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110章

第110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那天晚上,那保安安排了三个手下呆在顾青裴屋子里看着他,自己带着几个人去了隔壁房间。
      顾青裴已经被绑缚着四肢整整一天了,除了中途上过一次厕所,喝过一杯水,这一天他什么也没干。他不仅要以这种难受的姿势倒在潮湿有异味的床上,而且一点东西都没吃,他看着那碗凉掉的方便面,心里多少有点渴望。不过他还没饿到那个程度,他只能尽量调整一个相对不那么难受的姿势,等待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
      原炀会来救他吗?
      他一边希望原炀来,一边又担心原炀来了会受伤。
      听那保安的意思,他这次是有备而来,而且顾青裴观察了一下人数,他们至少有七八个人。不过,想到原炀能定位他的位置,他就觉得原炀一定有办法救他。
      顾青裴耳朵里充斥着那几个人的呼噜声,他在疲倦和精神压力下,没撑多久就睡着了。
      睡到半夜,他被异响弄醒了。睡梦中不知道是谁大叫了一声“着火了!”
      几人同时惊醒,鼻尖果然闻到了一股浓烟的味道,其中一个人跳了起来,下意识地打开了门,“怎么了怎么了?那里着——”他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砰地一声飞进了屋子里,咣当一声重重摔在地上,顾青裴接着楼道里透出来的光一看,那人鼻梁都被打折了,满脸是血。
      顾青裴抬眼一看,是他曾经见过的原炀的一个保镖,他不禁激动了起来。
      另外两个人很快反应了过来,掏出刀子就朝那个保镖冲了过去,那保镖显然受过正规训练,打他们跟玩儿似的,三两下就把人撂倒了,然后看了顾青裴一眼,转身又出去了。
      隔壁房间的打斗声震得顾青裴身下的床都在抖。
      突然,他这边的窗户被打开了,窗帘被用力扯到一边,发出刺耳地刺啦地声音,顾青裴猛然转头,看到那保安拿着把沾血的刀子冲了进来。
      他这才知道自己这个房间跟隔壁间的阳台是互通的,还没来得及多想,那保安已经冲了上来,一把揪住顾青裴的胳膊把他拖到了地上。
      慌乱中顾青裴的头碰到了那人的肋骨上,他伤口库未愈,疼得他眼冒金星。
      几乎是同时,原炀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他一怔,狠狠踹了那保镖一脚,怒吼道:“妈的,为什么不先救人!”
      那保镖也知道自己犯傻了,紧张地看着顾青裴。
      面色狰狞的保安把刀子横在了顾青裴脖子的大动脉上,“姓原的,好歹老子也当了好几年兵,上次是我被绑着,不然你真以为你能随随便便往我身上捅刀子?我他妈告诉你,想抓我没那么容易,你要是敢上前一步,我就挑了他的大动脉,离这里最近的医院开车也要十五分钟,他要是脖子漏了,五分钟都撑不过去,哈哈哈哈。”
      原炀气得脸色发青。他没想到自己带来的保镖这么没用,完全缺乏实战经验,他本来想亲自抓住这个人,所以把顾青裴那屋的人交给他,没想到造成现在这样的局面。他咬牙道:“你说吧,你想要怎么样。”
      保安凶狠地看着他,手里的刀往顾青裴肉里扎了几分,顾青裴的脖子立刻见红了,他恶声道:“我说了,我要把你的手指一根一根剁下来。”
      原炀甩了甩手,目光凶恶如狼,死死盯着对方,“你想剁我就让你剁,但是你敢伤着他,我会把你切成片。”
      顾青裴做了个吞咽的动作,额上汗如雨下。
      保安心里一颤,为了掩饰那种渗人的恐惧,他吼道:“把我底下的人放了。”
      原炀挥了挥手,把几个还站得起来的都放了,那些人都跑到了顾青裴那一边。
      那保安吸了吸鼻子,喘着气说:“你,你准备好钱没有。”
      原炀道:“没有,银行早下班了。”
      “你他妈找死!”
      “还有三个小时银行就上班了,我可以立刻让人去取钱。”原炀冷冷地看着他,“我劝你别干蠢事,你如果敢碰他,你不仅一个字儿也拿不到,而且我会杀了你。”原炀森冷地盯进他的眼眸,一字一顿道:“我一定会杀了你。”
      那保安露出疯狂的笑容,“我不动他可以,但我饶不了你。”
      原炀伸出手,下巴微扬,倨傲地看着他,“我把手送给你,你敢不敢来?”
