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112章

第112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顾青裴回到家之后,不知道哪根筋抽抽了,打开自己的电脑,找到了一封多年前的老邮件,点开了。
      里面是那几张流传出去的他的照片。
      他这么多年一直避而不想再看,就是怕影响自己的心情。现在认认真真地看着这几张照片,当年那种羞臊得头脑发热,脸颊发烫的感觉已经没有了,也许是时间过去太久,已经麻木了,或者从心里上已经能战胜对这件事的担忧,顾青裴现在的心情平静得出乎自己的意料。
      如果不是这次碰到绑架,他对照片的事,真的已经淡忘了。
      他自嘲地笑了笑,把网页关了。
      这样最好,只要他自己想开,其实什么事儿都不是事儿了。
      顾青裴在家休养了两天,他不想顶着秃了一块儿的脑袋出门,太难看了。星期五晚上,他的助理和几个高管跑到他家来开会,顺便看看他。
      晚上几个人正吃饭呢,顾青裴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看,是王晋打给他的。
      他走到卧室接了电话,“喂,王哥。”
      “青裴,我问你,你是不是跟原炀弄那个工农信用社的事儿呢?”
      “是啊。”
      “我这里得到些消息,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
      “什么消息?”
      “原立江和薛会长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搞定了XX集团的高层,现在XX集团拖延时间,不肯跟原炀签担保协议,协议签不了,X行的钱就弄不出来,原炀没法在星期一的时候付款,你们那个合同签不成了。”
      顾青裴心里一沉,“王哥,这个消息靠谱吗。”
      “靠不靠谱,你打电话问问原炀不就知道了,他这两年,跟他自己的亲爹斗得上天入地的,北京城里没人不知道,也真是有意思,亲父子弄得跟仇人一样,去年原炀撬走了原立江六个多亿的合同,今年老子发威了。青裴,你赶紧撤股吧,原立江那边儿肯定是有筹钱的路子了,只要能拖延你们付款,大股东的位子还是他的,他为这个信用社的事运作了这么久,怎么可能看着原炀作收渔翁之利呢。”
      顾青裴沉吟了片刻,“王哥,你还知道什么,都告诉我吧。”
      王晋叹了口气,“虽然挺不想说的,但我还知道,原炀跟原立江闹成这样,都是因为你。”
      顾青裴沉声道:“王哥,我想知道的是生意上的事儿,这个,你就被跟我提了。”
      “生意上的,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XX集团是国企,要给原炀担保那么大金额的贷款,原炀的面子已经够大了,不过看来还是没比过他老子,我才原立江就等着这一手呢,等着原炀把以前都计划好,再让他尝尝功败垂成的滋味儿。”
      顾青裴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呼出,声带有轻微的颤抖。
      “青裴,撤股吧,别跟着他们掺和了。我说句不好听的,原炀想占大股东,又拿不出那么多钱,所以左手拉一个小女朋友,右手拉一个你,三家一合作,正好能跟原立江杠上,我们撇开利益不谈,你被原炀这么利用,自己不觉得难受吗?”
      顾青裴僵硬地笑了笑,“王哥,这件事不能撇开利益谈,利益才是整件事里我唯一追求的,怎么能撇开谈?既然都是以利益为出发点的,何来利用一说。”
      “你只是不想承认罢了。青裴,你自己问问你自己,原炀搂着耀信老总的女儿,以联姻的架势跟耀信合作的时候,你心里在想什么。人家说不定过不了多久,成一家子了,你在这里面算什么?他们占的股份比你大,以后有的是办法逼你出让股权,到时候原炀跟那小姑娘一结婚,他就是信用社名副其实的董事长,你告诉我,你真的从来没想过有那一天吗?”
      顾青裴的手慢慢握成了拳头,他轻笑道:“王哥,任何一个投资项目未来可能产生的风险,我都已经想过了。你想跟我撇开利益谈这件事,但我只想跟你撇开感情谈。撇开感情来说,第一,信用社注册成功后,我持有的股份,足够支撑我公司未来三到五年发展所需的流动资金,第二,让我顾青裴出让股权,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第三,如果那代价真的很可观,那么同样说明我投资完全成功,这件事怎么看,对我都是有利的,王哥,说来说去,不就是商业合作吗?哪儿来的感情问题。”
      王哥笑了两声,“青裴,你非要这么说,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其实放弃追你之后,我发现我反而更能认真地去了解你。你心里在想什么,我们不争论了,我只希望你能一直顺风顺水,不要在任何人身上摔跟头。”
      顾青裴笑道:“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那信用社的事,你做什么打算?”
      “我会跟原炀沟通的,毕竟这个项目我是真的想做,我想跟他想想办法。”
      “你……哎,算了。”王晋顿了顿,嗓音温和动听,“如果你需要我帮忙,我会尽力帮你。”
      顾青裴并不在意王晋说得话有几分是客套,他依然很感动,“谢谢王哥。”
      挂了电话后,顾青裴冲到客厅,“事情有变,马上去打听一下XX集团和原立江最近有什么利益往来。”
      “顾总,怎么了?”
