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89章

第89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两年后
      顾青裴刚出机场,一股热浪袭来,他提着箱子喘了口气,身上的汗就下来了。北京的夏天本就热,尤其眼下还是三伏天。
      王晋派来接他的司机刚才给他打电话,说车出了故障坏在路上了,让他稍等一会儿。小伙子声音特别急,都快要哭了,估计是个新人,怕挨罚。顾青裴安慰了他几句,就说自己在候机楼等着。
      本想站在外面呼吸一下久违了两年的北京的空气,但站了一会儿,热得不行,空气也不好,他又返回大厅吹空调去了。
      刚找了个咖啡厅坐下,王晋的电话打来了。
      “青裴,到了啊。”
      “嗯,刚到。”
      “不好意思啊,今天公司事情多,出车的是个试用期司机,没想到出了这个乌龙事儿,你稍等一会儿,我现在就在离机场二十分钟车程的地方,刚办完事,我去接你。”
      顾青裴道:“王哥,你不用来接我,车坏了属于意外,我等一会儿就好了,实在不行我打车,这个点儿是最堵的时候,说是二十分钟,一个小时你也未必能到。”
      王晋笑道:“就算是一个小时,我也想第一个见到你。”
      顾青裴哈哈笑道:“成啊你来吧。”
      两年的时间,王晋油嘴滑舌的习惯依然没改,但顾青裴终于能够敞开心扉,接纳他为自己的朋友。这两年间他和王晋见了好几次面,甚至和王晋分居了七八年的妻子还有两个可爱的孩子都熟悉了起来。他见识了王晋很多不一样的一面,王晋也在顾青裴一贯冷处理的态度下慢慢停止了激烈的追求。
      他们虽然见面次数有限,但经常电话沟通工作,俩人现在的关系反而比之两年前要坦诚亲近很多。
      他在回北京之前,经过跟王晋的深入沟通,决定辞职。他觉得自己现在无论是资金的积累、人脉的积累、还是能力的积累,都已经到了时候,甚至35岁的年龄都刚刚好,他想自己单干了。
      两年的时间,应该足够很多人忘却很多东西,他相信自己可以重新扬帆起航。
      王晋一开始极力挽留,毕竟能把新加坡那个中规中矩的贸易公司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发展壮大十几倍的能力,不是随随便便找个人就能有的,顾青裴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可顾青裴已经打定了主意,他虽然觉得很惋惜,最终还是尊重顾青裴的选择。
      顾青裴这样的人,注定不会一辈子给别人打工,一旦条件充沛了,他肯定要单飞。
      现在就是时候了。
      堵车情况比俩人预估的好一些,王晋半个小时就到了。
      俩人一见面,王晋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俩人皆是高大英俊,风度翩翩,在机场门口吸引了不少眼球。
      王晋拍拍他的背,“终于回来了。”
      顾青裴眯起眼睛看着当空的烈日,轻叹一声,“是啊,终于回来了。”
      坐上车后,俩人闲聊了一下新加坡那边儿公司的情况,随后话锋一转,王晋淡笑道:“青裴,既然你回来了,关于有一个的人消息,我觉得你还是应该知道。”
      顾青裴呼吸一滞,他能猜到王晋在说谁。
      他故作轻松地说:“哦,说来听听。我们这两年没有联络,我也没打听过他的消息,说不定哪天在什么场合遇到,还是提前知道一些消息比较好,免得尴尬。”
      王晋笑看了他一眼,“你平时话不多,除了心虚的时候。”
      顾青裴笑了笑,“王哥,别消遣我,都是过去的事了。”
      王晋耸耸肩,“我只是给你提个醒,现在的原炀,已经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原炀了,不,应该说在他身上,找不出当初那个横冲直撞的傻小子的影子了,才短短两年时间,人的改变能这么大,也实在是个奇观。”
      顾青裴心脏不可抑制地传来钝痛,两年了,情况究竟有没有好转呢?
      他笑道:“是吗,他现在变成什么样了?”
      王晋嘲弄道:“出息了,生意做得很大,不过处处跟我对着干,也挺有意思的。”
      “是么……”顾青裴看着窗外不断掠过的风景,心思已经飘到了两年前,昨日种种,一直封印在他记忆里,从来没有消失过,只是,他不愿意想起。
      王晋又看了他一眼,轻声道:“对了,他交了个女朋友,据说马上要订婚了。”
      顾青裴表情有一丝僵硬,旋即道:“好事儿啊,他爸妈这回能放心了。”
      “是啊,两年时间,确实改变了很多。你这回可以放心地在北京施展拳脚了。”
      顾青裴露出淡然地笑容,“嗯。”
      此时正好是中午,俩人找个地方吃了一顿饭,然后王晋把顾青裴送回了家,嘱咐他好好休息。
      顾青裴到家之后,先给自己的爸妈打了电话,然后订了张明天回成都的机票。他两年多没回国,跟自己的父母就一共就见了三面,还都是在新加坡,一想到终于能回家了,顾青裴就按耐不住兴奋和激动的心情。
      挂上电话后,顾青裴看着久未有人住,落了一屋子灰的房间,感到一阵疲倦。
      这个房子本来当时就是为了去王晋公司上班方便才搬过来的,不,应该说,最大的原因是他想躲开原炀,这个房子他加起来住了不足两个月,非常缺乏人气,如今闲置两年,更是显得荒芜。
      一点儿都没有一个家的样子。
      顾青裴想坐下都没有合适的地方。他打电话叫了钟点工,给他收拾房间,他自己则进浴室洗了个冷水澡,洗去了一身的燥热,却没能让他内心的浮躁降降温。
