来也是因为职场上难免会有竞争,乔伊心年纪轻轻就坐上了行政秘书的位置,又深受夏云煜器重,难免又引来其他人的嫉妒,这些人难免会有人曾和乔伊心发生过一些争执,为了避免引来警方对自己的怀疑,也就大多避重就轻,舍去了一些事实不愿详谈。
  眼见着没有什么进展,程庭琛也就决定上前接收了了林子悦的询问工作:“今天我们来只是作为例行调查,但是如果有人隐瞒事实,那么就是妨碍警务人员取证,如果日后被我们查出你们其中有人曾经和被害人发生过争执,我们就可以怀疑对方有作案动机,从而进行调查取证,所以与其这样,不妨大家都把自己所知道的详详细细的说出来,这样也可以排除自己的嫌疑。”
  程庭琛是下了一记猛药了,把结果说的严重的一点,以此来撬开这些人的嘴巴:“好了,现在大家可以向我说一下了,乔伊心死后,你们几人之中有谁联络过她?”
  像是被程庭琛的一席话给吓到了,其中一个模样清秀有些犹豫的说道:“我们都联系过心姐,总裁找不到人,所以我们就说给心姐打电话可是她手机一直关机,后来我又联络的心姐的男朋友,他说他也联络不上心姐。”
  “男朋友?”先前就听夏云煜提前过乔伊心有一个相处多年的男朋友,如今又听人提起,于是又仔细的问了一下关于这方面的情况:“那么可以说一下关于乔伊心男朋友的事吗?”
  “乔伊心的男朋友姓温,叫温嘉豪,只是一个外地来这打工的普通公司的职员罢了,收入一般,人长得也不怎样,偏偏乔伊心就对他死心塌地的,不顾家里人的反对,甚至搬出来也要和他在一起,也不知道她是什么眼光?”说话的是一个高挑美女,披肩的波浪长发,五官立体漂亮,说话却很冲,冷冰冰的,言辞中透着对乔伊心的不满之情。
  旁边的一位职员拉了拉高挑女子的袖子,似乎是让她不要再说了,免得惹祸上身,可是女子瞥了一眼,也没在意,就径自对着程庭琛说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的确是看不起乔伊心那副自命清高的嘴脸,不过我没有杀她,所以也不怕你们查,如果你们当真怀疑,大可兴师动众来查好了,只要你们不怕徒劳无功就好了,我叫高萃华。”
  虽说高萃华说话很冲,但是她这样一来也是打开了其他人的话匣子,看见她这副模样警察也没有生气,再加上程庭琛的样子也却是不像一个警察,让人一下子就感觉没那么紧张严肃了,于是也就纷纷说起来的,有劝高萃华的,也有迎合的反驳的。
  “其实萃华姐也就心直口快,话说的也没错,心姐人很好,工作能力也很强,不过也的确有些不太合群,除了在公司工作上的事物之外,基本不和我们来往,有几次我们请她一起出去吃饭唱歌她就一直硬板板的一句不去,萃华姐为人直爽,几次下来难免有些不愉快,所以两人之间就产生一些小矛盾,其他的也没什么,就是一些小事而已。”
  “你们放心,我们做事也要讲究证据,如果只是因为一些话就将别人抓起来就太过于武断了,每个人都有言论自由的权利,这点我们无权干涉。”听程庭琛这么说,其他人也就放下心了,将先前没有说的情况都一一说了出来。
  “心姐很爱她男朋友的,前段时间我还看见心姐一个人在洗手间里哭,后来问了才知道,原来心姐,想要结婚了,可是男朋友却不同意。”先前说话的清秀职员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说道:“我想想也是啊,心姐今年也二十九了,过了年也三十了,当然也想趁早把这件事定下来了。”
  “那她有没有和你说起,为什么她的男朋友不同意?”
