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98章

第98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原炀似乎觉得戏弄够了,才放开钳制顾青裴的手。
      顾青裴一颗不留地开门走了。
      好不容易摆脱了原炀,走出会议室一看,茶歇早就结束了,拍卖会重新开始了,他隐约能听到叫价的声音。他站在门外犹豫了几秒,决定不进去了。
      原炀站在他身后,说着风凉话,“不进去看看你王哥收获如何吗?”
      顾青裴拿起他刚才没喝完、服务生还没来得及收拾的咖啡,抿了一口,顺便端着咖啡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轻声道:“不用看,他不会让自己赔本儿。”
      “你对他倒真有自信。”原炀恨这点恨得想掐死王晋。
      顾青裴斜睨了他一眼,“你不进去?”
      原炀却没打算进去,而是在他对面坐了下来,修长的手指轻轻敲了敲桌面,“看在你的味道还让我满意的份儿,我不跟他争那块地了,免得辜负你一番苦心。”
      顾青裴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拍卖会预计还有半小时结束,他不想在这里跟原炀干瞪眼,对原炀不离口的讽刺,也充耳不闻。
      他站起身,“我的时间宝贵,不是用来跟你扯皮的,你爱留不留,我先走了。”
      原炀低笑道:“爽完了抬屁股就走了,你跟以前真是没什么变化。”
      顾青裴下意识地揪了揪自己空荡荡地前襟,想到那条还在原炀裤兜里带着的领带,就头皮有些发麻。他头也不回地下楼了。
      坐到车上后,他给王晋发了条短信,告诉王晋自己有事先走了,然后他就把手机关机了,只留着另一部商务用的小手机。
      他知道王晋在拍卖会结束后肯定会问他和原炀究竟谈了什么,他根本懒得回答。
      在城市里心烦意乱地兜了一大圈,他才回到家,跟他的助理电话沟通了最新的进展,然后在家里办公。
      抵押贷款的事情在接下来的几天连连接到坏消息,顾青裴的抗压能力此时显露无疑,他在一天接到多个不利消息的时候,依然吃得下饭睡得着觉,只不过在他清醒的时候,他加班加点地忙活着。
      这天,临近下班前,顾青裴又召开了一次小会,集中商讨接下来的资金调度问题。
      “渭水那个项目马上就要签合同了,一旦签了合同,资金必须在三天之内到位,但是这笔钱过去了,公司基本就空了,顾总,眼下该怎么办?”
      顾青裴推了推眼镜,目光在文件上沉着地扫过,半晌,才发出一个单音节:“拖。”
      “拖?”
      “对,银行拖着我们,我们拖着渭水那边的项目,不签合同,不付款。”
      “以什么理由呢。”
      顾青裴抬起眼帘,扫视了他们一眼,然后轻轻点了点自己的脑袋,笑道:“想想啊。”
      几人面面相觑,都思考了起来。
      顾青裴也在思考,他在心中迅速掠过了好几个理由,但似乎都不足以在不付款的情况下,依然能不让对方怀疑他们的合作诚意。毕竟意向性合同已经签订,对方已经停止寻找其他买家,如果他们不能在约定时间内付款,对方可能毁约。那个项目可是块大肥肉,价格瞬息万变,多少人眼馋着呢。
      法务总监最后说:“顾总,我倒是有办法在合同条款上做文章,但是那样的话,很容易伤害合作方的感情。”
      “没错,合同已经商谈过无数次,这个时候如果反悔,对我们的声誉会造成影响,很可能就合作不成了。”另一个经理也附和道。
      顾青裴眯起眼睛,一遍遍扫过那些几乎烂熟于心的条款,半晌,他低声道:“我装病吧。”
      “啊?”在场的人惊讶地看着顾青裴,都没料想到顾青裴能想出这样的主意,还以为他在开玩笑。
      顾青裴的表情可一点都不像开玩笑,虽然他确实在笑,“合同需要我本人签字,我一生病,拖一两个星期很正常,这个节骨眼儿上找什么借口都容易让对方借题发挥,只有打弱势牌能凑效,他们就算知道我们是资金紧缺,从道义上讲,也不会这个时候毁约。”
      “顾总,您这个点子实在是……不得不说您艺高人胆大啊。”
      顾青裴自嘲道:“别吹捧我了,这种招数被人知道,可够丢人的了,这也是不得已的办法,我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只要有用就行。小赵,这段时间你尽快去联系一个有实力的买家,如果银行那头实在弄不来钱,我们就把那块地卖了吧。”
      几人脸色都有些黯然。
      那块地的价值非常可观,他们是打算自己做的,只是眼下公司缺钱,实属无奈。
      “好,之前想买的就好几个,现在去找他们也不难。”
      “就这么决定了,阿武,你去跟渭水那边的人说,说我是传染病,编个像一点的名字,至少一个星期要在家休息不能见人,然后,我现在就回家休病假去。”说着,顾青裴真的站起了身,“吴总,银行那边儿继续跟进,千万别松懈,我们还不能放弃。”
      “是。”
      顾青裴真的回了家。其实去不去公司对他的工作影响并不大,他一大半的时间都在外面应酬。
      晚上,秘书给他打了个电话,说环境局的一个厅长今晚有时间跟他吃饭。这个人顾青裴约了很久,和那个副行长以前是大学同学,尽管据说好多年没联系了,顾青裴也还是想试试。
      说完这个事情之后,秘书又道:“顾总,今天有个姓原的先生找公司找过您。”
      “原?是个年轻人吗?”
