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40章

第40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左等右等,都十二点了,原炀依然没来。
      顾青裴感觉有些奇怪。就原炀那个受不住一点儿刺激的暴脾气,不杀上门儿来,还真挺意外的。
      不来更好,他可以放心睡个觉了。
      于是顾青裴吹了声口哨,回味了一下今天原炀窘迫的表情,上床睡觉。
      睡到半夜的时候,他家的门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顾青裴被惊醒了,他看了一眼闹钟,大骂了一句。
      半夜三点多,这时候谁会来,不用想都知道。
      这个王八蛋是不是故意挑着半夜来搅人清梦的。
      顾青裴跳下床。那急促的铃声显然是原炀故意烦他呢,逼着他以最快的速度打开了门。
      门一开,他愣住了。
      门外的人是原炀没错,可原炀脚边还立着个箱子。
      顾青裴怔道:“星期四出差。”
      原炀露出一个邪笑,“我知道。”
      “那你带箱子干嘛。”
      “我没钱吃饭了,从今天开始,我要来吃顾总。”他不由分说地拎着箱子进了屋。
      顾青裴甩了甩睡得迷迷糊糊地脑袋,“你要……你要干什么?”
      原炀脱掉大衣,直接甩在了地上,然后猛地把顾青裴拦腰抱了起来,几步向前,把人按到了沙发上。
      顾青裴还没反应过来,带着一身寒气的原炀已经压到了他身上。
      顾青裴被这么一惊一吓的,早就睡意全无,蹙眉看着他。
      原炀骑在他腰上,一边脱衣服一边说:“没明白?从今天开始,我要住你家。”原炀甩掉上衣,一把扯开了顾青裴的睡袍,“然后,每天上你。”
      顾青裴刚要说话,原炀已经低头堵住了他的嘴唇,一边凶狠地蹂躏着他的唇,一边粗暴地扒他的裤子。
      顾青裴反抗无能,很快被他扒了个干净。
      原炀有了两次的经验,已经熟门熟路了很多,把顾青裴压在身下极尽调戏之能事,从茶几里摸出一瓶护手霜,借着润滑扩充了几下,就把顾青裴给上了。
      顾青裴发现抗议无效后,干脆也不浪费力气了,他衣冠不整地仰躺在沙发上,任凭原炀在他身上为所欲为。
      从原炀进门到现在不到十分钟,顾青裴已经被弄的话都说不出来了,身体只能随着原炀粗暴却热烈的动作沉浮。
      顾青裴觉得自己从原炀身上找到了一种东西,形容起来大概叫激情,那是他和任何人上床都品尝不到的,只有原炀才能让性爱充满了粗暴的、原始的、淫荡的、不加修饰的疯狂味道,那种感觉,太带劲儿了。
      第二天早上,闹钟在六点半的时候准时响了起来,顾青裴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床上。
      大概是原炀把他弄上来的,他自己已经不记得了。他觉得太可怕了,每次和原炀做,到最后他都会失去意识,这种体力简直是非人的,他就算是在体力的巅峰时期,也没有几次能把床伴干到昏迷的。
      原炀果真是个禽兽。
      此时那只禽兽正躺在他旁边,一条沉重的大腿压在他腿上,揉着眼睛爬了起来。
      原炀看了顾青裴一眼,重新压到他身上,轻声道:“每次跟你做完之后,第二天肯定起不来去跑步。”
      顾青裴在心里大骂“跑你妈,老子动都不想动了”,他面孔有一丝扭曲,最终没有骂出来。
      原炀一张嘴,含住了顾青裴胸前的小肉球,跟吸奶似的,咂在嘴里玩儿。
      顾青裴推了他脑袋一下,“起来,要上班了。”
      原炀抬起头,露出暧昧地笑容,手从他腰部摸到屁股,并照着屁股掐了一把,“你还要去上班?你能下床吗?”
