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53章

第53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原炀呼吸有些沉重,他直勾勾地盯着顾青裴,哑声道:“我想见你。”
      顾青裴微微蹙眉,“做什么?让我想想,你大老远跑回来,是想做爱?原炀,你也就会这两手了,什么时候不顺你心了,你就床上解决。我也挺喜欢充满激情的生活的,但性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到头来除了下半身爽了,什么问题都没解决。不要以为事事都能顺你心,你以为你是谁?”顾青裴扒了扒头发,道:“我不知道你回来要干嘛,没事的话你就赶紧回去,头快天亮了,你还要带王晋去看地。”
      没带眼睛,让他不太看得清原炀的表情,但是他能感觉原炀情绪的剧烈波动。
      原炀跨前一步,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子,把他顶到了墙上。
      俩人四目相接,眼中火光大盛,激烈的情绪在彼此的呼吸之间交换。
      顾青裴凌厉地看着他,“原炀,你他妈到底还想怎么闹?”
      原炀嘴唇微微颤抖着,他艰难地说:“你一点都不喜欢我?”
      他心中有个声音,大声地要求顾青裴给他一个积极的答案,只要顾青裴说出他想听的话,他会……
      顾青裴冷冷地说:“我们两个是怎么开始的,你心里清清楚楚。你没忘了你给我下药,把我上了,然后很长一段时间拿这个羞辱我的事吧?就算你忘了,我也没忘,我们两个有什么发展感情的余地吗?我现在让你住进我家,一个是我赶不走你,还有一个,就是跟你做爱感觉还不错。我能给你好脸色就不错了,你还想要什么?”
      原炀面目狰狞,猛地抡起拳头,狠狠地朝他的脸砸了过去。
      顾青裴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耳边传来砰然巨响。
      想象中的痛苦没有发生,他张开眼睛一看,那颗坚硬得像石头一样的拳头,砸在了他脸庞,用余光一瞄,就能看到渗出的鲜血正顺着墙壁往下流。
      原炀的眼神是他从未见过的复杂。
      顾青裴心惊地看着他的肩膀,由于有力过猛,原炀刚刚愈合的伤口又崩开了,隔着一件毛衣,他眼看着血慢慢渗了出来,他道:“你伤口裂开了,包一下……”
      原炀拍开他的手,“用不着你管。”
      那声音中饱满的怨愤和委屈,藏都藏不住。
      顾青裴沉下脸,“我送你去医院,然后我自己去找王晋吧,交给你的事真是不能放心。”
      原炀听到“王晋”这两个字,简直是火上浇油。他一把扣住顾青裴的肩膀,寒声道:“你喜欢王晋那样的吗?又成熟又事业有成,处处跟我相反,你喜欢那样的吗?”
      顾青裴沉默了一下,“这跟他没关系。”
      原炀死死盯着他,“你心里一直很烦我,对吧?巴不得我赶紧搬出去,赶紧滚蛋,别再给你添麻烦,是吗?”原炀说这些话的时候,感到一种窒息般的恐惧感,他对顾青裴的答案,恐慌不已。
      顾青裴低下头,抿了抿嘴唇,暗自握紧了拳头。
      有的时候原炀真的很烦人,可是……
      顾青裴脑海里闪现出原炀坏笑的样子、搂着他的腰撒娇的样子、蛮不讲理耍无赖的样子、还有在XX市迎着刀锋推开自己,他脸上坚定的、毫无畏惧的样子。
      顾青裴的态度,就好像默认了。
      原炀胸中气血翻涌,他从来没觉得如此难受过。他这辈子从来没在乎过被人对他是否有好感,能膈应到他那些看他不顺眼的人,他更高兴,可唯独顾青裴,唯独顾青裴的厌烦,让他无法接受。
      他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来扭转顾青裴对他的印象?可是他该做什么?顾青裴这个王八蛋,从头到尾都讨厌他,从头到尾!他们一开始就是剑拔弩张的关系,就差没打起来了。可他明明已经原谅顾青裴对他的冒犯了,顾青裴为什么就不能也放宽胸怀呢。
      他该怎么形容这种伤心、羞辱的滋味儿?
