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45章

第45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原立江做事当真快狠准,事发后的第三天,赵律师就把税务查账的进度反馈给顾青裴和原炀了。没有哪个公司会不存在账务问题,像这样涉黑性质的,更是一查一个准,光是去年的账目,揪出来的偷漏税额度就高达六百多万,要是再往前查,不知道要查出多少来。
      顾青裴深深地感叹果然姜是老的辣,原立江一出手,打得对方措手不及,站都站不稳,无论是从可调动人脉层面上,还是能量、手腕方面,他和原立江都是天差地别,原立江这样的战略家能看得上他,他一直以来都觉得挺荣幸。
      连续在酒店带了两天不能出去,俩人都闷坏了。
      原炀天天吵吵着想下去走走,吃顿饭,都被顾青裴阻止了,这个节骨眼儿上,他才不会做任何忤逆原立江的事呢。
      原炀上厕所的空挡,顾青裴的电话响了。
      他拿起手机一看,是个没有电话号码的来电,这种电话他一般不接,所以直接就给挂断了。
      那个电话却锲而不舍地又打了过来。
      顾青裴想了想,接通了电话,“喂,哪位?”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一个略显阴森的声音传来,“喂,顾总。”
      这个声音对顾青裴来说全然陌生。
      顾青裴冷静地问:“你是哪位?”
      “我是谁你不用知道,顾总是聪明人,我只奉劝你一句,得饶人处且饶人。”
      顾青裴冷笑一声,“现在跟我说这个,是不是太晚了?哦,或者这句话,你本来是没打算跟一个死人或者残废说的?”
      对方阴笑了两声,“顾总,你想得太复杂了,我只是想吓唬吓唬你们。”
      “这个啊,你现在跟我说什么都没用了。如果是咱们俩的矛盾,我一定退让,我惹不起舞刀弄枪的,但是,你们现在惹了不该惹的人,事情早就不是我能控制的了,你好自为之吧。”
      “你什么意思?我们惹了谁?”
      顾青裴笑着摇了摇头,“活得糊涂,死得也糊涂,呵呵。”语毕,他果断地挂掉了电话。
      这时候,原炀从浴室出来了,看他脸色不对,“怎么了?”
      “对方给我来了个威胁电话。”顾青裴给赵律师打电话,把刚才的事说了,让警方去查。
      原炀脸色有些阴沉,“这帮王八蛋,胆子不小,都说什么了?”
      顾青裴冷冷一笑,“劝我得饶人处且饶人。”
      “放他娘的屁。”原炀恨不得把电话捏碎了。这两天他休息一直不好,并不是因为受伤,而是因为他经常在闭上眼睛的时候,想起那把明晃晃地朝顾青裴划过来的砍刀。
      他还记得当时那种呼吸停滞,心脏骤然收紧的感觉。如果那一刀真的落到顾青裴身上,他一定会杀了那个杂碎。
      他一直固守着一个观念,那就是不能保护自己的家人和雌兽的雄性,就是彻头彻尾的孬种,活该失去领地、食物和一切。
      所以如果顾青裴不老实,只有自己能收拾,别人敢动其一根汗毛,他会毫不犹豫地反击。
      顾青裴轻轻拍拍他的肩膀,“忌生气。”
      原炀冷道:“必须把这些孙子清理干净,不然以后还可能威胁到我们。”
      “没错,进行到这里,已经没有任何和解的余地了。”顾青裴叹了口气,原立江把人家老底都查出来了,不可能再有转圜余地,只能把对方赶尽杀绝,以绝后患。
      只是,他心里依然隐隐有些担忧,毕竟他一个守法良民,实在不想掺和到这些事情里去,可现在想抽身也不可能了。
      原炀捏着他的下巴,对上他的眼睛,“你害怕?”
