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100章

第100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顾青裴忍受不了原炀那种苛责的眼神,他落荒而逃,原炀一直用通红的眼睛瞪着他,却没有阻止他。
      俩人长达两个月以来维持的虚伪的表象轰然崩塌,顾青裴终于明白,他没走出来,原炀,也没走出来。
      只不过,原炀已经改变了,有了事业,有了女朋友,有了很多以前没有的东西,原炀的一切都在显示他已经朝着全新的生活进发,而自己却什么都没变,比原炀被动多了。
      原炀还喜欢他吗?
      顾青裴想到那一地的偷拍照片,头皮有些发麻。
      原炀的态度,实在和喜欢不太搭边儿,却像是一直耿耿于怀想要报复,他没想到原炀这两年来,是带着对他的恨度过的。
      他设想过两年后俩人再见面的无数种可能,但一个都没有猜中。
      原炀现在以捕猎的姿态雄踞在他头顶,时时监视着他,给他无形地压力,他不知道原炀究竟想干什么,也不知道原炀究竟什么时候会下嘴。
      现在的原炀,比起两年前只会莽撞行事的傻小子,要厉害多了。
      顾青裴回到家,在关上房门的一瞬间,才感觉到了一丝安全感。
      他酒劲儿还没过,刚才被原炀激怒,现在感觉更上头了,他冲了个冷水澡,这才感觉脑袋降了温。
      扑倒在床上,顾青裴一动也不想动。
      他脑子里太多事情,公司的,原炀的,没有一个能理顺解决的,这让他心里不免烦闷。
      他拿过电话,打算打给助理,问问渭水那边听到我“生病”的消息是什么反应,跟他们预期的差距大不大。
      沟通了几分钟,看那意思对方暂时相信了,签合同的日期推迟了一个星期。
      有着一个星期,也可能解决很多事。
      刚挂上电话,一个陌生号码又打了过来。
      顾青裴接通之后,那边儿传来一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声音,很是难听,感觉像是捏着鼻子说出来的,“喂,顾青裴吗?”
      顾青裴心中立刻警惕了起来,他的朋友都是成熟男性,没有谁会掉价到开这种无聊的玩笑。
      “你是哪位?”
      “你别管我是哪位,我有个生意想跟你做,你肯定有兴趣。”
      “哦,我还没跟你这种阴阳怪气的人做过生意。”
      “哼,这生意你肯定要做。”
      “说吧,别废话。”顾青裴已经感觉对方目的不善。
      “其实也没什么,我手里有你几张好看的照片儿,一张五十万,一共四张,两百万卖给你吧。”
      顾青裴心脏一紧,脸色瞬时沉了下来,他不动声色地道:“你手里的照片又不是独此一份儿,当年我公司的员工,那是人手一份儿,我花这个冤枉钱,有什么意义?”
      对方似乎早料到他会问这个问题,马上道:“没错,有这些照片的人确实不少,但是敢放网上,敢拿来威胁你的,有几个呢?咱兄弟知道,这是犯法的事儿,他们有他们也不敢干,但是我就敢,你要是不给钱,我就把这些照片儿印个百来张,从你公司楼上往下撒,到时候知道的人可就更多了。”
      顾青裴注意这人说话多了之后,能听出一些南方口音,而且明显文化程度不高,但是,他说的却很有道理。
      他的照片当时没有大面积传播开来,一是跟他在公司人员好有关,还有一个,可能是原立江或者原炀进行了控制。当时知道他这些事的熟人不少,但没一个会冒险把照片乱传播,毕竟跟他没什么深仇大恨的话,一旦被揭露了对谁都不利。
      所以当时那些照片的传播范围,应该就是几百上千人之间,毕竟他也不是什么名人,最后就销声匿迹了。
      但是保存下来的人绝对不在少数。
      只是就像这个人说的,敢拿来威胁他的,几乎不会有,因为这是敲诈,是犯法的。
      这种人不用多,他一直以来担惊受怕就怕碰上一个。
      顾青裴调整了一下情绪,不露出半点慌乱,“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我今天给了你钱,哪天你没钱了又拿照片敲我一笔,这就是个无底洞,我怎么保证你以后不再找上我?”
      “嘿嘿,我什么时候保证我以后不找你了?顾总,你那么有钱,接济一下穷苦大众有什么关系嘛。”
      顾青裴眯起了眼睛,这小子贪得无厌,如果真给了他钱,以后就永无止境了。他想了想,突然道:“我们以前没过节吧。”
      那头愣了一下,想也没想就满不在乎地说:“没有。”
      果然是以前认识的人,能是谁呢?
      顾青裴相识的这样文化层次不高的人并不多,他的朋友并非一定要大富大贵,但至少是交流上没有障碍的。
      但他每天接触的人却不少,他左思右想,也想不起来。
      “咱兄弟就是缺钱了,跟你要点儿花花,你要是觉得多,你给我一百万吧,等我没了再找你要,顾总,你别这么小气,你给得越多,钱就赚得越多,你可别不舍得啊,不然这些照片从你楼上撒下去,那可不是钱能解决得了。”
      顾青裴沉默了一下,然后道:“你说的没错,不过我一时拿不出那么多现金。”
      那人发出难听的笑声,“你骗谁呢,你一个大老板一百万都拿不出来。”
      “确实拿不出,我现在正到处贷款呢。你至少有给我几天时间准备准备吧。”
      “你要几天?”
