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116章

第116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顾青裴微微皱了皱眉头,“回哪儿?回你家?”
      “是。”原炀靠在椅背上,蹙眉思考着什么。
      “这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我爸做得很多事,都很难琢磨。”
      顾青裴突然想起了原立江的一通电话,原立江说,原炀不肯回家,除非带他回去。现在原立江主动让原炀带他回去,是透漏什么信息呢?顾青裴突然感到心跳得有些快,难道……原立江妥协了?
      他也只敢这么想一想,毕竟原立江给他的心理阴影还是挺大的。他轻轻叹了口气,“你要回去吗?”
      原炀把玩儿着顾青裴修长的手指,“那要看你,你愿意回去,我们就回去,你不愿意,我们就回家暖被窝去。”
      顾青裴想了想,“你分析分析,你爸叫我们回去干嘛。”
      原炀眯着眼睛,胸有成竹地笑了笑,“我爸想见儿媳妇了。”
      顾青裴挑了挑眉,“你怎么就这么肯定。”
      “我说过,除非有一天带你回去,否则我不会回家。”原炀重重亲了他一口,脸上浮现一抹得色,“现在就是时候了。”
      顾青裴笑了笑,“你这么一说,还有什么我愿不愿意的,这不必须得回去。”
      原炀捏了捏他的掌心,低笑道:“你早晚得见公婆。跟我回去吧,我知道我爸对不起你,可你是我的人,也不可能一辈子不见他,你心里有气冲我发,原谅我爸吧,行吗?”
      顾青裴淡淡一笑,“没什么愿不原谅的,我能理解原董那么做的原因,换做是我,估计也接受不了自己的儿子跟一个男的好。你说的是,怎么也是你爸,回去……看看吧。”
      原炀看着顾青裴的眼睛,某种闪过一丝感激,他撒娇似的抱着顾青裴,轻声道:“你放心,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哪怕是我亲爹也不行。”
      顾青裴拍了拍他的背,笑容有几分无奈,几分迷茫。
      俩人驱车去了原炀家。
      这个地方顾青裴以前来过几次,那时候他还是让原立江赏识的下属,以客人的身份出现在这里,时过境迁,再次踏进这个门,他心里感觉相当复杂。
      他不知道一会儿要面对什么,不过他并不担心原立江给他难堪,他撬走了原立江的儿子,他已经赢了。
      车一开进院子,一个男孩子就跑了出来。顾青裴道:“这是原竞吗?长这么大了。”
      “嗯,两个月没见好像又蹿高了。”
      俩人下了车,原竞已经走到他们面前,高兴地神色掩都掩不住,虽然看顾青裴的眼神有点尴尬,但并没有恶意,他笑着说:“哥,顾总。”
      顾青裴看了看已经快跟他差不多高的原竞,“你今年十六了?长得真快。”
      十五六岁的男孩子,褪去几分稚气,看上去已经有了大人的模样。
      原竞笑着点点头,“哥,咱们快进去吧,爸妈都等你呢。”
      原炀双手插兜,站在原地没有动,他抬起头,看着眼前这栋熟悉的别墅,心里有些触动。
      这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是他的家,可他已经有两年多没回来了,尽管他多次经过。他当时是凭着一口气离开这里的,他曾经发誓,不把顾青裴带回家,他绝对不回来。他不会跟顾青裴偷偷摸摸过日子,他要顾青裴以他原炀老婆的身份出现在这里。
      顾青裴也默默地看着这栋房子,神色无波无澜,原竞看着他,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原炀搂着顾青裴的肩膀,“走吧,跟我进去。”
      顾青裴露出儒雅地笑容,“走。”
      三人一同进了屋。
      原炀的妹妹跑过来挽住了他的胳膊,眼圈发红地看着他。
      原炀摸了摸她的脑袋,轻声道:“不许哭,懒得哄你。”
      原竞把原樱拉到一边儿,“爸爸要跟大哥说话,你一会儿再说。”说着就跟着小姑娘一起上了楼。
      原立江和吴景兰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左一右,眼睛都直勾勾地盯着他们。
      吴景兰冲他们说:“坐吧。”
      原炀拉着顾青裴的手臂,坐到了沙发上。
      顾青裴低头推了推眼镜,试图掩饰自己的尴尬。四人之间那微妙的气氛,让他多少有些别扭。
      原立江开口了,“我要恭喜你们,真的把钱弄出来了。”
      原炀平静地说:“是他帮了我。”
      顾青裴微微抬起头,淡然地扫了那两夫妻一眼,看上去镇定从容,没有半分窘态。
      原立江道:“拿到这些股份,我们就是利益共同体了,说起来,两年多了,这是我们父子俩第一次合作,而不是互相拆台。”
      原炀沉声道:“以后也不会了,这个项目,我们需要合作。”
      “是你想通了,还是顾青裴让你想通了?”
