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58章

第58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第二天早上,顾青裴刚在办公室坐了不到十分钟,电话就响了。
      他拿起话筒,王晋优雅动听的嗓音徐徐传来,“青裴,从八点半开始我就等着你打电话,一分一秒地等,感觉居然不坏。”
      顾青裴略有些尴尬,“我刚才吃早餐去了。”
      “哦,我忘了,吃饱了吗?”王晋的口气明显带着几分暧昧和关怀。
      “还可以。”顾青裴咳嗽了一声,“王哥,你昨天提到的那个问题,我一会儿找底下的人问问再答复你,我事情太多了,有时候会忘事儿。”
      “没关系。其实我有个好消息想告诉你,经过这段时间慎重的考虑,我决定入股这个项目的开发和建设了。”
      “哦?那太好了。”顾青裴高兴地说。原立江手头上好项目太多,无奈资金有限,很多都启动不了,如果他能成功和王晋合作开发,这个项目三年之后,有可能成为原立江名下最大的产业之一,也将是他顾青裴给原立江立下的最大功劳,到时候他所经营的这家公司将收益巨额利润,恢复上市是指日可待的事情,这个消息实在让他兴奋。
      王晋含笑道:“青裴,我希望你明白,我考虑这么久,绝不是有意拖延,这毕竟是个数额庞大的投资项目,这个议案上了两次股东会才通过。”
      “谢谢你,王哥,没有你的推动,这个事儿根本成不了。”
      王晋低笑道:“虽然我想谦虚一点,不过,你说得也没错,既然这样,你要怎么感谢我?青裴。”
      那左一声“青裴”右一声“青裴”的,叫得又暧昧又动情,让人有些坐立不安。
      王晋一看就是情场老手,温柔得体,魅力逼人,追求人的时候紧跟不放,但那个度拿捏得恰到好处,绝不让人厌烦。如果不是家里养了条小狼狗,顾青裴真想在闲暇之余享受一下这些令人怦然心动的暧昧游戏。跟王晋的交手,肯定让人意犹未尽,收获颇丰,如果能够征服这样一个几近完美的男人,那滋味儿光是想想就叫人心动。
      可惜……
      顾青裴眼前浮现原炀呲牙咧嘴的样子,他笑着摇了摇头,他要是敢动什么心思,原炀肯定要咬他。
      他笑道:“王哥,你说呢?”
      “我是说以身相许,是不是俗气了一些。”
      顾青裴无奈道:“你就是换个说法,也不会太时髦。”
      “哈哈,青裴,怎么办呢,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顾青裴不动声色地轻笑着,“王哥,既然你们已经有了决策了,不如找个时间先签个意向性协议吧,我们也不再寻觅其他投资商了,以后的工作也好展开。”
      王晋低笑两声,“看来不当着你的面儿,你是不会正视我的问题了,也好,你想什么时候签?我们找个时间签。”
      “您定。”
      “明天下午三点,来我公司吧。”
      “好。”
      “青裴,你会不会害怕见到我。”
      “怎么会呢。”
      “我昨天仔细想了想,觉得你男朋友的声音,听着很耳熟。”王晋低声道:“会不会是我认识的人呢?”
      顾青裴感到掌心有些冒汗,他笑着说,“怎么会呢。”
      王晋也不追问,“你不想说就算了,但是,我可不会因为这个就放弃。”
      顾青裴叹道:“王哥,你这样我真是难做。”
      王晋笑道:“我知道你为难,如果你完全不为难,那岂不是代表你对我一点兴趣都没有,那可太让人伤心了。为难了一段时间,你自己会有答案的。”
      顾青裴对他这份自信多少有些郁闷。
      王晋确实是个相当难缠的人,看来自己还得分出额外的精力应付他。
      为了准备意向合同,顾青裴特意打电话和原立江沟通了一番,然后找了法务过来拟合同。这么一忙活,就到了吃饭时间。
      原炀忙活了一上午去看一个项目,刚从外边儿回来,还给他打包了他喜欢的鱼片粥。
      顾青裴看原炀脸色不太好,就问他怎么了。
      原炀仰躺在沙发上,“那帮孙子太能吹了,说的话标点符号都不能信,把我忽悠过去,结果一看,什么垃圾项目,公司的债务都理不清,还敢要价那么高,浪费我一上午的时间,真想削死他们。”
      顾青裴笑道:“这个啊,以后你会碰到数都数不清的大骗子,有些好的你一眼就能看出来,就像今天这样的,只浪费了一上午的时间,已经很好了。有些藏得深的,能把牛吹到天上去,稍有不慎,损失可就大了,多锻炼锻炼,对你有好处。”
      原炀坐了起来,眯着眼睛看着他,“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故意让我去的。”
      顾青裴吃了一勺粥,“温度正好,要是多一份小咸菜就更好了。”
      原炀哼道:“你个大骗子。”
      顾青裴挺无辜的,“你免费上了一课,他们得到了自我满足,这不是双赢的事儿吗,抱怨什么。”
      原炀走过来捏着他的脸,“再有这事儿少找我,听那俩傻逼吹牛,可烦死我了。”
      顾青裴笑道:“知道做生意辛苦了吧。行了,你去午休间睡一觉,休息一下。”
      “你呢?你不跟我一起睡?”
