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39章

第39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顾青裴一场球赢了二十万,王晋赢了三十万,于是王晋做东,一伙人在一家海鲜酒楼订了包厢去吃饭。
      原炀很想拽着顾青裴回家,却见他兴致高昂的样子,已经开始跟王晋谈合作项目的事。
      俩人谈得无比地投机,眼睛根本没顾得上看原炀一样。
      原炀一下午都在生闷气,他越看王晋,越觉得那种面带笑容的样子太过虚伪,看顾青裴的眼神也不太对。
      吃饭的时候,王晋几乎一直在抓着顾青裴敬酒,顾青裴也不是吃素的,三两白酒下肚面不改色,后来显然是王晋自己先扛不住了,才消停下来。
      吃饭的时候顾青裴提了好几个大有可为的项目。顾青裴是个天生质优的演说家,滔滔不绝之间,把几个项目的前景描绘得让人心动不已,原炀是看过其中几个的资料的,有些还有产权纠纷没解决,在顾青裴嘴里都不算个事儿了。
      论起吹牛放炮,顾青裴绝对不输人。
      吃完饭后,原炀去开车,王晋陪顾青裴在酒楼门口等着。
      王晋略有些醉态,不知是有意无意地,往顾青裴身上歪了歪。
      顾青裴连忙扶住他,笑道:“王总,酒量堪忧啊,还想灌我啊。”
      王晋笑着摆摆手,“失策了失策了,没考察好敌情。”
      “王总,你的车来了,先上车吧。”
      “不不,我等你先上车。”王晋不着痕迹地扶住他的腰,轻笑道:“顾总,今天跟你一见如故,无论是打球还是吃饭,都非常开心。你提到的项目,晚些把资料发到我邮箱里,我一定会认真考虑,下次我单独请顾总吃饭。”
      “能结识王总才是我的荣幸,承蒙王总看得起,以后哪怕再忙,也得赴王总的约,哈哈。王总看完资料之后,给我来个电话,有不清晰的地方,我随时给你解答。”
      “好,哎,顾总,车来了。”
      原炀在车里一样就看到王晋放在顾青裴腰上的手,他眼里直冒火,一脚油门踩了下去,汽车轰的一声巨响,以相当吓人的速度冲了过去,堪堪停在了俩人身侧,把俩人吓得心惊肉跳。
      原炀下车后,顾青裴怒道:“有你这么开车的吗!”
      王晋脸色也不太好,喝完酒之后任何刺激都会被放大,刚才着实有些吓人。
      原炀没什么诚意地说:“把刹车当油门,不小心踩错了。”
      王晋摇了摇头,他走上前去,尽管喝了酒脚下有些虚浮,依然风度翩翩地给顾青裴拉开了车门,并儒雅地冲顾青裴一笑,“顾总,上车吧。”
      顾青裴跟他客套了几句,道了别,这才上了车。
      原炀迫不及待地把车开走了。
      从后视镜看着靠坐在座椅上,闭目休息的顾青裴,原炀口气不善地说:“你和那个什么达老总谈得可真投机啊,”
      顾青裴懒懒地说:“是个很有能耐的人,我们能聊到一起去。”
      原炀不想显得自己小肚鸡肠,可他又不能装着不在意,忍不住就像挑刺儿,“你跟我就聊不到一起去,是吧?”
      “我跟你?我跟你聊什么?是聊创业艰辛,还是聊股市行情?还是聊管理,聊资本,聊政治?你这个不学无术的大少爷,你说你让我跟你聊什么。”
      原炀猛地一脚踩在刹车上。
      顾青裴身体猛然前倾,差点儿吐出来。
      原炀似乎是给气坏了,握着方向盘的手直发抖。顾青裴的话虽然刺耳,他却反驳不了。认真想想,他和顾青裴除了逞凶斗狠,互相羞辱,好像还真没认认真真聊过什么,也没有平心静气地单纯只是说说话,谈话到最后,往往都会变成互相攻击和讽刺。
      想到王晋跟顾青裴有说有笑、相谈甚欢的样子,原炀气得想打人,他从来没想过,跟顾青裴没有共同话题这件事,也能让他羞恼。
      顾青裴撑着身子靠回椅背,“妈的,你开车能不能稳当点儿,我差点吐了。”
      原炀恶声恶气道:“活该,喝死你拉倒。”他重新发动了车,只是眼睛依然冒火。
      他愤恨地想,他跟顾青裴之间,不过是炮友,只要做就够了,需要个屁的共同话题。可是这么想,也没能让他心情平静,反而更糟糕了。
      把顾青裴送到家后,原炀也跟上了楼。
      顾青裴看了他一眼,“你不回去?”
