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50章

第50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顾青裴回家之后,看着空荡荡的屋子,突然有点不习惯。
      说来也奇怪,原炀搬到他家快一个月了,他从开始的抗拒,到现在的习惯,居然只花了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经常觉得原炀霸道不讲理,是个相当糟糕的同居人,可是原炀不在的晚上,他又觉得某一个地方空落落的。
      可能是独身太久了,真的挺渴望有个人陪伴吧,哪怕是原炀这样的伴侣,他也勉强接受了。
      顾青裴忍不住自嘲地笑了笑,打算泡个舒服的热水澡,然后早点睡觉。
      他进屋不久,就接到了原立江的电话。
      “喂,原董。”
      “青裴呀,今天我小儿子和小女儿去公司了,没跟你添麻烦吧?”
      “怎么会呢,他们呆了一会儿,原炀就带他们回家了。”
      “这两个人孩子都特别崇拜原炀,原炀现在不常回家,他们就非要去原炀那儿住,真是没办法。”
      顾青裴笑笑,心里多少有一点羡慕。年轻的时候体会不到,过了三十岁之后,他对家庭和孩子的向往变得强烈了一些,虽然他也不是迫切地需要,可是他时常觉得如果自己有个孩子,应该也不错。
      他父母那边也一直催着他弄一个试管婴儿,他不是没考虑过,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有些抗拒,大概是因为他独身,害怕带不好孩子吧,不过他今年已经33了,要个孩子的事恐怕这两三年就得实行,不然他父母那边儿的压力,他实在扛不住了。
      原立江道:“青裴,XX市那边儿的事,已经呈交诉讼了,那个公司的负责人跑了,法定代表人是他的舅舅,只拿干股,不是什么重要人物,现在警察这边正在抓捕,估计掀不起什么风浪了,不过你们还是要小心点。这个人胆子是真大,敢当街伤人,万事小心为重。”
      “我明白。原董不用太担心,我估计他现在自顾不暇,应该没时间考虑报仇什么的,希望警察能尽快抓到他。”
      “我会继续推动警力协作的。”
      挂了电话之后,顾青裴的心情并未收到什么影响。一个四处逃窜的人,在他看来构不成什么威胁,这件事早晚会过去,最好以那个人伏法为结局。
      顾青裴刚洗完澡出来,家里的固定电话又响了。
      顾青裴只好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去接电话。
      “喂,兄弟。”
      顾青裴愣了愣,这个声音很熟悉,不过他没有这么年轻的“兄弟。”他顿了顿,“请问你是哪位?打错了吧。”
      这回轮到那边儿愣住了,那边儿足足沉默了两三秒,才道:“你是……顾总吗?”
      顾青裴脑中灵光一现,“哦,你是彭总吧,你好。”
      电话那头的,正是彭放。
      彭放有些尴尬地说:“你在原炀家啊。”
      顾青裴怔道:“我在我自己家,你怎么会有我家电话?”
      彭放干笑道:“上次原炀拿这个电话给我打过,我刚才想联系他,但他关机了,所以我就打这个了,没想到……”
      顾青裴沉默了一下,笑道:“我和原炀的事情,彭总都知道?”
      “呃,哈哈,知道、知道一点。”
      顾青裴坐在沙发里,微笑着说:“彭总,大家都是男人,互相理解一下,希望你能保密。”
      “顾总,这个你尽管放心,我就算不为了你,也为了原炀啊。”
      “嗯,那就好,彭总有什么事,需要我明天转达给原炀?”
