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108章

第108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俩人气喘吁吁地分开的时候,他们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一种浓烈到无法形容的气氛萦绕在俩人周围,让他们的心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触动。
      顾青裴率先受不了这样的气氛,他的心脏在叫嚣着什么东西,他快要控制不住了。他赶紧别开了脸,故作镇定地说:“我要打个电话。”说完拨通了自己助理的电话。
      原炀盯了他半晌,目光才从顾青裴脸上移开。
      那个吻给他的感觉是那么地不同,就好像俩人一瞬间回到了两三年前,曾经他们在接吻的时候,也充满了热度和感情,就先现在这个那样。对过去的怀念冲击着他的心脏,在那一瞬间,他觉得顾青裴也感觉到了,他不相信他们相处的那一年时光,对于顾青裴来说什么都不算,他不相信顾青裴已经彻底忘了他,他赌的,就是顾青裴对他也还有感情。
      顾青裴的助理汇报了一下这两天的工作进展,然后顾青裴交代给他一些事情,俩人说了将近十分钟,才挂断了电话。
      原炀也恢复了镇定,他道:“我见过你那个小助理,长得还挺不错的,怎么,照着你的口味挑的?”
      “可不是,来面试的时候我一眼就看中了。”
      原炀瞥了他一眼,“你还想老牛吃嫩草?”
      顾青裴嗤笑一声,“他跟你同岁,真要吃,那也不是第一口了。”
      “你敢。”原炀一瞪眼睛。
      顾青裴偏过了头去,窗外的阳光洒在他脸上,他微微眯起了眼睛,嘴角带着一丝不易察觉地笑意。
      原炀挑着他的下巴把他的脸掰了过来,“你用软件屏蔽了我的监控是吗?”
      顾青裴想起了自己让小助理去办的事儿,“怎么,我维护自己的隐私还有错了?”
      “我没说你错,只是你真觉得那么两下子有效?”
      顾青裴嘲弄道:“没效你也就不跟我废话了,这钱花得值。”
      原炀不再讨论这个话题,现代科技下的产物有很多牛逼的东西,他只是想随时随地都能知道顾青裴在哪里,两年前他就这么干,这样他就能感觉自己还掌控着顾青裴的一举一动,现在已经成了习惯,一旦顾青裴脱离了他的掌控范围,他就觉得心慌。
      他这么缺乏安全感,都要拜顾青裴所赐。
      原炀摸了摸顾青裴的额头,“再睡一会儿吧,没昨天那么热了。”
      顾青裴看了他一眼,轻声道:“你也休息一会儿吧,不用看着我,我睡不着。”
      “我得看着你,免得你乱动,一会儿还得给你拔针。”原炀不由分说地躺到了床上,从背后抱住了顾青裴,“让你睡你就睡,赶紧好起来,我这头还等着你出钱呢。”
      顾青裴即使现在醒着,却也没有对他的动作做出抗议。就当他被烧晕乎了吧,只有他烧晕了,他和原炀之间才会有如此和谐的气氛,就冲这一点,他觉得这么晕头转向得也挺好。
      顾青裴又休息了一天,烧终于退了,只不过还是咳嗽不断,脸上带着病态。但他已经坐不住,坚持去了公司。
      原炀为了照顾他,也三天没去公司了,送完顾青裴之后,他也就走了。
      顾青裴一到公司立刻投入到了工作中,大家看他带病工作,都很受鼓舞,让他欣慰的时候,他不在的这几天,一个项目得到了突破性的进展。
      顾青裴把接下来的工作进行了部署,然后他重新召集了骨干人员,就入股工农信用社的事进行最后一次公司内部商讨,如果大家都支持这项决议,那么顾青裴明天就会带人约见原炀,商谈合同细节。
      不处顾青裴意外,大家都同意了这项投资,顾青裴本人也非常看好这个项目。
      他临下班前给原炀打了个电话,告诉了他这个消息,原炀在电话那头低笑了几声,然后笃定地说:“我不会让你失望。”
      顾青裴和他约了明天商谈合作细节。他本打算明天亲自去,没想到下午接到了王晋的太太,也就是他在新加坡的老板的电话,让他帮个忙,去一趟上海,推动一下X行授信用证的进度。由于他了解公司情况,又在国内,他现在最合适的人。顾青裴没法拒绝,第二天上午就飞了上海,派了财务总监和他的副手去和原炀谈。
      他刚到了上海,原炀电话就追过来了,“你怎么回事儿,说好今天亲自来的,跑上海干嘛去。”
      顾青裴刚下飞机,风尘仆仆,加上感冒没好,心情有些恶劣,他怒道:“你怎么还能监测到我在哪儿?”
