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109章

第109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企业家联会的秘书长提出了正式签订合同的日期,就定在下周一。
      顾青裴接到通知之后,跟原炀通了个电话,问他的款项到位没有。
      原炀道:“银行应该能在下周前拨款。”
      “你的担保协议签了吗?”
      “这不才刚接到确定的日期,我明天就去跟XX集团签协议,有了他们的担保,银行那边的款项不会有问题。”
      “你倒是真有能耐,让XX集团敢为你担保这么大笔的贷款。”
      “我跟他们合作过,哪次都没让他们少赚。”
      “那就好。”
      原炀隔着电话,想着顾青裴此时微微蹙眉,专心思考的表情,心脏的位置涌入一股暖流,他道:“你高兴吗?”
      “神马?”
      “这个项目成功了,赚了很多钱的话,你会很高兴吧?”
      “为什么不高兴。”
      “那就好。”
      顾青裴顿了顿,“原炀,你想说什么?”
      “你以前总嫌我让你心烦,给你添麻烦,现在总能让你高兴一回了吧。”
      顾青裴轻笑,“你以为你现在就不让我心烦,没给我添麻烦了?”
      “不管怎么样……”
      “你以前也让我高兴过。”顾青裴轻声说。
      原炀愣住了,他的声音有轻微的颤抖,“什么意思。”
      顾青裴揉了揉眉心,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的声音恢复了正常,“没什么,不说了,我还得开会,款项到位了之后,跟我说一声。”
      “等一下!”原炀叫道:“顾青裴,本来这句话我不想在电话里问你……你以前心里有过我吗?”
      顾青裴呼吸一滞,声音卡在喉咙里,吞不下去吐不出来。
      “你从来没说过。”
      “你问这个……有什么意义?你不是恨我甩了你,你不是打算结婚还给我发请帖吗纠结以前的事,究竟还有什么意义。”
      原炀缓缓地说:“顾青裴,你在吃醋吗?”
      “我没空继续这种无聊的话题,如果没有重要的事,不要老给我打电话了。”他说完再不犹豫,直接挂断了电话。他闭着眼睛按了半天的太阳穴,才精神了一点。
      对他来说看,跟原炀的事情远比任何困难的工作要让他费神多了,他在工作中投入的只是脑力,跟原炀投入的却是……
      顾青裴下班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难得今天没有饭局,他只想赶紧回家,洗个澡睡觉,这段时间事情太多,他人都累瘦了。
      把车停在地下停车场,他打开后备箱打算把秘书给他干洗过的西装拿出来。这时候,他感觉身后有一阵很轻微的脚步声。
      有脚步声并不奇怪,但是那脚步声有故意放轻的感觉,让人觉得有些诡异。
      他意识到不对,猛地转头,就见一个黑影朝他挥了过来,他闪躲不及,被一击敲在头上,剧痛袭来,顾青裴身形不稳,直接倒在了地上。
      他下意识地捂着脑袋,眼前一阵发黑,然后画面开始徐晃,掌心摸到了温热的液体。
      眼前有几个人影,脸上都带着墨镜和帽子,看不清相貌。
      顾青裴想攀着汽车爬起来,脑袋却越来越沉,最后失去了意识。
      顾青裴是被冻醒的。
      他睁开眼睛之后,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床垫撒发着一股潮乎乎的霉味儿,他被绑着手脚,姿势别扭,一回复意识,四肢都麻了。
      真冷啊。
      顾青裴看了看自己,他当时刚从开着暖气的车里出来,就穿了件衬衫,身上什么也没盖,在初秋的季节里睡觉,普通人都受不了。
      他回忆起了自己遇袭的细节,心里有些发慌,头上的伤口更疼了。
      他勉强坐了起来,靠坐在床头,打量着这个地方,像是一个廉价小旅馆,屋里黑漆漆的,厚重的窗帘透出一点点光线,看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那些人是谁?为什么要绑架他?想要钱吗?
      顾青裴在心里问了一串问题,他觉得最大的可能就是想勒索,现在唯一庆幸的是这些人没直接弄死他。
      顾青裴感觉脑袋上包了一圈纱布,但估计没怎么妥善处理过,头发都粘着头皮,伤口火辣辣地疼,他知道自己不能在这里呆太久,万一感染了之类的,真省了那些人撕票了。
      顾青裴深吸了口气,开始叫了起来,“有人吗!有人吗!”
      他叫了两声,就听到隔壁有了动静,半晌,一个沉重的脚步声跑了过来,一个一看就是地痞流氓样的人粗暴地推开门,喝道:“别他妈叫了。”
      顾青裴看了他一眼,平静地问:“你们老大呢?”
      那流氓挑挑眉,“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老大?”