      “太晚了,懒得开车。”他脱掉鞋,跟回自己家似的,大喇喇地进了屋。
      顾青裴也懒得阻止,随他去了。他去浴室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看到原炀还在沙发上坐着,扭头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洗完澡后顾青裴清醒了不少,“你打算在哪里坐一晚上?”
      原炀回过头,看着顾青裴油光水滑的样子,想着现在是自己在拥有他,心里多少好受了一点。
      他站起身,凑过去嗅了嗅顾青裴的头发,“嗯,酒味儿都洗掉了。”
      顾青裴打了哈欠,“我累了,你自便吧。”他转身回了卧室。
      原炀洗完澡出来,顾青裴已经深陷在被子里,呼吸均匀平稳。
      原炀爬上床,掀开被子钻了进去。他看着顾青裴的后脑勺,突然对顾青裴老是背对着他相当不满。
      他伸手把顾青裴翻了过来。
      顾青裴眯着眼睛,“你要干什么?我很困。”
      “又不是不让你睡,不准背对着我。”
      顾青裴懒得搭理他,重新闭上了眼睛。
      原炀伸手关了灯,接着月光打量着顾青裴的脸。
      尽管光线很暗,可五官轮廓依然清晰可见。
      原炀忍不住亲了亲他的鼻尖。
      顾青裴皱了皱鼻子,没睁开眼睛。
      原炀不管他听没听见,低声说:“我讨厌那个姓王的,你以后少跟他接触。”说完把手搭在了顾青裴腰上,慢慢闭上了眼睛。
      顾青裴却睁开了眼睛,看着原炀近在咫尺的脸庞,眼里闪过精光。
      顾青裴一觉醒来,原炀已经跑完步回来,把早餐准备好了。
      “吃饭。”原炀口气有些冷淡,明显昨天的事还没消气。
      “你这方面倒是挺勤快的。”
      原炀满不在乎地说:“本来就是又简单又轻松的活儿,有什么难的。”
      顾青裴一边吃饭,一边道:“赵律师要我去一趟XX市,他给联系上了一个领导,让我们去做做工作,推进判决书赶紧下来。你跟我一起去,把那个副院长引荐给我,我想跟他谈谈,尤其是好处的事情,这种事交给别人我不放心。”
      “哦。”
      “这趟出差保密,别跟别人说。”
      “嗯。”原炀继续闷头吃饭。
      顾青裴挑了挑眉,“怎么了今天,忘了充电了?”
      原炀瞪了他一眼,“你不是跟我没什么可聊的吗?我少说话也让顾总不满意了?”
      “你小子真是比女人还记仇,媛媛以前……”顾青裴意识到说了不该说的,马上住了嘴。
      果然,原炀抬起了头,眯起眼睛看着,“媛媛?你那个前妻?她怎么了?叫得挺亲热啊。”
      顾青裴皱眉看着他,“你怎么知道媛媛是我前妻?你调查我?”
      “这还用怎么调查?户籍上写得明明白白的。”原炀撂下筷子,“既然是前妻,说话腻腻歪歪的干什么?你不是GAY吗?”
