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113章

第113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原立江怔愣过后,冷笑道:“好大的口气,你拿什么给他担保?”
      顾青裴平静地说:“我公司在北京、青岛、杭州和三亚分别有地产项目,在东北还有一个大型林业项目,虽然现钱都压在地里,并且未来三五年都未必能套现,但公司资产评估总额足够覆盖原炀的贷款额度,我有没有实力给他担保,不劳你操心。”
      原立江挑了挑眉,“我倒是小看你了。”
      “我工作这么多年,有些自己的积累并不奇怪,何况这些微不足道的东西,在原董眼里肯定算不了什么。”
      原立江冷哼道:“这些就是你全部身家了吧。一旦原炀还不上钱,就是你落个倾家荡产,顾青裴,你这么谨小慎微的人,愿意做这样的事?”
      顾青裴直视着他,“我有我的把握,同样不劳你操心。”
      原立江定定地看着顾青裴,眸中带着探究和审视。
      顾青裴低声对原炀说:“走吧。”说完转身往外走去。
      原立江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我就看看你们星期一能不能弄出钱来。”
      原炀紧跟在顾青裴身后,俩人一路无话,直到经过一个空的包厢,原炀一把抓着顾青裴的胳膊,把他拖进了包厢里,并顺手锁上了门。
      原炀死死盯着顾青裴,他气息不稳,眼圈有些发红,“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从来没要求你为我担保。”
      “我是为了我们的项目,我们有共同的利益,我……”
      “放屁!”原炀按着他的肩膀,直直望进顾青裴闪躲的眼神,他胸口起伏不定,似乎胸口压抑着强烈的情绪,“顾青裴,你说实话,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明知道给人担保要冒多大风险,这个公司是你一辈子的身家,是你全部的积累,你为什么敢给我担保?你为什么这么做?你给我说实话!”原炀已经激动得手都在发抖,他抓着顾青裴的肩膀,把顾青裴的肩头握得生痛。
      为什么这么做?因为他看着原炀落于原立江下风,他不痛快。
      他顾青裴从小就比同龄人成熟,活了三十五年,因为冲动行事而后悔的时候他几乎想不起来,他一直以来,都是一步一个脚印,连落脚点都计算好了才迈步子,每一步使用多大的力道,付出怎样的气力,可能收获什么,可能失去什么,他都要前前后后想得清清楚楚,才敢往前走,他做梦也不会想到,他会在一念之间,把自己的全部身家抵了出去。
      可直到现在他还没后悔,他还没想收回自己说的话,尽管他随时都可以反悔。
      为什么这么做?说来说去,只不过是他想这么做罢了。他想看着原炀赢,就好像原炀赢了,他就赢了。
      可是他知道,换做世界上任何一个人,他绝对不会做出这样莽撞的事,也只有原炀了,只可能是原炀。
      顾青裴低下头,轻声道:“我相信你能还上。”
      原炀捏着他的下巴,强迫他看着自己,“我他妈不想听这些,我要听你的实话。”原炀颤声道:“你是为了我吗?顾青裴,换做以前,打死我都不相信你会说出那样的话,你不是最谨慎小心吗,你为什么能在几分钟之内就做这样的决定?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因为我?你是不是喜欢我,你他妈说实话!咱们认识三年了,我就要这句实话,你心里有过我没有,有没有!”
      顾青裴心痛得有些喘不上气来,他叹息一声,“有,有过。”
      原炀呼吸一滞,突然厉声道:“那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非要走?为什么要帮着王晋对付我,你到底!为什么!”
      顾青裴怔怔地看着他,“原炀,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我当初跟你分开,就是嫌弃你没本事?其实你能不能挣钱根本不重要,我顾青裴身为一个男人,会连一个人都养活不起吗,何况你还那么好养活……你到现在还是不懂,我为什么没法留在北京。”
      原炀颤声道:“因为我爸,是吗?我知道你顾忌我爸,所以我这两年来一直在努力,没错,我爸说的是,我就是要比他强,我要让你回来的那一天,知道我比我爸强,他动不了你,你可以安安心心地留在我身边!”原炀说到最后,声音抖得不成样子,“我一直在等你,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为什么要处处跟自己的亲爹作对?你明不明白!顾青裴,你为什么不能早说一句实话,你为什么不能告诉我,你为了我也能冲动一回,也能赌一回,我他妈为了你一句话,什么都能豁出去。”
      顾青裴听到最后,实在承受不住,眼泪夺眶而出,他张了张嘴,“原炀,我们……”然后他就说不下去了。
      和原炀从认识到现在的一幕幕全都浮现在他脑海中,他们斗过,闹过,也甜蜜过,直到最后落了个不欢而散、不告而别,那几个月的经历,比他一辈子的感情史攒到一起还要丰富,还要刻骨铭心。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一个人,能让他牵肠挂肚,念念不忘,能让他又爱又恨,又想靠近、又想远离。
      他觉得自己这辈子也算是栽原炀手里了,否则凭他一贯的冷静自持,明明能清楚地分析其中利害,又怎么会依然执迷不悟。
      他以为两年时间能改变很多,至少他能把原炀从心底放下,可惜他发现,什么也没改变,分开了两年,身体走得再远,心都困在原地,有什么用呢。
      他心里挂着的人,始终是原炀,什么也没改变。
      原炀紧紧抱住了他,哽咽道:“不准再走了,哪里都不准去,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放开你,你点个头的事儿,我们什么都能扛过去。”
      顾青裴轻声道:“你说得好听,你都交了女朋友,父母都见了。”
      原炀摸着他的脸,“你吃醋了吧?我问你你还不承认,你他妈说句实话能憋死你啊。”
      顾青裴实在没脸承认,他微微偏过头,“我没吃醋,我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你确实……”
      “我只有你。”原炀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她爸妈正在闹离婚,她爸找个二奶生了两个儿子,她想为她妈从她爸手里抢过来一些东西,所以我和她合作。你再说一遍你没吃醋。”
      顾青裴明亮的眼睛看着他,“就这样?”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顾青裴吸了吸鼻子,有些难堪地想去抹眼泪。
      原炀却抓住了顾青裴的手,他低下头,湿软的舌尖轻轻舔着顾青裴的脸颊和眼角,顾青裴更觉得臊得慌,他推开原炀,“别闹了,还有好多事要做,我去整理一下文件,你银行那边到底有没有问题?我们……”
      原炀卡着他的下巴,用力堵住他的唇,这个吻热烈而饱含感情。对原炀来说,现在没有什么比认真亲吻这个人更重要。
      顾青裴闭上了眼睛,手指插进他浓黑的发间,用心享受这个让他温暖的吻。
      他们花了三年多的时间,经历了数不过来的心酸和痛苦,才换来这一个能让彼此安心的拥抱和亲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