      那保安踢了自己的手下一脚,“去,把的手指给我剁下来。”
      那手下吓得一哆嗦,他被打得鼻青脸肿,一条小腿还被原炀给踢折了,对原炀又恨又怕,他壮了壮胆子,抽出刀,拖着一条断腿朝原炀一瘸一拐地挪了过去。
      另一个人胆子大的,看他行动不方便,也跟着过去,他一脚踢在原炀的膝盖弯上,原炀顺势单膝跪在了地上。
      那人一见原炀矮身,顿时惧意荡然无存,狠狠踹了原炀一脚。
      原炀稳住身形,幽暗漆黑的双眸无言地看着这两个人,那眼神就好像在看两只死狗。
      俩人心头大震。
      那保安叫道:“怕什么!他不敢动,把他手指剁下来,一根也别剩!”
      其中一个蹲下身,抓着原炀的手腕,把他的手掌按在地上,另外一个蹲到另一侧,比划着手里明晃晃的刀子。
      顾青裴看到这里终于忍不住了,颤声道:“你要多少钱,我一分不差你,你要真伤了人,你麻烦就大了,做这种事除了能解一时之气,毫无意义。”
      那保安喝道:“闭嘴!”
      原炀静静地看着顾青裴,轻声道:“你别说话。”
      顾青裴害怕得浑身直抖,如果他真的亲眼看到原炀的手……他接受不了,他无法想象!
      “赶紧动手!”那保安大吼一声,催促道。
      抓着刀子的人一咬牙,瞅准了原炀的小指扎了下去!
      顾青裴瞠目欲裂,大吼一声:“别碰他!”那音量震得他身边的保安都一愣神。
      就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候,原炀突然从地上暴起,不费吹灰之力挣脱了一个人的束缚,整个人像条豹一样扑向了顾青裴,速度之快,让人眼花。
      那保安怔愣过后,眼见原炀冲了过来,还没等他的大脑做出反应,他只感觉大腿一阵剧痛,他低头一看,一把刀子插到了他膝盖上方。
      接近着,他被原炀扑倒在地。
      原炀的拳头跟石头一样砸到了他的眼睛上,一下子就把他砸懵了。
      身后的两个保镖扑上来制住了要从原炀背后偷袭的其他人,短短几秒的时间内,局势突然逆转,顾青裴身体乏力,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原炀骑在那保安身上,把刀子从他腿上拔了出来,他头也没回地对自己的保镖说:“你先把人带出去。”
      一个保镖会意,割开顾青裴的绳子,把身体僵硬无法站立的顾青裴扛了起来,往外走去。
      顾青裴叫道:“原炀!”
      原炀把刀柄在手里转了一圈儿,低声道:“你在车里等我。”
      顾青裴被保镖扛下了楼,他刚到楼下,就听到了一声惊天的惨叫声,那声音震得人鼓膜发麻,异常渗人。顾青裴听得浑身发凉,他颤声道:“你放我下来,他不会……”
      那保镖冰冷地说:“不会的,死了是便宜他,半死不活才过瘾。”
      话音未落,又是一声惨叫划破天空,顾青裴实在不敢再想,他是个守法良民,这辈子也就跟同学打打架吵吵嘴,没有对抗血腥暴力的强大的心脏,原炀让他先走是对的,尽管他也觉得那保安活该。
      他坐进车里后,身体软的像一滩烂泥,三十多个小时的囚禁耗尽了他的精力,他现在四肢都因为捆绑时间太长而无法正常活动。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车门打开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进了顾青裴的鼻腔。
      顾青裴转头,见原炀坐进了车里,衣服上全是血,神色阴沉,看着非常吓人。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原炀,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原炀凑了过来,伸出手摸了摸顾青裴被打得肿起来的半边脸,手指微微发抖,然后,他把顾青裴抱进了怀里,声音已然哽咽,“吓死我了。”
      顾青裴的心一下子软了下来,他鼻头酸涩,也有些想哭的冲动。
      原炀把身体的重量全都压到了顾青裴的肩膀上,他紧紧抱着怀里的人,从未体会过的恐惧已经侵蚀了他的心,如果顾青裴发生半点意外,他杀了自己都不够。
      还好,还好,怀里的人,是热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