      “我看一份合同。咱们这个法务水平不行啊,得再聘一个,至少年薪得过20W的。”
      原炀给他揉了揉太阳穴,轻声道:“休息一会儿吧。”
      “没事,我不困,你去睡吧。记着两点之前起来啊,不然算你迟到。”
      原炀矮下身亲了他一口,自己进屋睡觉去了。
      顾青裴逐条审核着合同条款。其实意向性合同很短,不足两页纸,但他对这次的合作项目很重视,而且这里的很多条件,都将适用于正式合同里,需要要格外细心。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有人敲门。
      顾青裴头也没抬,“进来。”
      门被推开了,然后又轻轻关上了。
      顾青裴抬头一看,惊讶道:“原董!”
      原立江哈哈笑道:“我看你这么认真,都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原董,您、您怎么来了。”
      “上午你不是跟我商量合同条款吗,我觉得电话沟通效果不太好,正好下午有时间,我们俩当面谈吧,我也是这段时间太忙了,集团那边儿一堆一堆的事,我都好久没来公司了。”
      顾青裴赶紧起身,“原董,您坐。”
      原立江坐在沙发上,感慨道:“顾总,刚才我在公司转了一圈,感触挺多的。我是去年三月份收购的这家公司,当时这个公司就剩下二三十个员工,效益很差,眼看就要面临破产,整个公司士气低落,要不是有上市公司这个壳,我根本不会买。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了今年夏天,自从你来了之后,整个公司焕然一新,人员增加了不少,运营状况蒸蒸日上,最重要的是员工都精神抖擞,充满了干劲儿。青裴,你有功啊。”
      顾青裴谦虚道:“原董,这些都是您轻易就能做到的事,只不过您还有那么大个集团要管,分身乏术,所以才找了我来替您分忧,这些都是我该做的,谈不上功,但求无过。”
      顾青裴一边说,一边额上直冒汗。他没忘了原炀就在他身后的房间里睡觉,随时可能醒过来。而且原炀睡觉的毛病是从来不穿衣服,万一……
      原立江满眼激赏,“青裴,我果然没看错你,你这样的青年才俊,前途不可限量,好好干,天地广阔的很。”
      “谢谢原董。”
      “哎?原炀那小子呢?”
      顾青裴笑了笑,“他……”
      原立江皱眉道:“是不是又跑出去玩儿去了?不像话,我打电话让他回来。”说着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
      顾青裴轻轻按下他的手,硬着头皮说:“原董,原炀在里边儿睡觉。”
      原立江愣了愣,“里边儿?”他指了指顾青裴的午休间。
      顾青裴若无其事地说:“嗯,他今天跑项目累了,我让他在这儿睡个午觉。”
      “他怎么能跑你的办公室来睡午觉,太没规矩了,再说我那个董事长办公室空着,他怎么不去哪儿睡。”
      顾青裴咽了口口水,“哦,可能平时没人打扫。”
      “没人打扫?”原立江皱了皱眉,“我的办公室应该每天都打扫才对,这是保洁人员的失职,你调查一下。原炀一个小助理,怎么能跑到总裁办公室睡午觉,成何体统。”
      顾青裴拼命想把这个话题带过去,原立江却不让他如愿,反而起身朝那个午休间走去,并猛地打开了门。
      外面光线太亮,原炀一下子就醒了,他没看清来人是谁,就嘟囔道:“干嘛呀,到两点了吗?”口气就像在和情人撒娇。
      原立江愣了愣,随即怒道:“你小子怎么跑到总裁办公室来睡午觉?像话吗?”
      原炀瞬间清醒了过来,猛地翻身坐起。
      原炀脸色铁青地看着自己不着寸缕的儿子。
      顾青裴试图模糊重点,笑着对原立江说:“原董,这个事儿就别计较了。原炀确实太累了,早上五点多就起来,一直忙到中午,规矩之外也有人情,就让他睡一会儿吧。”
      原立江看着原炀一脸不耐烦地穿衣服的样子,心里感觉特别别扭。原炀和顾青裴的交情已经好到这份儿上了?他们不是一直不和吗?
      原炀穿好衣服,冲原立江说:“爸,不就是睡个午觉吗,你激动什么呀。”
      “你脱得净光地睡在顾总的床上,你自己觉得合适吗?你让顾总怎么睡?你困了不会去我办公室睡?”
      “你办公室一股霉味儿。”原炀心想,我都光着身子睡过顾总了,顾总的床算什么。
      “让人打扫出来。以后不许在这儿睡觉,顾总是看你是我儿子,不好意思说你,你自己长点儿心吧你。”原立江拍了拍他的脑袋,“赶紧穿衣服。”
      顾青裴尴尬地笑道:“原董,我没关系的。”
      原立江道:“顾总,别把他当成原家的什么少爷,就把他当成普通的员工,千万别有差别待遇。”
      原炀哼道:“差别待遇必须有,他对我特别苛刻。”
      原立江朗声道:“那是为你好。”
      顾青裴忙点头,“放心吧,原董。”
      原立江瞪了原炀一样,“去洗把脸,我和顾总要召集法务和财务开会,你去通知,然后你做纪要。”
      “知道了。”原炀看了顾青裴一眼,那眼中含着戏谑。
      顾青裴松了口气,还好原炀没稀里糊涂地说什么话,不然今天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