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37章

第37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顾青裴整个周末都没有出门,原炀也没有来骚扰他。
      他身体一直相当难受,纵欲过度之后留下的就是需要长时间才能恢复的疲乏,他不想承认也得承认,自己现在的体力跟年轻力壮的原炀比起来,差距太大了。
      原炀这个小王八蛋在床上真是跟禽兽差不多,那样的体力……
      顾青裴不想再往下想,越想会越歪。
      他通过电话继续跟进XX市那个案子的事,案子的代理律师希望他下个星期能来XX市一趟,见一个领导,推动一下,让判决书尽快下来,以免夜长梦多。
      跟他们打官司的那家,据说在当地势力不小,可能还有涉黑的背景,他们急于尽快下判决书,就是怕那边儿得到风声,在下判决之前起事儿,拖一天对他们都非常不利。
      顾青裴考虑一下,就让张霞给他订了机票。
      眼看快到年底了,他来公司已经有三个月,他急于在本年度做出点能够产生实际经济效益的工作,给发他工资的人一个交代。
      星期一的早上,他以为原炀不回来了,他特意早出门二十分钟,早高峰期不好打车,他得把这个时间预留出来。
      结果一下楼,原炀已经等在了那里。
      顾青裴没想到原炀来这么早。
      原炀也没料到顾青裴这么早出门,他皱眉道:“你他妈这么早下楼,是不是为了躲我?”因为顾青裴的事,他郁闷了整整两天。他一直就想过来找顾青裴,却又觉得太憋气。
      顾青裴看不上他这件事,让他气得胸口直发颤。
      还好,他原炀可不是人家说什么是什么的,在他眼里顾青裴就是他的东西,不管顾青裴怎么矫情,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顾青裴扫了他一眼,“我没那么无聊”,说完,他拉开车门坐上车。
      原炀坐上了驾驶位,扭头看着顾青裴,“那你这么早下来是干什么。”
      “打车。”
      原炀怒道:“你这不就是为了躲我。”
      “不是,我以为你不会来。”
      “我为什么不来,难道你以为我怕了你了。”
      顾青裴看了他一眼,“跟你说话真费劲。”
      “那就不说话。”原炀强硬地掰过他的下巴,重重地吻住他的唇。
      顾青裴也懒得反抗,反正接吻的滋味儿还不错。
      原炀把他的味道尝了个遍,才意犹未尽地放开他。
      顾青裴抿了抿被亲得通红的嘴唇,淡道:“吻技还成。”
      原炀哼道:“我要在你身上留下我的味道,慢慢你就会记住。”
      顾青裴失笑,“留下味道?你怎么不直接往我身上撒尿呢”
      原炀扯了扯嘴角,眼里迸射出邪恶的光芒,“你有这方面兴趣的话,我可以配合你玩玩儿。”
      “我没有,开你的车。”
      “你不是挺重口味的吗?上次那个片儿。”原炀眯着眼睛看了他一眼,“我知道你喜欢粗暴点儿的动作,还喜欢骑乘的体位,就是不知道原来你还喜欢更变态的。”
      顾青裴冷冷看着他,“就算我喜欢,也不是想跟你玩儿,省省心吧。”
      原炀趁着等红灯的时候,凑过去霸道地咬了一口他的下唇,并舔着自己的嘴角说:“你想跟别人玩儿,才该省省心,所有光着身子做的事,你都只能跟我做,敢找别人,我就打断你的腿。”
      顾青裴冷冷瞥了他一眼,扭过了头去。
      “别以为我在吓唬你,你敢找别人试试。”
      顾青裴冷道:“你要是跟女孩子处对象也这么流氓,就该进监狱。”
      原炀哼笑一声,“尽管放心,我就对你流氓。”
      顾青裴心脏猛颤了一下,说不清那一瞬间的悸动是因为什么。
      到了公司之后,平日里都是原炀自己在楼下吃完早餐,然后给顾青裴端上来一份,没想到今天原炀端着两份早餐进了总裁办公室,然后把顾青裴拉到茶几前,非要跟他一起吃。
      一边吃还一边挑剔,“我早就说过,食堂做的东西一点都不像样,翻来覆去就那么些东西,你也不嫌腻歪。”
      “吃你的,不要钱的,挑什么挑。”顾青裴一边吃,一边翻看手机。
      原炀把他的手机抢了过去,“吃饭的时候玩儿什么手机。”他看了屏幕一眼,怀疑顾青裴又跟什么圆圆扁扁的联系,在看到那是给张律师发的短信后,才放下心来。
      原炀嫌弃地看着早餐,“我做的比这好多了。”
      顾青裴心不在焉地说:“那你来做。”
      原炀眼里放光,“没问题,我给你做。”
      顾青裴猛地抬起头,赶紧把话收回来,“我说,你去食堂做。”他真担心原炀天天跑他家做饭来。
      原炀哼了一声,“扯淡。”
      顾青裴快速地吃完饭,把碗筷一撂,重新回到电脑前办公。
      原炀坐了一会儿,自觉没趣,就打算出去。他刚站起身,顾青裴突然道:“上次去杭州做净值调查,法务和财务的报告已经出来了,你拿去看看,然后出一份并购项目可行性报告,不会写上网搜,实在不会写来问我。”
      原炀过去把报告接了下来。他双手撑着桌面,居高临下的看着顾青裴,“做完了有奖励吗?”
