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119章 番外一 迟来的假期

第119章 番外一 迟来的假期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自打俩人重归于好,一直过着蜜里调油的幸福生活。
      因为他们各自上班的地方相距有点远,原炀嫌工作日早出晚归和顾青裴见面时间太少,这段时间以来一直鼓吹顾青裴把办公室搬到他的写字楼里。他那栋二十多层的写字楼,自己的公司占了十层,里面还驻扎着几家公司,对于顾青裴这样规模不大的公司来说,完全有足够的空间容纳。
      而且,还不收租金。
      原炀以为这么划算的买卖顾青裴一定会同意,没想到他得到的是毫不犹豫的回绝。
      原炀毛了,“为什么?凭什么?我一分钱不收你的让你免费用那么好地段的写字楼,你还不要,你缺心眼儿啊?”
      顾青裴正靠在藤椅里看书,他闻言眉头都没抬一下,修长的手指夹着薄薄的书页,轻轻翻了过去,他平静地说:“我不想一整天都看到你。”
      原炀一把抽走他的书,“找抽呢是吧,不想看到我?”
      顾青裴懒懒地一笑,“只是不想24小时都看到,我们天天睡一张床,连工作时间都要见到你,你不觉得烦吗,保持一点新鲜感不好吗?”
      原炀眯起眼睛,“你天天看着我嫌烦是吗?”
      顾青裴无奈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原炀,你该断奶了。”
      原炀霸道地说:“我就不断,我就要随时能看到你。”
      顾青裴拍了拍他的脸蛋,“乖,别闹了,把书给我。”
      原炀抓着他的手,欺身吻住他的唇,顾青裴眼里闪过笑意,一边摸着原炀的头发,一边回应着这个温柔的吻。
      原炀用额头顶着他的额头,轻声道:“搬过来吧,你一忙起来中午就忘了吃饭,你以为我有时间天天看着你啊,我只是想看着你吃午饭而已。”
      顾青裴心头涌上一股暖流,他笑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从你第一次说的时候我就认真考虑过了,我不打算搬,我们两个离得太近了,并不是好事,你毕竟是原家的人,你要注意影响,就算不是为了自己注意,也是为了你的家人。”
      原炀叹了口气,满脸失望,但他知道,顾青裴说得有道理,俩人在公共场合接触久了,不免会被有心人看出来,传些风言风语,这对他们俩没有任何好处。他们虽然不至于极力隐瞒,但也绝不想人尽皆知,只想低调地一起生活。
      原炀无奈道:“如果让我知道你中午又不吃饭,我就揍你。”
      顾青裴轻笑道:“算了吧,也没见你舍得揍我。”
      原炀拍了拍他的屁股,咧嘴一笑,“对,我舍不得,所以我上你就够了。”
      顾青裴搂住他的脖子,轻轻碰着他的嘴唇,“哎,跟你商量个事儿。”
      “什么?”
      “前天,王晋给我介绍了一个海南沉香协会的会长,他在……”
      “嗯?”原炀还没等他说完,就粗暴地打断了,“你见王晋了?”
      “你关注一下重点成吗?”
      “重点不是你见王晋了吗?”
      顾青裴“啧”了一声,“重点是我听了会长的介绍,突然对沉香挺感兴趣的,想跟王晋去海南投资几亩地,种些沉香,种些黄花梨,挺有意思吧?”
      “有意思个屁啊,我除了‘王晋’这两个字其他一概没听见,你们见面干什么了?说什么了?”原炀醋劲儿大发,满脸不乐意。
      顾青裴悻悻地看了他一眼,“你这孩子,真是……懒得跟你说了。”
      “不行,我现在要跟你说,你跟着他瞎折腾什么呀,手里的项目还不够你忙的啊?跑那么大老远投资,你闲得慌是不是?我同意了吗?”原炀抬起下巴,霸道地看着他。
      “嘿,我花我的钱还得你同意?”
