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犯罪现场之华灯初上 > 第1页

第1页

书籍名:《犯罪现场之华灯初上》    作者:林兰馨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初冬的S市,一早已经笼上了一层重重的雾,数米之外已经见不得事物了,只觉得寒风冷雾即便是隔着围巾吹过来进入肺部都忍不住让人一个哆嗦,不过S市毕竟是一个繁华热闹的地方,虽然是寒冬公园里也有稀稀拉拉的几个老人在晨练,看起来的确是一副安逸和平的景象。
  很快一道惊恐的叫声瞬间划破了这片平静,又过了十来分钟,厚重的雾里隐约闪现出红色的警示灯,由远及近而来的则是警笛破空而来的声音,一下子呼啦啦的几辆警车以极快的速度出现在公园的一角,拉出警戒线之后开始分工合作。
  “头儿还没来吗?”一下车身为重案组唯一的女性唐瑶就受不了了,不停地搓着胳膊和手,眼看着呵出来的起瞬间结成了白雾:“刚才把围巾落在办公室了,不是说温室效应全球变暖吗?怎么这个冬天还是这么冷呢。”
  “得了啊,这才初冬呢,少在那矫情,还不赶快开始干活,老大还在休假中,估计等得到消息要过一会,。”说着林子铭不忘拿着手边的硬板记事本敲了一下唐瑶的脑袋,视线在看到唐瑶身上穿着之后,又忍不住摇了摇头,女人真是一个难以理解的生物,一边喊冷一边却又穿得美丽“冻人”,真是要温度不要风度。
  “遵命。”唐瑶也不含糊,小小的撒了一个娇之后就拿着笔记准备找一旁的早锻炼的老大爷们问问情况。林子悦则是上前几步,站在尸体一旁拍了几张照之后,站着一旁等着法医司徒卿的检验结果还不忘仔细观察着躺在地上的死者。
  死者是一介女性,面容俏丽气质出众,长发披至肩上,衣着打扮时尚有品位,而脖子耳朵上也都带着白金项链耳环,看样子是有一定经济条件的人,不过既然值钱的事物都在,就应该不是劫财。
  传来汽车骤然刹车的声音,林子悦就料着应该是队长来了,果然白色汽车上下来的人就是程庭琛。
  说起程庭琛,就外貌而言,当真不像一个警察,不但长相够漂亮,身材够英挺,品味气质更是独特,就像现在,不过是短短的几十米距离的草地,在他走来确实如同巴黎的伸展台一样优雅从容,注意到一旁老头老太不住打量赞叹的模样,林子悦偏过头去,看吧,什么叫下至八岁上至八十岁通杀,就是眼前的样子。
  程庭琛快步上前,走到林子悦面前看来一副脸抽筋的模样,也不客气的给他肩上来了一下,力道控制的恰到好处:“在想什么呢,还不快做事?”
  得了,风水轮流转,刚才自己怎么说唐瑶的,到头来转了一圈也就回到了自己身上!
  司徒卿这时也做好的初步的尸检,站起身来,摘下口罩,露出口罩下略显得冷艳的面容,衬着一双狭长出彩的凤眼,更像是一个医生,而不是法医:“死者女性,二十多岁,初步判断致死原因是颈动脉被割开,流血过多致死,具体的死因还要等到进一步的解剖才能确定,另外尸体表面出现尸斑,呈巨人状,口唇粘膜、表皮擦伤等处出现皮革样化明显、干、硬、暗褐色,且瞳孔已不可辨认,死亡时间应该至少有两到三天,不过这里应该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的确,颈动脉被割开会呈现喷溅状的血迹,可是除了死者衣物上的血迹之外,这里没有任何其他喷溅血迹,死者应该是在死后被人移尸过来的。”程庭琛不禁有些唏嘘,虽然因为身份的关系,经常接触到这一类事件,但是对于死亡,想必没有人能做到习惯,眼前这名死者衣着打扮考究精致,模样年轻,应该是有一定经济基础,而且对自己有一定定位,哪怕言行举止都要求得体大方。
  如果家人知道,想必会很伤心,尤其是双亲,含辛茹苦将儿女养大成人,最后却是暴尸街头,白发人送黑发人。
  “这就是你们的事了,我只负责解剖判定死者的死因,正式的尸检报告出来了我会送过去,现在我先走了。”司徒卿对工作极为认真负责,长的也是斯文俊美,穿着白大褂,架着一副金丝眼睛的模样足以迷倒一大帮女人,可是人无完人,也许是因为工作的关系,为人冷漠,说话更是丝毫不留情面,眼下对程庭琛等人的态度都已经可以称得上平和了。
  程庭琛早已经习惯了和对方的相处,并不以为意,说了一句辛苦了就上前查看周围的情况,这里虽然不是第一案发现场,但也是凶手的抛尸现场,凡两个物体接触,会产生转移现象。 即会带走一些东西,亦会留下一些东西,法证之父罗卡的名言。
  幸好已是冬天,加上天早,没有多少人,所以现场保留的很好,程庭琛蹲下来仔细查看了尸体周围的脚印,又看了一眼警戒线外围着的几个老头老太:“现场的脚印都已经采集过了吗?”