      彭放那边儿似乎松了口气,“你们不住在一起啊。”
      顾青裴笑了笑,避重就轻道:“兴许他晚一点就开机。”
      “没什么重要的,我明天给他打电话吧。”
      “好,再见。”
      挂了电话后,顾青裴想起来自己还有一封重要的资料需要发给一个法律,他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打开笔记本。没想到电脑出了毛病,一直停在启动页面,怎么都开不了机。
      顾青裴试了好几遍都这样,把他郁闷坏了。
      家里的电脑没有那份资料,只有笔记本……笔记本?顾青裴的目光落在了原炀的笔记本上。
      原炀的电脑里肯定有,因为那份资料的初稿就是原炀写的。
      他打开原炀的电脑,果然设置了密码,他想打电话给原炀问密码,又想起来原炀已经关机了,他想了想,从抽屉里抽出原炀的健身卡信息,把他的生日输了进去。
      密码正确。
      顾青裴摇了摇头,原炀这个笨蛋,果然会用生日当密码,傻死了。
      电脑一开机,原炀的QQ自动登陆了,顾青裴刚在桌面上找到他要的文件,一个小头像就闪烁了起来,名字是“老彭”。
      顾青裴鬼使神差地点开一看,对方说道:兄弟,你可算上来了,找你有事儿呢。
      这是彭放?
      顾青裴刚想回复说自己在用原炀的电脑。
      第二条信息来了:你可真牛逼,都上你们顾总家里去了,兄弟佩服你有勇有谋。他没再烦过你吧?日子舒坦了吧?你这招忒狠了,你们顾总在床上是不是对你服服帖帖的?
      顾青裴支着下巴,默默地把这段话看了两遍,确定是在说自己。他想了想,回了两个字:舒坦。
      彭放说:我看出来了,舒坦得你都把你兄弟忘了,咱们不知道多长时间没聚会了,你就成天围着你那顾总屁股后边儿转悠,也不害臊。你跟我说实话,男的真那么爽吗?MD,你弄得老子都想找个男的试试了。
      顾青裴回道:试试吧,我给你挑个壮男,一晚上玩儿你五回的。
      彭放发了个血腥的表情,回道:去你妈的。我跟你说真的,上次给顾青裴叫那个鸭子,妈的付了一半钱啥都没干成还跑了,我要知道这么过瘾,我当时就逮着他试试了,那小子长得还不错吧,靠,我被你带的变态了都,不行,我还是喜欢女的。
      顾青裴感觉呼吸有些困难,打字的手指都在颤抖,他回道:现在日子真舒坦。
      彭放回道:这不废话吗,你们俩都这关系了,他还怎么对你横。就凭你那个体力,他还不得天天求你上他,我以后再也不说你有勇无谋了,至少在驯服男人方面,你丫绝对专家啊。这招真好使,以后有男的不听话,跟我对着干,你帮哥日他去。
      顾青裴本来还想套几句话,可他实在坚持不下去了。
      尽管他很早就知道,原炀是为了对付他,才找鸭子给他下药,可是后来发生的一系列事,让他感觉原炀对他这个人,至少也是感兴趣的。
      可是从彭放嘴里听说的东西,让他清醒了很多。尽管他沉迷于和原炀一次次畅快淋漓的性,也不该忘了原炀最初接近他的目的是什么。也许是原炀太过幼稚,有时候顾青裴觉得那种表现明明就是喜欢他,可是他根本就不该忘了,原炀以前是个彻头彻尾的直男,跟他在一起,图的始终只有两样:征服的快感和新鲜。
      他们的关系,是建立在彼此对立的基础上的,直到现在,都还在暗中较劲儿,他永远都不该忘了这点。
      他应该感谢彭放,彭放点醒了他。
      顾青裴苦涩地笑了笑,跟彭放匆匆说了句“有事,下了”就把QQ关了。
      他把文件发过去之后,迅速关掉了电脑。
      然后他给自己倒了杯酒。他喝的是一瓶加拿大的冰酒,这种酒过于甜腻,比较适合女人喝,本来是朋友送给他,他准备转送给赵媛的,可他现在真想尝尝甜的东西,非常想。
      他不太想承认,可是心里确实有些难受。
      愤怒、羞恼、失望,这些情绪全部郁结在胸口,让他呼吸都变得不太顺畅。
      原炀总是像条小狗一样跟在他屁股后面,用他招架不住的热情。可是很显然,那种热情不是因为喜欢他,只是因为他可以提供粮食。
      顾青裴自嘲地笑了笑。这事儿怪谁呢,谁叫他自己产生错觉。
      他和原炀,本来就只是床伴,炮友,他居然比原炀还快地忘了这点。自己这是怎么了?年纪大了所以记性不好?
      简直可笑。
      顾青裴,你简直可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