      “跟钱没关系,你是我媳妇儿,你随随便便跟个男的跑小岛不知道干什么去,难道不得我不同意?操,我又想起来你们俩去塞班度假那事儿了,够膈应我一辈子的。”原炀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起来。
      顾青裴一看他又要找事儿,识时务者为俊杰,忙道:“行了行了,不去就不去,你说得对,我手头还有好多项目呢,我困了,我睡个午觉去。”
      原炀一把把他按回椅子里,冷哼一声,“晚了。”
      “你要干嘛?”
      “收拾东西,咱们也去度假去。上次那趟,本来就是咱俩的假期,结果被王晋那老小子给占了便宜,咱们认识这么久,还没一起出去玩儿过呢,也别计划了,就明天,还去塞班岛。”
      “我说你怎么想一出是一出呢,我下星期一还有个谈判呢。”
      “推迟,就明天去了,你要是不同意,明儿我就不让你出门。”原炀无赖本性暴露无遗。
      顾青裴哭笑不得,“我跟你讲道理行不行?”
      “不行,我不讲道理。”
      顾青裴彻底无奈了,他这人除去工作的原因,很少在多余的事情上浪费口舌,眼看原炀那流氓脾气又上来了,他知道自己拧不过,只好同意了。
      原炀高兴地打电话给助理,安排好一切,然后吹着口哨进屋给收拾俩人的行李去了。
      晚上,助理给原炀打电话,原炀正在洗澡,顾青裴给接了,助理知道俩人的关系,也就不避讳地说:“顾总,过年期间机票紧张,三天之内去塞班岛的头等舱都没票了,您看怎么办呢?”
      “那正好不去了呗。”
      助理苦笑道:“我估计原总不能答应。”
      “我估计也是。”原炀的脾气比驴还倔,说了要做什么,就非做不可,“行了,我和他说吧。”
      等原炀出来顾青裴就笑着把事情说了,然后还安慰他,“等过两个月再去吧,现在去人太多,何必赶这种节日。”
      原炀全身上下就围了条浴巾,精壮的赤裸的胸膛上还挂着没擦干的水珠,顾青裴眯着眼睛看着他,想骑到他身上,把那水珠舔干净。
      原炀正擦着头发,没注意他的眼神,闻言把毛巾扔到了一边儿,走过去捏着顾青裴的脸,“你是不是以为这样就不用去了?美得你,我找彭放借下他们家的飞机,明天一早就出发。”
      顾青裴皱眉道:“你可真能折腾。”
      原炀把他压倒在沙发里,坏笑道:“等到了塞班岛,我就跟你拍八百张照片,一张一张传给王晋看,我馋死他。”
      顾青裴讪讪道:“又想撒播艳照了是吗?”语气有几分揶揄,也有几分警告。
      原炀立刻紧张了起来,“我随口说说的,你别瞎想。”
      顾青裴想推开他,“你别乱来就行。”
      原炀搂着他不松手,“你不许瞎想,我知道,这事儿是咱们俩心里的疙瘩,你要是不痛快,你就往我身上撒气,打骂随你行吗?就是别憋着。”
      顾青裴笑了笑,“都是你乱说话,害我想起来了,知道错了吗?”
      “知道了。”原炀舔了舔他的鼻子,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顾青裴,“别想这个了,想我们的两人假期吧。”
      顾青裴也不想破坏气氛,强迫自己把心里的担忧和不快给挤了出去,他的手指穿插在原炀湿漉漉的头发里,用牙齿轻轻咬着原炀的唇角,低笑着说:“美男出浴呀,嗯?让我尝尝是不是特别香。”
      原炀含住他的下唇,手伸进了他的裤子里……
      原炀给彭放打电话的时候,被他骂了一顿,说你是不是以为全宇宙都我老彭家的,爱飞哪儿飞哪儿,原炀撂下一句尽快办好,就把麻烦推给他了。
      彭放还是很够哥们儿意思的,虽然行程推迟了两天,但还是把手续办好了。
      俩人一上飞机,就被铺满整个机舱的玫瑰花给镇住了,机舱中央还拉了一个横幅,上书:新婚快乐。
      顾青裴忍不住笑了,“你干的?”