      原炀抬起头,和自己的父亲对视,“是他回来了,我不需要再跟你争什么了。”
      原立江嘴角有些抽动,他低声道:“原炀,撇开一切不说,你有没有觉得愧对父母?”
      原炀脸色微变,他突然站了起来,然后噗通一声跪在了原立江面前。
      顾青裴两手握成了拳,一动不动。
      吴景兰别过了脸去,眼圈红了。
      原炀哑声道:“爸,妈,我是对不起你们,但是是你先做了错事,没有你那一手,我和顾青裴怎么会浪费两年的时间。结果如何呢?我们不会分开,现在也不会,以后也不会。”
      原立江深吸了口气,沉声道:“其实两年前,看到你那个样子,我就已经后悔了。我曾经想过,如果分开这段时间,你们还是断不了,我就……我就不管你们了。”
      原炀一把抓着了顾青裴的手,那力道之大,握得他手都发痛。
      顾青裴也反握住了他的手,他的心突然出奇的平静。
      原立江看了顾青裴一眼,“你们当初在一起,我不同意,除了你是男的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觉得你对他不会有真心。以你顾青裴的手腕,别说是以前了,就是现在,原炀也未必能比你精明,你要玩儿他,实在太简单了。但是这次的事,你愿意拿全部身家给他作担保,确实让我刮目相看。”
      顾青裴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出话来。
      原炀又叹了口气,“我就说这么多吧,我也不留你们吃饭了。反正我就这态度,你们自己的日子,自己好好过,但是你不能不回家,这两年你妈为了你,真是操透了心。”
      原炀看了自己母亲一眼,心中满是愧疚。
      吴景兰强忍着没有哭,她拍了拍原炀的肩膀,“起来吧。”
      原炀跟着顾青裴一起站了起来。
      俩人实在无话可说,正是因为矛盾积累了太久,真的到了解冻的那一天,反而因为冰封太久而无言以对。他们只能寄望于以后,用时间来缓解原家父子的关系。
      原炀看着自己的父母说道:“这个星期六我回家吃饭。”
      原立江点点头,朝他们挥了挥手,神色疲倦,看上去老了不少。
      俩人转身便走。
      “顾青裴。”原立江突然开口叫住了他。
      顾青裴转过身来,定定地看着他。
      原立江的目光深沉如水,“你进屋之后一句话都没有说,有什么要说的吗?”
      顾青裴轻声道:“原董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我想先听听你的。”
      顾青裴想了想,“我有两句话,第一句,我会和他好好过,第二句,我接受你的道歉了。”
      原立江嘴唇有些颤抖,他和顾青裴对视了半晌,最终点了点头,“好,挺好。”
      俩人对视一眼,转身离开了。
      他们从屋里出来到坐车离开,一直沉默着。
      直到原炀突然调转方向盘,把车停在了路边。
      顾青裴转过头,他能清楚地看到原炀胸膛起伏的幅度有些大。
      原炀也看着他,眼神看上去很难受。
      顾青裴伸手抱住了他的脑袋,轻声道:“这是个不错的开端,你应该高兴点儿。”
      原炀把大脑袋拱进顾青裴的怀里,他哑声道:“我知道,谢谢你给我爸一个台阶下。”
      顾青裴柔声说:“应该的,你爸都同意把你给我了,说实话,我什么都能原谅他。”
      原炀搂着他的腰,嘴唇贴着他的脖子,留下几个湿软的吻,“以后每个星期陪我回一次家行吗。”
      “行,为什么不行。”
      “我也要陪你回家。”
      “行,我平时一到两个月回去一次。”
      “你有没有告诉你爸妈,我是你男朋友?”
      顾青裴失笑,“回来之后,我还没和他们说过这些。”
      “那我们过两天就回去吧,让他们见见我。”
      “不是早八百年就见过了,有什么新鲜的。”
      “那不一样,这次是正式的。”原炀从他的脖子吻到了唇角,低声笑道:“这次就当提亲了。”
      顾青裴笑道:“提哪门子的亲,别瞎说。”
      “我没瞎说,我要让你周围所有人都知道,咱俩是一对儿,你是有主的。”
      “别干这种无聊的事,你还非得人尽皆知不可?”
      “至少,你自己心里得知道,你是有主的。”原炀重重亲了他一下,“知道吗?你有主了,谁也不能碰。”
      顾青裴逗弄他:“哦?我有吗?”
      “有,你脑门子上就写着‘我是原炀的人’。”
      顾青裴拍了拍他的脸,哈哈笑道:“我看你也没几岁的长进,还是那么幼稚。”
      原炀抓着他的下巴,用力堵住了他的唇,把那爽朗的笑声连带着他的味道,一并吞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