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66章

第66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初三那天顾青裴回到北京,原炀亲自去机场接了他。
      不管原炀再怎么掩饰,顾青裴也看出了他的不对劲儿,一上车,顾青裴就问道:“你怎么了?看着没精打采,没睡饱?”
      “嗯,这几天应酬多。”
      “过年嘛,难免的。可我看着你不像是累的,到底怎么了?碰着难题了?跟我说说。”
      原炀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累的,心累。”他的难题,没法跟顾青裴开口。
      顾青裴调笑道:“哟哟,还心累,多大点儿岁数。我知道你的性格不喜欢那些应酬,不过这些都是你避免不了的。别愁了,咱们明天一早就飞塞班岛,没人能烦着你了。”顾青裴脱下外套,放松地伸展了一下胳膊,“总算能好好玩儿两天了。”
      顾青裴颇为期待的同时,原炀却在琢磨着以什么理由才能取消这次度假。
      两天过去了,李文耀那边儿随时可能有消息,这个时候他不能走,只要一得到刘强的动静,他会第一时间赶过去,解决那个孙子。
      顾青裴道:“我妈让我带了不少好吃的回来,咱们可以带些去度假。”
      “哦,好。”
      “对了,王晋的秘书回邮件没有,如果能今天晚上跟王晋见一面最好,不然我们一去一个星期,我怕耽误事。”
      “嗯……我还没查,再说吧。”
      “回去马上查。”顾青裴看了原炀一样,皱眉道:“原炀,你可是相当不在状态,这跟你平时一点儿都不一样。肯定是发生什么事了吧,你要真的是被应酬被弄烦了,见着我第一件事儿应该是骂娘。你不想说,我也不想逼你,不过如果是工作上的事情,你可自己掂量清楚,你不告诉我可以,但你要保证你自己能解决好。”
      原炀烦躁地扒了扒头发,“我自己会解决好。”
      顾青裴点了点头,“成,你自己解决。”
      车厢里的气氛迅速降了温,俩人都不知道该继续说什么,心里堵得慌,却无法沟通。
      到家之后,原炀提着顾青裴的行李,跟在他后面上了楼。顾青裴不想大过年的给自己添堵,就主动说:“这个点儿还没吃饭吧?我给你做几道我们家乡的菜,我这次回去刚学的。”
      原炀身体微颤,低着头说:“好。”
      顾青裴拍了拍他的脸,“开心点儿。”
      原炀歪过脸,低头亲了他一下。蜻蜓点水般的吻,却特别温存。
      顾青裴笑了笑,暧昧地说:“咱们进屋好好暖和暖和。”
      电梯门开了。
      顾青裴的家门就在电梯斜对面,俩人一出电梯,就看到原立江正等在顾青裴家门口。
      原炀脸色铁青,顾青裴脸上的血色更是褪了个干净,他的手都在发抖。
      原立江平静地看了他们一眼,抬手看了看表,“飞机晚点了吧,我预计你们应该早半个小时回到家的。”
      “爸,你……”原炀瞠目欲裂,直勾勾地瞪着自己的老子,他眼中分明传递着凌厉地警告。
      原立江摆了摆手,似乎是在告诉他,自己没忘了答应过他什么,他看向顾青裴,“顾总,咱们谈谈?”
      顾青裴做了个吞咽的东西,他只觉得背脊发寒。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新年伊始,一回到北京,等待他的是他和原炀关系的暴露。
      看原炀的样子,恐怕他早就知道了,难怪他今天如此反常。
      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释,只是,他们的关系究竟怎么被原立江知晓的!
      顾青裴其实一直在担心这一幕的发生,但是人都有侥幸心理,没有实际发生,就忍不住想要逃避后果,他根本没有走好准备,现在迎接原立江的责难,他简直想抬腿就跑。
      他不只是害怕,更是羞愧。
      他和自己老板的儿子同居了,他们之间相差了十一岁!这辈子他有两个人无颜面对,一个是他的前妻赵媛,还有一个就是对他器重有加的原立江。
      顾青裴直到这刻,才体会到无地自容是什么滋味儿。
      他握紧了拳头,强迫自己镇定,并颤声道:“原董,里面请。”
      原炀先一步拦在原立江面前,“爸,你不该在这里。”
      原立江厉声道:“你更不该在这里!”
