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103章

第103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进了宴会厅之后,顾青裴认识的人太多,很快就应接不暇。
      他收到企业家联会的邀请函的时候,如果不是知道原立江夫妇一定会出席,他其实是挺想来的,这是一个很好的沟通和交流信息的平台,因为出席的都是政商圈有名的人物,这样的社交机会他平时通常不会错过。
      没想到阴差阳错,他还是来了。
      他打起精神,游刃有余地为自己的公司做起了公关工作。
      原炀和刘姿雯就在他身边不远处,顾青裴没有注意到的是,原炀的目光时不时就会飘到他这边。
      宴会还没有开始,大家都在四处走动、聊天,过了一会儿,顾青裴听到老远地有人叫他,回头一看,是王晋来了。
      他端着酒杯刚想过去,经过原炀身边的时候被他一把拽住了,原炀低下头在他耳边警告道:“你今晚跟着我。”
      顾青裴不着痕迹地扯开他的手,笑着迎了上去,“王哥,你也来了。”
      王晋笑着拍了拍他的手臂,“好几个星期没见着你了,听说你忙融资呢,叫你吃饭都不来,时间这么紧?”
      “可不是嘛,王哥,这位是?”
      “哦,这是XX集团的战略总监,前两天刚认识的哥们儿,特仗义,张总,这是我一个小老弟,姓顾。”
      俩人互相寒暄一番,交换了名片,正聊着呢,张总的眼神就飘到了顾青裴身后,脸上换上一副热情的笑容,“哟,原总。”
      原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过来了,他笑着跟张总打了个招呼,“张总,好久不见了,我跟顾总有点儿事商量,先借用一下。”说完看也没看王晋,拽着顾青裴就往回走,一直把他拽到会场的角落。
      顾青裴面无表情地拍开他的手,整了整自己笔挺的西装:“原炀,你今天到底想干什么,不如提前说清楚,如果我觉得有利可图,我会配合你,但是如果你想耍什么花样儿,我劝你别太天真了。”
      原炀看了他几秒,然后勾唇一笑,“我告诉你一个内部消息吧。”
      “说。”
      “企业家联会今天会宣布一件事,理事会筹备组建一个工农信用社,据说审批的环节已经层层打通,最迟今年年底就能批下来,原则上会员都有机会参股。”
      顾青裴眼前一亮。这种部分实行银行功能的信用社,就是一个大型的融资机构,一旦审批成功,价值不可估量,到时候现金流会疯狂涌入,谁能控股这个信用社,以后何愁没有钱。但是这种信用社私企是绝无可能筹建的,只能以国企或与政府有密切往来的商会的名义,而XX企业家联会就是最合适的机构。
      这确实是一个极好的消息,就连顾青裴都想掺一脚,但是没有庞大的资金入股,自己恐怕连占股份的权利都没有。他低声道:“你接着说。”
      “这件事是我爸在运作的,一旦成功,就能掌握源源不断的现金,但是他一个人运作不起来,今天会公开征集股东,一股卖到一千万,筹集十个亿的注册资本。”
      顾青裴倒吸了一口气。如此庞大的启动资金,难怪很少有人敢做,而且信用社的审批困难重重,必须地有通天的本事才敢夸这个口,也就是原立江这样在北京城有庞大影响力的人,敢挑这个头。
      原炀看向了主席台的方向,不知道什么时候,原立江已经携吴景兰登台致辞,他轻声道:“参股股东最少不能低于五个股,可以用优良资产按市价冲抵。”
      顾青裴点了点头,“现在说说吧,你告诉我这些是想干什么。”
      原炀笑了笑,反问道:“我问你,如果我帮你把你那两千多亩地的融资工作给做了,你会怎么感谢我?”
      “我给你一成的干股。”
      原炀嗤笑:“可真大方。”
      “价值三千万的土地,你还嫌少?”
      “你不过是评估做得高,你那块地我考察过,三个亿傻子才买,就算变现,最多也就值二个多亿,而且,现在行情这么不景气,你想变现都难,还卖不上好价格,不如和我合作,入股信用社。”
      顾青裴转了转眼睛,陷入了沉思。
      原立江沉稳的声音在宴会厅响起,大家安静地听着他的致辞,并不时给予掌声。
      原立江和吴景兰对整个会场一览无遗,很容易就看到了双双站在角落的原炀和顾青裴,俩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眼中的情绪很是复杂。
      原炀扫了他们一眼,就不动声色的别过了头去,他故意拍了拍顾青裴的背,低下头贴着他的耳朵,“你需要多长时间考虑?”动作看上去很暧昧。
      “很长,你给我的信息太少了,我首先想知道的是,你为什么要拉上我?”
      原炀露出一个极具野心的笑容,“我要控股。”
      顾青裴心里一惊,“你想控股?”
      “没错,我需要你那块地来充抵一部分现金。”
      顾青裴沉声道:“第一,你爸不可能让你控股,第二,这个商会里卧虎藏龙,能弄得出五个亿资金的,还是有那么几个,你能确保这些人都对这个项目不感兴趣,也不跟你竞争吗,这可是块大肥肉。”
      “我会把他们一个一个踢掉。”
      顾青裴沉默了几秒,才道:“包括你父亲?”
