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104章

第104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顾青裴瞪大了眼睛,他下意识地朝司机的方向看了看,那司机连眼睛都没往他们这边儿瞥一下,异常地淡定。
      原炀捏着他的下巴,“我想看看,等你被干的只会叫唤的时候,还能不能说出那些难听的话。”
      顾青裴咬牙道:“我说的哪点有错?”
      “你说的哪点都没错。是,是我原炀非要纠缠你,我爹妈都看不住我自己,你很得意吧,顾青裴,你一直都很得意吧?”
      顾青裴冷道:“我没什么好得意的,你们原家人对我做的事,够我恶心一辈子的,你真以为谁都稀罕你来这套?”
      “不管你稀不稀罕,你都不该在我父母面前说。”原炀本来想给他父母看的,是他和顾青裴藕断丝连,根本无法分开的一面,他没料到一向说话很有分寸,而且有些畏惧他爸的顾青裴,竟然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让他带顾青裴来的其中一个目的彻底失败了。
      他没办法不生气,想到顾青裴用嘲弄的语气说着他们之间的事,他就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一口一口咬死顾青裴!
      顾青裴明知道原炀的性格激不得,却也无法保持冷静,他早已经看清,步步退让换不来原炀的收敛。只是原炀眼中酝酿的风暴依然让他心惊。
      当原炀把顾青裴拖进房间,摁倒在沙发上的时候,顾青裴一点儿也不怀疑原炀是动真格的。
      原炀眼中跳动着的愤怒的火苗越烧越旺,表情有一丝狰狞。
      顾青裴怒叫道:“原炀,你不要再胡闹!”
      原炀扯下领带,蛮横地把顾青裴的手绑在了头顶,并压着他的前胸,低头用力吻住他的唇。
      顾青裴的腿拼命踹了原炀的小腿好几脚,但由于角度问题,总使不上力,原炀一伸手,恶意地抓了一下顾青裴的宝贝,顾青裴闷叫一声,腿立刻软了。
      原炀捏着他的下巴,逼迫他张开嘴,霸道地把舌头伸进了顾青裴口中,扫荡那口腔的每一寸。另一只手则拉开顾青裴裤子的拉链,手指隔着内裤逗弄顾青裴下身那团软肉。
      顾青裴被吻得上气不接下气,他含糊不清地说:“原炀,你这个王八蛋,你除了会来硬的,你还能干什么。”
      原炀一把撕开了他的衬衫,轻声道:“我还能让你主动抬着屁股往我身上靠。”
      “唔嗯……”顾青裴低叫一声,眼看着原炀把自己胸前的小肉球含进了嘴里。
      原炀用牙齿轻轻研磨着那褐色的小肉粒,并用舌尖来回快速地搔刮,原炀敏感地拱起了身体,试图甩掉原炀的戏弄,却把自己更加彻底地送进原炀嘴里。
      原炀对着那可怜的乳首又舔又咬,一只手则拉扯揉捏着另一边的小肉球,顾青裴胸前两点被原炀逗弄得硬立起来,充血发胀,褐色中带了点嫩红,趁着顾青裴白皙的皮肤,诱人得不得了。
      顾青裴扭动着身子避无可避,原炀把他的胸前舔得湿乎乎的,直到玩儿够了才放开他。
      原炀直起身,舔了舔嘴唇,戏谑道:“顾总全身上下都这么敏感,舔这里你都能有反应。”他恶意地用指尖弹了弹那硬立充血的小肉球。
      顾青裴面色浮上薄红,他的情欲已经被原炀挑了起来,两年多来他从来没尝过真正畅快淋漓地性,在这方面,他一直压抑着自己,他不是不想有好的体验,也不是没找过别人,仅仅是因为他不管找谁,都不会是原炀。
      此时他脑海中那些跟原炀有关的情色的画面,一幅幅出现,他已经形容不出和原炀做爱是怎样的滋味儿,他只知道他常常忘我地沉迷。
      他的身体渴望原炀,渴望原炀带给他疯狂的性爱体验,从以前到现在,这一点他骗不了自己。
      可是理智告诉他这么做是错的,而且会给他带来无尽的麻烦。他两年多前离开,是为了和原炀分开,而不是为了今天这一幕,否则他当初走不走,意义何在?
