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35章

第35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星期五的晚上,顾青裴约了个饭局,跟国土局的领导谈一块地的置换问题。那顿饭喝了不少酒,不过以顾青裴的酒量,他并没有醉,反倒把对方喝倒了两个。
      司机老赵送他回家的时候,想把他送到门口,但他没让老赵上来,只要没有必要,他并不愿意让半熟不熟的人知道自己家的具体地址。
      虽然走路有些虚晃,不过脑袋还有思维能力,就是感觉手里的电脑包特别沉,眼皮子直打架,跟人勾心斗角你来我往了一天,只想趴在床头一觉睡到天亮。
      电梯门开了。
      他家的大门斜对着电梯门,他一眼就看到了西装革履却毫不在意形象地坐在他家门口的那只小狼狗。
      原炀抬起头,看着他醉醺醺的样子,皱眉道:“又喝酒?”
      顾青裴看了一眼他脚边的拉杆箱,再看看他风尘仆仆的样子,这恐怕是下了飞机直接就来了吧。
      他甩了甩脑袋,“你怎么回来了?我没让你回来。”
      “我想回来就回来了,你还让我在那里做培训,是打算把我一竿子支到XX市,一辈子不回来?”
      “那培训是花了钱的,你怎么就这么跑了。”顾青裴往前走了两步,脚步有些微的蹒跚。
      “什么破培训,那讲师一点水准都没有,一听就是骗钱的。”原炀一把揽住了顾青裴的腰,“谁让你又喝酒的。”
      顾青裴习惯性地把电脑包递给了他,“谁给你买的机票?我没让你回来,路费我可不批,你自己承担。”
      原炀也习惯性的接了过来,“哼”了一声说:“你这么害怕我回来,是怕兑现承诺?”
      顾青裴把手按在他胸膛上,用力推了一下,没推开,疲倦道:“我跟你没什么承诺,你赶紧回去吧,我困了。”
      原炀搂着他的腰,几乎是搀扶着他,轻轻嗅了嗅顾青裴的头发,却被那酒味儿熏得皱了皱眉头,“我会让你想起来的。”
      说着他把手伸进顾青裴的口袋里,掏出了钥匙,熟练地打开了门,他自己的箱子和顾青裴都拉进了屋里。
      顾青裴指着他,满是醉态,“我警告你,别乱来,我是真困了,没空跟你瞎搅合。”
      原炀就跟回到自己家似的,把大衣一脱,双手环胸看着他,摇头道:“你身上臭死了,我马不停蹄地赶回来,可不是为了看你这幅样子。”
      “正巧,我也不想让你看,赶紧回家做作业去。”顾青裴摆了摆手,打了个哈欠,自顾自地往浴室走去。
      原炀在他刚推开浴室门的时候从背后抱住了他的腰,“你要洗澡?我帮你怎么样?免得你一跤摔死。”
      顾青裴双腿有些发软,不自觉地往顾青裴身上一靠,他抬起头,眼睛正对上亮的刺眼的浴霸,昏沉的头脑找回了一丝清明,他赶紧站直了身体,疲倦地说:“我真累了,没空陪你玩儿。”
      “累了?所以我帮你洗。”原炀的手伸进了他的羊绒马甲里,往上一撩,脱掉了他的马甲甩到了一边,然后不顾顾青裴的挣扎,解开了他的衬衫扣子。
      “原炀!”顾青裴狠狠拍了一下他的手背,他想转身推开原炀,原炀却用手肘卡着他的腰,不让他动弹,手上的动作也没停,甚至带着调戏的意味,放慢了速度,一颗一颗地挑开他的扣子,然后去解他的皮带扣。
      顾青裴低喝道:“原炀,你闹够了没有!”他一挣扎,身上的衣服更加松散。
      原炀把头埋在他肩膀,细细咬着他肩头的肉,“这是你答应我的。”
      “我从来没答应过你!”