      “你就那么怕我知道你在哪儿?你不就是给王晋他老婆办事儿去了吗,你对你王哥真是情真意切啊,他老婆的生意都被你照顾得面面俱到。”
      顾青裴急促道:“原炀,我没空跟你扯淡,我忙什么生意本来就跟你不相干,我又不靠你发工资,你如果没有别的正事,我就挂了。”
      “有,这些人跟我弹不出什么进展,你别找他们来浪费我的时间,你什么时候回来,回来亲自找我谈。”
      “可能三天后。”
      原炀声音有些阴暗,“你凭什么就对王晋那么好。”
      顾青裴沉声道:“他在我最难的时候帮过我,你知道什么是最难的时候吗?对,就是我临去新加坡前,你们原家父子把我逼得走投无路的时候!”
      原炀一下子沉默了。
      “别再监听我的电话,别再追踪我在那儿,别再管我跟谁说话,替谁办事,这些你都管不着,管不着!”顾青裴愤恨地挂了电话,对自己随时被原炀监视着这件事,充满了厌恶。
      在他生病期间俩人之间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的气氛,好像一下荡然无存了。
      他心里难受起来。
      原炀为什么总用如此极端的手段对付他?原炀究竟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
      顾青裴叹了口气,他实在不得而知。
      预计三天结束的事情,拖了一个星期,王晋知道之后,也亲自去了上海,为了对顾青裴表示感谢,以很好的价格把一万吨大米的进口配额卖给了顾青裴。顾青裴没时间做这个,不过转手随便一卖,也能净赚个一两百万,属于天上掉馅饼儿型的买卖,顾青裴这才有了积极性,帮着他的前任老板把信用证的事情催办了下来。
      等他回到北京,得到了原炀和耀信证券联手入股工农信用社的消息,俩家加起来,一下子占据了百分之二十八的股份。他在报纸上看到了原炀的公司成为耀信证券第三大股东的报导,原炀和耀信的老总笑着握手,刘姿雯穿着完美的职业装,微笑着站在一旁,这张照片的构图真是好极了。让那些财经记者在深度挖掘这项强强联手的合作,一举击破耀信证券陷入信誉危机的谣言的同时,也能调侃照片人的当事人几句,说这是“最有说服力的女婿见老丈人的场面。”
      顾青裴看看年轻英俊的原炀,再看看美丽优雅的刘姿雯,不怪人家记者激动,这俩人看着确实般配。他如果跟原炀出现在同一张照片上,除了商业行为,让人想不到任何别的可能。
      无论原炀对他再怎么暧昧、再怎么变态地关注,都改变不了原炀交了一个女朋友并且让全天下都知道的事实。
      他甚至告诉自己,订婚宴会发邀请函。
      顾青裴自嘲地笑了笑,为自己的浮想联翩而笑,为自己的耿耿于怀而笑。
      第二天上午,他带着自己的人去找原炀。这是他第一次去原炀的公司,那个占据CBD最繁华地段的二十二层高的企业大厦,昭示着原炀这两年多来的巨大成就。
      他以前就觉得原炀头脑很活,只要肯认真干,不会输给原立江,但是,原炀的发展显然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他在感叹的同时,多少有几分嫉妒。
      两年前的他也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会坐在原炀的办公室是里,和他谈判。两年的时间其实很短,却改变了一切。
      两方人马就合同条款进行了逐一的商讨和研究,在口才方面顾青裴依然胜原炀一筹,但他发挥的作用不大,因为他发现原炀提出的合同条款,对他们已经非常有利,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没有再争议的必要,否则就是得寸进尺了。
      顾青裴带来的几个人都非常兴奋,他们不知道自己的老板和原炀“交情”匪浅,只以为原炀手腕了得,牺牲小利而赢大利,对双方都很有好处。
      因此谈判时间不到一小时就结束了,顾青裴打算带人回去研究一下,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可以在三天之内签合同。原炀唯一的要求就是尽快签合同,他显然是打算赶在原立江之前,占得先机。
      顾青裴带人要走的时候,原炀拦住了他,“顾总,别急着我,我请你吃个饭吧。”
      顾青裴故意看了看表,“原总,真不好意思,我晚上约了人了,咱们改天吧。”
      “那我送你过去吧,我只是有些话想私底下跟你说,既然晚饭你没时间,咱们车上说,反正这个点儿,你从这里去哪里都得塞上一个小时。”
      当着所有下属的面儿,顾青裴实在没法拒绝,只好跟着原炀走了。
      俩人一进车里,原炀立刻露出了尖耳獠牙大尾巴,把他按在车座上就质问了起来,“和你王哥在上海玩儿得怎么样?”