      “那边儿故意拖延,不跟原炀签担保协议,我出去一趟,你们赶紧查。”
      几人面面相觑,眼见着顾青裴套上衣服出门了。
      他一边开车一边给原炀打电话。
      电话半天才接通,那头正放着舒缓的轻音乐,原炀的声音很稳定,“喂?顾总。”
      “你在哪儿?我得到消息了,我们现在见一面,商量商量对策。”
      “我现在没空。”
      “你在谈事儿?”
      原炀正打算说话,顾青裴就听到那头传来一个中年男音,“是哪个顾总啊?青衍投资的顾总吗?”
      原炀回道:“是。”
      顾青裴皱眉道:“你和谁谈事儿呢?”
      “顾总要没事儿,就请他过来吃个饭吧,咱们也算间接的三家合作,我们应该见见面。”那男声又道。
      原炀顿了顿才道:“我和耀信的刘总在一起,XX饭店,你过来一起吃个饭吧。”
      顾青裴一怔,轻声道:“你未来老丈人?”
      原炀不置可否,“我们以后也就是合作伙伴了,过来认识一下吧。”
      顾青裴眼神暗了下去,他道:“好,我现在过去。”他挂了电话,抓着方向盘的手背因为用力过猛而泛出青筋。
      顾青裴一进包厢,就看到了耀信的老总坐在一边,原炀和刘姿雯坐在另一边,俨然是女儿带着男朋友见老丈人的架势,刺得顾青裴眼睛疼。
      他一进屋,三人都站了起来。
      耀信的刘总笑着过来跟他握手,“顾总,久仰久仰,哎哟,这脑袋怎么了呀?”
      “呵呵,碰上抢劫的了,没大事儿。我一直旧闻刘总大名,以前只能在报纸上看看,今天能和刘总结识,真是荣幸。”
      俩人客套了一番,刘总把他让到自己身边的座位坐下了。
      四个人,两两相对的坐着,顾青裴立刻被划拨到了长辈那一面。他有些想笑,他知道在任何一个正常人眼里看来,事情本来都该是这样子的。年轻有为、天造地设的小情侣坐在一边,上一辈的人坐在另一边,合情合理。
      顾青裴和刘总又互相恭维了几句,,他就把话题带到了正事上,“其实我今天找原炀是因为听到了一些对我们不利的消息,现在刘总也在,我们正好商量商量。”
      原炀轻撤嘴角一笑,“我今天也是为了这个跟刘总见面。”
      刘总长长叹了口气,“这个事情太麻烦了,其实我一开始对这个投资就有些犹豫,说句实话啊原总,如果不是因为咱们有这层关系,这么大的投资我真要再考虑个把月,现在出了这个事,说不定就是给我们时间好好反思一下。”
      原炀道:“如果真的拖个把月,我们半个股份都捞不着了,事情已经运作到这第一步,我还是想坚持走下去。”
      刘总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很是圆滑地说:“原总,我不是不信任你,我连女儿都愿意交给你了。但是你是知道的,我是上市公司,虽然我是董事长,但是给你做担保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得上董事会讨论,要召开董事会,我得提前至少十五天公示,会议紧赶慢赶也得下个月才能开,开了还得给董事斟酌、决策的时间,怎么可能赶得上下星期一签合同呢。”
      原炀笑了笑,“既然刘总有难处,我也就不勉强了。”
      顾青裴马上听明白了,原炀这是指望耀信能给他担保贷款呢,而明显刘总根本不愿意给他担保。耀信的董事局结构,里边有三个都是他亲戚,而且刘总本人持股超过百分之六十,这是顾青裴之前查耀信的时候得到的消息,真要作决议,其实只要他点头,总有办法,但只要他不愿意,总有一堆理由。
      顾青裴完全能理解刘总的决议,换做是他,也不可能会冒冒失失地同意给一个人作担保,万一钱真的还不上,那真是血本无归。
      他看了看原炀,原炀正巧也在看他,俩人四目相接的一瞬间,顾青裴在原炀眼里看到了一丝冷意。
      刘总安抚道:“原总,虽然这个我实在无能为力,但是只要你能在星期一拿出钱来,我还愿意履行合同,在信用社这个事情上和你们继续合作下去。”
      顾青裴看得出来,这个刘总已经认定了原炀不可能弄得出钱来。
      原炀点了点头,“有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刘总,姿雯,我和顾总先走了,我们还有事儿要办。”
      从头到尾就跟个装饰品一样没插一句话的刘姿雯,此时也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好像几人的谈话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刘总热络地把他们送到了门口。
      俩人跨出餐厅后,顾青裴沉声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把事情说清楚。”
      原炀反问道:“是谁告诉你消息的?”