      然而不管他愿不愿意,原炀显然没打算放开他。
      原炀脱掉了他的裤子,让顾青裴被内裤包裹着的已经硬了起来的性器暴露在自己面前。
      原炀用手指戳了戳那半硬的性器,露出一个恶劣地笑容。
      顾青裴眼睛有些充血,他哑声道:“原炀,要做你就他妈赶紧做,否则你就放开我。”
      原炀居高临下地看了他一眼,“顾总,我就当这是你的邀请了。”,说完,猛地拽下了他的内裤。
      顾青裴别过了脸去,身体因为兴奋和紧张而微微地颤抖着。
      原炀毫不客气地掰开他的大腿,让他的一条腿搭到了沙发靠背上,并拽过靠枕,颠倒了顾青裴腰下。顾青裴下身门户大开,久未“使用”过的菊穴在空气中微微瑟缩着。
      原炀看着顾青裴双腿大张地躺在他面前,全身血液都沸腾了起来,这幅画面他想了两年多,想到现在恨不得把顾青裴一口一口吞进肚子里。
      他握住了顾青裴的肉茎,轻轻摩擦了两下,顾青裴不自觉地拱起腰往他手心里蹭,由于自己的双手被绑着,他只能依靠原炀的抚弄给他泄火。
      然后原炀再把他弄硬了之后,却松开了手。
      顾青裴难受地想蜷缩起身体,原炀却按住了他的大腿,不让他合拢。
      顾青裴愤怒地看着他。
      原炀从茶几下掏出一瓶乳液,挤了一大滩到自己的掌心,他居高临下地看着顾青裴,脸上露出邪气的笑容,“顾总,你今天如果想射出来,只能是被我插射的。”
      顾青裴怒道“原炀,你别得寸进尺,把我的手松开。”
      “不行。”原炀把掌心的乳液尽数摸到了顾青裴的肉穴处,他亲了口顾青裴的下巴,“我要看着你只被我干屁股也能射出来,就像从前那样。”
      原炀修长的中指,猛地挤进了那紧闭的肉洞里。
      顾青裴的身体猛烈地颤抖着,久违了的疼痛再次袭来,他已经两年多没做,身体一时根本适应不了原炀有些急躁地入侵。
      “还是这么紧……”原炀叹息了一声,手指在那拼命挤压他的甬道里开始来回抽插。
      顾青裴克制不住地扭动着身体,想摆脱那根作孽的手指,他紧咬着唇,额上泛起细密的汗珠。
      “这两年多,有别人碰过这里吗?”原炀用膝盖顶着他的大腿不让他合拢,手指在顾青裴最私密的地方肆意进出。
      顾青裴下巴微扬,紧紧闭着双眼,光是抵御那难堪的违和感已经很是辛苦,他实在懒得跟原炀说半句话。
      “有没有。”原炀把湿漉漉的中指抽了出来,改而并拢三根手指重新插了进去,“究竟有没有。”
      顾青裴咬牙道:“少他妈废话。”
      原炀恶意地模拟着性器的动作快速抽送了起来,原炀的下身随着他的动作被顶的不停颤抖,柔嫩的肉穴周围挤满了纯白的乳液,肉洞微张,殷红诱人,顾青裴无法抑制地低叫了出来。
      原炀见那地方扩充的差不多了,解开自己的裤链,掏出了那昂扬的性器,对准了微微开启的小肉洞,毫不犹豫地插了进去。
      “啊——”顾青裴大叫了一声,表情因为疼痛而扭曲了起来。
      原炀咬牙忍住了横冲直撞的冲动,他尽管想给顾青裴一个教训,教训他今天在自己父母面前乱说话,可最终还是舍不得把顾青裴弄伤。他只能退了出来,慢慢地慢慢地往里挤。
      顾青裴脸色稍缓,但依然很是难受,腰身不停地扭动着,却被原炀牢牢固定着。
      “说话,究竟有没有别人插进来过。”