      原炀一脸窘迫,“真不是。”
      “你还不好意思承认啊?”顾青裴口气里满是揶揄。
      原炀哭笑不得,“真不是我,肯定是彭放那小子。”他掏出电话给彭放拨了过去。
      彭放在那头一个劲儿的贼笑,还邀功,“怎么样,有气氛吧?”
      原炀笑骂道:“气氛个屁,差点儿熏死我,走路都咯脚。”
      “嘿,爷费这么大劲儿,你还不感激是不是?”
      “我谢谢你啊。”原炀看着那个横幅,脸上是止不住的笑意,“等我们回来请你喝喜酒。”
      彭放笑骂道:“臭不要脸。先说好了啊,你们这趟我全包了,当我送你的结婚礼物了,以后我结婚,你得给我包个更大的。”
      “放心吧,包个撑死你小子的。”
      挂了电话,原炀含笑看了顾青裴一眼,眼中竟有一丝羞涩。
      顾青裴的嘴角也止不住地上扬,这种被幸福包围的感觉,让人甜到了心尖儿上。
      原炀刚想抱着顾青裴好好亲一口,机长带着四个机组人员来跟他们问好了,并且给他们准备了点心和红酒。
      飞机平稳起飞后,原炀笑道:“这玩意儿不错吧,你喜欢吗?咱们也买一架怎么样?”
      顾青裴摇了摇头,“不实用。”
      “确实,使用频率肯定不高。”
      “养护费也不是一笔小数目。”顾青裴眯着眼睛打量着奢华的机舱内部,“彭放倒真会享受。”
      “非常会享受,以前经常带着一群模特在飞机上开Party。”
      顾青裴斜斜扫了他一眼,“你也参与过?”Party的内容,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
      原炀勾唇一笑,“你吃醋了?”
      “扯淡。”顾青裴耸了耸肩膀,他不觉得原炀的过去有什么值得在意的,认识原炀之前,他也没闲着,都是正常的男人,谁还没几件风流往事,只是,一想到原炀曾经在这里……现在他呆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突然就没了刚进来时候的舒适,反而有些别扭。
      原炀捏着他的下巴,邪笑道:“那咱们制造点儿你喜欢的回忆怎么样?”
      顾青裴挑了挑眉,低声道:“你想在这里做?”
      原炀重重亲了他一口,“你等着。”说完起身往驾驶舱走去。
      过了一会儿,原炀回来了,并随手把舱门间的帘子拉上了。
      顾青裴看着原炀一步步朝他走来,血液突然有些沸腾了,他哑声道:“干什么去了?”
      原炀弯下身,双手按在顾青裴座椅的扶手上,深邃的眼眸平视着顾青裴,眸中酝酿着情欲的火焰,他的嘴唇贴着顾青裴的唇,低声说:“让他们把监控关了,还有,不准打扰。”
      顾青裴突然感觉身体往后一仰,原来是原炀放平了座椅,顾青裴下意识地想坐起来,原炀已经欺身压了上来。
      顾青裴搂着他的脖子,问道:“可靠吗,这些人。”
      “放心吧,都是彭家知根知底的,借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不可靠’。”原炀一边啄吻着他的唇,一边拉扯着他的皮带,“这么长的旅途,可有事儿干了”。
      顾青裴低笑道:“要飞八九个小时呢,你能坚持多久?嗯?”
      原炀露出森白的獠牙,“咱们试试,我保证不让你闲着。”说着便埋下头,啃咬着顾青裴的脖子。
      顾青裴抚摸着原炀光滑的背肌,随着原炀的动作,他能感觉到那蓬勃的肌肉在他掌心涌动。
      原炀把顾青裴的衬衫和休闲裤都扒了下来,雨点般的吻落在他胸膛上,最后把那硬挺的小肉粒含在嘴里舔弄拉扯,惹得顾青裴浑身战栗。
      顾青裴的手摸到原炀的性器,感受着那大宝贝在他手心里变硬、变大。
      原炀喘着粗气抬起头,“你再摸,我可忍不住了。”
      顾青裴勾着他下巴亲了他一口,低笑道:“你最近表现不错,我应该奖励奖励你。”
      原炀扭动腰杆,蹭了蹭他的手,“怎么奖励?”