      “还不至于。”
      “害怕你就说,我又不会笑话你。”
      “真的没有,只是觉得事情发展到这样,跟我想的差别太大。我觉得自己这次处理得不够好,没有化解矛盾,而是激化了矛盾。”
      “这件事本来就不是你的错,而且从另一方面讲,你把我们的利益彻底放大了,有得必有失。”
      顾青裴笑着看了他一眼,“你居然也会安慰人。”
      原炀搂着他的腰,照着他的脸亲了一口,暧昧地笑道:“看在你昨天帮我洗澡‘洗得’很好的份儿上。”
      顾青裴笑了笑,没说话。
      原炀用鼻子顶了顶他的脸颊,“别害怕,我跟你住一起,二十四小时跟你在一起,谁都别想动你,别害怕,啊。”
      顾青裴感觉心里暖烘烘的。尽管他并不觉得自己需要任何人保护,可是有人愿意保护的那种感觉,显然是非常可贵的,即使这种安全感来自于向来不怎么靠谱的原炀。
      三天之后,原立江带着他们回了北京。
      一出机场,来接他们的车就已经就位,老远地,从车上下来一个女人,四十来岁的样子,仪态优雅,很有气场。
      “妈。”原炀叫了一声。
      “儿子。”吴景兰着急地走了过来,对着原炀又摸又看的,“你怎么样啊?啊?还疼不疼?”
      “没事儿,小伤。”
      吴景兰怒道:“这些人真是无法无天,你也是,出了这么大的事,你和你爸怎么能瞒着我呢。”
      “回来再说嘛,免得你着急。”
      原立江把脸转到了一边,当做没听见。
      “妈,上车说吧。”
      吴景兰这时候才看到顾青裴,她勉强笑了笑,“这是顾总吧。”
      “吴总,您好。”
      “嗯,顾总真是一表人才,年轻有为,立江经常跟我夸你。”
      顾青裴温和地一笑,“不敢当。”
      “上车吧,去我家吃个饭。”
      “这个,不合适吧,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了。”
      原立江道:“顾总,一起去吧,晚上我让原炀送你回去,这段时间,你们俩就都别单独行动了。”
      顾青裴推辞不过,只好上了车。
      他一点都不想跟原家再有更进一步的亲密接触了,他连人家儿子都睡了,面对人家父母的时候,实在很是心虚。
      这他妈乱七八糟的事儿啊,没有一件让他省心。
      到了原家之后,顾青裴更加感觉到浑身别扭。
      原立江和吴景兰对他都挺客气,他明白这种客气并不是因为自己有多优秀,毕竟北京城里他这样的一抓也是一把,只是因为自己现在算是他们儿子的“老师”。
      一进屋,客厅里坐着两个十来岁的孩子,一男一女,长得都漂亮得跟画出来似的,尤其那个男孩子,像是缩小版的原炀,顾青裴觉得特别好玩儿。
      十岁左右的小姑娘叫着“哥哥”就跑过来了,那个十三四岁的男孩儿却没动。
      原炀伸手按住她的额头,“别往我身上扑。”
      “哥哥,你的伤怎么样了?”他妹妹抱着原炀的胳膊撒娇。
      “没事儿,别担心。”
      那男孩儿走了过来,眨着眼睛看了看原炀,“哥,你打架从来不输的,你是不是缺乏锻炼了。”
      “扯淡,对方人多。”
      原立江喝道:“别怂恿你哥打架,什么输不输的,这是输赢的问题吗?”
      那男孩儿缩了缩脖子,又转向顾青裴,“叔叔你是谁?”
      顾青裴笑着伸出手,“我姓顾,顾青裴,是你爸爸的下属。”
      “哦,我知道你。”小姑娘蹦过来,一把拉住小男孩儿的手,趴在他耳边说:“大哥说他非常讨厌,不要跟他握手。”
      音量虽然很低,但是全场的大人都能听见。
      原立江瞪圆了眼睛看着原炀。
      原炀哂笑了两下。
      那男孩儿拍了拍小姑娘的脑袋,“你别这么没礼貌。”他伸出小手跟顾青裴握了握,“顾总,我哥哥脾气不好,但是他对有能力的人是服气的,我爸爸很赏识你,我哥哥也会赏识你的,你加油。”
      顾青裴忍不住笑了,不错,这种才是他想要的儿子,反正怎么都不会是原炀那样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