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118章 正文完结章

第118章 正文完结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原炀把随身带的衣服挂进了顾青裴的衣柜里。
      顾青裴笑道:“你可一点儿不客气啊,让你住你就住。”
      “伯母都这么说了,难道我还能不解风情?再说了……”原炀回过头,含笑看了他一眼,“我睡你的床是天经地义的。”
      顾青裴慢悠悠地挪了过来,双手从背后伸进了原炀的衣服里,来回抚摸着他的胸肌,他闷声笑道:“没想到我爸妈真挺开明的,你说得对,怎么能辜负他们的理解呢。”
      原炀那儿受得住顾青裴撩拨他,把衣服一扔,转身就把顾青裴压倒在床上,他呼吸变得粗重,“怎么了你,今天这么主动?”
      顾青裴眯着眼睛笑道:“不知道,可能今晚水鱼吃多了。”
      原炀轻轻咬了咬他的嘴唇,“是吗,我看看你火气旺不旺。”说着隔着裤子抓着顾青裴的宝贝,轻轻捏了两下。
      顾青裴搂住原炀的脖子,含住他的嘴唇轻轻吸吮着,舌尖舔过原炀光洁的牙齿,勾着原炀湿软的舌头,把这个吻变得充满了情色的味道。
      原炀一把扯着他的衣服,一边热烈地回应着这个吻。
      今天的顾青裴实在有些主动的让他。顾青裴这个人,在外向来是喜欢摆着架子,就连在家有时候也端着,他哪怕在床上再热情,也鲜少会坦诚地表现出来,所以今天顾青裴的主动,对原炀来说是个惊喜,他尽情地享受着顾青裴热情的吻,却也忍不住问道:“你今天真不太对劲儿啊,平时不这样啊。”
      “平时怎么样啊。”
      “平时你不最爱假正经了。”
      顾青裴咬了他一口,笑骂道:“欠抽是吧。”
      “你连假正经的样子我都喜欢。”原炀低笑道:“你穿着衣服的时候装得越厉害,脱了衣服的样子就越放荡,我喜欢得不得了。你知道吗,每次看着你一本正经教育我的样子,我就只想把你扒光了操你。”
      “你小子,我觉得我假正经比你真流氓好一些。”
      原炀摸着他光滑的皮肤,低笑道:“所以咱俩绝配……”
      俩人撕扯着对方的衣服,很快就脱的赤条条的,裸身纠缠在一起,顾青裴在亲吻原炀的空隙,喘着粗气说:“我是太高兴了……”
      “什么?”
      顾青裴的眼睛深邃却明亮,“我太高兴了,我没想到我爸妈这么理解我,这么容易就接受你,所以我……我太高兴了。”他抱住了原炀,脸埋在原炀脖子里,叹息道:“真是太高兴了,不做点儿什么庆祝这一天的话,简直浪费。”说完最后一句话,顾青裴的声音有些颤抖,甚至有些哽咽。
      原炀的手顿了顿,他伸手回抱住了顾青裴,一个翻身,让顾青裴趴到了他身上,他顺了顺顾青裴的头发,柔声道:“我知道,我也高兴坏了,你高兴我就高兴。”
      顾青裴笑了笑,似乎对自己的失态有些不好意思,“这么多年了,自从我离婚之后,我爸妈一直惦记着我的个人问题,我这么大人了,还让他们操心,我心里特别难受。”
      “现在好了,你不是有我了吗。”原炀上下抚摸着顾青裴修长的腰线,轻声道:“我除了不会生孩子,可没什么是我做不到的,二老该满足了。”
      顾青裴嗤笑道:“你可真敢说。”
      “哪儿不对呀,不然你对我还有什么不满意,尽管提出来。”原炀的手揉捏着顾青裴的臀瓣,修长的手指灵活地钻进了那臀缝中,指腹情色地点按着那紧闭的穴口。