      “我们现在也还是朋友。”对这个问题顾青裴完全不想多谈,他冷下脸,“以后少打听我的事。”
      原炀冷哼,“谁稀罕打听你的事了。”想想自己已经打听了赵媛的事,便辩解道:“我有个哥们儿公安系统的,不过是顺口问了问他而已。”
      顾青裴淡道:“以后连顺口都省掉。”
      原炀脸上有些挂不住,愠怒道:“谁他妈稀罕打听你的事了,少自以为是。赶紧吃饭,一大早的哪儿来那么多废话。”
      顾青裴埋头吃饭,没再理他。
      原炀憋了一肚子气,烦躁地把桌上顾青裴吃不完的早餐都打扫了个干净。
      开车上班的时候,原炀也没跟顾青裴说话,顾青裴更是乐得清闲,在车上还眯了一会儿。
      整整一天的时间,原炀都没在顾青裴的办公室出现过。
      这倒是挺新鲜,平时原炀有事儿没事儿都爱往他办公室跑,因为他“办公室的沙发舒服”,尤其是中午,总要占着他的床睡午觉,可是今天一整天都没人影,中午也没给他打饭。
      这么安静,顾青裴反而觉得有点不习惯。
      他在心里嘲笑了自己几句,看来自己已经被膈应习惯了,原炀一天不来烦他,他反而觉得那里不对劲儿,人哪,怎么这么犯贱呢。
      不习惯是不习惯,可顾青裴还是感到了无比的轻松。他已经做好了原炀不来接他下班,他就步行去公司附近一个泰餐馆吃饭,避开高峰期再打车回家。
      今天或许应该带公司的几个小姑娘出去吃吃饭看个电影,她们平时挺辛苦的……
      顾青裴给张霞拨了个电话,让她进来。
      过了一会儿,张霞敲门进来了。
      顾青裴靠在椅子,笑眯眯地看着他,“小张,最近电影院放什么好电影呢?”
      “呃,好像有个灾难片儿,海上暴风雨的,忘了叫什么名字了。”
      “你问问公司有没有人想看,想看的都给订上票,今晚带你们看电影去。”
      “哇,真的啊顾总。”
      顾青裴笑道:“我说的还能有假的吗,下班之后大家也别急着回去了,公司附近有个不错的餐馆,我这儿有朋友从法国带回来的好酒,咱们下馆子去。来了这么长时间,还没跟你们吃过饭呢,今天我代表原董,好好犒劳犒劳你们。”
      张霞高兴地说:“谢谢顾总,我这就跟他们说去。”
      下班的时候,不去看电影的都走了,公司有二三十号人留了下来。
      顾青裴处理完事情准备往外走呢,原炀回来了。
      顾青裴诧异地看着原炀,“你怎么回来了。”
      原炀挑了挑眉,“我在这里上班,我怎么就不能回来了。”
      “我今天要带他们吃饭看电影去,你去不去?”
      “我听说了。”原炀抱胸看着他,“我是你的司机,你去我当然去。”
      “不想去可以先回去,不用你送我。”
      “我要去。”原炀一瞪眼睛,“让你一个人去,谁知道你又会勾搭一个什么圆圆扁扁的回来。”
      顾青裴皱眉道:“瞎说什么呢。”
      原炀上前拎起他总是随身携带的电脑包,冷哼道:“走吧,顾总。”
      晚上吃饭的时候,公司里的小年轻们都多少喝了点儿酒,顾青裴更是被轮番敬了一圈,不过他酒量好,没怎么样,倒是有几个人喝了两杯就不行了,被提前送回了家。
      晚上看的是一部美国大片,讲海上风暴的,3D视觉效果做得非常好,开场才十多分钟,狂风暴雨就开始上演了,所有人都聚精会神地看着。
      原炀就坐在顾青裴旁边,他的心思不在电影上,而是顾青裴身上。
      他忍了又忍,终于凑到顾青裴耳边,压低声音说:“你和赵媛为什么离婚。”
      顾青裴一开始没理他,在原炀问到第二遍的时候,顾青裴目光依然直勾勾地看着电影画面,并低声道:“你现在问这个合适吗?”
      “你回答就是了。”
      顾青裴叹了口气,“因为我是GAY,这个答案你满意?”
      原炀撇了撇嘴,“还可以。”
      沉默了一会儿,原炀又凑过去问:“那你以后还会结婚吗?你父母不管你?”
