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74章

第74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晚上睡觉的时候,原炀被安排在了顾青裴隔壁的客房。
      顾青裴父母家这个房子,虽然有点儿旧,但是面积很大,采光也好,收拾得也干净,住在里面让人感觉很舒心。顾青裴给二老在市里买了几套房子,俩人都不肯搬,还就喜欢住在这里。
      老房子通常有隔音不好的问题,这栋房子也不例外。熄灯躺下后,顾青裴听到耳朵边的墙被人轻轻敲了几下。
      顾青裴知道是原炀敲的,他本不想做这么幼稚的回应,可原炀却不依不饶地一直敲,声音很小,但是持续不断,有点儿恼人。
      顾青裴无奈,只好也伸手敲了敲。
      南方冬天冷,还没有暖气,如果一夜开空调,第二天起来又干燥得让人喉咙冒烟,所以顾青裴钻进被窝之后,都会把空调关了。赤裸裸的胳膊一伸出被子,就感觉到一阵冰冷,顾青裴敲了两下,迅速把手臂缩了回来。
      没想到原炀那头反而更兴奋了,用某种顾青裴弄不懂的节奏敲击着墙壁,依然很轻,但是持续不断。
      顾青裴索性拿起电话,给他拨了过去。
      原炀的铃声响了一下就马上被接通了,就好像在等着他…
      顾青裴整个人缩进被子里,低声道:“你敲什么呢。”
      “摩斯密码。”
      “什么意思?”
      “你猜猜。”
      “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你过来我告诉你。”
      “太冷了,我不想出被窝。”
      原炀低笑了两声,“那我去你房间呗。”
      顾青裴低声道:“这是我家,你老实点儿啊。”
      “我就是想过去给你暖被窝。”
      顾青裴裹了裹被子,原炀热乎乎的身体对他产生了巨大的诱惑,他的理智根本没来得及怎么挣扎,就脱口而出,“过来。”
      很快,他就听到旁边开门关门的声音,尽管动作很轻,可竖起耳朵听,还是能听到,还好他父母的主卧在南面,跟他们隔着整个客厅。
      原炀推门进来了,深邃的眼眸在黑夜中闪烁着动人的光芒。
      顾青裴伸出脑袋看着他,心跳骤然变快。
      他突然能体会那种明知不可为却依然情不自禁的感觉了,他有多渴望在这个寒冷的冬日里每天和原炀踏踏实实地相拥入眠,只有他自己知道。
      在他和原炀四目相接地那一刹那,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一贯以来坚持的利己主义是否真的能让他笑到最后,放弃原炀,就为了保全自己的成就和地位,到底是不是真的能让他高兴。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把感情放在次等的位置,他早已经过了为爱如痴如狂的年纪,何况即使是在很年轻的时候,他也一直就坚信男人最重要的是功成名就,是让人仰视,而不是在温柔乡里堕落成瘾。
      所以他拼命工作,不放弃任何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爱情这种可有可无的东西,三十年来没有,又能如何?他顾青裴还会是风光无限的顾青裴。
      然而现在却彻底地不一样了。
      原炀让他固化了的思想,产生了无法抑制的松动。
      原炀迅速地掀开被子,钻进了顾青裴的被窝里,冰凉的手脚一下子抱住了顾青裴,冲他露出得逞的笑容。
      那样子像极了在主人床上撒欢打滚的小狼狗。
      顾青裴拍了拍他的手,“凉死了,还给我暖被窝。”
      “抱一会儿就热乎了。”原炀把脑袋拱进顾青裴的脖颈间,在他敏感的皮肤上呼着热气,弄得顾青裴有些痒痒,他转了转脖子,身体却习惯性地和原炀贴在一起。
      “暖和吗?”原炀抚摸着他的背,用小腿夹着顾青裴冰凉的脚。
      顾青裴轻轻“嗯”了一声。
      原炀亲着他的额头,“我对你好不好”
      顾青裴失笑,“还行吧。”
      “哪里不好你就说出来。”
      “你知道怎么对人好吗?”
      原炀一时竟被问住了,他犹豫了一下,“让你吃饱穿暖什么都不愁。”
      “那你觉得我现在是这样吗?”