  “刚才已经让谭阳采集过了,旁边的围观者的鞋印也做了采集,这一双42码运动鞋的脚印是发现死者的晨练老头的,其他的一时不好判定,要等回去之后进行对比才能确定。”
  “那老头呢?”
  “在旁边的躺椅上呢,他有轻微心脏病,乍一发现的时候吓得心脏病都犯了,幸好随身带着药呢,还是其他人报的案,现在小唐已经在那边记笔录了。”
  话刚说完,就看见唐瑶搓着手走过来了:“我问清楚了,发现尸体的老头姓陈,就住在旁边的小区里,每天早上五点半都在这里晨跑,今天他和往常一样过来晨跑,远远地就看到了这里有什么东西,因为大雾看不清还以为是大的塑料袋,这老头有个习惯,喜欢做好事,每次看见公园里有垃圾都习惯捡起来扔到垃圾桶里,所以就上来看看,没想到是个女人躺在那,在仔细一看,人都冰冷了,没气了,吓得当场就倒在了那,是他的喊声引来了其他晨跑的老头,然后才报的警。”
  程庭琛看了一眼躺椅上的老头,从这个角度看,老头端着茶杯的手都在一个劲的颤抖,看来吓得不轻,到现在还没有缓过来。
  “另外我也问过老陈头,他很确信,昨天晚上他和老伴吃过晚饭出来散步的时候经过这里,当时他并没有看到尸体的存在,他们吃晚饭的时间是五点半,吃晚饭就是六点左右,也就是说尸体是在昨天晚上六点之后被人抛尸在此处的。”
  只见程庭琛思量了片刻,并没有回应他们的观点:“现场搜索的结果可有什么发现?有没有可以判定死者身份的东西?”
  “有。”谭阳从林子悦的身后突然出现,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递过来一个透明的物证袋,里面放着一只手机:“这是在死者身上发现的,应该是死者的手机,只可惜屏幕摔碎了。”
  程庭琛接过袋子一看,果然,这是一款直板的手机,屏幕已经摔碎了,无法看到通讯录,不过他还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按了开机键,试图启动手机,没想到手机下一刻竟然亮了,映着液晶屏上一条条裂痕,支离破碎的五颜六色,他也只得苦笑:“看来这个手机待机时间还是不错的……”
  话还没说完呢,手里的手里突然就有了动静,不住得震动,看样子是来电话的,程庭琛看来一眼,示意大伙儿安静下来之后,不动声色的接起了电话,也不吭声,就听着电话那头传来了男子的声音。
  “无故旷工三天,外加手机始终关机,伊心,如果你是要辞职,大可提前向我打申请,我想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难道就是那么不通情理的人?”即便隔着手机也可以听得出,男子的声音很平稳,甚至带着浅浅的笑意,可是程庭琛就觉得这个人想必此刻已经处于极为愤怒的状态了,更有甚者他甚至觉得这个声音有些熟悉,有些莫名的……讨厌。
  男子话说完听到没有声音就感觉有些不对了,问道:“你应该不是伊心吧?那么你可以让她接一下电话吗?”
  “似乎很困难。”程庭琛偏头看了一眼地上被同事抬起放在担架上的尸体,伊心吗?她有一个很美的名字,和她的容貌一样:“我想伊心小姐恐怕不能接你的电话了。”
  “你是谁?”
  “我是重案组程庭琛。”
  程庭琛以为对方在听到自己身份的时候,会直接把电话给撂了,可是对方在愣了一下之后,听筒内传来了苦笑的声音,有些无奈有些期待却还是以一种优雅慵懒的的语气说着:“看来我的这位秘书真的是惹上大麻烦了,竟然连重案组组长都出动了。”
  这回怔楞的人轮到程庭琛了,自己似乎并没有说自己是队长,对方怎么会知道,先前异样的感觉再次回来,甚至比之前更强烈,不过在他自己思索出答案之前,对方已经给了他答复。
  “我是夏云煜!”理所当然的语气。
  唐瑶等人就看见程庭琛的眼睛不自觉的眯了起来,不禁都凑上去仔细听着手机里的声音:“我很忙,等下我要赶着出差,不过在那之前我可以挪出三十分钟请程大队长喝一杯咖啡,待会儿见。”
  电话挂完还一会儿,程庭琛依旧维持着刚才的姿势,一动没动,就见着他面前站着的三个人不约而同的伸出右手——石头,剪子,布!
