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92章

第92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两不相欠,多么可笑的一句两不相欠,顾青裴指望用一句两不相欠抵消他这两年来的煎熬?
      做梦!
      顾青裴越来越觉如坐针毡,他知道,他和原炀不可能当什么“朋友”,他做不到,原炀也做不到,俩人之间的恩恩怨怨实在是扯也扯不清,此时最好的做法,自然是老死不相往来。
      赵媛向来善解人意,她一看顾青裴的表情,就猜到了他想离席,她叹了口气,轻声道:“青裴,我还真有点不舒服了,可能坐月子吃得太清淡了,一下子吃辣的胃有点受不了,要不你送我回去吧。”
      顾青裴温柔地拍了拍她的背,“好。”他转头对原炀和刘姿雯说:“抱歉了二位,我们就不打扰你们小情侣用餐了,我先送她回家。”
      刘姿雯笑着点点头,“姐姐身体要紧,你们先回去吧。”
      原炀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身体有些僵硬。
      顾青裴一边扶起赵媛,一边对原炀点了点头,“麻烦原总买下单了,改天我再补回来。”
      原炀冷冷地道:“客气。”他就那么一动不动地盯着顾青裴和赵媛的背影,直到他们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刘姿雯托着下巴,叹了口气,“天哪顾总好帅啊,成熟男人的魅力,真让人受不了,受不了受不了。”
      原炀以警告地眼神瞥了她一眼。
      刘姿雯冲着他没心没肺地一笑。
      把赵媛送回家后,顾青裴一个人开着车在市区里乱转。北京城的变化可谓瞬息万千,两年多没回来,很多地方的路他竟然已经想不起来了。不知怎么的,他竟然开到了他和原炀曾经同居的那个小区附近。
      远远看到那座二十多层的商品楼,顾青裴的心里五味陈杂。
      他把车停在路边,下了车,仰头看着近在眼前的他曾经熟悉的家。
      他那时候走得匆忙,这个房子根本没好好处理,其实他也想不好怎么处理。从投资的角度讲,这房子他不该卖,因为一直在升值,从情感的角度讲,他舍不得。
      毕竟有过不少好的回忆,人总是念旧的。
      可就一直这么放着吗,他都想不起来自己的钥匙放哪儿了,家里还有好多东西,他的家用、收藏品、文件,当时搬家的时候没收拾,现在恐怕早就积了厚厚地灰。
      他甚至有些不想走进去了,因为他不知道该拿这套房子怎么办。
      反正也想不起来钥匙在哪儿,就这么放着吧。
      顾青裴甩了甩脑袋,开车走了。
      顾青裴最近接手的一个地产项目,正处于报批阶段,顾青裴天天都在忙活,期望能把容积率批高一些。他打算把这块地的一切报建手续都批好后,再高价卖掉,他只想做地产,不想做房产开发,房产开发太耗费精力,后期还有许多维护费用,资金回笼慢,而且容易出官司,以他公司现在的情况,流动资产只有几百万,只要多一个项目启动,钱立刻就花光,只适合做快循环投资。眼下他们的重点项目,就是这个报建工作。
      说是快循环,短则也得三个月到半年。他和下属在到处跑关系的时候,也在不遗余力地寻找着合适的买家。
      这天,顾青裴正在办公室和下属研究方案,办公室外有人敲门。
      “进来。”顾青裴头也没抬。
      前头的小姑娘开门进来了,“顾总,有一位您的朋友找您。”
      顾青裴“哦”了一声,“叫什么名字?”
      “姓原。”前台小姑娘眨着眼睛说:“长得可帅了。”
      顾青裴的项目经理开始笑话小姑娘,没注意到自己的老板表情有些僵硬。
      顾青裴直起腰,他慢悠悠地抽出了一张湿纸巾,擦拭着手上水笔的污渍,“把客人带到C会议室。”
      “好的。”
      顾青裴整了整领带,“你们继续讨论吧,我一会儿回来。”
      推开小会议室的门,果然见原炀西装革履地坐在沙发上,手里正拿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
      顾青裴手撑着会议室的门,既不想进去,也不想关门,他今天已经很累,一点都不想分出精力应付原炀,不过还是勉强给了个笑脸,“原总,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原炀放下茶,认真地看着顾青裴,“我记得你欠我一顿饭。”
      顾青裴愣了愣,想起一个多星期前在火锅店的一幕幕,他淡笑道:“哦,有这事儿,这点小事,原总实在不必登门造访,你让秘书给我打个电话就行了,我给您把钱汇过去。”
      原炀对顾青裴的讽刺充耳不闻,嗤笑道:“我是来讨那顿饭的,我不要钱。”
      “我今天实在没时间,这边儿好多活儿等着我,要不改天?”