      顾青裴撑起身,和原炀交换了个位置,把他压在身下,然后自己蹲到了地上,修长的手指弹了弹原炀粗硬的肉棒,暧昧地看着原炀。
      原炀意识到顾青裴要做什么,呼吸越发急促,他挺直了腰板,往前坐了坐,让自己的大宝贝更靠近顾青裴的脸,他催促道:“快点。”
      顾青裴舔了舔被原炀亲得殷红的嘴唇,慢慢张开嘴,把原炀粗大的性器含进了嘴里。
      原炀长吁了一口气,顾青裴的湿热的口腔给了他极大的刺激,他的手指插进了顾青裴浓密的发间,粗声道:“好爽,再深一点。”
      顾青裴的嘴被迫张到了最大,才能勉强接纳原炀的入侵,他呼吸有些受阻,粗硬的耻毛搔刮着他的脸,这滋味儿实在不好受。他以前觉得脏,没给人做过这个,可是看着原炀那尺寸惊人的肉棒,他生出一种令人羞耻的冲动,而且,他想看原炀满足的脸。
      见他迟迟没有动作,原炀忍不住按着他的后脑勺,把自己的性器又推进去几分,顾青裴皱起了眉头,试探着伸出舌头,滑腻的舌头舔过肉棒上凸起的青筋,原炀浑身一颤,差点把持不住。
      顾青裴看着原炀的表情,心里平衡了不少,他握住那大宝贝,尝试着缓慢地吞吐,原炀舒服地叹息一声,他低下头,看着顾青裴半跪在他腿间,吞纳着他的性器,生理上的快感固然强烈,可跟心理上巨大的满足相比,几乎可以不计。
      除了顾青裴,再没有一个人,能让他觉得拥有的同时,自己才完整。
      原炀一边享受着顾青裴带给他的快感,一边伸出脚趾,揉弄着顾青裴蛰伏在两腿间的绵软的性器。
      顾青裴下意识地想夹紧腿,原炀却把脚挤进了他两腿间,阻止他合拢,尽情地挑逗着顾青裴的宝贝,那性器慢慢也硬了起来。
      顾青裴两腮酸胀,终于受不住了,把那大家伙吐了出来,抱怨道:“你怎么还不射。”
      原炀抓着他的肩膀,把他推倒在地毯上,并俯身压了下去,他摸着顾青裴湿滑的嘴唇,邪笑道:“早着呢,我什么时候这么快射出来过?”说话间,他的手指已经探向了顾青裴的下体。
      顾青裴扭动着身体,“我钱包里有套。”
      “我不带。”
      “你……”他刚要说话,原炀的吻落了下来,下一刻,顾青裴感到原炀在他的后穴处涂了什么滑腻的东西,接着修长的手指便钻了进来。
      顾青裴喘息道:“你用的什么东西。”
      原炀舔着他下巴上微微冒头的胡茬,低笑道:“黄油。”
      顾青裴的脸很快涨红了,他笑骂道:“臭小子……”
      原炀对他的身体极为熟悉,缓慢地打开了那紧窄的诱人的肉壁,在顾青裴低哑的呻吟中,抬起他一条腿扛到了自己的肩膀上,扶着性器,慢慢插了进去。
      “唔……”顾青裴皱起了眉,“慢一点……”
      原炀禁锢着顾青裴的腰,强忍着大进大出的冲动,小幅度地抽插着,直到顾青裴的身体被完全打开,他才抱住顾青裴的大腿,把那双腿分开到极致,用力插进了那甬道最深处。
      顾青裴在强烈的刺激下紧缩起肠壁,给了原炀极大的刺激,他用力拍了下顾青裴的屁股,“我还没干够你,不会现在射出来的。”
      顾青裴哑声道:“我看你今天……能玩儿多久……”
      原炀俯身在他耳边说:“玩儿到……你晕过去为止。”
      “啊啊——”顾青裴被原炀的猛烈顶入激得战栗不已,他的大腿情不自禁地环住了原炀的腰,他渴求更快更猛地入侵,他知道原炀会带给他怎样的快感,他哪怕只是想想,就已经浑身颤抖。
      原炀猛烈撞击着那柔嫩的肉穴,有力的腰肢以疯狂的速度耸动着,一下一下地侵犯着顾青裴的身体,顾青裴承受不住地低叫出声。
      俩人下身湿糊一片,随着原炀的插入,还伴随着肉体的撞击声和可疑的水声,顾青裴搂紧了原炀的脖子,才能阻止自己的身体随着那顶弄往前滑动。
