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115章

第115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顾青裴被原炀叫醒的时候,以为天还没亮。睁开眼睛一看,才发现原炀半个身子把他的光线挡着了,他入目就是原炀赤裸的结实的胸肌,上边儿还有他昨晚上咬的齿印。
      原炀轻轻摸着他的腰,“起不起来?快九点了。”
      “起来,睡这么晚……怎么不早点叫我。”
      原炀轻柔地吻落在他脸颊上,“怕你累呗,你这个年纪了……”
      顾青裴拧了他胳膊一把,懒洋洋地说:“我哪个年纪了,找抽是不是。”
      原炀低笑出声,“开玩笑的嘛,你还挺在意的。”
      如果不是有原炀,顾青裴从来不觉得自己年纪有什么问题,三十五岁正是一个男人最好的年纪,事业有成,稳重老练,到哪儿都吃香,可是当自己有个二十出头的小情人的时候,事情就不一样了。他凉凉道:“我可没看出来你开玩笑,第一次见面你不就说我明显见老吗,我又不可能一年比一年年轻,现在只是见老,以后真老了怎么办哪小伙子?”
      原炀狠狠亲了他一口,“真老的没人要的那天,你对我就不会有二心了,到时候除了我还有谁愿意上你。”
      “靠,你嘴里就没句人话。我为什么非得找人上,我向来只上别人,只要我那时候还硬的起来,我……”
      “等一下。”原炀突然抓着他的下巴,瞪大眼睛看着他,“你说什么?”
      顾青裴瞪了他一眼,戏弄他道:“我说我就是老了也用不着你。”
      “不是这个,前面的。”
      “只要我还硬……”
      “再前面。”
      “你到底要问什么。”顾青裴莫名其妙。
      原炀翻身压到他身上,呼吸有些沉重,“你说你只上别人?那你跟我的时候,是不是只有我干过你?”
      顾青裴一瞪眼睛,“你可真有脸说,你那是强奸。”
      原炀在他身上蹭了蹭,捏着他下巴就亲,亲得顾青裴喘不上起来了才放开,顾青裴能明显看到他眼中兴奋的光芒,“是不是只有我干过你?这么说我可是你第一个男人。”
      顾青裴笑骂道:“放屁,我十六的时候就睡过人了,怎么也轮不到你是第一个。”
      原炀揉着他的屁股,邪笑道:“但是有谁插进去过这里?只有我吧?只有我吧。”
      顾青裴微讪,“赶紧起来吧,我饿了。”
      原炀这时候哪能让他起来,一想到顾青裴销魂的地方只有他一个人尝过,他就兴奋地想把顾青裴吞进肚子里。
      他压着顾青裴不让他起来,手开始在他身上乱摸。
      “你干什么,赶紧起来了。”
      “不行,我起不来了,再做一次。”原炀扑在顾青裴身上上下其手,因为过于激动,下身早已经硬邦邦地顶着顾青裴的大腿。
      顾青裴仿佛能看到原炀兴奋摇晃着的大尾巴。他虽然也有些心猿意马,可想到还有好多事没做,就啪啪拍着原炀的胳膊,“今天有正事儿……唔……”
      在他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就被原炀摆弄着胳膊腿儿给上了。昨晚做了好几回,那个地方进出特别容易,原炀很轻松地就插了进去,不知疲倦地动了起来。
      大清早一醒来就干这么没羞没臊的事儿,顾青裴感觉老脸有些挂不住。但他很快就没空想这些了,原炀用可以将他融化的热度亲吻着他,两个人肢体交缠,卧室内一片春色盎然。
      俩人腻歪到快中午的时候才起床,吃过饭后,各自忙活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去了。
      联会的秘书长选在星期天,也就是签约的前一天给原炀打电话,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他听到了消息,如果明天无法签约,可以改期,但项目要重新谈。
      原炀却坚称明天一定到。
      他接电话的时候,正在X行总行行长的办公室里,为了这个事,他已经连跑了两天行长的办公室,把行长弄得无处可躲。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放贷是相当不合规矩的,但他又不能得罪原炀,俩人光耗在言语上的周旋就花了几个小时。
      除了提高利息,许他个人好处外,原炀又找了几个过硬的关系,才终于让行长把这件事答应了下来,确定星期一早上一上班就放贷。
      从X行总部大厦出来后,原炀第时间就打给顾青裴,告诉他这一好消息。
      顾青裴在电话那头长长吁了一口气,“太好了。”
      原炀靠在车上,嘴角挂着他自己都想象不出地温柔笑容,“如果没有你的话,这件事儿肯定就没戏了。”
      “那是当然,你一时间上哪儿找人给你担保去。”
      原炀低笑道:“你真让我意外,我没想到你会做出这样的事。”
      顾青裴沉默了片刻,“我也没想到。”
      原炀道:“你没后悔吧。”
      “合同都签了,我后悔也晚了。”
      “说老实话,你后悔吗。”
      “不后悔,我做事一向不后悔。何况……”
      “何况什么?”原炀追问道。
      “何况,这也是给你的,我详细你。”
      原炀心中涌上一股暖流,他低声道:“真想现在就出现在你面前,我想亲你。”
      顾青裴低笑几声,“你今天还是别过来了,我这边好多账目要处理,没时间。”
      “我当然要过去,我要每天都看到你。”原炀说得一点儿也不害臊。
      电话那头的顾青裴,只剩下轻笑声。
      原炀回自己公司忙了一下午,梳理了明天签约中的一切细节。到了晚上七点多,他驱车去了顾青裴的公司,顾青裴果然带着一堆人在加班,那些人看到原炀都不意外了,因为原炀已经连续三天往他们公司跑,而且对自己的老板关注的有些过分。
      有眼睛亮的早看出来怎么回事儿,心里跟明镜似的,只是嘴上不说。
      顾青裴一看他来,就知道工作做不下去了,收拾了东西跟他走了。
      俩人开车走了一段路,顾青裴问道:“这不是回我家的路,去哪儿啊?”