      顾青裴不想说他看上去傻了吧唧的,怕刺激他,只好说:“我猜的。”
      那人道:‘你找我们大哥干嘛。”
      “我想知道你们把我绑来干嘛。”
      “废话,你又不是妞儿,绑你能为什么。”
      “要钱是吗,那你是不是对肉票好一点儿,给我吃点东西,我一天没吃东西了。”
      那人皱了皱眉头,“哼,真没见被绑票的口气还这么大的,你等着。”说完他噔噔噔出去了,过了一会儿,端了碗方便面回来,“吃吧。”
      顾青裴给他看了看自己绑着的手。
      “我不管,你直接用嘴吸吧。”他砰地一声吧碗放到了床头,就打算走。
      顾青裴叫道:“兄弟,等一等。”
      那人转头看着他。
      “我被你这么一关,挺心慌的,你是不是至少透漏一下,你们想要多少钱,打算联系谁给,怎么给,什么时候能放我走?”
      “这些我也不管,等我大哥回来让他跟你说。”
      顾青裴看着人嘴还挺硬,自己套不出什么话来,只好作罢。他看了一碗热腾腾地方便面,虽然挺饿的,也没法下嘴。
      他尽管表面上还算冷静,心里却沉甸甸的,他不知道这些人要了钱能不能满足,万一真对他不利可怎么办……
      他想到了原炀。原炀不是可以定位他在哪里吗,原炀能找到他吗?会不会来救他?
      顾青裴脑子里纷乱如麻,他毕竟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他的知识和阅历,在不讲理的罪犯面前,显得苍白孱弱。
      该怎么办?能活着出去吗?
      如果他不能活着出去,他最后悔的,就是昨天没能回答原炀那个问题。
      顾青裴长叹了一口气,眼神黯淡了下去。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外面又传来了脚步声,接着是门开锁的声音,然后门又被打开了,屋里的灯瞬间亮了起来,晃得顾青裴睁不开眼睛。
      “顾总,好久不见哟。”
      顾青裴心里猛地一颤,他睁开眼睛,看着站在他眼前得意洋洋的人,竟是那个企图拿照片威胁他,却被原炀教训了一顿的保安!
      那保安露出阴毒的笑容,“委屈顾总了哈,要是上次顾总多给点儿钱,我就给你找个好点的宾馆了,哦不对,要是顾总上次给够了钱,也没今天什么事儿了,你说是不是。”
      顾青裴淡道:“想要多少你说吧,我让人给你送来。”
      保安笑着走了过来,伸手就给了顾青裴一个重重地耳光,脸上凶光乍现,“你以为我要钱就完事儿了?你和那个姓原的傻逼差点废了老子一只手,我要把他的手指头一根一根剁下来!”
      顾青裴眼神一暗,“说到底我们之间也没什么恩怨,你想要多少钱,我给你就是了,并且保证再不追究,可真要伤了人,这性质可就不一样了,何必呢。”
      保安揪着他的头发,冷笑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上次你说要给我钱,转头就带了一帮黑道的堵我,我要是被给自己留好后路,我也不会下这个手,顾青裴,咱俩恩怨可大了,不过我现在不动你,等那个姓原的来了,我两个一起收拾。”
      顾青裴强行压抑着怒火,一声不吭。看来不需要原炀来找他,这些人也会把原炀弄来了。
      那保安拿出一个电话,顾青裴一眼认出那是自己的。他拨通了原炀的电话,那头很快接了电话,第一句话就是问:“喂,你跑哪里去了?”
      顾青裴心里一紧,马上喊了一声,“原炀!”他想阻止原炀继续说下去。他去个上海原炀都马上知道了,肯定是自己离开平时活动范围太远,原炀就会发现,他不能让这些人知道原炀能定位他。
      那保安骂道:“闭嘴。”
      原炀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然后低声道:“我认得你的声音。”
      保安得意地大笑起来,“你认得就好,省得我跟你解释了,孙子,我这手差点儿让你废了,你别以为我会这么轻易放过你。”
      原炀冷道:“你想怎么样,要多少,说吧。”
      “你把五百万现金中的四百五十万换成面值十万的四十五张旅行支票,剩下的五十万要现金,明天下午你自己一个人去我指定的地方,我的人会带你过来,别耍花样,我已经豁出去了,你要是敢动歪心思,我就把顾青裴剁了。”
      原炀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好。”
      保安阴笑道:“你对顾青裴可真是情深意重啊,照片上另外一个男的,就是你吧。”
      原炀意味深长地说:“你明显变聪明了。”
      “呸,走后门儿的,真恶心。”
      原炀道:“我明天下午到哪里等?”
      “明天再通知你,记住,一个人来。”
      “放心吧,人都在你手里,你还担心什么。”
      “最好是这样,否则你来了就等着收尸吧!”
      挂上电话后,保安冷冷地看着顾青裴,就像在看一个死人。
      顾青裴也看着他,心里疑惑更重。
      这个人为什么要旅行支票?如果是原炀署名的,他就是拿到国外也换不出钱来,还是他有什么办法?他以前听过通过某种手段用旅行支票诈骗的消息,不过当时没怎么关注,但那怎么也是高技术的犯罪,他不认为这个没什么文化的流氓能掌握。
      而且,上次他明显看得出来,这个人很怕原炀,只有一种可能,他受到了什么人的指示。
      顾青裴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原立江,毕竟被他害过,总是心有余悸。
      可是他又马上否决了,第一他不相信原立江会用这么极端的手段对付他,第二原立江更是没必要这样对付自己的儿子。
      如果不是原立江,那会是谁?
      是谁,跟他们的利益息息相关?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