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88章

第88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王晋把谈判的时间安排在了两天后,顾青裴趁这时间回了趟家,见了父母,把他的打算说了,并强调是公司需要外派他去新加坡。
      他父母很是意外,不过反应并不是很大。来老人退休之后,儿子渐渐长大,而且很有能耐,家里面大事小事,其实都是儿子说了算,他们觉得儿子去国外发展事业很了不起,完全不会多想。
      顾母说:“去啊,好事儿啊,听说新加坡是个特别好的地方,人人都很有礼貌,地上连口香糖都没有,你去那边儿稳定下来,我们俩也去旅旅游。”
      “对对,我也想去看看,你要是回不来,我们可以过去吗,不是离中国挺近的。”
      顾青裴心里难受起来,幸好,他的父母不知道他是谈了一段失败的彻底的感情,被逼无奈才出的国,面对父母的宽容和单纯,他愈发觉得自己窝囊。
      顾青裴勉强笑了笑,“去那边儿可能会很忙,平时就不会像在北京回来那么频繁了,逢年过节的,如果我不回不来,你们陪我去新加坡过年好吗?”
      “行啊,我们还没在国外过过年呢。”
      “我走了之后,你们一定要注意身体,电话还是那个电话,随时可打通。”
      顾父笑道:“你不用担心我们,我们身体挺硬朗的,现在你妈自己一个人都能买菜,我也坚持锻炼呢,你不说两年就调回来了,工作嘛,是正事儿,放宽了心走,多打电话回家就行。”
      顾青裴眼圈有些发酸,他笑着点了点头,“我一定经常打电话,你们也经常去,新加坡很近的,飞机两三个小时就到了。”
      “啊,这么快啊,那一定去,一定去。”顾母笑呵呵地说,然后话锋一转,小声问道:“那……那个,原炀,怎么办啊?”
      顾青裴一怔。
      俩老人对视一眼,顾父的眼神有几分责怪,顾母瞪了他一眼,转头看着顾青裴,就想等他答案。
      顾青裴叹道:“爸,妈,我跟他已经分开了,我们不合适,你看年纪差那么多,能过到一块儿去吗。我走了之后,如果他来找你,就别搭理他了,我们没有可能了。”
      顾母叹了口气,“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也管不着,可我感觉那孩子还挺好的。”
      顾父拽了拽她,示意她别说了。
      顾青裴摇摇头,“确实不合适,你们别提他了。”
      顾母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忍住了,“行吧,你决定的事,我们也不多说,你什么时候走啊?”
      “我明天回北京处理点事,然后就走了。”
      顾母摸了摸他的头发,“到了国外好好照顾自己,他们都说什么话啊,你听得懂吗?”
      顾青裴淡淡一笑,“都会说中文的。”
      “那就好,反正好好照顾自己。”
      顾青裴握住他妈的手,心里涌入一股暖流。
      “青裴,你是不是有点紧张?”
      顾青裴笑道:“还不至于。”
      顾青裴和王晋此时正坐在车上,跟两个下属一起去XX酒店与中显谈判。通常这类合作谈判,没个七八轮谈判都下不来,王晋带他来,并不是让他能决定什么,完全是为了震慑原炀。
      顾青裴心里不想做这件事,却无可奈何。
      这种做法,果然很符合王晋的性格。也罢,他欠着王晋,多少要还。
      王晋捏了捏他的手,笑道:“没事的,我负责说,你负责助阵。”
      顾青裴但笑不语。
      到了酒店之后,中显的三个人和原炀都已经到了。
      原炀看到他的时候,眼神一下子变了,脸色也沉了下来,面上的肌肉呈现有些狰狞的僵硬。
      顾青裴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跟中显的人一一打了招呼。
      王晋一派大将风范,跟中显的人说话的态度完全就是“我是大哥你是小弟”,中显的老总来头并不小,不过不是王晋的对手,也不愿意得罪他,就笑着附和着。
      “哟,小原也来了,怎么去中显工作了?没听你爸爸说啊。”
      原炀皮笑肉不笑的说:“王总不至于那么了解我家里的事吧。”
      “好奇嘛,放着那么大的公司不去学习,却跑去了……哦,其实中显也是个相当有实力的公司,我的意思就是啊,家里那么好的条件放弃了,挺让人佩服的,哈哈。”
      原炀的手在背后握成了拳头,“王总是大忙人,题外话我看咱们就不说了吧。”
      “对,节省时间。”王晋亲切地拍了拍顾青裴的后背,“青裴,坐,把资料拿出来。”
      顾青裴接过助理递来的文件夹,取出文件后递给中显老总,“陈总,我们对合作开发一事非常有兴趣,因此草拟了一份合作意向书,请您过目。”
      陈总还没伸手,原炀已经抓住了那份文件,同时鹰隼般的双眸冷冷地看着顾青裴,以狩猎的姿态。
      顾青裴笑了笑,“请过目。”
      原炀拿过文件草草翻了翻,然后递给了陈总。
      王晋在这时候突然转脸对顾青裴说:“青裴,你想喝点儿什么?”态度之亲近,让原炀瞠目欲裂。
      他用了极大的意志力,才阻止自己扑上去揍王晋的冲动。他现在恨极了王晋,如果他们之间没有一个王晋一直在挑拨离间,也许情况会比现在好很多。
