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61章

第61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原炀往手上吐了点吐沫,尽数涂抹在顾青裴的穴口,修长的手指揉按着试探着往里面挤。
      顾青裴忍不住摆动着腰,想要摆脱那种异物感的入侵,他低声道:“套子呢?”
      “在钱包里。”
      “钱包呢?”
      “不知道。”原炀咬着他的脖子、嘴唇,用下体蹭着顾青裴的性器,他根本无暇去考虑这个问题。
      顾青裴低骂了一声,趴在原炀身上胡乱摸索着,终于从脚边儿找到了原炀的钱包,他把套子扔到原炀脸上,“带上。”
      原炀用嘴叼着递到顾青裴面前,“你帮我戴。”
      “王八蛋……唔……赶紧自己戴上……”
      “不行,你帮我戴,不然我就直接插进去了,我本来就不喜欢戴套。”
      顾青裴愤恨地接过来套子。这里没有润滑剂,如果不给原炀戴上,任那大玩意儿直接插进来,倒霉的还是自己。
      顾青裴此时趴在原炀身上,下身大开,下身的那个小肉洞正被原炀的手指肆意拉扯、翻搅、玩弄,他勉强撑起身子,双手摸索到原炀的宝贝,那粗长的肉棒生机勃勃地在顾青裴手里硬热发胀,顾青裴只觉得心脏狂跳,光是想想这根大肉棒在他体内肆虐的感觉,就足够让他硬了。
      他摸着那火热的大宝贝,不轻不重地撸了两下,还摸了摸那湿乎乎地肉头。
      原炀“操”了一声,“你他妈还撩我,赶紧戴上,否则我就这么干你了。”
      顾青裴堵住他的嘴,用力吸允着他的嘴唇,逗弄着他的舌头,俩人吻得热火朝天,顾青裴趁机费劲地把套子顺着那肉头套了下去。
      “现在我可以插进去了吧,嗯?准备好没有。”
      “我说没有,你小子能等吗?”
      俩人的胸膛互相磨蹭着,顾青裴只感觉自己胸前的小肉球都要着火了。
      “等不了。”原炀干脆利落地说,他用力拽开顾青裴的一条大腿,两根修长的手指插进那紧窄的肉洞里,然后硬是往两边扯开了一个粉嫩的小洞,原炀亟不可待地抓着自己的大肉棒,挤进了那湿热的肠壁里。
      顾青裴一阵抽气,手不自觉地揪紧了原炀的头发。被原炀这种尺寸的大家伙插进来,不管多少次都无法很快适应。
      “你他妈慢点儿,轻、轻点,嗯,轻一点。”
      原炀胡乱地亲着他,“我动了,我忍不住了,你里边儿吃得我真紧,呼,好热,好紧,爽死了。”
      “不行,慢一点,呜啊……”
      原炀一个挺身,那粗大的宝贝就跟着挺近了几分,顾青裴脸涨得通红,猛地仰起了脖子。
      原炀含着他的喉结,吸允舔咬着,他抓紧了顾青裴的大腿,一鼓作气,一插到底。
      顾青裴发出了短促的叫声,他浑身发软,趴在原炀身上动弹不得。
      原炀喘着粗气说:“每次一插你你就软得跟块儿豆腐似的,怎么摆弄都不反抗,顾总,你真是个天生的浪货。”
      顾青裴咬牙道:“闭嘴。”
      原炀调整好自己,摆动着腰肢,在哪高热的甬道里奋力抽插起来。
      顾青裴的身体在他身上来回起伏,随着他的动作身不由己地晃荡着,几次都险些掉下去,原炀紧紧抱着他的腰,一边拍打着他的屁股,一边狠狠地插着他。
      俩人结合的地方传来噗滋噗滋地水声,在封闭的车厢里毫无保留地钻进来人的耳朵里,原炀欲火更炽,发狂地挺动着腰,每一次撞击都把顾青裴的屁股拍得啪啪作响,顾青裴大口喘着气,劲瘦的腰随着原炀的抽插而奋力地摆动,不自觉地调整着自己,希望能得到更多的快感。
      原炀抓着他的手臂把他拽了起来,“坐起来,我快累死了,你自己动一动。”
      顾青裴哑声道:“怎么坐,车厢这么矮。”
      “低着头就行了。坐起来,我想插得更深,我想看着你坐在我的鸡巴上扭屁股,然后把我的宝贝吃得更深。”原炀捏着顾青裴的下巴,手指伸进了他口中,逗弄着他的舌头。
      顾青裴舔了舔原炀的手指,双手撑着原炀的胸口坐了起来。
      他个子太高,只要一抬头就会顶到车顶,他只好垂着脑袋,找寻着合适的姿势,慢慢地、慢慢地往下坐,眼看着自己的屁股把原炀的大肉棒一点点吞没,那种刺激让人亢奋不已。
      原炀似乎嫌他动作太慢,干脆扶着他的腰用力往下一沉,那儿臂粗的阳物整根没入了顾青裴湿热的肉洞,顾青裴低叫了一声,身体都在颤抖。
      那叫声听在原炀耳朵里,让他眼睛都红了,他抚摸着顾青裴的胸肌,揉捏着他胸口的小肉球,哑声道:“再叫,继续叫,顾总,你叫的声音好听死了,我还想听。”他的腰用力往上送,把顾青裴插得浑身直抖,低吟连连。
      原炀拍着他的屁股,“动啊,自己动。”
      顾青裴急促地喘息着,轻轻摆动起了腰肢,一下一下地让那大肉棒在他体内进出,但那进出的幅度显然太小了,满足不了原炀,原炀抓着他的大腿,又奋力抽插了起来。
      “啊啊啊——太快了——啊啊——”顾青裴感觉自己好像骑在一匹马上,原炀的动作太粗暴、太狂野,他快要从马背上颠下来了!