      原炀沉默了一下,然后说:“早晚我会让你这样。”在他的人生中,从来没有那一刻像现在这样,极其迫切地希望自己强大起来。
      如果没有遇见顾青裴,他不会知道自己其实还什么都不是,只靠着拼狠耍横,根本没法保护自己的人,他现在不但在他爸面前没有底气,哪怕是遭遇顾青裴的质问,都会心虚。
      他必须强大起来,真正地强大起来,为顾青裴遮风挡雨,让他爸对他刮目相看,扫清他们面前的一切障碍,让顾青裴老老实实地呆在他身边。
      顾青裴看着原炀年轻俊逸,还带着些微稚气的脸,心中只有苦笑。
      就算原立江这个威胁不存在,他们在一起,本身就充满了不安定。原炀才二十二岁,哪个男人在二十二岁就能定性呢?连顾青裴自己都办不到。
      如果过个几年俩人一拍两散了,原炀恐怕毫发未伤,他却会损失惨重。他已经习惯了深思熟虑,习惯了步步为营,原炀打乱了他的阵脚,让他在理智和感情之间摇摆不定。
      顾青裴行事一向很有主见,唯独原炀,唯独原炀,让他举棋不定,寸步难行。
      可是,就连这种矛盾本身,都充满了让人战栗的诱惑。
      原炀的大手温柔地抚摸着顾青裴的背脊,“你看着吧,我会让你知道,跟了我绝对没错。你都这个年纪了,就别折腾了,老老实实跟着我吧,我会对你好,比谁都好。”原炀抱紧了他,就好像怎么珍视都嫌不够,抱的非常紧。
      顾青裴轻笑了两声,“原炀,你究竟看上我什么了?我吧,长得是挺帅的,可是毕竟咱们都不是一代人。”
      原炀捏了捏他的屁股,“我说实话啊。”
      “说。”
      “你那副拽了吧唧的精英模样,特别欠操。”
      顾青裴用膝盖撞了他一下,“找抽呢。”
      “是真的,看着你那模样就想教训你,就想看看,你这副伪装的面具下的真实的表情,然后就……”
      “就怎么的。”
      原炀闷声笑道:“就想睡你一辈子。”
      顾青裴撇嘴笑了笑,“你才活了几岁,就敢说一辈子。”
      “你别不相信,我从小到大自控能力就好,做不到的事我从来不说,说了我一定做到。”原炀顺了顺他的头发,“老老实实跟着我,我一定对你好一辈子。”
      顾青裴低声道:“我暂且当你说的是真的。”
      “就是真的。”
      最好是真的。顾青裴想。
      最好这只霸道无赖的小狼狗,一辈子只认他一个主人。
      那样的话,他就敢放手一搏。
      一向小心谨慎,做事十拿九稳,几乎从不出错的顾青裴,也想为了自己的感情,大胆地赌一把。
      顾青裴睡了一个好觉。只要是跟原炀一起,总能睡得很安心很舒坦。习惯了身边有人陪伴,一个人真是孤枕难眠。
      原炀醒得很早,他起来喝水,顾青裴也醒了。
      顾青裴问道:“你是要去跑步吗?”
      “今天就算了,趁你父母没醒,我先回房间。”
      顾青裴愣了愣,“好……”他没想到原炀已经开始会为他考虑了,原炀向来任性自我,但在不知不觉间,这小子真的在为了他改变。
      原炀爬起身,“你想在这里呆几天?几天都行,我陪着你,不过咱们也可以先去天津,看完项目再回来。”
      顾青裴道:“我们今天就可以走,我爸妈都习惯了,去了天津之后,再回来就是了,今天你正好给我说说那个项目的事。”也许这真的是一个好的契机,也许就像原炀说得那的那样,不一定要回北京,不用非得顾忌原立江,他们自己单干,也饿不死。
      “好,你电脑借我一下,我电脑没带,但是有些关键的资料我都存网盘了。”
      “电脑就在桌上。”
      原炀下了地,打算穿衣服,“那我回屋了。”
      顾青裴的眼睛亮晶晶地,一眨不眨地盯着原炀,“要不然,你就呆在这儿吧。”
      原炀看了他一眼,“在这儿?”
      “嗯,就说……是来我房间上网的。”
      原炀笑了起来,那高兴的笑容就像春天的风,温暖了顾青裴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小狼狗猛地扑到了床上,重新缩进被子里,狠狠地亲了顾青裴两口,“我才不想起来呢,还是被窝里暖和。”
      顾青裴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他打开电脑,俩人就窝在暖和的被子里,脑袋贴着脑袋,研究着天津的那个项目。
      项目资料不是特别齐全,但是足够了解很多情况,顾青裴对项目做了一个分析,并给原炀讲解,原炀听得不住地点头。
      顾青裴眼光犀利,总能一针见血的发现问题的关键,这一点让原炀佩服不已,一想到今天下午要带这么牛逼的媳妇儿去见合作伙伴,心里就充满了自豪感。
      原炀笑道:“这个项目要是成了,咱们能捞一笔大的,以后再启动其他的买卖也就容易多了。”
      “没错,我可真不容易,三十好几了,还要带着你这个毛头小子重新创业。”
      原炀亲了他一口,“不挺好的吗,算是咱俩的夫妻店儿。”
      顾青裴撇撇嘴,“扯吧你,还夫妻店。”眼睛却笑弯了。
      “哪里不对了。”
      顾青裴抿嘴笑道:“你哪来儿的钱入股的?”