      顾青裴拍了他手背一下,“赶紧去做饭。”
      原炀压到他身上,结结实实地亲了他一顿,这才跳下床去做饭。
      顾青裴在床上滚了两圈,压根儿不想动弹。
      他和原炀的“不正当男男关系”,这回可算是坐实了。
      也罢,如果收了一个床伴,还能顺利解决工作上的麻烦,怎么说也是一举两得的事儿,顾青裴有些自暴自弃地想。
      反正也这样了,接受吧,然后把这件事变成对自己有利的因素。
      顾青裴揉了揉腰,从床上爬了起来,忍着酸痛和难堪进浴室冲了个澡。
      洗漱完出来的时候,就听到原炀一边哼着小调一边在厨房忙活,心情颇不错的样子,想到他的青春活力,再想想自己的腰酸背疼,顾青裴就恨得牙痒痒。
      顾青裴刚往桌上一坐,原炀已经端着两碗面条出来了。
      顾青裴的那碗面上,躺着一个黄澄澄的、躺着蛋黄汁的七八分熟的荷包蛋,原炀那碗没有。
      原炀道:“家里就剩一个鸡蛋了,赶紧吃了吧,补补身体。”说完之后就戏谑地看着顾青裴。
      顾青裴哼了一声,“仗着年轻不知节制,早晚有一天你硬都硬不起来。”说完之后也没跟他客气,大口吃了起来。昨晚体力消耗太大,现在他真是饿得前胸贴后背的。
      原炀嗤笑道:“诅咒我?放心吧,我身体好得很,只要是顾总有需求,我随时都能为你硬起来。”
      顾青裴咧嘴一笑,“最好是这样,否则等你不行了,我就踹了你去找个年轻漂亮的。”
      “你敢。”原炀捏了捏他的下巴,“你记好了,从现在开始你的屁股只有我能操,敢找别人,我一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顾青裴并没有把他的威胁放在心上。这话说来听听有点儿意思,哪个男人会当真?他和原炀不过是个床伴的关系,连互相喜欢都谈不上,跟别提什么承诺、忠诚了,原炀要是碰上个辣妞,估计也把持不住,同样的,他碰上喜欢的,也不会犹豫。
      他和原炀不过就是这样的关系罢了,他认为这个应该是俩人心知肚明的。
      顾青裴也没和他抬杠,只是随意地笑了笑,全然没上心。
      原炀虽然不是不明白,他们俩早晚得各自去找年轻漂亮的,可是他一想到顾青裴要跟别人睡觉,他依然受不了。
      顾青裴吃完饭之后,指着原炀的行李,“你真的打算跑我家来?”
      原炀不容置喙地点头,“没错,我要住你家。”
      “新鲜啊,我好像从来没同意过,你小子脸皮怎么就这么厚呢。”
      原炀全不在意,“不好意思,就这么厚了。下次再敢戏弄我,我就不只住你家了,我还要把办公桌搬到你办公室,让你天天24小时看到我。”
      顾青裴无奈透了,“你这个臭流氓,别想白住我家,交房租交伙食费。”
      “老子给你做饭做家务,你还要我伙食费?”
      “我请个保姆做饭做家务,一个月才两千,你住我的吃我的睡我的,何止两千?”
      “操,没见过你这么抠门儿的,我就是没钱吃饭才跑你家来的,你还让我给你交房租伙食费。”
      “必须交。”
      “妈的,多少。”
      “三千。”
      原炀怒道:“你直接从我工资里扣得了。”
      “不好意思啊,你一个月基本工资就三千,你成天无故早退、迟到、离岗,全都扣完了你还能剩下两千就不错了,你连房租伙食费都付不起,还有脸住我家,难道你想赖账?”顾青裴支着下巴,挑衅地看着他。
      原炀给气乐了,“算你狠,差多少先欠着。案子办成了你不要给我奖金吗,从那里面扣。”
      “判决书没下来,你一个字儿也别想拿到。”顾青裴刻薄地笑着。
      原炀指了指他,“顾青裴,你等着我拿到钱,把钱砸你脸上。”
      “我等着。”
      原炀咬牙道:“真想干死你。”
      顾青裴挑了挑眉,“现实点吧小同志,你连房租都付不起。”说完起身去卧室换衣服了。
      原炀看着他摇头摆尾的得意样子,所有对顾青裴那股得瑟劲儿的愤恨,一律都会转化成最直白的性冲动,这真是一件怪事。
      原炀摸了摸下巴,准备今晚再狠狠教训他一番。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