      顾青裴吻着原炀微微冒出胡茬的下巴,低声道:“倒也没什么不满意,你凡事听我的就行了。”
      原炀低笑道:“听你的就听你的,你人都是我的,我让一让你没什么。”
      顾青裴故意蹭了蹭原炀的下身,原炀紧张地倒吸了一口气。顾青裴哼笑道:“毛头小子得瑟什么。”
      原炀有些忍耐不住了,他含着顾青裴的嘴唇嘟囔道:“你再撩我,干得你明天下不了床。”说话间,手指已经缓缓插进了那紧紧收缩着的肉穴。
      顾青裴轻声道:“来呀,反正我明天没事儿……”
      原炀得到鼓励,更是肆无忌惮,他一边摸着顾青裴光滑结实的背肌,一边并拢起两根手指,在顾青裴很快软下来的肉洞里缓缓进出。
      顾青裴抽了口气,密穴感觉有些难受,不自觉地想加紧屁股,原炀却早识破了他的意图,一把拉住他修长的大腿,往上一提,强迫顾青裴双腿大开地趴在自己身上,方便那两根手指的进出。
      顾青裴低喘道:“有点难受……你慢一点……”
      原炀咬着他的耳朵,粗声道:“难受?是屁股里的玩意儿太细了吧?换上粗的你就不难受了。”
      “放屁……”
      原炀邪笑道:“不但不难受,还会爽得直叫。”
      顾青裴催促道:“那你就赶紧进来,光说不练算什么本事。”
      原炀抱住顾青裴的大腿,让他下身分得更开,扶着自己的性器就推进了那湿软的小洞里。
      顾青裴倒吸一口气,扭动着腰身,又想躲避,又想靠近,但最终的结果不过是被原炀固定着腰,插得更深。
      原炀耸动着腰肢,一下一下往上顶着顾青裴,把那粗长硬热的性器插进顾青裴身上最深处。俩人胸膛贴着胸膛,每一下的抽插都惹得他们赤裸的皮肤来回摩擦,萦绕在他们周围的空气,都在跟着升温。
      原炀低声道:“这个体位你喜欢吗?”
      “图个……新鲜罢了。”
      “喜欢还是不喜欢。”
      “还可以。”顾青裴被那一下下重重的顶弄干得有些说不出话来,实在无暇配合原炀调戏自己。
      原炀咬着他的耳朵低笑道:“那你喜欢那个?这个体位也不新鲜了,咱们图个真正新鲜的怎么样?”
      “什么新鲜的……唔啊……”顾青裴身上直冒汗,那粗大的肉刃就跟个火棍似的在他肠道内肆意进出,被霸道地填满的感觉,除了轻微的痛楚,还有让他无法回避的兴奋。
      “玩儿点高难度的。”原炀重重亲了他一下,突然抱着他的腰坐了起来,顾青裴吓了一跳,原炀的性器跐溜一下从顾青裴身体里滑了出来,润滑剂湿乎乎地从顾青裴的小肉洞里淌了出来,把床都弄脏了。
      顾青裴低喝道:“你老实点儿,你别忘了这是我家。”
      “放心吧,二老的房间在客厅那头,你别扯着嗓子叫唤,他们听不着。”原炀邪笑道:“不过你要真被干晕乎了,叫得太大声让人听着,可不准怪我。”
      顾青裴此时正觉得后穴空虚,不耐烦地说:“净扯淡,你到底做不做……”
      他话音未落,原炀突然把他整个人抱了起来,而且姿势极其羞耻,类似于小孩儿撒尿的姿势,只不过俩人是面对面的。
      顾青裴惊叫了一声,“他你妈要玩儿什么啊。”
      原炀把他的后背抵到了墙上,得意地嘿嘿直笑,“玩儿点趁我年轻还能玩儿的东西,让你见识见识你男人的体力。”
      顾青裴惊恐道:“你放开我,我不玩儿这个体位,放我下来原炀。”
      整个身体离地,只能靠原炀手臂支撑的感觉实在有些让人心慌,更何况原炀竟然就就着这个姿势把那粗长吓人的玩意儿插了进来。