  “我时候也问过心姐,可是她不肯多说,只说是家里人一直反对她的婚事,觉得自己的女儿找这个一个对象太过于委屈了,好像对男方冷嘲热讽的,引起来男方的不快,所以温嘉豪也就决定在没有一番好好地事业之前,不结婚。”
  按照高萃华的说法,程庭琛心里大概也能猜出一个起因经过来,现在的父母哪个不是希望儿女有个幸福美满的将来,尤其像乔伊心有才有貌,又有着良好的经济收入,在父母的眼中必然是如珠如宝的存在了,可是温嘉豪却和乔伊心截然相反,没车没房没有稳定的收入,人也长的不怎么样,在乔家父母的眼中自然就觉得自家的女儿配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委屈了,所以百般阻挠,甚至对温嘉豪出言讥讽,最后逼得乔伊心决定离家。
  可是温嘉豪作为一个男人,在经过乔家父母的一番冷嘲热讽之后,尤其他们说的都是事实,自尊受损当然也就想着出人头地,扬眉吐气,所以决定在等到自己有了和乔伊心相匹配的条件之后再结婚。
  “其实乔伊心也不是别人看起来的那么好的,我也知道现在说她的闲话不太好,”另一位女职员似乎有些犹豫:“可是有一次我看见她和另外一个男人在茶餐厅里一起喝咖啡,可后来又一次他男朋友过来接她下班,无意中说起这事,说是乔伊心说的,那天在和我们一起喝下午茶的,当时乔伊心的神情特别慌张,匆匆忙忙就把他拉走了,如果不是脚踏两条船,干嘛要这么紧张,当时我心底还泛嘀咕呢,乔伊心一直说她有多在乎她男朋友,到头来不还是在外面又找了一个。”
  “这事是什么时候的事了?”程庭琛嗅到一些不寻常的气息,连忙追问。
  “大概也就一个月前。”

  男人无妄的尊严

  又问了一些情况,程庭琛觉得差不多了,就和林子悦一起下楼了,恰好刚才说话的高萃华也因为有事下楼,三个人就坐了同一部电梯,林子悦看着电梯上逐渐减少的数字,再看看高萃华的侧脸,总觉得在先前彼此之间气氛不是很好,如今一起乘电梯,有些不自然的情绪。
  很快电梯就到了底楼,就在这个时候,就听见程庭琛开口:“多谢高小姐刚才的帮忙。”
  本来已经要跨出电梯的高萃华楞了一下,回过头来,装扮精致的脸上有着动人的笑容,巧笑嫣兮的模样早已不见先前那般咄咄逼人的气势,娇笑着说道:“这是我家总裁的吩咐,我也只是听命行事而已,要谢不妨程队长亲自去向我家总裁去道谢。”
  看着高萃华踩着高跟鞋离去的背影,波浪长发随着她的步伐而起伏,林子悦有些明了:“她先前是故意那么做的?”
  “刚才你还没看出来吗?高萃华明显是那些人中大姐领军的人物,这样的人想必做事稳重,又怎么会在明面上与我们作对,不过是想通过把自己拉下水的方式帮我们撬开那些人的嘴而已,有些话,她不能明着帮我们告诉我们,只能通过这种方式。”远远地就看见白色本田越野车里唐瑶和谭阳正坐着说话,程庭琛上前开了驾驶座的门,坐了进去:“有什么线索吗?”
  “我问了一下楼下的保安,他们说那天的情况他们也记不清了,不过公司的各个出口都有监控,我们已经向他们把之前一个星期的全部记录都给调了出来,拷在了光盘里。”
  “看来这一趟我们的收获还是很大的。”
  回到了警局,七楼的电梯门一打开,就看见组里的秦禹正一个劲的趴在电脑上查资料的,十指飞快的在键盘上跳跃,一旁放的则是乔伊心的手机。
  程庭琛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查到什么没?”
  “头儿,我正试着把乔伊心手机里的资料全部调出来,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不过很遗憾,里面除了各个人的电话之外就日常的一些照片资料,初步没发现什么可以的情况,而手机屏幕的破损应该是经过撞击之后产生的破损,等下资料复制完毕之后,就准备拿去痕迹鉴定中心进行鉴定。”
  “好。”说到通讯录,程庭琛想起了一件事:“对了你先打电话通知被害人的男朋友过来认尸,找一下他的联系电话,通知他过来,我们等下则准备开会。”
  说是开会,也就是几个人在一起讨论一下面前案件的进展,将所有的资料都汇聚到一起,大家一起讨论,看能不能有什么新的线索出来。
  “首先是乔伊心的死,我们是在早上六点半接到报警电话,赶到街心公园的时间是六点五十。”程庭琛用油性笔在白板上画出一个个时间段:“然后接到夏云煜的电话得知死者身份是坤舆集团的行政秘书,因为能力出众,所以颇受夏云煜的器重,据他所说,他最后一次看到乔伊心是三天前的晚上十点多,而第二天开始同事就再也没有联系的上乔伊心了,也就是说现在我们需要了解的就是三天前晚上十点多到第二天,以及第二天到昨天晚上里六点半,昨天晚上六点半到今早的三个时间点。”
  谭阳看着白板上乔伊心照片下,程庭琛画的三条线:“目前我们还不能判断说乔伊心是在前两个时间段中的哪一个遇害的,这要等到司徒的最后尸检报告出来才能判断,但是至少凶手是在昨晚六点半到今早六点半这十二个小时里抛尸的,这是无容置疑的。”
  “对,死者被发现时衣物整齐,金银首饰也都在,所以初步我们可以排除死者的死因是被劫财劫色,而且……”话还没说完,就听见敲门的声音,程庭琛上前开了门,是其他局里的老魏长庚,脸上带着不好意思的笑容站在那。
  说起来魏长庚,程庭琛也和他打过些交道,所以眼下见他突然过来,心里不免有些觉得突然:“老魏,你怎么来了?”
  老魏笑呵呵的伸出了手:“程队长,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我这次来也没什么事,就是刚才有个人去我们局里报案说是自己的女朋友失踪了好几天了,也没有踪影,我们正处理呢,他就接到了你们的电话,我看他情绪不太对劲,所以就领着他一起过来了。”
  “老魏麻烦你了。”程庭琛看了一眼老魏身后的男人,三十岁左右的模样,穿着米色的风衣,样子长的也是一般,的确就像老魏说的精神情绪很不好,焦躁的情绪清晰地表现在了他的脸上,手里夹着根烟,也没有点,似乎想要藉此来平复心里的情绪,只可惜不住的颤抖的手彻底出卖了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