      原炀咬紧牙关,一言不发。
      “没有吧,这么紧……再说,有人能满足你吗?”原炀终于把肉棒连根没入,被那高热的肠壁密不透风包裹的快感,简直是极致的享受,让他真想大吼两声。
      顾青裴脸涨得通红,下身重新接纳原炀粗大的性器,除了令人尴尬的疼痛外,随之产生的还有一丝隐秘的快感。身体里有个声音在叫嚣着:这是他想要的,这才是他想要的。
      原炀克制不住地抽动了起来,嘴上却还是不依不饶地问着:“有还是没有,说话。”他重重地一下顶弄,让顾青裴克制不住地大叫了起来。
      “你这张小嘴是属于我的,只有我能碰,因为没人能满足你,没人知道顾总脱了衣服趴在男人身下,是怎么淫荡的一副样子,这里只有我能操,懂吗?只有我能操。”
      顾青裴大口喘着气,身体被原炀顶得不断地耸动,随着原炀粗野的动作而颤抖地如同风中落叶,肉体撞击的声音混合着的水渍声,在空气中回荡,声声入耳。
      “到底有没有!说话!”原炀拉开顾青裴的大腿,一个挺身,重重地插了进去,把顾青裴干得大叫了一声。
      “原炀……慢……慢一点……妈的,你慢一点……”
      “回答我的问题。”原炀非但没有慢下来,动作反而更快、更重,肉刃如打桩一样一下一下地捅进顾青裴柔嫩的肉洞里,把顾青裴折磨得眼泪都不自觉地流了出来。
      顾青裴还是嘴硬地回了一句,“关你……屁事……”
      原炀眼睛有些充血,他抓着顾青裴的两大腿对折到了胸前,顾青裴的身体被折成了两截,膝盖几乎贴到胸口,这姿势已经足够难受,还没等顾青裴说话,原炀已经凶狠地抽插了起来。这个姿势让顾青裴的下体更加贴合原炀的肉棒,也让俩人连接地更加紧密、深入。
      “你不回答,我就这样干你一个晚上,我有的是体力,我会在这个房子里的任何一个地方操你,操到你失禁,操到你射不出来。快说!究竟有没有人上过你,有没有!”
      顾青裴受不了地大吼道:“没有!操你妈的没有!”
      原炀露出了得意地、扭曲地笑容,他抓着顾青裴的大腿,指尖陷进了肉里,他开始变换着方位操弄着顾青裴的肠壁,他知道哪些地方能让顾青裴尖叫,哪些地方能让顾青裴有快感,哪些地方能让顾青裴爽得不断收缩穴口,给予他更强烈的刺激。他熟悉这具身体,这具只属于他的身体。
      在抽插了百余下后,原炀直接把浓白的体液射进了顾青裴身体里。
      顾青裴怒瞪着他,嗓音沙哑,“拔……拔出来……”他最烦原炀射在他身体里,偏偏原炀最喜欢这么做。
      原炀喜欢在顾青裴身体里尽情发泄的感觉,他更喜欢的是看着自己的体液从顾青裴身体里流出来的那番美景。
      原炀把自己的肉棒拔出来之后,却没有把顾青裴的大腿放下,反而扛在了自己的肩头,看着顾青裴合不拢的小肉穴不断地往外流淌着白浊的体液。
      顾青裴累得浑身冒汗,早已经无力反抗原炀,只是原炀射了,他还没射,实在难受。
      原炀作恶的手指伸进那湿濡的小肉洞,转着圈翻搅抠挖,把顾青裴的屁股玩儿得湿乎乎的一片,水顺着股缝流到了沙发上。
      顾青裴全身泛红,脑袋无力地偏在一边,想收回腿,却被原炀禁锢着,只能羞耻地任原炀玩弄他最私密的部位。
      原炀用另一只手握住了顾青裴的性器,他笑道:“顾总,你都硬成这样了,怎么还没射呢,是不是我插得不够?”