      顾青裴道:“王晋。”
      原炀嗤笑了一声,“他等着看我笑话呢吧。”
      顾青裴冷道:“你现在还有心情想着人家看不看你笑话?我现在只想知道你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原炀摇了摇头,“没有,我现在还没想到。”
      “今天已经是星期五了,明后两天就算有担保协议,银行也不会放贷。”
      “只要能拿到担保协议,随时能放贷,但是XX集团拖着,我目前确实没办法。”原炀眸中透出寒光,喃喃道:“太小看他了。”
      顾青裴冷笑了两声,“没办法,真是好答案。”
      “我还有两天时间,让我想想吧。”原炀沉声道:“你先回去吧,我没空和你解释了。”
      顾青裴道:“我认识一家风投公司,我晚上把人约出来见一面吧。”
      原炀摇了摇头,“你自己也知道没用的,那么大笔贷款的担保,没有哪个公司会在两天之内做决定。”
      顾青裴叹了口气,感觉脑袋又开始疼了。
      原炀正打算走,电话却想了起来,原炀掏出手机一看,皱了皱眉头,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他淡道:“爸。”
      顾青裴挑了挑眉,扭头看着他。
      只见原炀抬头望楼上看了看,然后说:“有事吗。”
      外面车来车往,顾青裴听不见原立江说了什么,他也下意识地跟着原炀抬头看,却在三楼窗户旁看到了原立江。
      原来他也在这儿吃饭。
      原炀挂了电话,看着顾青裴道:“我爸让我们上去。”
      顾青裴也看着他,没有说话。
      原炀道:“你不想见他就别上去了,我自己去吧,我想看看他要说什么。”
      “没事,我跟你一起去。”顾青裴目光冷凝,“我同样想知道,他想说什么。”
      俩人上了楼,正赶上原立江再往外送客人,屋里一桌子残羹,看来原立江在这里出现,真的是巧合。
      等人都走光了,原立江站在窗前,淡道:“屋里信号不好,刚才去窗边接个电话,就看着你们了,挺巧。”
      原炀单刀直入地说:“爸,有什么话赶紧说吧。”
      原立江看了他一眼,嘲弄道:“亏你还能叫我一声‘爸’,你为了一个男人,家也不要了,爸妈不要了,弟弟妹妹也不要了,你怎么好意思还叫我一声‘爸’。”
      原炀平静地说:“你如果不愿意让我叫,我以后不叫就是了。”
      原立江眉毛一横,似乎要发火,却生生忍了下来。他看了看顾青裴抱着纱布的脑袋和浮肿的半边脸,解释道:“薛林做的那件事,跟我没有关系,虽然我们有共同利益。”
      顾青裴道:“这件事永远不可能跟你没有关系,没有你做过的事,就没有那些人威胁我的筹码。”
      原立江脸色一沉,他顿了顿,才道:“你说得没错。”他看向原炀,“所以这两年多来,你就一直怨恨我。”
      原炀不置可否,“找我们上来究竟是什么事,你还是直说吧。”
      原立江轻轻叹了口气,“我一直很想知道,你处处跟我作对,抢我的生意,挖我的墙角,究竟是图的什么,你是我儿子,难道这些以后不都是你的?”
      原炀定定地看着他,没有回答。
      原立江眯着眼睛看着他,“我分析了一下,你是想证明自己比我强吗。”
      原炀道:“爸,我没空听这些,如果你不能说正事,我们就走了。”
      原立江突然哈哈笑了两声,笑声很是沧桑,他深深地看了俩人一样,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原炀,你有没有想过,顾青裴对你有几分感情?你能为了他跟我闹成这样,他为你做过什么?做过什么呢?”
      原炀和顾青裴脸色均是一变。
      原炀冷道:“爸,我想最没资格议论这件事的就是你。”他冲顾青裴道:“走了”。
      “慢着。”原立江看着原炀难看的脸色,觉得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道:“我现在跟你说正事。这次的项目你做不了,XX集团不会跟你签那个协议,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你拿不到那笔钱,只要你无法入股,耀信就会跟着撤资,到时候只剩下一个顾总,我有的是办法让你推出,你们死了这条心吧。”
      原炀冷道:“时间没到最后一刻,别把话说得太满。”
      “不然你还有什么办法?”
      “我一定更想出办法。”
      “原炀,你别逞强了,有哪个公司会在两天之内决定给你担保那么大笔的贷款。这个公司要同时满足以下条件,第一,公司资产总额能覆盖你要贷款的数额,第二,全资控股,老板马上就能拍板同意,第三,闭着眼睛都敢把钱投给你。哦,这个世界上倒是有那么唯一一个,就是你老子我,可惜……”
      “还有一个。”顾青裴平静地看着原立江。
      原立江犀利地目光落到了顾青裴身上。
      顾青裴从容地说:“我给原炀担保。”
      此言一出,原家父子俩都说不出话来了。
      原立江不敢置信地看着顾青裴,原炀的拳头握得咯咯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