      “啊……原炀……”
      顾青裴好歹是一百五十多斤的男人,原炀支撑他的体重,着实不轻松,可当他微微松手,顾青裴的身体一沉,肉棒猛然探进一个从未达到过的深度的时候,原炀爽得倒吸了一口凉气,顿时精神百倍,稳稳固定着顾青裴的身体,由慢及快地抽插了起来。
      顾青裴紧紧搂着原炀的脖子,颤声道:“慢一点……原炀,太深了……太深了……呃啊啊……”他身体悬空,只有的重量支持都来自于原炀的手臂和那让他几近疯狂的性器,整个肠道被那硬热的肉棒涨得满满的,他有种被身体被贯穿了的错觉。
      剧烈的摩擦产生了令人扭曲的快感,那湿润的肉穴被撑开到了一个极限,不断吞吐着原炀的性器,每一次的插入和抽出,都令俩人的身体战栗不已。
      原炀就着这个姿势抽送了百余下,终于觉得手臂酸痛,无法支撑,猛地把顾青裴背对着他压到了床上,顾青裴半身在床里,半身还在床外,原炀就掰开他的臀瓣,迫不及待地又捅了进来。
      火热的肉刃狠狠贯穿顾青裴,把那紧窒的甬道彻底塞满,肉壁不漏空隙地挤压着那霸道的肉棒,原炀发出长长地、满足地叹息,他按着顾青裴的腰,疯狂地抽送了起来。
      原炀猛烈的动作,不禁撞得顾青裴的屁股啪啪作响,更是使得整张床都在摇晃。
      顾青裴的呻吟在那剧烈的抽送下被顶得支离破碎,他含糊不清地说:“你轻点……我爸妈会……”
      原炀却充耳不闻,只是更深、更快、更用力地操弄着怀里的这具身体,这个完全属于他的人。
      “原炀……啊啊啊——”顾青裴控制不住地叫了出来,他狠狠咬住了自己的嘴唇,生怕自己再发出声音。
      原炀一手掰着他的下巴,把他的嘴唇从牙齿下解放了出来。他低下头,吻住顾青裴的唇,把那难耐的吟叫都吞进了肚子里。
      空气中的气氛愈演愈烈,两个人都像要烧起来一般,尽情地沉浸在欲海中,无法自拔。
      俩人做了两个多小时,一起洗了个澡之后,双双累得瘫倒在床上不想动弹。
      顾青裴头脑清醒一点后,担忧地说:“不知道我爸妈听着没有,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原炀像只吃饱喝足的狼,懒洋洋地搂着顾青裴,“怎么会呢,不过咱们都是成年人了,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正常什么,我爸妈都是老一辈的人。”
      原炀嗅着他发间清爽潮湿的味道,“没事儿,我看他们比你想得开。你知道吗,两年前我第一次来这里,我就想睡你的房间,我认识你的时候,你都是三十多了,我错过了你这么多年,在你从小长大的地方睡你的话,就好像……能把以前的份儿都睡回来一样。”原炀说完之后,还特缺德的直笑。
      顾青裴翻了个白眼,笑骂道:“傻小子。”
      原炀抱着他在床上撒欢儿地滚了一圈儿,“明天带我四处逛逛,最好把你这边儿的朋友都约出来,让我看看。”
      “你要干嘛呀。”
      “我的让他们知道你有主了。”原炀霸道地说:“所有人都要知道,这样以后谁要是敢带你去些乱七八糟的地方,给你介绍乱七八糟的人,我就大嘴巴子扇他。”
      顾青裴哈哈笑道:“胡说八道什么呢,我这一年年的应酬不断,你真管得过来?”
      原炀认真地说:“以前你是没成家,从现在开始你成家了,有人管着了,以后谁要带你去夜总会,你就告诉他,家里有人等着呢,反正以后声色场所你少去,有点儿自觉,知道吗?”