      顾青裴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嘲弄道:“明显是你不行。”
      没那个男人受得了别人说他“不行”,原炀不怒反笑,“看来是我没伺候好。”
      他俯下身,张嘴就把顾青裴的性器含进了嘴里。
      顾青裴闷叫一声,张嘴大口呼吸着。
      原炀一边舔着顾青裴的性器,一边用手指淫玩儿着顾青裴的菊穴,这一上一下的刺激把顾青裴弄得差点儿疯了,他无法克制地呻吟了起来,修长的身体不断地蜷缩、伸展、扭动,脸庞都因为剧烈的快感而扭曲了。
      原炀不断用口腔吞吐着顾青裴的性器,手指则快速地在那湿滑的肉洞里抽插,专挑顾青裴敏感的地方拼命的戳探,疯狂地、密集的快感一前一后地夹击着顾青裴的意志力,他频于崩溃,他终于受不了这折磨,仰起脖子大叫了起来。
      “啊——原炀——啊啊啊——”
      那动情的声音简直给了原炀莫大的鼓励,他吞吐的动作越来越快,手指的动作也愈来愈也重,顾青裴终于在这强烈的刺激下倾泻而出。
      原炀微微偏头,还是被喷了一脸。
      顾青裴则像是离了水的鱼一样,身体在高潮的余韵下抽搐了几下,就瘫软了下来。
      原炀蹭了蹭脸上的精液,冲着顾青裴戏谑地一笑。
      顾青裴的神智有些无法集中,他张了张嘴,只发出低低地喘息。
      原炀重新架起了他的大腿,肉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硬了起来,他顶着顾青裴的屁股,“该我了吧,夜还长着呢,我说了,我今天要把你操晕过去!”
      话音刚落,原炀一个挺身,粗长得吓人的肉棒已经插进了顾青裴无法合拢的肉洞里,扑哧一声,水渍四溅,连根没入,顾青裴的喉咙里发出嘶哑地叫声。
      原炀如一头发情的野兽,不知疲倦地在他的雌兽身上宣泄着最原始的欲望。
      顾青裴在这场性事里几度昏迷、几度清醒,随着原炀的疯狂而浮浮沉沉,沉溺在欲海中无法自拔。
      顾青裴醒过来的时候,骨头简直要散架了。昨晚的原炀太可怕了,简直不能称作人。
      他已经好久没有这么累过,他每个星期固定有两次的运动,从来不会过量,因为纵欲而起不来床,简直是笑话。
      他现在连翻个身都疼。
      顾青裴睁开浮肿的眼皮,看了看窗外。
      昨晚那极度疯狂的一夜,让他哪怕是想想都面红耳赤。他不知道是不是憋了太久,如果没有昨晚彻底的宣泄,他恐怕不会知道,他这么需要纾解。
      顾青裴揉了揉眼睛,仰面躺在床上,虽然腰酸背疼,可不得不说,自从和原炀分开后,他的身体这是第一次真正得到“满足”,而对象,竟然还是原炀。
      是因为年轻男人都这么带劲儿,还是因为那个人是原炀?