      “包括我父亲。”原炀面无表情地看着台上的父母。
      顾青裴忍了又忍,还是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原炀低声道:“你现在用不着知道。”
      顾青裴眯起了眼睛,面对巨大的利益诱惑,很少有人能不动心,如果真的能参股这个信用社,以后的分成足够支撑他去做任何好项目,以他和原立江之间的冲突,他是不可能有份儿的,可是原炀却显得自信满满,似乎一定能参股,甚至还想控股。
      如果撇开原炀的目的不说,这个提议真是诱人无比。
      不过,他始终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他道:“原炀,大话不要说得太早,你不告诉我,可以,但是如果是想利用我,先掂掂自己的斤两。”
      原炀没有说话,嘴角一直挂着一丝冰凉的笑容。
      原立江致辞结束后,其他几个常务会长也纷纷上去说了几句话,底下的人已经围着一张张圆桌,开始享用餐点,不少人穿梭在宴会场中,铺设着自己的交际网络。
      刘姿雯拿着一块蛋糕走了过来,“你们呀,都不去吃点东西吗,一晚上净喝酒了。”
      原炀透过她看向她身后,他道:“你去外边儿转一会儿,二十分钟内别回来。”
      刘姿雯愣了愣,也没有任何不虞之色,只是遗憾地放下了手里的蛋糕,转身走了。
      顾青裴一转头,就见原立江和吴景兰朝他们走了过来,顾青裴淡然地看着他们,目光不闪不避。
      俩人走进了,原炀皮笑肉不笑地点点头,“爸,妈。”
      俩夫妻的脸色都很不好,吴景兰看了看周围没有人,压低声音道:“原炀,你这是故意的?”
      原炀笑道:“妈,我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
      吴景兰刚要开口,原立江拍了拍她的手,制止了她。他看向顾青裴,“顾总,好久不见了。”
      顾青裴轻轻点了点头,连嘴都没张,他和原立江之间的恩怨,让他连表面的客套都懒得使。
      原立江笑了笑,“我以为你不敢出现在我面前,怎么,是原炀带你来的?”
      顾青裴也笑了,“这个‘不敢’,敢问从何说起?”
      原立江看了原炀一眼,才道:“顾总言而无信,一般人都该觉得无颜以对,如果顾总一点儿都不心虚,那说明什么呢?”
      顾青裴冷笑一声,“我怎么言而无信?”
      “你说你跟原炀没有交集,这段时间却一直有往来,没错吧。”
      顾青裴哈哈笑了两声,“你看不住自己的儿子,让他老往我身边凑,这怪得了谁。”
      原家三口脸色均是一变,尤其是原炀,暗暗握紧了拳头。
      顾青裴想到当年那些让他颜面尽失的照片,心头的恨意就压都压不住,看着原立江难看的脸色,他恶意地刺激道:“原董的儿子不愿意回家,我看只能说明原家的门没关严,总不能赖别人家的窗没上锁吧。”
      吴景兰语气有些尖利,“顾总,你这么咄咄逼人,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这可不像你。”
      顾青裴优雅地整了整领结,冲着吴景兰一笑,“吴总,不瞒您说,我对你们原家人的骚扰,实在是不胜其烦,如果你们能看住原炀,让他别再对我百般纠缠,我简直感激不尽。”顾青裴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没有看原炀,他不需要用眼睛看,就能感觉到他的皮肤被原炀的视线灼烧的疼痛。
      他知道原炀难受,被这么当面羞辱,原炀那么高傲的自尊怎么可能不难受。他也难受,他每说一句心都在痛,不过没关系,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对于原炀不明意义的各种行为,他实在觉得太累了。他懒得去猜原炀背后究竟藏着什么目的,那些暧昧不清的态度究竟是想从他这里得到什么,他不想猜,尤其不想被原炀戏弄。
      原炀已经和从前判若两人,他喜欢过的那只小狼狗,早在两年的磨砺间灰飞烟灭,现在的原炀,行为乖张,心机太重,让他疲于应付,他只想躲开。
      如果原炀的父母能基于共同的目的帮帮他,他也许就能解脱了。
      此时,一只沉重的胳膊搭到了顾青裴肩上。
      四人站在宴会厅的最角落,会场音乐声不小,没人听到他们的对话,原炀的动作,也仅仅就像是朋友勾肩搭背,只有当事人知道这些密切的碰触,都有着完全不同的含义。
      顾青裴看了原炀一眼。
      原炀笑看着自己的父母,眼中精光乍现,“爸、妈,对于我们现在的状态,你们还满意吗?”
      原立江沉下脸,“你有什么资格指责自己的父母。”
      “岂敢。”原炀笑着摇了摇头,“我得谢谢你们,让我成长。”他扳过顾青裴的肩膀,“走吧,我们还有事情要商量。”
      顾青裴也并不想多留,冷然看了那俩夫妻一眼,转身走了。
      原炀由于喝了酒,把司机叫来了,俩人刚走出饭店,司机已经把车停在门口等着他们。
      还没等顾青裴拒绝,原炀已经有些粗暴地把他推进了车里。
      顾青裴能感觉到原炀的愤怒,但他一点都不后悔。如果原家一家三口,感到些微的不痛快,他都该会心一笑。因为他顾青裴近年来所有的不痛快,但是他们弄出来的。
      果然,一上车,原炀就把顾青裴按在车门上,阴冷地看着他,“我带你来,不是让你当着我父母的面恶心我的。”
      “哦?那你是什么目的?当着你父母的面和你恩爱幸福?”
      原炀寒声道:“顾青裴,我这人耐性不多,对你已经足够宽容,你再敢刺激我,后果你自己承担。”
      顾青裴同样眼里直冒火,“什么后果,说来听听。”
      原炀眯起眼睛,深深地看着顾青裴,然后伸手敲了敲司机的座椅,“去工体那个房子。”
      顾青裴沉声道:“原炀,你想做什么?”
      原炀卡着他的脸颊,鼻尖顶着顾青裴的鼻子,低声说:“说得直白点吧,我今天要把你操晕过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