      顾青裴依然目不转睛地看着银幕,只是口气已经很不耐,“你管的太多了。”
      “回答问题。”
      “与你无关。”
      原炀脸沉了下来。
      就在顾青裴以为他终于能让自己消停看会儿电影的时候,一只手突兀地伸到了他胯下,把他吓了一大跳。
      电影院里比较热,顾青裴的腿上放着他的大衣,原炀的那只贼手就那么悄无声息地钻到大衣底下伸了过来,隔着裤子抓着他的宝贝。
      顾青裴脸色铁青地瞪了他一眼,原炀得意地看着他,甚至挑衅地用手指戳了戳那一团肉。
      顾青裴咬牙道:“你疯了吗。”他们左右边都坐着人,尽管电影院里很暗,可只要有人稍微一转头,还是能看到异常。
      幸好这时候电影正放映到最精彩的时刻,没有人回头,可顾青裴又紧张又备受刺激,惊出一身冷汗。
      原炀以极低的音量在他耳边说着风凉话,“顾总,回答问题,你还会结婚吗?”
      顾青裴沉声道:“不会,放手。”
      原炀满意地笑了笑,把身子收了回来,正坐在椅子里,可那造孽的手却拉开了顾青裴的裤链,肆无忌惮地钻了进去。
      顾青裴浑身一颤,不得不用大衣死死盖住自己的下身,却阻止不了那只应该剁掉的手对他的戏弄。顾青裴只能微微弓着腰,努力保持着震惊,可那只手越来越放肆,竟然还想往里面钻……
      顾青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低声道:“够了。”
      原炀眼看出了一口恶气,顾青裴有些狼狈的表情让他一扫从昨晚到现在的郁闷,他觉得差不多了,这才把手收了回来。
      顾青裴松了口气,电影却怎么也看不下去了。
      电影散场之后,已经十一点多,人群一窝蜂地涌去厕所。公司有几个女同事跟他们一个方向,顾青裴和原炀就坐在车里等着她们上完厕所下楼,好顺道送她们回去。
      原炀刚坐上车,就打开车窗,想点根烟。
      顾青裴伸手抢过他的烟,掰弯了扔到垃圾桶里。
      原炀白了他一眼,“你干什么?”
      顾青裴笑了笑,倾身凑过去,“刚才在电影院里挺激情啊,好玩儿吗?”顾青裴说话间,手已经按在了原炀的裤裆上。
      原炀愣住了,顾青裴从来没这么主动过,他说话都有些不利落,“还……挺好玩儿。”
      “我还真看不出来你以前没跟男的好过,你那两手不是挺熟练的吗,还是说,你成天自己练习啊。”顾青裴拉开他的拉链,并故意用力往下一扯。
      原炀正处于第一次被顾青裴主动靠近的亢奋中,完全没有察觉,他哼笑道:“想跟我睡的人都的排队,我用的着自己打飞机吗,不过男的嘛,总该知道怎么做。”原炀把车窗升了起来,一手固定住顾青裴的后脑勺,细细密密地吻着手,并按着他的手,用动作催促着他。
      顾青裴也没让他失望,修长灵活的手指钻进了原炀的裤子里,技巧地揉按着。
      原炀呼吸有些急促,简直被眼前的场景给弄晕乎了。
      就在他勾着顾青裴的舌头逗弄的时候,顾青裴突然推开了他,“她们回来了,你赶紧下车,帮她们提下刚买的东西。”
      “啊?”原炀完全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顾青裴已经帮他拉开车门,而且一把把他推了出去。
      他们停车的地方就在广场上,周围全是看完电影准备回家的人,原炀被从车里推出来的时候,周围的人都不禁转头看着他,同时也看到了他裤子上打开的拉链。
      顺着周围人和公司女同事的目光,原炀也低下头,一眼就看到了自己黑色的内裤。
      女同事们哄堂大笑起来。
      原炀脸上一热,赶紧想把裤链拉上,可怎么都拉不上去,仔细一看,裤链已经被扯坏了。
      他一个箭步跨回车上,眯着眼睛看着顾青裴,咬牙道:“来这手?”
      顾青裴的笑容温和儒雅,简直让人如沐春风,“礼尚往来罢了。”
      没有机会彻底教训教训顾青裴,几个女同事已经上了车,原炀不意外地被嘲弄调戏了一路,到最后脸都绿了。
      他先把顾青裴送回了家,然后一个一个地送那些姑娘们。
      顾青裴洗完澡吹干头发,打算上床睡觉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半了。
      他盯着表看了看,决定多等一会儿。原炀那小子,今晚不来找他算账,那简直就该改姓了。
      于其睡下被吵醒,不如等他来了再说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