      “是的,个子很高的。”
      “他找我做什么?”
      “他说……”小秘书似乎觉得有些尴尬。
      “说什么?”
      “他说……您的领带,落在他那里了,特意给您送来。”
      顾青裴有些恼火,“无聊,不用理他。”
      小秘书讪讪道:“对,我说您不在了,他就走了。”
      顾青裴压低声音,“这件事别乱说,知道吗。”
      秘书紧张起来,“顾总您放心!”
      挂了电话之后,顾青裴换了身衣服,开车去约定好的饭店。
      他在半路上接到了原炀的电话。
      “喂,有事吗。”
      原炀充满男性魅力的嗓音在电话那头响起,“我今天去你公司了,想把领导还给你,结果你不在,真让我失望啊。”
      顾青裴冷着脸,“你找个垃圾桶扔了吧,刚好过时了,我不想要了。”
      原炀低笑道:“可我想把它还给你,那上面还沾满了顾总的东西,这么随处乱扔,我总觉得是个事儿。”
      “扔了。”顾青裴加重语气。
      “我舍不得,我一看到它,就想起顾总的腰有多细,我一只胳膊就能环住,顾总的皮肤有多热,越摸越热,还有顾总的宝贝,随便碰碰就能立起来,看起来挺饥渴的嘛。”
      顾青裴默默听着原炀的言语性骚扰,直到原炀说完,他才道:“把原炀憋成这样,可真不好意思。”
      “你要真觉得不好意思,就让我上一次吧。”
      顾青裴嘲弄道:“你等着吧。”
      原炀笑了两声,“对了,听你的秘书说你生病了?我听你声音挺清醒的。”
      “不劳原总关心了,我还有事儿要忙,你要是成天就这点儿鸡巴破事儿,能少烦我吗?”
      原炀哈哈大笑起来。
      顾青裴挂断了电话,烦躁地把手机扔到了座椅下面。
      晚上的饭局来了七八个人,有好几个都是西北的,顾青裴看他们的架势,知道自己今天这顿酒是免不了了,他给自己的司机发了条短信,让司机两个小时之后来饭店接他。
      然后,他就硬着头皮跟这群人喝了起来。
      顾青裴的酒量以前很好,他的酒量,是在他在国企当办公室主任的那两年锻炼出来的,那个时候成天大小饭局不断,他后来的发展,说是酒桌上拼下来的也不为过。
      但是自从晋升到高管后,他“被喝酒”的次数明显下降,尤其是在新加坡的那两年,那里不流行劝酒,他几乎没喝过几次,这一回国,碰上这样的阵势,一时真有些招架不住。
      一顿饭吃了将近三个小时,他陪着这群西北汉子天南海北地吹牛,几杯酒下肚,个个称兄道弟,顾青裴一直试图保持清醒地头脑,想让那个厅长把他和X行副行长的关系疏通,那厅长喝高了之后,答应得也挺好,至于后续怎么样,还得继续推动。
      后不容易大家都喝得差不多了,这才散伙。
      顾青裴几乎瘫在椅子上,半天没站起来,他晕头转向找不着北,说是醉,却还有意识,但已经几乎没法思考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感觉自己快睡着了,突然有一个有力的手臂扶住他,把他架了起来往楼下走。
      他隐约觉得应该是他公司的司机,只不过他记得那个司机是个跟他差不多高,比他还瘦些的小伙子,被架着的时候感觉这人肩膀怎么这么高呢,而且很厚,力气很大,想不到那个瘦巴巴的小子这么有劲儿啊。
      顾青裴睁开混沌的眼睛,发现自己只能看出来一个影子,他跟一滩泥一样攀附在那人身上,眼皮直往下垂,他实在撑不住了,渐渐失去了意识。
      那一晚上顾青裴断断续续醒过来很多次。
      第一次是他感觉自己躺在柔软的床上,特别舒服,特别暖和。之后,他就感觉有湿乎乎的东西擦着他的脸、他的脖子、他的胸膛。之后,他感觉所有束缚着他的衣物都不见了,他从来没觉得这么放松过。
      今天喝的酒都是好酒,喝多了也不上头,只是醉,那张被温柔对待的感觉好像躺在棉花里,别提多舒服多放松了。
      他再一次张开眼睛,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物件,那是一个吊灯。这个吊灯,让他看了很久,他拼命在记忆力搜寻着这个款式的吊灯,他知道这个吊灯属于他,属于他某个房间的灯。
      然后,他想起来了,这是他和原炀同居的那栋房子里卧室的灯,没错,是那个卧室的灯,他花了六十多万从香港带回来的,他一直很喜欢。很多次,当原炀压着他,在他身上用力驰骋的时候,他会在被快感侵袭的空隙里,偶然之间睁开眼睛,看到头顶的这个吊灯。这个吊灯,贯穿在他和原炀所有或疯狂或温馨的记忆里。
      他竟然差点儿把它忘了。
      差点就……
      顾青裴感觉自己伸出了手去抓那个吊灯,实际他也不知道自己伸出去了没有,他鼻腔充满酸意,喃喃着说:“忘了……差点忘了……”
      差点忘了,他和原炀有过多少让他心醉的回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