      “爸,你答应过我……”
      原立江一个耳光扇了过去,“闭嘴。”
      原炀握紧了拳头,缓缓地低下了头。
      顾青裴打开了门,做了个请的姿势,“原董,请进。”
      原立江看了他一眼,眼神尴尬和诡异。
      顾青裴没敢看他,尾随原立江进了屋,原炀僵立了半天,也进屋了。
      原立江扫视了一圈屋内,一想到这里是自己的儿子和顾青裴同居的地方,他就浑身不自在,真想拂袖而去。
      顾青裴深深吸了口气,“原董,我们进书房说吧。”
      原立江冷冷看了他一眼,跟着他往书房走去。
      原炀向前了进步,顾青裴和原立江却同时转过头,用眼神告诉他别进来。
      原炀双手紧握,指甲几乎扎进了肉里。
      “原董,请坐。”顾青裴关上门后,把主座让给原立江。
      “不用了,我说几句就走。”原立江冰冷地看了他一眼,“顾总,你们俩的事情,原炀给了我一个解释,我想听听你的版本。”
      顾青裴轻轻叹了口气,他一向巧舌如簧,此时却不知道如何开口,他是绝对无法把被原炀下药的事说出口的,那更加羞耻,可他也找不出其他借口,他脑子嗡嗡直响,他几乎没有勇气看原立江的眼睛,他只好说:“原董,我不知道怎么解释,”
      “多久了?你们住到一起。”
      “大概,三个月。”
      “你就在我眼皮底下,跟我儿子同居了三个月?”原立江的手在背后握成了拳头,看着顾青裴的眼神,有一丝狠毒。
      顾青裴觉得脑袋千斤重,抬都抬不起来,他颤声道:“原董,我对您绝没有任何不敬。”
      “没有任何不敬?”原立江冷笑了一声,“你们做的事,比当众扇我耳光还让我难堪,你还敢跟我谈敬与不敬。”
      顾青裴难堪到想就此消失。
      原立江突然叹了口气,“顾青裴呀,我原立江对你寄予厚望,把公司和我儿子都交给你,希望你把他们都往正确的方向引导,公司,你管得很好,可我儿子,你竟然能和他发生这样的事?原炀年纪小,不懂事,你还不懂事吗?你这么一个聪明人,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顾青裴哑声道:“原董,对不起。”
      “你是明白人,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你在公司工作了九个月,我给你结算一年的工资,年后你就办理离职吧。”
      顾青裴一言不发。
      “怎么不吭声?难道不服气?”原立江眼中寒气四溢,低声道:“顾总,我不管你俩谁该承担责任,这件事都必须马上被解决。我一直以来很欣赏你,可你不仅让我蒙羞,也伤了我的心,我对你已经仁至义尽,还用我多说什么吗?”
      顾青裴抬起了头来,以极大的意志力轻声开口,“我明白了。”
      原立江沉默了半秒,“原炀好像挺喜欢你的,你打算怎么处理?”
      顾青裴身体一颤,如鲠在喉。
      “怎么处理?”原立江的声音刚硬有力,给人以强大的压力,他看着顾青裴,眼神几乎能将人刺个对穿。
      怎么处理?顾青裴也想有人能给他一个答案。
      他也想知道,他和原炀的事,该怎么处理。
      一想到他们的事情被原立江知道了,而原立江绝不会同意自己的儿子跟一个大他十一岁的男人在一起,他就感觉格外地揪心。那种恐慌的程度,在他的记忆力是绝无仅有的。
      如果和原炀的分开让他如此难受,那他究竟该怎么处理?
      原立江正紧紧盯着他,逼迫他给出一个答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