      原炀发狠地往那柔软湿热的肉洞里奋力穿刺,就着骑乘的体位,每一下都顶到了无法想象地深度顾青裴被就着这个姿势插了百余下,插得他整个人都要被快感折磨疯了,就在他怀疑原炀是不是不是人的时候,原炀才终于表现出了疲倦,动作缓慢了下来。
      顾青裴整个上半身栽倒在原炀怀里,累得手指都懒得动了。
      原炀不再抽插,只是把肉棒插在顾青裴的屁股里,享受着那被湿热的肠壁紧紧包裹的感觉。
      顾青裴断断续续地说:“你还不射。”
      原炀抚摸着他的背,“马上,你受不了了?”
      “受不了了,你赶紧……赶紧射出来。”
      原炀在他耳边低笑了两声,突然把那湿乎乎的大肉棒从顾青裴的屁股里滑了出来,就在顾青裴松了口气的时候,原炀的手在下身不知道动作了什么。
      “你干什么?”
      “你不是让我射吗?”
      顾青裴还没张嘴说什么,高热粗大的阳物又一次毫无防备地插了进来,顾青裴能清晰地感觉到,原炀把套子脱了!
      “你!你他妈干什么!套呢?”
      原炀亲吻着他的嘴唇,低声说:“我要射在你屁股里,一滴不漏,全都射进去,你要是女人,就该有我的孩子了,没有也没关系,我最讨厌小孩儿了,把我的精液全吃了吧。”
      “不行……”顾青裴抓着他的手臂,有些慌张地想阻止他。被射在体内很不舒服,当初第一次和原炀做,他就领教过了。
      还没等到阻止,原炀就快速而用力地抽插了起来,顾青裴根本无力反抗,只能任他疯狂地冲刺,然后身体猛地一抖,灼热地体液尽数射在了他身体里,他有种肠壁被烫伤的错觉。
      顾青裴低哑地叫了起来,叫声断断续续,痛苦与快感兼备。
      原炀抚摸着他的背、他的臀、他的大腿,抚摸着这个属于他的男人所有吸引人的地方,心中充满了占有的满足感,他亲吻着顾青裴,哑声道:“叫吧,只有在我面前可以这么叫,只有我能看到你这幅样子,你这个小洞,也只有能我填满,你是我的,顾青裴,你全部都是我的。”
      顾青裴眼神迷离,在欲望的折磨下,已经有些不清醒。
      俩人休息了好半天,才恢复清醒,顾青裴几乎睡着了。他抬头看了看表,居然快两点了。
      他拍了拍原炀,“你怎么不叫我。”
      “我看你挺累的,车里也暖和,你就睡呗。”原炀撑起了身体,手臂被顾青裴压麻了,他皱了皱眉头。
      “我这么趴你身上睡你不难受啊。”
      原炀无所谓道:“你舒服就行了。”
      “舒服个屁啊,腿都伸不开。”
      原炀坐了起来,给他套着衣服,“那就赶紧穿衣服,咱们回家睡去。”
      顾青裴看了他一眼,不仅就想到了刚才的激情,头皮有些发麻。
      原炀感觉到他的眼神,抬起头来和他四目相接,他邪气地一笑,“干嘛,没满足你?咱们回去接着干?”
      “扯淡,我明天还有一堆事儿呢。”
      原炀不满地说:“你什么时候能放个假,咱们找个山清水秀风景好的地方,天天不干别的,就干你。”他捏了捏顾青裴的下巴,“顾总天天穿不上衣服的样子,啧啧,肯定不错。”
      顾青裴哼笑道:“到时候还不知道先倒下的是谁呢。”
      “试试啊。”
      “试试就试试。”顾青裴抓着他的手,照着他手指咬了一口。
      原炀兴奋地摇着尾巴,“什么时候?”
      “等我有空的。”
      “你他妈什么时候有空啊,我就没见你有空过。”
      “那就不好说了。”
      “跟王晋合作的这个项目动工之后,你请一个礼拜的假,我们出去玩儿。”
      “一个礼拜?太长了,公司现在这样,可离不开人。”
      “不管,一个礼拜我还嫌短呢,至少一个礼拜。”
      俩人一边讨价还价,一边乘电梯往楼上走去,原炀不依不饶地逼着顾青裴休假,顾青裴其实早有休假的打算,可是看着原炀着急的样子,忍不住就想多逗逗他。
      就这么一路回到家,俩人同时发现他们的防盗门是虚掩着的!
