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95章

第95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顾青裴在路上和自己的财务总监充分了解情况后,心里更加憋气。
      他们为了能拿到这笔贷款,光是公关费已经花进去二十多万,而且主要就是花在了X行分管融资的一个副行长身上,没想到这老小子相当不厚道,马上就要调任了却还拍胸脯跟他们保证肯定没问题,钱也拿了酒也喝了,此时真的调任了,就撒手不管了。
      新调任来的副行长四十出头,是个海归博士,人家要的是前途,现钱对他的吸引力就显得不那么大了,所以一上任,无论是出于立威的考虑,还是处于严谨的考虑,他把最近正在办理的好几项抵押贷款全都打回去重新审计了。
      这个举动应该不是针对他们,只是发现了他们条件上的一些不足,这些不足本来能够被很好的掩盖,如果以前那个副行长不走的话。
      所以眼下就出了这么个问题,让他头痛不已。
      他的公司现在确实处处等着用钱,下个月要启动的一个项目,几乎要耗尽公司的现金流,如果这笔钱月底前不到账,公司就要面临资金链断裂,到时候他只能拿自己的钱去填,尽管并不是不能解决的灾难,但顾青裴还是希望全力避免,因为那样的方式实在太被动了。
      顾青裴在X行总部对面那条街的一家咖啡馆里,约见了融资部的一个项目经理,这个人跟他关系不错,俩人打交道也有好几年了,一直合作得挺好,找他最能了解情况。
      果然,跟顾青裴猜测得差不多,那个新来的副行长一上任就把好几个报上来的文件都打回去重审了,显然是个非常谨慎的人,而且对细节抠得特别严格,要想通过那一关,恐怕要重新做很多工作。
      那个项目经理还说,最近国家对房地产出台的政策对这个行业打击特别大,现在土地卖不出去,商品房滞销,很多人都选择将其作为抵押物,从银行套现,所以这个时候,想贷款特别难,因为等钱的实在太多了。
      言外之意,他们这个能拿到钱的几率不大。
      顾青裴有些挫败,不过这点挫折还不至于影响他的判断力,他马上就找人对这个副行长进行了一番调查,看从哪处下手能搞定他。
      谈话结束后,他还要赶去见一个人,在车上给几个下属打了电话,交代了不少工作,让他们多方面行动,竭尽全力。
      打完电话后,顾青裴长吁了一口气,靠在车座上闭目养神。
      财务总监看了顾青裴一样,苦笑道:“顾总,您辛苦了。”
      顾青裴半睁着眼睛,笑了笑,“应该的。你可不要灰心啊,融资的事儿是你牵头的,积极点儿,公司刚起步,碰到什么问题都是合理的,把难关迈过去就好了,要充分相信自己。”
      “您放心吧。”
      顾青裴下午又去见了一个领导,商谈容积率的事情,由于是私营企业,政策方面有限制,只同意给他批3.0,这个容积率虽然不至于亏,但是跟他想象中的利润差距还是挺大的,顾青裴当然不愿意,所以谈得也不算顺利。
      晚上他和司机随便找了个地方吃了顿工作餐,正吃饭呢,王晋打了电话来,原来是听到了消息,来慰问一下。
      顾青裴无奈道:“你这消息倒是够灵通。”
      “那必须的啊,消息不灵通怎么做生意。我在这边儿给你找找人,不过听说那小子是西部那边儿调过来的,组织关系跟这边儿非常不挂靠,不一定能找到熟人,我看看吧。”
      “行,谢谢王哥。”
      王晋笑了笑,“我还听说,你和原炀私底下见面了?”
      顾青裴皱了皱眉头,“这个你怎么知道的?”
      “原炀亲口跟我说的,这小子,恐怕对我当年给他发照片的事儿怀恨在心吧。昨晚上我在陈部长的饭局上碰着他了。”
      顾青裴低声道:“你们都说什么了?”
