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81章

第81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王晋三天之后也回来了,一下飞机没回家,而是先约了顾青裴谈合同。
      顾青裴把王晋承诺给他的一些有利条款主动压低了一些,目的是能获得更大的自主权,同时,合同条款列的极其详尽。
      他有他自己的考虑。
      王晋作为一个大地产商,和原立江在很多项目上既有合作,也互相别劲儿。他虽然离开了一段时间,但地产行业的相关信息并没有完全中断。在决定入职王晋的公司之前,他做了大量的调查,他发现最近有一个土地竞标的项目,是几家大型地产公司挤破了脑袋想要的,而王晋和原立江是这里面最有竞争实力的俩家。
      王晋这个时候挖他,说巧合也好,有意也罢,不可能不考虑到善用他曾在原立江手下工作的经历,来对付原立江。
      生意人就是这样,对人对事,物尽其用,顾青裴并没觉得有任何不妥,他和王晋目前又没什么私人感情,他又不是白给王晋干活,说白了是老板和雇员的关系,不存在利不利用。只是,他断然不会跟着王晋去对抗原立江,要如何在这里面独善其身,就要看他自己的手腕了。
      他手里确实有不少能对付原立江的东西,开公司嘛,有哪个企业的账面是没问题的,这点东西在他手里几乎没用,因为凭他的能量,掀不动原立江这艘大船,但如果是被王晋利用,那就大不相同。虽然这些东西不至于对原立江造成巨大影响,王晋也不会想把原立江逼急,但是制造一些舆论方面的小麻烦,让原立江在竞标中面临信用危机,却对王晋大大地有利。
      顾青裴何等头脑,自然不会让王晋拿他当枪使,所以他自己拟了自己的劳务合同,光改合同就花了两天时间。
      虽然这些目前都只是他的猜测,但他做事自然要给自己留后路,哪怕他手里掌握着原立江买凶杀人的证据,他都不会不自量力到想去对付原立江,他并非不记恨原立江,实在是他惹不起。而且,原立江毕竟是原炀的父亲。
      他为王晋干活,是服务于企业,他可不会蠢到让自己卷入这俩人的竞争里,那是个深不见底的漩涡。
      王晋对合同条款没有太多异议,全程嘴角一直带笑。俩人签了合同后,王晋给顾青裴送上了精心挑选的小礼物,祝贺他的加盟,并希望他尽快入职,投入到项目中来。
      考虑到王晋的公司离他住的地方有些远,顾青裴打算搬到公司附近住。正好几年前他还在国企的时候,公司分过一套房子,离王晋的公司不远,他装修完就一直空着没住,他也确实该换个环境了。
      这套房子让他每次回来,都有种窒息般难受的感觉,因为房子的每一个角落,都有另外一个人的气息。
      他跟王晋约定好下星期一上班。趁着剩下的几天时间,去订购了一些家具和生活用品,然后自己收拾了一些常用的东西,拎着一个大皮箱就搬了过去。
      脱离了那个充斥着太多回忆的环境,他感觉轻松了不少。
      晚上他给一个前段时间打听他动向的朋友打了个电话,将其约出来吃饭,并且叫上了其他几个人。
      他所谓的朋友,也不过是生意上有往来或者指不定那天用得着的人,从他出事就一直想看他八卦,现在是时候满足一下这些人了,正好借他们的口宣传宣传,让那些等着看他笑话的人哑口无言。
      天气渐暖。晚上赴宴,他穿了身浅色的休闲西装套装,里面套了件米色的羊绒衫,整个人显得挺拔俊逸,潇洒迷人,举手投足之间尽显成熟优雅的纯男性魅力。
      当他信步穿过大厅,走进包厢的时候,他看上去春风得意,满面荣光,丝毫不见任何狼狈疲态,哪里有半点颓丧的样子?