      “我把我那房子卖了,卖了七百多万,这个盘子小,初期投入不用太大,等咱们做出规模了,找银行融资就容易了。”
      “嗯,我去看看,值不值得投资,我股市里还压着钱,随时能套现,只要这个项目合适,二期的投入我拿得出来。”
      原炀抱着他的肩膀,笑道:“你说这不叫夫妻店叫什么。”
      顾青裴含笑,“你说是就是吧。”
      原炀道:“到时候钱都让你管。”
      “那是当然的,你就会败家。”
      “我怎么败家了。我只是觉得钱该给媳妇儿管,跟我败不败家有什么关系。”
      顾青裴笑看了他一眼,“傻小子。”
      “靠,你别成天用这种笑容说我傻,渗人死了。”
      顾青裴捏着他的下巴,轻轻亲了亲他,小声道:“傻小子。”
      原炀抱着他滚进被子里,“你再招我,别怪我扒你裤子,我都忍了一晚上了。”
      顾青裴一边亲他一边笑着说:“晚上再说,别在我家。”
      “我知道,咱们快点起来吧,现在就去机场。”
      “再睡一会儿……”
      俩人在顾青裴家里吃了顿正宗的川式火锅,所有的底料和酱料都是顾母一手调制的,辣得非常够味儿,原炀这么多天来,第一次胃口大开,吃了不少,把顾母乐得够呛。
      俩人下午坐飞机去了天津,他们打算在天津看完项目后,回北京拿些东西,然后再回成都,俩人虽然嘴上不说,却也有了共识,这时候避开原立江比较好,顾青裴一点也不想留在北京触他霉头。
      甚至连办理离职的事,都想拖一段时间再说。
      他们到了天津,合作方负责接待,俩人吃了顿专门吹牛喝酒的晚饭,才回了酒店。
      就像俩人都期待的那样,他们在暖腾腾的酒店套房里抵死缠绵,用力宣泄着这些天来的燥郁和思念,足足做了大半夜,才疲累地相拥入眠。
      第二天俩人依然早早爬了起来,跟着合作方去看那个商品楼的项目。
      由于北京房价高居不下,很多在北京工作的白领选择在天津买房,他们这次看的,就是离津京高速不远的一块地,开车到北京只要七八十分钟。只是地方不大,只有六七亩,还是狭长型的,除了地理位置之外,其他条件都算一般,但刚好符合他们现在的资金标准。
      顾青裴在北京混迹多年,在天津也有不少关系,只能容积率能批到3.5以上,这里就能建好几百套微缩户型的单身公寓,会非常好卖。
      俩人看完项目,顾青裴就夸原炀有眼光,显然他对这个项目挺满意。
      原炀特别高兴,他难得被顾青裴夸奖,脸上的笑意掩都掩不住。
      顾青裴也很高兴,第一是这个项目确实前景很好,第二是原炀跟他的这将进一年里,进步很大、很明显,原炀从一个自负、我行我素、对经商完全不感兴趣、甚至是充满不屑的太子党,变成了现在这样一个脑袋里有正事、有考量、有目标的男人。
      原炀其实非常聪明,而且记忆力和精力惊人的好,是个可造之材,如果说以前顾青裴培养原炀,是碍于原立江的嘱托,现在则是把原炀当成了自己的人,在用心栽培,期望俩人有一天能够携手驰骋商场。
      心中有了期望,顾青裴整个人也放松了一些。他不仅开始勾画他和原炀在这个项目上的成功,没错,他们两个人的成功。
      只要能在中国任何一个地方站稳脚,他就不用那么惧怕原立江,而且他相信原立江也不会对自己的亲儿子下狠手,他们的项目应该也是安全的。
      他现在既然和原炀分不了,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哪怕再艰难,既然原炀一次都没有放弃过他,他也不想辜负他的小狼狗。
      俩人在当晚从天津回了北京。
      回到顾青裴家的时候,俩人心里都有不同程度的感慨。
      明明几天前刚刚从这里离开,可再次回来,心境都有了变化。
      顾青裴想起冰箱里还有那天他给原炀做的螃蟹,冻了这么多天,早已经不新鲜,可他还记得当时自己多希望原炀能留下来吃一口。
      顾青裴甩了甩脑袋,有些想笑。
      俩人晚饭还没吃,家里没菜了,原炀出门买菜去了。顾青裴在家里收拾收拾屋子,几天没人住就感觉哪里都是灰。
      正收拾着呢,顾青裴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看,是张霞打来的。
      顾青裴想也没想就接了,“喂,小张。”
      “顾、顾总。”张霞的声音听上去充满了慌乱。
      “怎么了?”
      “我、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我是真心敬重您,恐怕没人敢告诉您,可是我觉得……”
      顾青裴皱了皱眉头,阻止了她的语无伦次,并笑着安抚她,“小张,你一个孕妇可不许这么激动啊,慢慢来,好好说,怎么了?”
      张霞吸了吸鼻子,“顾总,您自己去公司的内部论坛看看吧。”
      “看什么?”
      “看……”张霞说不下去了。
      顾青裴挂上电话后,满腹疑惑地打开了电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