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68章

第68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顾青裴很早就上床睡觉了。但直到后半夜才勉强入眠。他格外想念自己的父母,早知道回来会面对这样的窘境,不如在家陪陪两位老人。
      第二天早上,他被电话声吵醒,拿起来一看,是王晋打来的。
      “王哥,新年快乐啊。”
      “青裴,你没睡醒?不会吧,咱们这个年纪,还睡得下懒觉吗,还是过年这几天你呆懒了?”王晋含笑说道,语气中尽显亲昵。
      “不是,昨晚喝了咖啡,没睡着。”
      “哈哈,睡前喝什么咖啡。你回北京了是吗,我的秘书跟我说了,我只有今天下午有时间,你呢?我们出来坐坐?”
      “下午……”顾青裴本来习惯性地想答应,却突然想起来,自己年后就要离职了,现在再继续代表公司和王晋谈项目,合适吗?
      “怎么了?没空吗?”
      “哦,有的,下午几点?”顾青裴想,最好还是能把这个项目签下来,他心里对原立江有所愧疚,而且,他做事习惯有始有终,这个合作案他推动了这么久,想想都可惜。
      “三点吧,我们找个地方喝茶,然后一起去吃个饭吧。”王晋顿了顿,“不为难吧?我们这是为了工作,如果你觉得不方便,可以把原炀带上,但是我希望你自己来。”
      顾青裴干笑了两声,“没有不方便,我们三点见。”
      他爬起床,用冰水洗了几把脸,头脑才算清醒了一些。他换了身衣服,打算早点出门,呆在这个到处都充斥着原炀的身影的房间里,让他有些压抑。
      一开门,顾青裴就愣住了。
      原炀裹着大衣站在电梯口,旁边的垃圾桶上扔了一堆烟头。
      听到开门声,原炀抬起了头,满脸疲倦,冻得耳朵通红。
      顾青裴愣道:“你、你昨晚没回去?”
      “我不放心你自己在家。”原炀一张嘴,嗓子干痛,声音都变调了。
      顾青裴心里一酸,上去就把他拽进了屋里。
      原炀的羽绒服表面好像上了一层霜,一摸上去直冻手,他的脸被冻得煞白,一点人的温度都没有。
      顾青裴心疼道:“你他妈傻啊,大冬天的在走廊站一晚上。”
      “没什么,在建筑内,冷不到哪儿去。”
      顾青裴用温热的嘴唇碰着他冰凉的唇,不断地抚摸着他的脸,又心疼又心酸,“傻小子,你真是蠢透了。”
      像条被主人惩罚关在门外的小狗一样,在原地等了整整一晚上,被冻得像块石头,也要坚持守在门口,毫无怨言。
      原炀搂着他的腰,用鼻子蹭着顾青裴温暖的脖子,“我不想回家,我怕你跑了。我知道我现在差远了,比起王晋,比起你,都差远了,你给我点时间,我很快就能赶上你,你不能离开我。”原炀眉头紧皱,眼里全是不安与彷徨。他和顾青裴的面前竖起了好几道墙,一道比一道坚固,他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挫折。
      顾青裴眼圈有些发红,他轻轻顺着原炀的背,颤声道:“原炀,我真希望我能年轻个十岁,那我就能跟你一样,天不怕地不怕了。原炀啊,我的难处你理解不了。”
      原炀哑声道:“我是理解不了,可是我知道你也喜欢我,你还说我孬种,你怎么就不敢在我爸面前硬气一回。”
      顾青裴沉声道:“原炀,他是你爸,不是我的。要怎么跟你说呢……”
      原炀吸了吸鼻子,“我不接受你那么多理由,我只知道你要是跟我分开,我就把你绑起来,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绝对不可能。”
      顾青裴叹了口气,不知道如何回答。凭着自己那股劲儿想怎么活就怎么活的原炀,看上去真潇洒,可那是他有这个命。
      他顾青裴没有。
      手机突兀地响了起来,顾青裴松开了原炀,掏出手机一看,是一条短信,王晋提醒他一条路出了车祸,车道被封了,让他绕行。
      顾青裴这才想起来,他看了看表,还有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了。他抹了把脸,“原炀,我约了王晋谈项目,来不及了,我先走了。”
      原炀一把拽住他,不敢置信地看着他,“我爸都让你离职了,你还跟他谈项目?你跟他谈个屁!”