      “去以前的地方。”
      顾青裴愣了愣,知道他说的是俩人以前同居的那套房子。他沉默了半晌,“那房子,是你在看着?”
      “嗯。”原炀想到顾青裴那时候撒手就走,心里依然有些憋屈,“定期有人打扫,我偶尔会回去。”
      顾青裴也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俩人进屋之后,顾青裴环顾四周。上次在这里醒过来,他没怎么花心思仔细打量就跑了,现在认真地巡视了一遍,发现这里跟两年多前真的没有任何改变,他走的时候什么样,现在还是怎么样,好像随时在等着他回来。
      原炀突然从背后抱住了他,“搬回来吧,我喜欢住这里。”
      顾青裴沉默了半晌,开口道:“原炀,咱们这回在一起,对你来说……有个定义吗?”
      原炀怔了怔,然后坚定地说:“有,你是我媳妇儿。”
      顾青裴轻轻笑了笑,鼻头有些发酸。
      “那你呢?”
      顾青裴低声道:“我哪儿也不去了。”
      原炀身体有轻微的颤抖,他紧紧地抱着顾青裴,咬牙道:“废话,你再敢跑,我真打断你的腿。”
      顾青裴笑道:“你这股流氓劲儿啊,外表再怎么变都改不了。”
      “我再怎么流氓,我对你也是没话说吧。”原炀照着他脖子亲了一口,“除了我还有谁愿意里里外外伺候你,说,今天想吃什么。”
      “看冰箱有什么吧,你平时不住这里吧。”
      “我让秘书买了菜放冰箱里了,等这段时间忙过去,咱们就搬回来。”
      顾青裴笑了笑,眼中一片温柔之色,“好。”
      第二天早上,俩人一同去了企业家联会的办公室。秘书长,执行会长和原立江早就到了,执行会长将代表联会跟原炀签合同。
      原立江看到俩人出现,脸色很平静。很多消息不需要亲口说,他也早已经获知。
      X行的款项已经划拨到原炀公司账户,合同一签,立刻就能付款,原立江此时已经没有时间阻止原炀。
      在文件上签完字,原炀抬头看了原立江一眼。
      原立江也淡淡看了他一眼,然后扭过了头去。
      俩人从联会大厦出来的时候,互相对视了一眼,一同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顾青裴叹了口气,“如果信用社一到两年之内能批下来,我公司就不用愁现金流的问题了。”
      “我会加紧推动,联会也不会松懈,我相信用不了两年就能批下来。”
      “那样最好。”顾青裴眯着眼睛看了一眼明晃晃的日头,心情很是舒畅。
      俩人坐进车里,原炀从文件袋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了他。
      顾青裴奇道:“什么东西?”
      “看看。”
      顾青裴看了一眼,立时怔住了。
      那是一份股权转让合同,原炀把他所持有的信用社的全部股份都转给了顾青裴。
      顾青裴瞪大眼睛看着他,“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项目,本来就是打算送给你的。”原炀明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我知道你一直忌讳我爸,你在他面前连说话的份儿都没有,你很憋屈吧。有了这个,你就是工农信用社的第一大股东,这能让你在面对我爸的时候,心情好一点吗。”
      顾青裴手指有些颤抖,“我不用你这么做,我跟你爸之间本来就不存在什么竞争,我在他面前扬眉吐气又有什么意义,这不是我有能耐就能让他妥协的事儿。”
      原炀抓着他的手,“我就是想让你在他面前硬起一些。”
      顾青裴深吸了口气,平静了下来,“原炀,你还不明白吗,这不是争强斗胜的事儿。”
      原炀垂下眼睑,半晌,轻声说:“我想,这样能让你解气一些,你就……能不能原谅我爸做过的事情。”
      顾青裴一怔,看着原炀失落的表情,他感到一阵心酸。
      和自己的父亲闹成这样,原炀应该是最不好受的那一个。
      顾青裴抓着他的下巴亲了他一下,“你爸是你爸,你是你,我真的不需要这些。”
      原炀定定地看着他,最后淡淡一笑,“收着吧,这些股份,一开始就是为你准备的,当我的聘礼了成吗?我以前吃你的睡你的,还没送过你半点像样的东西,以后我的都是你的,你把你自己给我就行了。”
      顾青裴笑了出来,“你可比以前精明多了,绕来绕去,不还是你的。”
      原炀扯着嘴角一笑,“都是跟你学的。”
      俩人在车里腻歪了一会儿,原炀就逼着顾青裴签字,顾青裴犹豫过后,在协议上签了字。原炀愿意送他,他也没什么理由不接,如果他们从今往后一条心,你的我的确实没有任何区别。
      俩人正打算驱车回家去,原炀的电话响了起来,他看到来电显示后,眉头皱了起来,“喂,爸。”
      顾青裴听在耳里,面上却没什么表情。
      半晌,原炀挂了电话。
      顾青裴轻声道:“怎么的?”
      原炀气息有些不稳,他抓着顾青裴的手,轻轻揉着手心,“他让我带你回去一趟。”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