      “还能说什么,我们俩一直不对付。两年了,一直这样,最近一块地的公开拍卖,又杠上了。”
      顾青裴无奈地说:“难为你了。”
      “没什么。头疼的事儿多了,不差这一桩。那个融资的事,如果你实在缺钱,我可以帮你,不过我公司现在现金流也出现了问题,我最多也只能借你一两百万,没法再多了。”
      顾青裴道:“王哥,你已经够仗义了,我先提前谢谢你。不过不到最后一刻我不会放弃的,我还是更倾向于自己解决问题。”
      “我明白,加把劲儿吧,这个事情希望还是很大的……哎,对了,拍卖会你要不要来?”
      “啊?”
      “我刚才跟你说的拍卖,这个星期五,规模不小的拍卖会。有三宗土地,和十一个资产包,老实说每个我都想要,不过资金受限制,再加上原炀那小子跟我抬杠,我这次保守估计,最多能拿下两项就不错了。不过都是不错的东西,你来看看吧,我还能介绍几个人给你,用得着的。”
      顾青裴犹豫了一下,还未开口,王晋变道:“你不会是害怕原炀不敢来吧。”
      哪怕顾青裴真有这个考虑,也不能表现出来,他笑道:“哪儿的话,我只是在想星期五有没有什么事儿。”
      王晋低笑道:“哦?你有事儿吗?”
      顾青裴道:“有事儿也推了吧,我确实想去看看。”
      王晋嘲弄道:“你还可以顺便便看看,原炀那小子对我的怨气有多重。”
      周五那天,顾青裴没带司机,自己开车去了拍卖会。
      他们公司现在只有两个行程司机,高管,包括他这个老板在内,都没配专职司机,创业阶段能省则省,顾青裴以前还是个挺要排场的人,现在却对这方面看淡了。
      顾青裴进拍卖会现场的时候,王晋已经到了,他走过去打了个招呼,坐到了王晋旁边。
      参加拍卖会的人陆陆续续进场了。过了一会儿,门口一阵骚动,顾青裴扭头看去,并不意外地看到了原炀。
      原炀身后带了至少三个人,个个西装革履,气场十足,有好几个人当时就站起来,涌到门口跟他寒暄。
      原炀此时却抬起头,看着不远处的顾青裴,目光凌厉阴冷。
      顾青裴只是淡淡扫了他一眼,就移开了目光,翻阅着拍卖宗地和资产包的相关信息。
      王晋旁边的一个太子党,低声在王晋耳边嘲弄地说:“这小痞子倒真有点儿能耐,现在人模狗样的。”
      声音虽然很低,可顾青裴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以前京城权贵圈儿里的人,对原家出了这么个不务正业的兵痞子,都是带着看笑话的心态的,没人会想到原炀也有今天,嫉妒发酸的自然不在少数。
      顾青裴嘴角噙着一抹淡然地笑容,他能感觉到王晋在看他的反应,但他没有任何反应。
      过了一会儿,顾青裴听到身边脚步声渐进,他一扭头,就见原炀领着人朝他走了过来,并站定在他面前,高大的身材讲顾青裴头顶的灯光遮得严严实实。
      “真巧啊,顾总。”原炀双手插兜,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姿态颇为傲慢。
      顾青裴本想站起来,想了想,还是坐着没动,只是淡笑,“确实巧,原总真是无处不在。”
      王晋眯着眼睛看了俩人一眼,凉凉地说:“原总,你挡着我的光了,不如坐下吧。”
      原炀看了王晋一眼,仿佛才看到他一样,“哦,这不是王总吗,这边儿这个是薛会长?”
      刚才叫原炀小痞子那个人,皮笑肉不笑地站起身,跟原炀握了握手,就顾青裴的观察,俩人可能有过过节。
      原炀毫不客气地坐到了顾青裴身边,凑到他耳边喷薄着热气,“王晋才算是无处不在吧。”语气透出一股危险的气息。
      那音量大小刚好够王晋听到,王晋眼神冷了冷,嘴角的笑容却没变。
      顾青裴轻笑道:“原总管得可真宽。”
      “你说得对,只是我这个毛病一时有些改不过来,谁叫我曾经是你男人呢。”
      王晋握紧了拳头,斜眼瞪了原炀一样,他不出意外地看到了原炀挑衅的眼神,那是对他赤裸裸地嘲讽。
      顾青裴没有理会他,只是坐直了身体,尽量和他拉开距离,目视着前方。
      工作人员在做拍卖会的最后准备,过了一会儿,拍卖会正式开始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