      “一个星期吧。”
      “放屁。”那人喝道:“最多给你两天时间,我告诉你你别给我耍花招,那话怎么说来着,术业有专攻,顾总你的本事,是挣大钱,咱兄弟的本事,是在这种事儿从来不怵人,别想着报警什么的,我告诉你,第一是没用,第二是你麻烦更大,你想清楚了,花钱消灾,多好的买卖呀。”
      顾青裴淡道:“好吧,你说两天就两天,怎么给你钱?”
      “你先准备钱,到时候我再联系你。”
      挂上电话,顾青裴长叹了一口,连生气都生不出来了。
      人生不过就是不断产生麻烦和解决麻烦的过程,他是不会被这点小坎坷打倒的,必须得想个办法……
      顾青裴寻思了半天,给他一个律师朋友打了个电话。因为他的工作常年跟很多诉讼案有关,认识很多司法界的人,这些人门路多,胆子大,绝对能给他出个好主意。
      他朋友听了这个事儿之后气坏了,说马上给他找人,把人揪出来之后的事情就好办了。
      顾青裴还是不太放心,叮嘱他抓到人先别动粗,他要跟那人谈谈。
      现在他处于劣势,谈判都对自己不利,但是如果能把人控制住,软硬兼施,扔给对方点儿钱,能确保对方既不会寻仇,以后也不敢再来烦他。
      他刚挂了电话,原炀的电话就追过来了,顾青裴按掉了电话,并且把这个号码拉黑了。他刚做完这一切,家里的座机就响了。
      顾青裴胸口憋着的那一股气还没散,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电话机前,冷道:“你还要干什么?”
      原炀的声音听上去是那么地阴冷,单刀直入地说:“你什么都别做,这件事交给我。”
      顾青裴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低吼道:“你窃听我电话!”
      “是,有本事你告我。”原炀一点负罪感都没有,说完这句话,就挂断了。
      “你他妈的……”顾青裴都不知道能骂什么了,对付原炀,打骂从来没凑效过。
      这件事他一点都不想让原炀参与,整件事的背后都跟原炀曾经对他做过的恶分不开,本来那些照片的存在就时刻提醒着俩人往日的种种,此时他还要被迫面对事件真正的罪魁祸首在他眼前瞎晃悠,这是多么大的讽刺。
      那感觉肯定不会好受,所以他根本不愿意让原炀管。
      两天的时间没到,那个敲诈他的人就找到了,速度比顾青裴想的要快很多。
      世界上没有几个高智商犯罪,大部分因为缺钱而铤而走险之徒,逞的是一时侥幸,在作案的时候,纰漏一抓一大把。从电话中顾青裴就能听出这人没受过什么教育,自然也没什么反追踪的本事,很容易就顺着电话把人揪了出来。
      他的律师朋友给他找的是个混黑道的,人脉广、消息灵通,很快就查到这个人原来是他们公司的一个保安,后来因为惹事被拘留了15天,然后被公司辞退了,但是跟公司的一些人肯定还有联系,手里也有照片。后来一直在社会上瞎混,最近赌输了钱,就想到拿顾青裴的照片做文章。
      顾青裴回忆了一遍,似乎以前确实是有这么一个员工,但他事情太多,已经记不清楚了。
      开了半个多小时的车,顾青裴来到一个老式宿舍小区,那个保安就被关在这里等着他。
      顾青裴戴上墨镜,压下帽檐,快步按照地址找到了那栋楼,他按了一楼的门铃,里面却没人回应。
      不是说在等他吗?
      顾青裴疑惑了几秒,突然注意到门是虚掩着的,没锁。
      顾青裴犹豫了几秒,还是推门进去了,令他意外的是,屋里有人,而且有五六个,但是两两对峙着,都没人说话。
      顾青裴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原炀和他身边的两个壮汉。
      另一头应该是那个黑道的小头目,被五花大绑堵住嘴的,就是那个保安。
      顾青裴扫了那人一眼,确实有几分眼熟。
      他在最初的惊讶后,转瞬就恢复了平静,他看了看原炀,又看了看其他人,“这是唱的哪一出。”
      那个小头目指着原炀,“顾总,他是他你的朋友,让我们把人交给他处理,你认识他吗?”
      岂止认识。顾青裴在心中苦笑。
      他点点头,“认识。”
      那小头目耸了耸肩,“得了,这位看着也不好惹,我们人给你弄到了,现在交给你了,你怎么处置,你自己看着办,没事儿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顾青裴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塞到那小头目手里,“辛苦兄弟们了。”
      那人咧嘴一笑,“客气什么。”说完收下信封就走了。
      顾青裴和原炀对视了一眼,顾青裴开口道:“这件事我自己处理,你走吧。”
      原炀皱眉道:“这件事,我永远负全责。”
      “用不着。”顾青裴没理他,径自蹲到了那个保安的面前,扯下了他嘴里塞着的布,“现在是不是可以谈谈了?”
      那保安额上青筋暴徒,看来也是个不轻易服软的主儿,狠狠瞪了顾青裴一眼,“老子敢做这个,就不怕你们来这套。”
      顾青裴挑了挑眉,“我是文明人,我可以跟你谈条件,但是,你别得寸进尺,中国这么大,在哪儿挖个洞都能埋人,你……”
      他还没说完话,原炀已经看不下去了,拎着他的胳膊把他拽了起来。
      顾青裴只见原炀手上银光一闪,就听地上那人一声短促的惨叫,剩下的叫声都被原炀捂在他嘴里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