  林子悦的剪刀在下一刻就变成了扼腕的钩子,充满怨念的瞪了一眼面前的两个石头,再看看眼前依旧呆着跟个石头一样的程庭琛,故作姿态的咳嗽了两声,这才慢悠悠的伸出两根手指:“队长……”
  手指才还没触到程庭琛的肩膀呢,对方就一下子回神了,反倒把林子悦吓了一跳,等到他反应过来,就只能看到对方速度飞快的冲进车里,然后就是车尾排气管冒出的一串烟。
  身处于二十七楼的高层,大半面的落地玻璃衬得整个办公室窗明几净,米色的吊高平顶旋光设计,与墙壁相连的是墙面是用黄花梨装饰柜,占了整整一面墙,透过玻璃可以看见里面一叠叠的文件夹书籍,以及两边旋转圆弧玻璃酒柜,另一旁也是用黄花梨做装饰边框,边框下则是一副水墨淡彩的画,用黄花梨作以设计偏向于沉稳大方,但也会显得很压抑,然而黄花梨缠枝边桌上几盆盆栽适时的缓和了这种压力,加上落地玻璃的设计,整个办公室所呈现出来的则是稳重与明亮的结合。
  看来这个人的品味一如既往的好。
  程庭琛几人坐在水墨色真皮沙发上,手里端着秘书小姐送来的曼特宁咖啡,这是他最喜欢的咖啡,想到这他的视线不免有深了几许,定定看着对过双手交叠以闲适姿态坐在皮椅上的人——夏云煜。
  “夏先生,我们此次前来的目的,想必你也应该很清楚,”说着程庭琛取出了一张在案发现场死者的包里发现的一张生活照:“请问照片中的女子是不是就是你口中所说的伊心,另外你和她是何关系?”
  夏云煜只消看了一眼,就点了点头:“是,照片里的人的确是我的秘书乔伊心,只是在程队长问我之前,可否先告知我,究竟我的秘书出了什么事?”
  “她死了。”说话的时候程庭琛的眼睛紧紧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很明显的看到了对方在听到自己话语的时候眼中一闪而过的惊讶,虽然很快就消失了,但是还是落入了程庭琛的眼中。
  夏云煜没有忽略程庭琛对自己的注意,苦笑了一声,从抽屉中取了一份文件递到他的面前:“这是关于乔伊心的档案,在与程队长你通完电话过后,我就让人提前将资料准备妥当了,另外如果你们有需要,我也可以让人带你们去乔伊心的办公室看看。”
  “这是当然的。”说着程庭琛翻开了文件夹,约莫的看了一遍,而后又看了一眼林子悦,示意他过去察看,夏云煜也打通了内线让另一位秘书过来领着林子悦过去,如此一来,办公室里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了,气氛有些沉默。

  现实爱情

  “不过,”程庭琛原以为对方有什么相关的情况要说,抬头却恰好看见夏云煜勾起的嘴角:“好久不见,没想到再次见面的时候竟然是这么一副情形,更没有想到,十年没有你的消息我还以为你会东山再起,我们会再做一次对手,却没想到你竟会跑去当警察,怎么说你过去也是……”
  “你也说了是过去的事了,十几年了,如今谁不知道S市里的商界的龙头老大是你们夏家,所以你也不必对我说这些,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并不想改变。”程庭琛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下意识的不喜欢他言辞中透露出的熟昵,身子往后靠在了沙发上,以此来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而且我这次来是想询问关于这次的案子的一些事情,所以我还需要询问你一些其他的事情。”
  夏云煜一摊手,眼神中的失望一闪而过,很快就敛去了:“请便。”
  “请问在你看来乔伊心这人为人如何,她有多久没来上班了,你最后一次见她又是什么时候?”
  “乔伊心是我的第一秘书,我一共有三位秘书,其中乔伊心是就职时间最长的,任职有五年了,平素秘书的事情都是由她负责的,在我看来乔伊心是一个在工作上非常得力的助手,”夏云煜话说的有些含糊有些暗示,但是程庭琛还是听懂了,身处于上流社会,难免会有一些需要交际应酬方面的事务,尤其夏云煜还是一个黄金单身汉,所以身边必须要有一两个秘书关键时候充当他的女伴,只是为了避免那些人的胡思乱想,所以这类的秘书向来调动很快,几个月就需要换一批,而乔伊心可以任职五年,想必就不在此类,是凭借实力坐上这个位置的。
  “乔伊心今年也不过是二十九岁,在坤舆工作了五年,那么她是一毕业在就你这工作的?”虽然早已知道关于上流社会所谓的规则,但是毕竟已经过了很久了,久到让程庭琛以为这样的日子和自己早已是身处于两个不同的世界了,太过于陌生,直到夏云煜奇怪的眼神看来,才恍然大悟,原先的自己也是如此。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