      “这本来就是你的工作,有什么奖励。”
      “不行,要有奖励。”
      顾青裴抬起头,沉稳地看着他,“你想要什么奖励?”不等原炀开口,他接道:“不管是什么,不行。”
      “我就要你,不准不行。”原炀拿一砸厚厚的文件,轻佻地拍了拍顾青裴的脸,“看来,我爸派你来管我,还是挺明智的。”
      顾青裴支着下巴,漠然地看着他。
      原炀拿着文件,转身走了。
      顾青裴靠在椅子里,寻思良久,都找不到对付原炀的好方法。任何方法在一个不讲理的小流氓面前,都会被他用暴力化解。
      必须想点其他对策,不能总让他骑到自己脖子上来。
      也许……答应原炀反而更容易控制他。
      顾青裴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但是如果撇开一切私人感情,纯粹从利益角度出发,跟原炀保持平稳良好的关系,能让他省去生活中最大的麻烦来源。反正都是发泄生理需求,跟谁不一样,他对谁上谁下的问题并不那么纠结,男人在性事里追求的是快感,而不是位置。就像原炀说的,平时有个需要什么的,还能互相解决一下,尽管这么做太冒险,可是难道放任原炀这么横行霸道地在他面前得瑟,就不危险吗?恐怕早晚有一天,原炀逾矩的行为会让公司里的人看出不对劲儿来,于其这样,不如先把原炀给驯服。
      原炀这小子,只要顺着毛摸,其实挺好料理,越是逆着他,他越是来劲儿。
      受了这么多气,自己居然得出这么个想法来,顾青裴简直哭笑不得。
      可细想下来,这居然是目前最合适的办法。
      他抓起一支笔,在一张A4纸的中间画了两条线,把纸张分成四等份,然后把和原炀一直这么僵持下去的优劣势以及向原炀妥协的优劣势都写了下来,做利益所得分析,结果发现,果然是和原炀保持良好的炮友关系更加多快好省。唯一最大的风险就是被人发现,可是这一风险在和原炀僵持下去的办法里并没有降低多少。
      顾青裴用笔尖点着白纸,支着下巴想了好久。
      他只要放下心头的怒火和缔结,接受一个跟他身体契合度颇高的床伴,就能解决成天让他糟心的大麻烦,原炀在工作中也不会再给他出难题,而且性生活的质量也会有所提高,至少不用专门出去找人了,似乎他也并不吃亏。
      顾青裴尝试着把自己的情绪和偏见抽离出来,认真地把这件事当成一件工作去考量,把原炀单纯当成自己的工作对象,这样思考的时候他感觉舒服很多。
      是该把他和原炀的问题解决一下了。
      顾青裴摸了摸下巴,继续往后思考,思考这么做可能出现的后果。
      最好的结果当然是原炀有一天玩儿腻了,他们俩就可以一拍两散。最坏的结果,多半是俩人性格不和,红着脸分手。
      不管哪种,原炀都会彻底放弃,他解决麻烦的目的也变相达到了。
      顾青裴越想越觉得这么做可行性颇高。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中午。
      早上原炀给他弄了太多东西,他中午有些吃不下,而且手头的工作还没做完,一上午接了两个电话约他打高尔夫,都是他不好拒绝的人物,他只好抓紧中午的时间把该批的文件给批了,下午才好出去。
      午休的时候,原炀进来了,张口就是命令的语气,“你怎么不吃饭?赶紧吃饭。”他把午饭放到顾青裴桌子上。
      顾青裴看都没看,“忙着呢,不饿。”
      原炀把他眼睛下边儿的文件抽走,“先吃饭。”
      “真的不饿,早上吃太多了。”
      “那就去睡觉吧。”原炀一屁股坐在他桌子上,把玩儿着他的钢笔,“你不是经常要睡午觉吗。”
      顾青裴靠在椅子里,微微蹙眉看着他,“究竟是你想让我睡午觉,还是你想跟我睡午觉。”
      “挺上道啊,都有。”原炀伸出手,用钢笔绕着他的头发。
      顾青裴抓着他的手,夺回了自己的钢笔。
      原炀绕过桌子,走到他面前,把他从椅子里拉了起来,贴着他的耳朵暧昧地说:“我特别想在那间小黑屋子里尝尝你的滋味儿。”
      “我没那个精力,我下午还要谈事。”顾青裴推开他,走进午休间,“睡觉就睡觉,你最好老实点,耽误了正事,我就换个司机,让你天天早上挤地铁上班。”
      原炀从鼻子里哼出一声,颇为不屑。
      顾青裴换掉西装,钻进被子里。
      他确实有午睡的习惯,如果不睡,一下午都会不精神,想到下午那么多事,休息一下显然是必须的。
      原炀也熟门熟路地摸上床,跟抱着抱枕一样舒舒服服地抱着顾青裴。
      顾青裴闷声道:“我就纳闷儿了,你睡觉非得抱着点儿东西?”
      原炀道:“我要让你时刻意识到,我能对你做任何我想做的事。”他单纯地觉得,反复强调所属权,有一天顾青裴就会相信自己的所有者是他。他在部队学过审讯敌人的心里战术,他打算在顾青裴身上试试。
      顾青裴冷哼一声,身体不再紧绷,而是放松自己跟原炀贴在一起。
      跟原炀过不去,最终的结果就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他何苦跟自己过不去?
      是该调整战略了。
      顾青裴想了想,抛出一个要求试探他,“我腰酸,给我揉揉。”
      原炀二话不说,真就给顾青裴揉起了腰。
      “轻点。”
      “根本没用劲儿。”
      “再轻点。”
      “够轻了。”
      顾青裴勾唇一笑。果然,如果顺着毛摸,还挺好用的,他为什么要在被气得死去活来之后才发现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