      “原炀,原董对我有知遇之恩,而且一直对我很赏识,在你的事上,我对不起他,如果能把这个合作案谈下来,我心里会好受很多。”
      原炀咬了咬牙“我跟你一起去。”
      顾青裴犹豫了一下,“好吧,但是你不要捣乱,我们的事……回头再说吧。”
      原炀一手扣着他的胳膊,低声道:“我们的事,还没你的生意重要是吗。”
      原炀的眼睛又黑又亮,顾青裴对上的双眸,仿佛要被吸进去了。他叹道:“原炀,你……”
      “又想说让我懂事,是吗?”
      顾青裴一时语塞。
      原炀脸色沉了下来,“走吧,我不会让你跟王晋单独见面的。”
      俩人驱车前往跟王晋约的地点,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车厢里的空气异常地压抑。
      俩人开到停车场后,原炀还没来得及熄火,他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看,是一条陌生号码发的短信,里面只有一串地址,在唐山。
      原炀心脏猛地收缩,他知道那是李文耀发给他的刘强的地址。
      找到了,终于找到了!
      原炀握紧了手机,恨不得把刘强嚼碎了吞下去。
      顾青裴察觉到他的异状,“怎么了?”
      原炀扭头看着顾青裴,“我有点事,要马上走,不陪你上去了。”
      顾青裴愣了愣,“好。”
      原炀摸着他的脸,“等这件事解决了,我会回去找我爸。”
      “你……别白费力气了。”
      原炀的表情突然有几分狰狞,“什么叫白费力气?难道我爸说什么是什么?你从来就没打算跟我长久,是吧?我爸随便吓唬你两句,你就想跟我分开。”
      顾青裴定定地看着原炀,轻声道:“原炀,我不想跟你分开。”
      原炀怔了怔,眼眶有些发红,他揪着顾青裴的衣领子,狠狠亲了他一口,“妈的,有这句话就够了。”
      顾青裴下车之后,头也不回地往电梯口走去。他真是不敢回头,他害怕原炀那种毫不迟疑的感情,这让他觉得自己无论做出什么决定,都是错的。
      他早就过了为所谓的感情冲动鲁莽的年纪,他明知道自己该怎么解决,对着原炀那张霸道又单纯的脸,打算好的话,却一句都说不出口。
      越是如此,他越是想要离原炀远一点,也许离得远一点,他就不会被迷惑,也不会再犹豫。
      王晋早已经到了,优先地喝着茶等着他。
      俩人见面后,王晋还夸张地看了看顾青裴身后,调笑道:“你的小男朋友没跟来吗?”
      顾青裴笑了笑,“没有。”他从公文包里掏出文件,“这些请王哥过目。”
      王晋用手按着文件压到了桌面上,“这大过年的,你一见面就谈工作,会不会太扫兴了?”
      顾青裴看着王晋,“我们这次出来,不是为了谈意向性合同的事吗?”
