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64章

第64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俩人吃完饭后,原炀让顾青裴把对方律师发来的谅解书拿出来,他坐在沙发上仔细地看着。
      那个刘强在顾青裴家里走一遭,带走了足够要挟他们的东西,却至今还没有动静,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也许是没到时候,也许是还不具备条件。从刘强连一两万的现金和黄金摆件都拿这点可以看出,他的逃亡生涯很是窘迫。恐怕是被逼到绝境了,才会想出这个方法。
      刘强虽然知道自己招惹了谁,但是他爸那边好几个警卫,刘强是接触不到的,所以就把主意打到了顾青裴身上,刘强一定是把他的电脑误当成是顾青裴的,想从里面弄点有用的资料要挟顾青裴撤诉,或者停止追查。
      现在东西在刘强手里,可能发生的事有无数个,原炀实在不敢往下想,只能让他战友和张局那边儿赶紧追查,早一天抓到刘强,自己才能安心,否则,受到刘强要挟事小,万一视频曝光,麻烦可就大了。
      他现在对着顾青裴,就止不住地心虚。当初打算拍来戏弄威胁顾青裴的录像,后来却成为了他的秘密珍藏,他本来想把这个秘密守一辈子的,没想到……
      原炀悔得肠子都青了。
      两天之后,公司全面放假了。顾青裴要回老家陪父母,他跟原炀定初四回来,然后俩人去个热带海岛度假。
      其实原炀已经没有任何心思度假了,他的心一直悬着,弄得他焦头烂额的,但他生怕顾青裴看出什么来,硬着头皮订了行程。
      腊月二十九,顾青裴回家之后,原炀放心不下,隔几个小时就要给他打个电话或者发短信。放假了事儿少,俩人经常一个电话说半个小时,弄得吴景兰都相信自己儿子确实谈恋爱了,要不然实在没有理由隔断时间就偷偷摸摸避开人打电话,短信也发个不停吴景兰想套原炀的话,原炀却只字不提。
      每过一天,原炀心里的焦虑就增加一分,对方哪怕来个电话提提要求也好,最可怕的就是自己有把柄在对方手里,对方却纹风不动。
      如果不是原炀在部队里锻炼出了坚强的意志力,此时早就崩溃了。
      大年三十晚上,原家的亲属都集中到了原家大宅,一起过年。原家上下二十多口,有老有小,场面热闹非凡。
      原炀叼着烟缩在角落里,不怎么搭理他。
      他才刚被他爷爷训了一顿话,现在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赶紧拿出来一看,顾青裴发来一条短信:我妈把鸡肉炖得太烂了,不太好吃。
      原炀会心一笑,回复道:等你回来,我给你做好吃。
      顾青裴回道:等我回去给你带我们老家的特产,看你能不能抗辣。
      原炀快速回道:没问题。
      短信发过去之后,那边没有回应了。原炀想了想,又发了一条:我想你。
      然后他静静地等着,等着顾青裴能给他回应。
      等待的每一秒都充满了酸楚和甜蜜,包含着期待和忧心。
      过了一会儿,短信来了,很简单的三个字:我也是。
      原炀嘴角忍不住上扬,真恨不得能穿过手机,马上出现在顾青裴面前,扒光他的衣服,把他按在自己身下狠狠地操弄,在他身体的每一寸留下宣誓自己所有权的痕迹。但他现在也只能想想。
      亲戚们散落在客厅的各处,各自聊天喝酒,不知不觉,走针已经走进了新的一年,原炀听得耳边礼炮齐鸣,整个中国多沸腾了。
      就在这时,他爷爷的警卫员进来了,跟他爸说了几句话,并将一个大信封递给了他爸。
      原炀愣了几秒,随即脸色一变,他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原立江随手就打开了,把里面的东西抽出来一看,脸上的血色顿时褪得干干净净。他生怕别人看到,猛地收进了信封里,随即扭头看向原炀,眼中的情绪可谓风起云涌。
      原炀脸色铁青,他一下子就猜到了信封里是什么东西。
      原立江狠狠地指了指他,指尖都在颤抖,然后他扭身上楼,往书房走去。
      书房厚重的实木门一关,隔音效果绝佳,和外面喧闹的世界几乎彻底隔绝开。
      “这是什么!”原立江厉声道,他抖了抖手里的信封,然后猛地往桌上一拍。信封里的一叠照片都撒了出来了,原立江随手拿起一张照片看了一眼,“你他妈的……”突然,他猛地瞪大了眼睛,往那照片定睛看去。
      原炀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抢过了他手里的照片。可是桌上还摆着几十张照片,他根本遮不过来。原炀的脸跟火烧一样,热辣辣地疼原立江感觉心脏都漏跳了几拍。
      他拿到信封时,匆匆一扫,意识到那是他儿子的床照,但是根本没自信看另一个主角是谁,他做梦也不会想到,跟他儿子一起赤裸入镜的,分明是一个男的,而且,竟然是那么地眼熟……
      原立江颤声道:“这是……这是谁,这是谁!”原立江狠狠一拍桌子,眼珠子都要瞪出来,那个和他儿子双腿交缠在一起的,尽管表情有些扭曲,尽管全身红得像泡过红酒,可他依然认得出来,那是他欣赏有加的青年才俊,高薪聘来的职业经理人——他的一家公司的大总裁——顾青裴!
      原炀迅速把所有照片收进了信封里,他呼吸有些不畅,低着头不知道说什么好。
      如果今天是被任何一个人看到,他不会感到羞愧,只会揪着对方的脖领子,警告对方敢瞎说就把那双眼珠子挖出来。可是眼前的是他爸,他无法形容被自己父亲看到床照时的尴尬难堪,更何况,连顾青裴也被看到了。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从信封里抽出一张纸条,上面只写了简单的几个字:撤诉,500万。还有一个电话号码。
      同时在信封里的,还有一个光盘。不用猜也知道那是什么。
      原炀狠狠地捏着纸条,恨不得把刘强当做那张纸给碾碎。
      原立江见他不说话,怒极攻心,站起来啪啪扇了原炀俩耳光,“你他们倒是放个屁!这是不是你和顾青裴,是不是!”
      原炀沉声道:“你都看到了。”
      “我看个屁,瞎了我的眼睛!”原立江气得想掐死原炀,“你、你和顾青裴,你们两个人是不是他妈疯了,你们俩个怎么能搞到一起?还被人录了像!拍了照片!”
      原炀低声道:“爸,是我的错,跟顾青裴没关系。我刚进公司,跟他不合,当时为了整他,给他下了药,结果电脑被刘强偷了。”
      原立江气得又是一个耳光,扇得原炀嘴角见了红,他暴喊道:“你还有脸说!”
      原炀嘴唇微微颤抖着,“爸,对不起。”
      原立江坐倒在椅子里,额上冒出了冷汗。
      就在这时,敲门声响起,吴景兰在门外叫道:“你们俩干什么呢?出来吃饺子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