      列席的多少都很意外,没看成热闹自然失望不已。
      顾青裴周旋在一众人的疑问调侃中,始终面带微笑,游刃有余,斜风细雨之间把那些尖刻的问题一一摆平,并且把自己即将入职王晋公司的消息透露了出去。
      他的目的确实达到了。
      如果少了王晋这个名头,他今天必定颜面扫地,因为连他自己都会底气不足,可现在,他非但没受到多少负面影响,地位反而看涨,他之前深为恐惧的那几张照片,只要他自己能泰然处之,别人也伤不着他半分。
      离席回家的路上,顾青裴的脸上再也装不出虚伪的笑容,他只觉得无尽地疲惫。哪怕他再度名利双收,回家之后,也不会有一个知冷知热的人,跟他共同做一顿热腾腾的饭菜。
      短短一年的时间里,他却失去了很多很多,多到他承受这些的时候,痛苦不已。
      星期一上班的时候,王晋在例会上隆重介绍了他的入职。这里面绝大多数的员工都根本不认识他,也不会知道他什么“艳照”之类的传闻,但是顾青裴知道,谣言这个东西,是生生不息的,很快公司所有人都会知道,他要在那之前,把这些压住,让他们对自己产生敬畏之心,这把椅子才能坐得牢。
      顾青裴做了个很是激动人心的就职演讲,绝佳的口才加上极具魅力的外表,让顾青裴的出现在庆达地产上下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公司例会开完之后,王晋召集了资产处置部的骨干人员开会,正式把他们的新老板介绍给他们,顾青裴在会上侃侃而谈,他曾经供职十数年的国企在世界五百强能排进前五十,他在那里吸收和运用的都是国际上最先进的管理理念,无论拿到哪儿,都足够忽悠人。
      对他手下的这些人有了大致的了解之后,王晋嘱咐他尽快进入工作角色,就自己先走了。
      在公司王晋一本正经,颇有威严,他看得出来公司的员工都有些怕王晋,这样最好,至少在公司王晋不会太过放肆,而且王晋确实很忙,他一个星期也未必能见王晋几次面,这不免让他松了口气。
      王晋给他配了个专职秘书,是个年纪比他还要长几岁的大姐,看来王晋对他还真是“用心”。秘书把一些急于着手的项目的资料都放到了他桌上,顾青裴一边喝着茶,一边随便翻了翻,并不意外地发现了那个跟原立江有竞争的土地竞标案。
      顾青裴淡淡一笑,拿起文件仔细研究了起来。
      不需要用那些乱七八糟的手段,他的能力加上庆达的实力,他对夺标有着很大的信心。
      看完项目资料,他又要求下属把招标那家国企的具体情况,以及他么能够了解到的近几年所有相关的生产经营活动的资料都给他准备出来,越全越好,另外他还将对庆达的项目投资能力做一个分析。
      他花了两天时间熟悉了项目,并且很快带着这些人加班加点地工作了起来。
      离开标日期只剩下两个星期,他看过之前出的两个投标意见,他都不太满意,他尽管只在原立江手下干了一年,但对原立江的行事风格很了解,他们一味退让利润的结果最终将直接导致质量下降,这种投标文件一定会被原立江攻击得一无是处。
      顾青裴带着一堆年轻骨干从工程报价到材料选用再到进度日期,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抠,力求做到盈利的同时,又最具竞争力。
      另外两家的投资风格他不了解,但在对付原立江上,他至少是了解对手的。
      时间转眼就过去了一个星期,顾青裴用自己的实力征服了他的直接下属,慢慢在公司获得了一席之地。
      而原炀自那次之后,没再联系过他。
      自从他和原炀相识以来,这是唯一一次长达十天的时间里俩人既没有联系也没有见面。
      顾青裴很少有空闲时间,他巴不得自己24小时都有事情干,这样他就不会有空去想原炀,可是偶尔坐下来休息的时候,他想到原炀,依然是挡不住的难受和寂寞。