      “一半一半吧,主要是我想见见你。”王晋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木盒子,“我昨天刚从老家回来,送你的礼物。”
      顾青裴犹豫地看了那木盒子一眼。
      “打开看看呀。”
      顾青裴打开一看,是一个做工有些粗糙的手工艺品,从造型上看,勉强像一个号角。
      王晋淡淡一笑,“是我自己磨的。我们家那边儿盛产用牛角雕出来的工艺品,有些地方可以让客人自己动手磨一些小东西,这个就是我做的,看得出来吗?是个号角,有点儿难看,作为送你的第一件礼物,希望你不会嫌弃。”王晋的态度非常诚恳,让人根本无法拒绝这样的善意。
      顾青裴笑道:“挺好玩儿的,谢谢王哥。”他大方地收下了这个礼物。
      王晋的笑容丰富了起来,“说出来可能你不相信,我很喜欢自己动手做一些小玩意儿,我记得小时候我用木头刻了个公鸡,半夜放在床头,把我妈都吓到了。”
      顾青裴忍不住笑了起来。
      王晋笑意盈盈地看着他,“青裴,你笑起来真是好看。”
      顾青裴毫不避讳地看着王晋,“王哥,谢谢你的好意,既然你把我当朋友,有些话我也想敞开了说。”
      王晋挑了挑眉,“你说。”
      “王哥,你是个特别有魅力的男人,但我有人了,世上的事儿就是这样,早一点晚一点的,刚好没凑上。咱们除了不能发展感情,其他的共同爱好倒是挺多的,我们当朋友,远比当情人对彼此有利,你说是吗?”
      “你说的句句在理,我很想赞同。”王晋轻轻叹了口气,双眸直勾勾地盯着顾青裴,“但是我喜欢你,这个难题要怎么解决?”
      顾青裴微微垂下头,感觉一阵疲倦。
      “青裴,我让你为难了吗?”
      “你说呢?”
      王晋的手指轻轻点着桌子,“青裴,我很不甘心,原炀那样不成熟的小男孩儿,你跟他真能处到一块儿去?”
      “我们相处得挺好的,他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幼稚。”说完这句话,顾青裴才意识到,一直在嫌弃原炀幼稚的自己,却不愿意这些批评从别人嘴里说出来。
      好歹是他养的小狼狗。
      王晋自嘲地笑了笑,“从头到尾都是我一个自作多情,是吗?”
      顾青裴抿了抿嘴,没有开口。
      王晋的表情有几分受伤,可他看着顾青裴的眼神,反而升腾起更为旺盛的征服欲。他浅浅一笑,“青裴,我无意让你为难,只能算是情不自禁,你可以理解吗?”
      顾青裴不动声色地笑笑,“王哥言重了,你能看上我,我真是受宠若惊,只不过咱俩确实少了些缘分,何必纠结呢。”
      王晋哈哈笑道,“你说得对,何必纠结。来,我让你看看我给你准备的第二份礼物。”他把一个文件袋放到桌面上,“打开看看。”
      顾青裴开玩笑道:“什么呀,空头支票我可拒收啊。”他心里却已经猜到大概是什么东西了。
      果然,是王晋那边儿重新起草的一份意向性合同书,顾青裴快速地浏览一下,王晋那边儿做出了实质性的让步,现在的条件已经基本符合他和原立江确立的最低底线,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合同完全可以签了。
      果然,王晋道:“我想这回你该没有异议了,只要你愿意,你现在就可以签。”
      顾青裴小心把合同收了进去,笑道:“谢谢王哥,这真是今年的好兆头,我非常高兴,我会回去跟原董汇报的。”
      王晋挑了挑眉,“难道你们合同条款还有意见?青裴,我觉得自己都有昏君的趋势了,要不是因为你,我可不会这样牺牲利益,你明白我这么做,是想讨好你吧。”
      顾青裴笑了笑,“王哥,合同条款我基本没有异议。”
      “那么你是不信任我?总不至于签个不具有实际法律意义的意向性合同,你这个大总裁都做不了主吧。”
      顾青裴在脑子里飞速思考一下,究竟要不要告诉王晋,他马上就要离职的事。最后他决定说出来,王晋把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如果他瞒着王晋,恐怕王晋和公司的合作也就只到这个意向性合同了,得罪了王晋,实在没什么好处。
      顾青裴脸上的表情有几分难以掩饰地落寞,“王哥,我没法代表公司签这个合同,年后我就打算离职了。”
      王晋愣住了,“什么?你要离职?”
      顾青裴点了点头。
      “为什么?你到原董哪儿不是还不到一年吗?”