      顾青裴不太想纠结这个问题,他好久没这么痛快地做爱,他现在唯一该考虑的,是怎么处理和原炀之间乱七八糟的关系。
      他在床上躺了半天,终于磨磨蹭蹭地爬了起来,强忍着身体的酸痛,进浴室打算冲个澡。
      他刚把花洒打开,浴室的门就被打开了,顾青裴看着站在门口的原炀,也没闪躲,实际上也无处躲闪,他只是瞥了原炀一眼,“干什么。”
      原炀心情很好,以至于顾青裴冷淡的态度在他眼里都散发着致命的诱惑,他的目光扫过顾青裴全身,对于自己昨晚故意留下的那些性爱的痕迹,非常满意。他戏谑道:“果然只有把你干舒服了,你的嘴才会老实。”
      顾青裴笑了笑,寸步不让,“看来我还得感谢原总一下,感谢你给我泄了火。”他关掉了水,伸手去拿浴巾。
      原炀却先他一步拿过了浴巾,罩到了他身上,轻轻擦拭着他身上的水渍。
      顾青裴的背几乎贴着原炀的前胸,他前襟全湿了,却丝毫不在意。温热的手掌隔着浴巾在顾青裴身上游移,偶尔故意碰触那些敏感的地方,让一件简单的事情变得充满了情色的味道。
      顾青裴脸上没什么表情,也懒得反抗,甚至配合地微微抬起手。
      原炀低下头,舔着他的耳朵,“早知道你会这么安分,我应该早一点把你扒光了,你虽然年纪大了点儿,可下边儿这个洞还是紧得人牙疼。”
      顾青裴轻扯嘴角,“你愿意伺候我,我笑纳就是了,我一般花钱也找不着你这样的,说起来还挺划算的。”
      原炀的动作微微一滞,冰凉的声音从顾青裴头顶响起,“你在新加坡买过男人吗?”
      顾青裴呵呵笑了两声,“关你什么事。”他把前额湿漉漉的头发扒到脑后,露出线条完美的侧脸,他拽过浴袍套到了身上,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浴室。
      热腾腾的早餐果然早就准备好了,时间过得太久,他几乎快要忘了,和原炀在一起的时候,他有多么地“衣食无忧”。
      他坐到桌前,吃了一勺粥,滑嫩的白粥撒发着鱼肉鲜美的味道,是他以前一直很喜欢吃的鱼片粥。
      刚吃了一口,他的目光就被桌上的报纸吸引了。
      那是关于昨晚企业家联会的报道。
      他翻开报纸看了看,大部分是歌功颂德,宣扬企业家联会八年来的发展历程,和对会员企业的多方扶持。信用社的事情却只字未提,那明明是当天晚上最大的事。
      他不知道原立江在打什么算盘,也许是没到时候。
      顾青裴继续往下看,猛然发现这页版面的最下角,扩出了一块儿区域,上面放了原炀和刘姿雯的照片。
      标题是原家大公子和耀信证券老总的女儿出双入对,感情正浓,也许年底会订婚的消息。
      顾青裴手指微微有些僵硬。
      那篇报道写得非常详实,满满地都是对这对门当户对郎才女貌的小情侣的溢美之词,而且那些相识的细节变得神乎其神,好像那记者就盯着俩人谈恋爱似的。
      原炀昨晚带刘姿雯出席,究竟是什么目的?
      顾青裴虽然在刚回来的时候就从王晋口中知道了原炀的事,但是当时他们的关系还没有曝光,这是他知道的俩人头一次在公开场合露面,而且是挑这样政商名流汇聚的宴会上,仅仅是为了把自己的女朋友公之于众吗?
      或者,是带给他父母看的?
      顾青裴心里升起一股憋闷的感觉。一边交着女朋友一边跟他上床,男人哪,大多都是这种东西。
      身体的快感和原则的底线让他对昨晚发生的事感到有一丝恶心。
      原炀从他背后伸出手,拿过了报纸,扫了一眼那篇报道,轻笑道:“吃醋了吗?”
      顾青裴面色如常,继续吃他的饭,“原炀,你长点儿自知之明好吗。”
      原炀走到他对面,眸中迸射-出犀利的精光,“顾总还真是没怎么变啊,脱了裤子随便操,嘴里只知道哼哼,穿上裤子立刻变脸,这是不是证明你只适合光着身子躺在床上?”