      俩人瞪大眼睛对视了一眼,同时往大门扑去。
      原炀一把拽住顾青裴,捂住他的嘴,做了个嘘声的动作,然后把顾青裴拽到了自己背后,并接过了顾青裴手里的电脑包,掂在手里,打算当武器。
      顾青裴扯了扯他的衣袖,压低声音道:“先报警吧,别进去,太危险。”
      “没事,多半人已经走了,否则会锁门,我会小心一点,你在后面,别进来。”
      原炀缓步走到门边,轻轻拉开了大门。他低头一看,防盗门门锁被暴力破坏了,里面的木门没锁,同样虚掩着。原炀侧身躲在门边上,猛地推开了木门。
      屋里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反应。
      原炀探头一看,屋里一片漆黑,不过就着走廊的灯,还是能看到屋子被人翻过。
      他估计干这事儿的人也不会特意等他们回来,于是打开灯,站在门口往里看去。
      客厅被翻得乱七八糟的,不用想也知道其他房间是个什么德行,光从表面上看,是遭了贼了。
      顾青裴脸色很难看,抬脚就想进去看看自己丢了什么。
      原炀拉住他,“先报警,别破坏现场,等警察来了再说。”原炀脸色阴沉,心里已经被这个不长眼睛的贼给卸成好几块儿了。
      顾青裴叹了口气,“我家里值钱的东西可不少,希望他看不出来。”他喜欢收集一些玉石之类的摆件,古董级别收藏价值的东西虽然没有,但是几万几十万的不少,看上去也并不起眼,希望这小偷看不上,不然他会肉疼死的。
      原炀给自己一个现在在当警察的战友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对方在电话里嘱咐了他几句,就挂了。
      原炀拍了拍顾青裴的肩膀,“警察一会儿过来,你买保险没有?”
      “有的有,有的没有。”顾青裴烦躁地扒了扒头发,站立不安。
      “小区有录像的,应该能找到,别太担心了。丢了什么东西算我头上,我都赔给你。”
      顾青裴给气乐了,“你小子就会说,等你多挣点儿钱才来充大头行不行。”
      “你急什么,反正我又不会甩了你,早晚我会挣很多钱来养你的。”
      顾青裴没什么心情跟他开玩笑,任谁看着自己家被翻箱倒柜搜罗一空,心情都好不到哪儿去,他摇头叹气,木然地看着自己的一片狼藉地客厅。
      原炀搂着他的肩膀,用鼻子蹭了蹭他的脸颊,“行了啊,别难受了,想开点。”
      顾青裴无奈道:“可都是我的血汗钱,妈的,真想弄死这个贼。”
      “会找出来的,肯定能,找到之后我先削他一顿给你出气。”
      顾青裴勉强笑了笑。
      等了二十来分钟,警察来了,小区的保安也跟着上来了,呼呼啦啦地来了好多人。还好他这一层,和他共享一部电梯的只有一户,而且还没住人,要不就这动静,今晚是不用睡觉了。
      “兄弟,好长时间没见着你了。”一个穿着警服的年轻人过来拍了拍原炀的肩,挺高兴的样子。
      原炀笑骂道:“见着你果然没好事儿,以前在部队就这样。”
      “你别这样啊,大半夜的我跑过来,你就这态度啊。”
      俩人闲说了两句,他的同事就开始跟顾青裴了解情况,并且打算现场取证。
      顾青裴心急,想进去看看究竟丢了什么,但是警察不让他进去,他只能等着。
      警察又是拍照又是采集指纹的,弄了一个多小时才结束,顾青裴已经困得只打哈欠了,心情也平静了下来。
      警察走后,俩人迫不及待地冲进屋里,顾青裴直接奔着书房跑去,原炀也朝书房走去。
      顾青裴看着自己的玉器都还好好地摆在展柜里,才长吁了一口气。
      原炀却是在书房转了一圈,脸色一变,又连忙跑到卧室,然后又急忙冲到客厅,把屋里屋外都看了一遍,才脸色煞白地僵在了原地。
      顾青裴看着原炀,心里有些不安,“怎么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不见了?”
      原炀握紧了拳头,背上冒出了冷汗,他低声道:“电脑,我的电脑不见了。”
      顾青裴皱眉道:“电脑里边儿不少公司的资料吧,真他娘的……哎……还好我的笔记本随身带着,台式机他搬不走,不然损失可大了。有几个项目的策划方案贵得离谱,真要泄露了,我都未必赔得起,你那里没有整体方案吧,我记得都在我的笔记本里。”
      原炀颤声道:“没有。”
      顾青裴根本不知道他究竟担心的是什么,他担心的是那段他和顾青裴的录像。
      一旦那段录像外泄……
      现在必须尽快抓到小偷,必须尽快!
      原炀紧紧握住了拳头,心里的不安瞬间把他淹没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