      “我有了其他的规划。”
      王晋眯着眼睛看着他,“青裴,你觉得这种话能糊弄我?如果不是你和原董出了什么矛盾,你怎么会工作还不到一年就跳槽。”
      顾青裴叹了口气,“确实瞒不住王哥。我们工作上有些分歧,所以我打算换一个环境了。”
      王晋还是以审视的目光看着他,并摇了摇头,“青裴,我还是不信。以你的智商和情商,不可能连自己的老板都摆不平,如果原董竟然是那么不方便合作的人,你当初是不会为他工作的。而且,我想象不出你们之间能有什么不可调和的矛盾,这不是你的行事作风。再次,作为一个职业经理人,你没做好足够的了解,怎么会轻易跳槽?你上次说过,你跟原董认识足有三四年之后,才决定跳槽的,这次呢?过了个年,就决定走了?还是说,你根本还没找好下个东家?”
      顾青裴觉得跟王晋这样太聪明的人说话真是挺累的。
      王晋抱胸看着了他半晌,突然神秘地一笑,“我大胆地猜一下,是不是你和原炀的事,被原董发现了。”
      顾青裴脸色微变,他有种堵上王晋那张嘴的冲动。
      尽管他的表情变化细微到几乎无法察觉,可依然逃不过王晋的眼神,他低笑了两声,“果然如此。对不起,青裴,我并不该笑的。”
      顾青裴也懒得再遮掩什么,“王哥,你只要知道我无法代表公司签这个合同就行了。但是这个项目我付出了心血,从土地置换,到项目评估、项目规划、报建,再到和你谈成合作,前后好几个月的时间,就这么撒手不管了,我心里始终觉得不妥。当然,我的努力也只能到这里了,我衷心地希望王哥能够继续和我们公司合作,毕竟这是一次双赢的合作,至于我还是不是公司的总裁,在利益和成功面前,都是次要的,你说是吗?”
      王晋笑了笑,“青裴,你的嘴真会说,你放心吧,我还不至于因为你走了,就放弃了这个项目。我为这次的合作,也付出了不少,如果不继续走下去,那我积极推动董事会下决议的努力,就成了笑话了,只不过……”王晋从顾青裴手里抽回了合同,“如果你不能从中获益的话,那我何必开出这样的条款呢?”
      顾青裴无奈道:“这个全屏王哥决定。”
      王晋笑看着顾青裴,“青裴,离职之后,有什么打算?”
      “先回家陪陪父母吧,在北京太多年了,每年就回去三四次,匆匆忙忙的,都没时间照顾老人。”
      “好哇,孝子,然后呢?”
      “然后,看情况吧,我一段时间不工作,倒也还饿不死。”
      王晋倾身向前,认真地看着顾青裴,“然后来为我工作吧,我愿意为你付出的,绝对是原立江比不了的。”
      顾青裴微微一怔,身体有些僵硬,他沉默了。
      王晋笑道:“你不用现在就答应,你有足够的时间考虑。但是青裴,你这么聪明的人,一定会做出聪明的决定吧。你的条件非常好,但是现在国内经济形势不好,哪个公司雇用你,要额外支付几百万的成本,你能在短期内找到理想工作的几率非常低。你明白的,我这里是最好的选择。”
      顾青裴当然明白这些,只不过他是不会去王晋的公司的。同样涉足地产行业,王晋和原立江,既有合作,但同时也是竞争对手,他跳槽到王晋哪儿,于理不合,再者,有原炀在,于情不合。
      条件再诱人,他也不能去。
      王晋却似乎很有信心,“青裴,我知道你心里很多顾虑,不过最终你会发现,实实在在握在手里的东西,比什么都重要,我有足够的耐心,我等着你这样的优秀人才加盟。”
      顾青裴客气地笑了笑,“谢谢,王哥,我会考虑的。”
      王晋凑近他,低声道:“青裴,你和原炀,终于可以结束了吧。”
      顾青裴的心脏狠狠一缩,这个问题,比王晋说的哪一句话,都尖锐得多。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