      两具赤裸的身体紧密交缠,汗水融合到了一起,呼吸着彼此的呼吸,仿佛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了缝隙,恨不能此刻就融进对方的身体,谁也无法将他们分开。
      原炀不知疲倦地在顾青裴的肉穴内猛烈进出,顾青裴的神智在快感的交叠下被剥夺得所剩无几,俩人一同沉溺欲海,无法自拔。
      原炀压着顾青裴做了将近四个小时,做到俩人都浑身无力,他才抱着顾青裴躺在座椅上,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飞机已经到达了目的地,乘务人员不好意思地把他们叫醒了,此时俩人还浑身赤裸,包裹在薄毯里。
      顾青裴有些尴尬,原炀却神色如常,俩人换上衣服,坐上彭放给准备好的车,被送去了酒店。
      一路上,顾青裴一直靠在原炀的怀里,昏昏欲睡。
      原炀看着窗外的海景,此时的塞班岛,太阳将要下山,橙黄的余晖洒在海面上,一派温暖的风情。原炀轻声道:“车上你睡得着?”
      “睡不着,就是累。”
      原炀低笑道:“你体力不行啊。”
      “不好意思啊,我年纪大了。”
      “你怎么这么记仇,还拿这个挤兑我。”
      “我虽然年纪大了,可是记性还没老。”
      “嘿,你还没完了。”原炀轻轻掐了掐他的腰。
      顾青裴笑了两声,“我这是为了教育你,说错话是要付出代价的。”
      原炀轻轻哼了一声,他突然掏出手机,对这俩人就拍了张照片。
      顾青裴被闪光灯晃了一下,睁开眼睛,“你干什么?”
      原炀把照片在他面前晃了一下,“拍得不错,我要发给王晋。”
      顾青裴哭笑不得,“你还能不能长大点儿了。”
      原炀眯着眼睛笑道:“我也是为了给你上一课,做错事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你小子……”
      原炀亲了亲他的头发,“以后见他要告诉我,知道吗?我可不是两年前的我了,没那么好糊弄。”
      顾青裴轻笑道:“知道了。”
      “在人前你是顾总,在家你是我原炀的老婆,知道吗?”
      顾青裴哈哈笑道:“在人前你是原总,在家你是什么?”
      原炀温柔地亲着他的额角,“我当然是你男人。其实我是你的什么都行,只要你是我的就行。不然,你说我是你什么?”
      顾青裴抿嘴一笑,“我说了你可别闹脾气。”
      “说。”
      “我总觉得你是我养的小狗。”忠臣,粘人、幼稚、霸道,容易满足,也容易患得患失,最重要的是,永远也不会放弃他。
      原炀咬了他一口,“也就你敢在我面前放肆,换了别人,我早揍死他了。”
      顾青裴低笑不止。
      原炀把照片发了出去,并附上一段话:王总,我正和我老婆在塞班度假,关于你提的项目,我给否决了,祝新年行大运,再也别惦记别人家的东西。
      顾青裴只瞄了一眼,就想把那手机抢过来,原炀眼疾手快,一按发送键,彩信就发出去了,他还得意洋洋地冲顾青裴笑。
      顾青裴无奈地摇了摇头,“你见长的只有工作能力,交际能力还得跟我学十年。”
      原炀哼笑道:“我有你这张嘴就够了。”说着温柔地吻住了顾青裴的唇。
      在夜幕降临的异国小岛上,这轻柔温暖的一吻,足够纾解旅途的困顿,也足够给他们一夜好眠。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