      他这种讽刺的语气听在顾青裴耳朵里,自然不痛快,他生硬道:“好得很,不禁事儿办成了,还捡了个便宜呢。”
      原炀明知道顾青裴故意气他,却还是忍不住上火,“顾青裴,这世上再没有比你更欠的了。”
      “原炀,这世上可能也找不出比你更会折腾人的。”
      原炀捏着他的下巴瞪了他半晌,凑上去亲了他。
      嘴唇想碰触的那一刹那,顾青裴眼前闪过了原炀和刘姿雯携手登场的画面,他别开了脸。
      原炀看着他,“亲一下怎么了,矫情什么。”
      顾青裴冷冷看了他一眼,“我觉得没劲,行吗?送我回家。”
      原炀悻悻地放开他,嘲弄道:“不是跟人约好了吗?”
      顾青裴没搭理他。
      原炀自作主张地把车开去了一个斋菜馆。他把顾青裴拽下车,“今晚在这里吃吧,你病刚好,吃这个正合适。”
      顾青裴也没说什么,跟着原炀进了餐馆。
      俩人吃饭的时候,顾青裴主动把话题带到了生意上,他知道俩人只要一谈私人问题,保证掐起来没商量。
      原炀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点,根本就跟他聊了起来。
      顾青裴始终对原炀如何从原立江手里夺得控股权很好奇,但原炀却不肯告诉他,只说这件事需要顾青裴的配合,说白了就是他要比原立江先把钱弄出来。
      顾青裴猜想这里面可能涉及的东西太深,原炀不好告诉他,也就没再追问。尽管是如此大的合作,可顾青裴却并不觉得担忧,他知道自己信任原炀,原炀再怎么样,也不会骗他。
      两天之后,顾青裴把所有材料准备妥当,跟原炀签订了正式合同。接下来,他们将着手办理以土地入股信用社的事,这里面最主要的矛盾,就是这块地究竟能值多少股份。
      他们在第一次和企业家联会的秘书长沟通的时候,秘书长透漏出来的意思,只想给他们15%的股份。这当然不可能满足原炀和顾青裴的期望。
      顾青裴这块地占地面积大,依山傍海,地理位置极其优越,适合开发成高级度假村。现在土地最大的弊端就是属性是林业用地,如果能改建成旅游用地,每亩地价格能翻至少十倍。顾青裴一直以来都在做着土地变性的工作,现在已经出有成效,以他和原炀的实力,最多两年之内,肯定能把土地性质变过来,到时候这块土地的价值,可不是十五、二十个股份能够匹配的。
      关键就是,现在还没变性,所有的潜能,都是空想,所以企业家联会抓着这点,拼命打压价格。
      跟秘书长谈完后,俩人各自回公司召集人马开会去了。他们曾经当做一年的上下属关系,对彼此的工作习惯极为了解,沟通和配合起来就像当初那么自然顺利。
      顾青裴有些感叹,如果生活上他和原炀能像工作上那么和谐,那他们之间的矛盾,都可以迎刃而解。
      那时候,俩人都忙得跟陀螺一样轮轴转,积极地推动着这个讲给他们带来巨大利益的项目,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他们只见了两次面,而且都跟工作有关。
      终于在他们签订合同的四十天后,他们和企业家联会达成了一致,顾青裴的那块土地以20%的股份入股,原炀通过和耀信证券以及和他的合作,间接掌控了48%的股份,远远超过其他任何股东,只要合同一签订,原炀立刻就是工农信用社的第一大股东。
      他们都在期盼着合同签订的那一天。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