      顾青裴看着原炀一脸严肃的样子,忍不住想笑,“成啊,我要不答应,你也不能放过我。”
      原炀用鼻子拱了拱他的脸颊,哼唧道:“知道就好,你要不服气,我接着收拾你,我告诉你你欠我两年的时间,我怨气大着呢。”
      顾青裴低笑不语。
      原炀搂紧了他,一遍遍亲吻着他的发际,那温柔的态度就好像怀里抱着的是他的全部。
      顾青裴微笑着闭上了眼睛,安心地跟原炀紧紧贴在一起,轻声说:“原炀,把心放回肚子里,这一回,只要你不犯浑,我陪你走到底。”
      原炀没有说话,只是更用力地抱紧了顾青裴,仿佛想和他融为一体。
      第二天早上,俩人精神抖擞地起来了。顾母早就给他们准备好了早饭,一大清早就殷勤地让他们吃这吃那,还说吃完了饭要带他们去买些特产,好带回北京。
      吃饭完后,三个人出门了,别看顾母是个瘦弱的老太太,可是逛起街来的那个劲头,连两个男人都比不上,大概是因为有人拎东西,顾母兴高采烈地买了好多东西,不一会儿俩人四只手,全都占满了。
      中午在外面吃饭休息的时候,顾母看着原炀的眼神很是慈爱,对原炀的满意直接写在了脸上。
      原炀也没有私下里的半点匪气,表现得斯文得体,跟在顾青裴面前的样子判若两人,把顾母哄得很是高兴。
      俩人在家里吃得好睡得好,过了几天难得悠闲地日子。一个多星期后,他们带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了北京。
      回到北京的第一件事,就是忙活着搬家。
      他们早已经打算搬回以前同居的那个家,前段时间人回来住了,也陆陆续续搬了些东西,这次回来之后,才集中两次,把东西全都搬了回来。这个房子里有他们最美好的回忆,虽然没明说,但是俩人都想从这里重新开始。
      他们就像两年前那样,一起逛商场超市,置办生活用品和食物,每一句话,一个眼神,都充满了生活的气息,那种平和的幸福让人深陷其中,陶醉不已。
      俩人买了一堆食材,晚上双双围着厨房忙开了,打算坐一桌好菜,庆祝他们搬回家来。
      原炀做饭,顾青裴就给他打下手,俩人从生意的事儿开始,一气儿扯出去好远,顾青裴才发现,曾经他觉得难以沟通的原炀,此时他们之间已经有说不完的话题,或者说,说不完的话。他们虽然谁都没有明说,但心里都有一个念头,就是想把他们之间平白浪费的两年给补回来。
      吃完饭后,他们坐在沙发上看电影,顾青裴懒洋洋地靠在原炀身上,时不时往自己和原炀嘴里送点儿零食。电影有些无聊,放了一个来小时,顾青裴昏昏欲睡。
      原炀注意到他的疲态,“困了是不是,睡觉吧。”
      顾青裴“嗯”了一声,却懒得动弹。
      原炀等了一会儿看他不起来,笑道:“是不是得我背你上床啊。”
      顾青裴轻笑道:“你要愿意背,我怎么好意思拦着你呢。”
      原炀笑了两声,真的把顾青裴从沙发上背了起来,顾青裴放心地趴在他背上,还不忘调侃他,“别说,确实比自己走省力哈。”
      原炀把他扔到了床上,欺身压了上去,邪笑道:“我看你其实挺精神的,要不咱们运动运动?”
      “别,明儿还要去公司呢。”顾青裴缩进被子里,赶紧闭上了眼睛。
      原炀也钻进被窝,搂住了他,嘿嘿一笑,“吓唬吓唬你。”
      顾青裴打了个哈欠,含糊地说:“你可真有正事儿……”
      “转过来,别背对着我。”原炀拍着他的屁股。
      等顾青裴转过了身来,原炀在他眼皮上亲了一下,“要睡觉就老实睡,你要是敢睁开眼睛,我立刻收拾你。”
      顾青裴笑了笑,手臂搁到了原炀的腰上,“你也老实点儿,睡觉,明天咱们还得起来挣钱养家呢。”
      原炀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背,“你要乐意,就一觉睡到中午,挣钱养家这么烦人的事儿,交给我就成了。”
      顾青裴呼吸一滞,心里涌上一股暖流。
      原炀见顾青裴不说话,问道:“怎么,不相信我?”
      “相信,只是我还没到退休的时候呢,再过十年,你让我干我可能都不想干了,到时候就指着你养活我了。”
      原炀豪气地说:“养你一辈子有什么问题。”
      顾青裴动容地看着原炀,他当初驯养的小狼狗,是真的长大了,不仅能看家护院,还能旺宅添福呢。
      原炀眼前一亮,大叫道:“你睁开眼睛了!看我收拾你!”
      顾青裴大笑道:“你小子想做就直说。”
      原炀翻身将他压在了身下。
      卧室内春光无限好。
      =====正文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