      晚上有一个饭局,王晋要带他出席,顾青裴下班之后洗了个澡,在办公室睡了半个小时,他的秘书把他叫醒,说司机在楼下等他。
      顾青裴到饭店的时候,王晋早就到了,一间顾青裴,就把他拉过去,将他介绍给这个总那个长,他隐隐总觉得有些人看他眼神怪异,但他一直镇定自若,表现得无懈可击。
      一桌人围坐吃饭谈笑风生的时候,一个XX局的局长上完厕所回来了,喝了点儿酒,扯着嗓子说:“哎,巧不巧,原哥就在咱们隔壁,老刘,王总,跟我敬杯酒去。”
      顾青裴脸色微变,能让这个局长叫“哥”,还姓原的,北京城里估计是没几个。
      桌上有知道王晋最近和原立江顶上的,都没动,纷纷看着王晋,王晋面不改色地笑道:“真巧啊,走走走,怎么也得去敬原董一杯,青裴,我可不是躲酒啊,不过接下来你可得替我喝了。”王晋哈哈笑着拍了拍顾青裴的肩膀,示意他别去。
      王晋自然是为了他着想,可他如何能不去。
      桌上大多都是北京的,基本都知道他曾经在原立江底下干过,原来的老板就在隔壁,他要是就这么坐着不动,岂不是坐实了他被原立江扫地出门,无颜相见的窘迫。
      不管是出于什么,他都不能躲着不见,想法,他要大大方方地去给原立江敬上一杯酒!
      他还未动,他旁边一个外省的官员就拉着他,“顾总啊,咱们也跟着见见世面去,刘哥,帮我们引荐一下原董。”
      那刘总喝多了,口无遮拦地说:“哈哈哈,还找我引荐,顾总以前就在原董手下干过,你该找他引荐。”
      王晋脸色微沉,不太高兴。
      那局长连忙拽了拽刘总,刘总也意识过来了,气氛有些尴尬。
      顾青裴笑道:“说起来有点儿不好意思。原董一直舍不得我走,最近还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去,可王总对我的知遇之恩,我也无以为报,只得甘为他左膀右臂。你们看看,这一个是对我提拔有加的前老板,一个是对我恩重如山的现老板,可把我为难坏了。人活着啊,就是矛盾。”说完还自嘲地笑了笑。
      知道内情的人只得在心里感叹这人脸皮真厚,表面上却奋力恭维了一番。
      顾青裴到最后还是跟着王晋去了,门开的一瞬间,他和原立江四目相接。
      原立江喝了点酒,脸色微红,面上的笑容还没有褪干净,在看到顾青裴的一瞬间,僵住了。
      但原立江也是个人物,立刻笑了起来,“哎哟,王老弟,赵局长,刘总,今儿什么日子啊,太巧了,哎?这不是顾总吗?我以为你回老家了呢。”
      十多个人挤在包厢里,难免显得有些拥挤,知道内情的人眼睛都在原立江和顾青裴之间巡视,兴奋地等着看热闹。
      顾青裴笑道:“对,前几天回去陪了陪父母,没办法,过年我都没闲着,有时间总得回去尽尽孝道,可惜啊,还没呆够呢,这不,王总就把我给叫回来了。一年之计在于春啊,好多项目都等着开花结果,真是个好时候。”
      顾青裴最后那句话说得意味深长,原立江微微眯起了眼睛。
      王晋笑道:“原董,来,我带着我们顾总来给您敬酒了。”他特别强调了“我们顾总”四个人,让原立江的眼神又按了几分。
      俩人客客气气地敬了原立江一杯酒,原立江还未来得及多看顾青裴几眼,就被轮番而上敬酒的其他人给缠住了。
      王晋和顾青裴就拿着酒杯巡了一桌,认识不认识得都客套了一番。
      完完全全的交际场合,没有空隙让原立江和顾青裴好好对峙,但对顾青裴来说,他以胜利之姿回归的目的,已经达到。
      原立江在说话的空挡看了顾青裴一眼,顾青裴也在看着他,俩人的目光在空气中交汇,充满了火药味。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