      王晋这个小人太虚伪,太能装。
      他看着顾青裴对王晋和颜悦色的态度,再想想这个人对他的冷漠,心脏就痛得厉害。
      他把外在的筋骨锻炼得再皮实,顾青裴却只要一个眼神一句话,就能轻易戳进他心窝子,伤得他鲜血淋漓。他简直都害怕顾青裴了。
      今天王晋把他带来,目的很明显,而且,也确实达到了,他脑子里已经装不下谈判的事,完全因为顾青裴和王晋的一同出现而怒吼中烧。
      一想到顾青裴这是在帮着王晋对付他,他就痛得团团转。
      没有人能这样对他,没有人能让他痛到这个地步,只有顾青裴,只有顾青裴。
      有好几分钟原炀都无法从那种情绪中解脱出来,王晋和中显谈了什么,他几乎没听进去。
      王晋看着原炀的表情,露出一个浅浅地、得意地笑容。
      顾青裴同样如坐针毡,他巴不得这场他本不该出现的谈判早点结束。
      长达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对面对面坐着、伸手可及对方的俩人来说,是无尽地煎熬。
      等到结束的时候,顾青裴背脊的衣服已经湿透了,原炀的眼睛如一潭死水,深不可测。
      王晋满意地拍拍手,“希望这些条款陈总回去好好考虑考虑,咱们是有合作机会的,可就看陈总赏不赏脸了哦。”
      陈总笑道:“哪儿的话,还要请王总高抬贵手,我们是小公司,王总照顾照顾哈。”
      俩人说了一堆互相吹捧的废话,王晋这才带着顾青裴起身告别。
      顾青裴直到转身离开,也没再看原炀一眼。
      就这样吧,两个世界的人,硬要凑到一起,结果就是两败俱伤。
      走出酒店坐上车了,顾青裴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原炀发来的,他指尖微微颤抖着,犹豫再三,还是删掉了。
      王晋笑道:“青裴,你还好吗?”
      “还好。”
      “你会怨我吗?非要带你来?”
      顾青裴的声音毫无波澜,“不会,应该的,效果不错。”
      “我是生意人,我只想在合理的范围内,达到自己的目的,我相信你能理解的,而且,我想用这种方式跟原炀做个了断,挺不错的,你说是吗?”
      是不是有什么所谓呢,顾青裴根本不想回答,只是敷衍地应和了一声。
      王晋柔声道:“调职手续都办好了,你随时可走,想什么时候走?”
      “什么时候都可以吗?”
      “可以啊。”
      “明天。”
      王晋愣了愣,“这么急?”
      “嗯,就明天。”
      王晋叹了口气,“我会给你安排。”
      顾青裴看向窗外,长安街到处都是他熟悉的风景,尤其是初春的傍晚,树木开始抽枝发芽,一派盛景,是他非常喜欢的季节。
      这个城市凝聚了他太多的东西,是他第二个故乡,如今却要无可奈何地离开,此时的心情,实在无法言表。
      两年后他回来,会是怎样一番情景?他无法想象,面对未知的前路,说不害怕是骗人的,但更多的是遗憾,痛得他不知如何自处的遗憾。
      回到家后,他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他本就没打算带太多东西,到了那边再买就行,所以拼命缩减行李,减了一圈才发现,居然没有什么是不能舍弃的。
      用惯了的日用品,穿惯了的衣服,所有习惯了的东西,都可以从头再获取,感情也是如此,人生没什么过不去的坎儿,说不定两年后的自己,还会嘲笑他居然为了一个小了他十一岁的毛头小子失魂落魄。
      也许两年后的原炀,也早已经幡然醒悟,到时候他们见面,还能相视而笑,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不得不说,原立江这个提议真是不错,两年时间,足够改变一个人。
      他希望自己能改变,他希望自己变成一个,身上不带着原炀气味的人,就像从前那样。
      当天晚上他没合眼,他在那个房子里走来走去,总好像有什么忘了带,却又想不起来是什么。
      有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忘了带,但是,实在是想不起来了,只知道心里空落落的,无法填满。
      第二天临上飞机前,他给原立江打了个电话。
      原立江很快接了,并直白地问:“我详细你考虑好了。”
      “是,我考虑好了,我现在正在等飞机,去新加坡。”
      “新加坡?”
      “对,王晋外派我去新加坡,原董,我不想再跟你有什么牵扯了,从你的公司到你的儿子,这个结果,我相信你是满意的。”
      原立江沉默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
      顾青裴刚想挂电话,原立江突然说:“如果两年后,他……”然后他就顿住了。
      顾青裴也不太想知道这个问题究竟是什么,两年后的事,他懒得预测了。
      希望那个时候,他已经是个还能让他自己佩服、满意的顾青裴。
      他关机前做的最后一件事,是他原炀发给他的所有短信,一键清空。
      彻底清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