      “就今天吧,改天说不定我又没空了,顾总不会连一顿饭都要赖掉吧。”
      顾青裴面上的肌肉有些僵硬,原炀这么不依不饶地往他公司一坐,来是好来,送走可就不容易了。
      他看了看表,无奈道:“成,就今天吧,原总想去哪儿吃?”
      “地方随我挑吗?”
      “看你方便。”
      原炀站起身,“拿走吧,我开车。”
      顾青裴道:“我开车跟着你吧,不然我明天上班不方便。”
      “你没雇司机?”
      “眼下用不着,节约成本。”
      原炀靠在墙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正好,我再给你当一回司机,你要是不介意,明早我可以去接你。”
      顾青裴喉结不自觉地鼓动了一下,“原总说笑了,就你开车吧,走吧。”
      “说笑?”原炀笑了两声,“我又不是没当过你的司机。”
      顾青裴淡笑着摇了摇头,不想再跟他继续扯皮。原炀找他,当然不会是为了一顿饭,而是有话要说,他能预感这不会是一顿愉快的晚餐,但他没办法回避。
      比起两年前恨不得拿绳子绑他的原炀,现在的原炀已经好对付多了,至多只是费费脑子,磨磨嘴皮子,他还应付得来。
      不过,他们之间这种虚伪的相处模式,很可能瞬间崩盘,他希望真有这一刻的时候,他和原炀能和和气气地互道一声再见。
      那句两年前他们就该对彼此说的“再见”。
      当他们两个被狭小的车厢包裹,被迫呼吸着彼此的味道的时候,俩人均没有开口说话。
      他们离得很近,近到原炀换挡的时候,手肘总能碰到顾青裴。
      原炀能味道顾青裴身上淡淡地男性香水味,顾青裴也能闻到原炀身上清爽的剃须水。
      他们曾经对彼此的味道熟悉无比,他们曾经亲吻过对方的脸庞,抚摸过对方的身体,也曾密切交合,紧紧拥抱。
      如今却变成如此诡异的关系,顾青裴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他非常想弃车而逃。
      原炀把车停在了一个小区正门旁边的停车场,临街商铺被一个连锁江南菜品牌租了下来,门店很是招摇漂亮,顾青裴以为是在这里吃饭。
      原炀带着他进了餐馆,并领着他穿过餐馆大厅,从后门走了出去,直接进入了小区内部电梯。
      顾青裴皱了皱眉头,“这是去哪里?不是在这里吃?”
      “谁告诉你在这里吃。”
      “那你……”
      “近。”原炀面无表情地盯着电梯上显示的楼层数字。
      “那我们这是去哪里。”
      “我家。”
      顾青裴一愣,声音沉了下来,“我们为什么要去你家。”
      “是你说的,地方随我挑。”
      “原总,这不适合吧?”
      “哪里不合适?”原炀戏谑地看着他,眼神却很是阴暗。
      “我们已经……”
      “你想说我们已经分手了,是吗?”
      顾青裴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地看着他。
      电梯停了下来,门打开了,原炀按着电梯门,做了个请的姿势。
      顾青裴没动。
      原炀笑道:“我们确实分手了,不过想一想,你让我白干了那么久,却从我身上什么都没捞着,不觉得可惜吗?”
      顾青裴的手握成了拳头,“原总究竟想说什么?”
      “我想,顾总那天说的两不相欠,实在对我太宽容了,我欠了顾总不少东西,想一一还上,不然,实在心里不安。”
      顾青裴冷冷地瞪着他,“我不需要你还什么。”
      原炀凑近了他,低下头,薄唇贴着顾青裴的耳边,“但我需要你还我一些东西。”
      顾青裴伸手去推他,却被原炀一把抓住了手,紧接着顾青裴被猛地按在了电梯厢的镜子上,原炀高大结实的身体压了上来,顾青裴还未等张口,火热的嘴唇变堵住了他唇,原炀那粗暴的、霸道的吻一如往昔,是那么地熟悉,勾起了顾青裴无限地回忆。
      他在短暂地怔愣过后,开始剧烈的反抗,可他在体能方面从来没赢过原炀,被原炀死死地压制着,甚至被原炀卡着下巴被迫张开了嘴,湿软的舌头强势地入侵了他的口腔,他被原炀的吻弄得呼吸困难,面色潮红,甚至在原炀极富技巧的挑逗下,小腿有些发软。
      就在顾青裴几乎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原炀终于放开了他。
      顾青裴的手一得到解放,拳头就狠狠地朝着原炀的脸招呼了过去。
      原炀轻易地抓住了他的手。
      顾青裴怒瞪着他。
      原炀挑衅地笑了笑,甚至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那样子邪气十足。
      顾青裴冷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以前是吃腻了,不过两年多没碰,突然有点儿好奇那味道。”原炀笑了笑,“好像没怎么变。”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