      顾青裴冷冷一笑,“原炀,昨晚是你把我拖进家门的,别说得好像我求你上我一样,上了床大家各取所需,下了床我们的关系没有半点改变,你指望我跟你睡一觉就对你百依百顺,你不是脑子进水了吧。”
      原炀气乐了,“不愧是顾青裴,真没让我失望。”
      顾青裴嗤笑一声,“你也没让我失望,一手牵着女朋友,一手把我往床上带,还幻想着靠你那两下蹩脚的床技制服我,你蠢得跟我想象中差别不大。”
      原炀目光冰冷,“顾青裴,你这张嘴,我早晚会给你堵严实了。”
      顾青裴埋头吃着饭,目光时不时地瞄到那张原炀和刘姿雯相拥而笑的照片,心里泛起密密麻麻的刺痛。
      俩人沉默地吃完了饭,空气中流动的气氛却并没有缓和多少。
      顾青裴吃完后,问道:“我衣服呢。”
      “洗衣机里。”
      “借我一套衣服。”
      “我还没说你能走。”
      “怎么了?又要把我关起来?”
      “信用社的事情,我要跟你谈谈。”
      顾青裴想了想,又坐了回去,“你说。”
      “明天我会把更详细的资料发给你,你只要看看,就知道我没骗你。你那两千多亩地,至少可以充抵20%的股份,再加上我这边的出资,我们联合起来可以控股。”
      顾青裴想了想,“第一,我现在缺钱,如果把这块地拿去充抵股份,我要重新用其他资产办理融资,那会拖延很长时间,对我之后的投资不利。第二,你要通过什么手段从原董手里拿到控股权?”
      “我说了,我会借款给你,那份合同只要你钱了,四百万下午就能到账,其他的,你可以继续想办法,我相信你不会被这点困难难倒,至于第二个问题,你不需要考虑,我自有办法。”原炀的表情很自信,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不认为顾青裴会拒绝,顾青裴是个成功的生意人,私情从来阻止不了他的脚步,如果不是有这份坚决,俩人恐怕也不会走到今天。
      原炀想到这里,胸中涌上悲凉。
      顾青裴点了点头,“这点先不讨论,我问第二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找我合作。”
      原炀深深地看着他,“你觉得是为什么。”
      “我不知道,你说清楚。”顾青裴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原炀伸出手,轻轻碰了碰他的脸,“我想要和你一起控股我爸一手弄出来的产业,你说是为了什么。”
      顾青裴心脏一颤,“原炀,说清楚。”
      原炀别开脸,眼中有浓浓的失望,却不想让顾青裴看到,“如果连这个你都想不通,那你现在不需要知道,我早晚会让你知道。”
      他不会告诉顾青裴,自己心里有多少渴望,直到他能扫清前路所有的障碍,让顾青裴再也找不出理由拒绝他的那一天为止。
      顾青裴沉默了一下,终于忍不住问道:“报纸上说你年底要订婚,真是恭喜你。”
      原炀挑了挑眉,定定地看着他,终于成功在顾青裴的眼神中捕捉到一丝异色,他心里一喜,表面上却不动声色,轻笑着说:“我要是订婚的时候邀请你,你会出席吗。”
      顾青裴皮笑肉不笑地说:“何止订婚,你的结婚宴,孩子的满月宴,只要你邀请了,我一定出席,还给你包个大红包。”他说完就站起了身,“既然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原炀拉住了他的胳膊,扳过他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
      顾青裴的双目很平静,情绪掩藏得极好。
      原炀看了半晌,嘲弄道:“有那一天,一定漏不下你。”
      顾青裴甩开他的手,进屋找了一条原炀的衣服,略有些大,不过勉强能穿,他换上衣服,拿起自己的东西,往门口走去。
      原炀跟着他走到了门口,忍不住从背后搂住了他,故作轻佻地在顾青裴耳边说:“既然顾总昨晚也挺爽的,我们能不能像从前那样,互相解决一下。”
      顾青裴想起两三年前,他们也是从“互相解决”开始的,结果后来演变成了什么呢,聪明的人,不该让历史重演。
      他扒开了原炀的胳膊,淡道:“不能。”说完打开门走了。
      原炀看着顾青裴离去的背影,暗暗握紧了拳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