      他洗完澡后,浴室已经收拾好了,他倒在床上,想睡一觉,却发现自己睡不着。
      他想起了王晋的话。
      原炀变了,成了大老板了,有女朋友了,两年的时间,过得真的很快,人也变得很快,真让人唏嘘。
      顾青裴苦涩地笑了笑,好事儿,都是好事儿,原炀终于长大了,他们两人之间,终于一干二净了。
      顾青裴第二天回了成都,一家三口上次见面是半年多前,二老没什么变化,还是成天乐乐呵呵的,身体有一些老毛病,但整体还算健康,顾青裴心里也觉得安慰。
      顾青裴给他们说了自己的创业计划,并说以后自己当老板了,时间更充裕一些,每个月都会回来至少一趟。
      二老笑得合不拢嘴,看着自己有出息的儿子,怎么看怎么自豪。
      吃饭的时候,他妈问起了一个他们一家人一直回避的问题,孩子。
      他妈是这么说的:“青裴啊,我今年都六十二了,我那些老姐妹到我这个年纪,全都抱孙子了,妈看着真是眼馋啊。”
      顾父扒了口饭,眼皮轻抬,偷偷打量着顾青裴。
      顾青裴笑了笑,“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情况。”
      “我知道啊,我们也没逼你结婚,现在不是有什么试管婴儿嘛,你去要一个,你也不是出不起这个费药,你今年都三十五了,再过一二十年你老了,爸妈都没了,谁照顾你啊,孩子啊,必须要有,人才有个盼头。”
      顾青裴并不太喜欢小孩儿,觉得会在生活拖累他很多地方,但是随着父母的年龄增大,这确实又是个现实的问题。传宗接代,哪一代都跑不了。
      “妈的意思是,你可以找个合适的男的过日子,但是你也得要个孩子,这才像个家,大不了你们一人要一个,我全都当我亲孙子,多少我都不嫌多。”
      顾青裴苦笑道:“妈,养孩子哪儿是那么容易的。”
      顾母急了,“青裴,你是不答应吗?这都托了多少年了?七八年前你和媛媛结婚那会儿,我就盼孙子,这么多年过去了,妈心里也很苦啊。”
      顾青裴眼看他妈要哭,忙道:“妈,我没说不答应,我只是觉得还没到时候?”
      “什么时候到时候?你都这个年纪了。”
      顾青裴求助地看了他爸一样。
      顾夫咳嗽了一声,轻声道:“青裴,你年纪确实到了,要一个吧。”
      顾青裴彻底没招儿了,叹道:“我知道了,给我两年时间,我一定给你们一个孙子孙女,这样行吗?”
      俩老人立马眉开眼笑。顾青裴是有一说一的人,对他们从来是言出必行,他们两年之内肯定能抱上孙子了。
      顾母絮絮叨叨地说了好多孩子怎么怎么好玩儿,见顾青裴不怎么感兴趣,就换了个话题,“哎,青裴,妈一直没跟你说,怕你工作分心,你出国没多久,小原那孩子来找过我们一次……”
      顾青裴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抬起头看着他妈,“哦,他来做什么?”
      “他说就是来看看,带了些东西,也没提你,挺奇怪的,不过那孩子就是感觉吧,跟第一次我们见他很不一样,也说不上哪里不一样,就是感觉有点……阴沉,死气沉沉的。”
      顾青裴淡道:“我们都过去了,以后就别提他了。”
      顾母小心翼翼地问:“我就是想问问,那孩子过得还挺好的?”
      顾青裴笑了笑,“好,很好。”
      看上去他们两个都很好,皆大欢喜。
      顾青裴呆了两天就回北京了。他打算从事他一直比较熟悉的资产处置方面的生意,他把自己以前的下属和同学挖了几个过来,跟着他合伙创业,公司在他回国之前就已经有人注册好了,现在正是招兵买马的阶段,事情又杂又多,他有好多事儿需要忙活。
      跳槽过来的下属也带过来一些资源,公司的前景充满了希望。
      回到北京大概一个星期之后,王晋邀请他参加一个电影的首映式。这部电影是王晋投资的,大约在一年前,王晋开始瞄准娱乐行业,作为他投资的第一部电影,收益好与不好至关重要。顾青裴对这种来快钱的行业还是很感兴趣的,所以之前也跟王晋提过,如果有合适的机会,可以跟他说说,因此王晋拿到首映式的票后,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邀请的人是顾青裴,目的是带他入圈,接触一些导演制片人之类的,这里面生钱的机会多得是。
      当天晚上,顾青裴换了一身正装就去了。
      那天的首映式规模不小,除了一些跟电影投产相关的人之外,还邀请了商界和娱乐界有分量的人物出席。一下子见到不少漂亮的男男女女,顾青裴的心情也稍好了些,驾轻就熟地周旋在各类人之间,谈笑风生,有个颇有风情的女演员,已经偷偷往他西装口袋里塞了香喷喷的名片。
      像王晋和顾青裴这样俊逸非凡又事业有成的青年才俊,简直是满足了女人对男人的全部幻想,怎能不叫人动心。
      首映式开始后,顾青裴已经喝了两杯鸡尾酒,想去方便。本来最开始不想离席,但这电影太过文艺,他看着无趣,最后挨到半场,还是起身去了洗手间。
      他走到剧院大堂外的洗手间,保洁人员却告诉他洗手间出了点儿问题,让他上三楼。
      无奈他只好上了三楼。三楼没有任何演艺活动,所以他一路走来都没看到半个人,异常安静。
      顾青裴上完厕所后,刚一出门,迎头撞上了一个人。
      顾青裴惊讶地抬头,在看到来人是谁时,全身的血液都往脚底根跑,身体入坠寒窟,他整个人都僵硬了。
      原炀……
      站在他面前的人,正是两年未见的原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