      他上赶着想和顾青裴好好相处,顾青裴却一直对他有诸多不满。原炀觉得脸颊发烫,又羞又怒。
      他气得心肺都要炸开了。
      原炀一把捏住了顾青裴的脸颊,强迫他抬起来头来。
      顾青裴神情复杂,深深地看着他。
      原炀咬牙道:“我才不会让你如愿,你不是烦我吗,我就天天在你眼前晃悠,谁稀罕你喜欢我,我根本不在乎。顾青裴,咱们俩自始至终就是炮友,这一点我从来没忘,你最好……你最好也一直记着!”
      顾青裴维持着表面的冷静,颤声道:“小同志,自尊心挺强啊,以为所有人都该喜欢你不可?你想太多了,你放心吧,我从来没忘过。”
      原炀狠狠堵住他的嘴唇。
      这张嘴!
      这张嘴如果不能说话就好了,他就再也听不到顾青裴讽刺他,说出那些让他想杀人的屁话!
      原炀粗暴地吻着他,把顾青裴的嘴唇揉得发痛,他实在受不了这种负起一般的吻,也没有理由接受原炀把火气发泄到他身上,他顶着原炀的胸口,狠狠将其推开。
      原炀甩了甩还在滴血的拳头,恶狠狠地瞪了顾青裴一眼。
      顾青裴感到前所未有的疲倦。
      前段时间俩人和平共处的画面不断地浮现,虽然不愿意承认,可是那样的生活状态,多少可以称得上甜蜜。他宁愿昨天没有用原炀的电脑,没有和彭放对话。反正也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他何必知道?
      如果不知道的话,至少他和原炀可以继续维持着和平的假象,过这种互惠互利的生活。
      他何必知道呢?
      原炀把手往衣服上随便蹭了蹭,转身往外走去。
      顾青裴忍了又忍,还是叫道:“你去哪里?”
      原炀回过头,讽刺地一笑,“回去陪王晋。”
      顾青裴撇开脸,叹道:“把伤处理一下吧。”
      原炀冷冷看他了一眼,“关你屁事。”说完把颤抖的手揣进了兜里,摔门走了。
      顾青裴慢慢坐到了地板上,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地上的斑斑血迹。
      他心里难受得无法形容。
      他总觉得什么环节出了错,可他一直非常信任的自己的头脑,却给不了他答案。
      想到原炀离去时的眼神,他心里堵得慌。
      在这间房子里,大部分都还是不错的回忆。其实只要摸透了原炀的脾气,他并不难相处,原炀就是像个小孩儿,总是会提出各种无理取闹的要求,并不一定是顺着他他才会高兴,而是应该循循善诱,想办法转移他的注意力,这方面不能满足他,但只要其他方面对他好一点,他锋利的棱角就会收起来。
      不知不觉之间,他已经把跟原炀的相处模式摸得这么透了。他能保证自己享受原炀勤快的服务,还不至于让自己太过心烦。其实和原炀相处的每一天,都还是……都还是舒适占大多数的。
      可他说不出口。
      想到彭放说的那些话,几乎把他的自尊踩在了脚底下。他可以在原炀面前假装全然不在乎,不过是为了个面子,可他怎么骗得了自己呢。
      那种被一个半大小子肆意玩弄的羞耻感,怎么都消解不了。
      所以他说不出口,他只想用最刻薄锐利的话讽刺原炀,以缓解他心里的羞耻。
      于是俩人都没讨着好。
      顾青裴轻轻用后脑勺撞着墙,期望自己能清醒几分。
      他从小就聪明,三十多年来,他是被人夸着长大的,他也一直觉得自己的智商优越于人。可唯独在原炀这件事上,他觉得自己处理得太差劲了。
      怎么一碰上原炀,他的智商情商都被拉低了,他的处事原则都统统抛到脑后了,他的镇定冷静都悄然不见了呢?
      顾青裴抱住了脑袋,心烦意乱。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