      “你答应了。”原炀固执地扯掉了他的裤子,大手一收,把顾青裴的性器完全握在了手里。
      男人的命根子被人握着,主动权就丧失了一大半,顾青裴身体一僵,随即用力扭动着身体想挣脱原炀的束缚,“放开,松手。”
      原炀隔着内裤轻佻地揉弄着顾青裴的性器,甚至恶意地把手指伸进内裤里,逗弄着那一团软肉。
      “唔……”顾青裴不自觉地挺直了腰,一只手紧紧地抓着原炀的小臂,仿佛怕自己掉下去一样,抓得原炀都感觉到了疼。
      原炀的唇贴着顾青裴的耳际吻了下来,“放松点,跟我做吧,那天晚上你明明挺享受的。”
      顾青裴喘着气道:“原炀,你可别后悔。”
      “我为什么要后悔。”
      “这种……我们不该做这种事,你这样的小王八羔子,我他妈一点兴趣都……啊啊……”
      原炀惩罚性地捏了捏顾青裴的性器,惹得顾青裴大叫了一声,身体软了一半。
      原炀咬着他的耳朵,“该做的不该做的,我们俩都做过了,顾总平日里都挺潇洒的,居然在这件事上不好意思?何必呢,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最重要。”原炀隔着裤子,用自己硬邦邦的性器顶着顾青裴的屁股,手也伸进顾青裴的内裤里,揉搓着他的性器,顾青裴浑身直颤,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宝贝不断在原炀的手里胀大。
      酒精的作用下,他的思维变得迟钝,身体却加倍敏感,他对原炀说的话慢了半拍才开始反应,可原炀的手却已经在他身上点起了火。
      顾青裴的衣服几乎都被原炀扒光了,他半裸着贴在原炀身上,性器被人握在手里把玩,平日里威风八面的顾总,此时像个小孩子一样急于挣脱大人的怀抱,却无法得逞。
      原炀的手不停地抚摸着顾青裴平滑的肌理,牙齿在顾青裴的脖子上留下一串细细的咬痕,原炀低声道:“顾总的肉可真嫩……”
      顾青裴双腿发软地靠在他身上,性器被原炀有些粗暴地揉搓撸动,快感一波波侵袭着他的大脑,他的意志仿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弃他而去。
      原炀皱了皱鼻子,补充道:“就是酒味儿不太好闻。”他一边啃着顾青裴脖子上的嫩肉,一边伸手拧开了浴缸的水龙头。
      顾青裴哑声道:“嫌不好闻,你就滚远点。”
      “现在?现在滚的话,顾总这里怎么办?”原炀示威似的摇了摇顾青裴硬起来的大宝贝。
      顾青裴喝多了酒,也不觉得羞愤丢人,他死死抓着原炀的手,急促道:“松手,让我……”
      “让你什么?”
      “让我射出来,松手。”顾青裴狠狠拍打着原炀的胳膊,身体无意识地蹭着原炀,把原炀撩拨得欲火焚身。
      他干脆把顾青裴推进了浴缸里,自己也脱掉衣服垮了进去。
      顾青裴的浴缸是双人式的,特别大,水刚刚填满了底,不过四五厘米高,可他在里边儿手脚直打滑,刚想扶着浴缸避站起来,原炀已经坐了进来,一把攥住他的腰,逼着他坐到了自己两腿之间。
      顾青裴已经没力气动了,干脆自暴自弃地躺靠在原炀怀里,他现在只想发泄,只想发泄。他在水里握着自己的性器,尽情地抚慰起来。
      原炀的手不停地在他身上游移,抚摸他每一寸温热的皮肤,两手硬是分开了顾青裴的腿,用自己的双腿插到他两腿之间,阻止他并拢。原炀的在顾青裴大腿附近游移,最后手指接着水的润泽,戳探着顾青裴紧闭的穴口。
      顾青裴猛地睁开眼睛,一把按住原炀的手,低喘道:“不要……”
      原炀咬着他的耳朵,“不能不要。”他往手上倒了些沐浴乳,全都抹在顾青裴的肉洞边缘,手指硬是要破开肉壁的层层挤压,试图着往顾青裴的肉穴内部钻。
      顾青裴的身体猛烈地挣扎起来,“妈的,不行,你敢上我……”
      “我已经上过了。”原炀压着他的腰,阻止他乱动,手指硬是挤进了顾青裴窄小的穴口,他喘着粗气,忍耐得很是难受,“顾总,你嫌我技术差,为了让自己少受点儿罪,不如亲自指导一下,不然……”原炀修长的手指狠狠捅进了顾青裴的肉穴里,一戳到底,“我会像那天晚上一样,狠狠地干这个地方,我想你应该也挺爽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被干后边儿也能射出来的男人。”
      顾青裴咬牙骂道:“你这个王八蛋,把手……拿开……”顾青裴疼得直抽气,难受地扭着腰,“原炀,你他妈找死……找死!”
      原炀捏着他的下巴,逼着他转过头来,重重地亲吻着他。他手下的动作没停,反而加了一根手指,在顾青裴的肉穴里模拟着性器抽插的动作,来回翻搅扩充,顾青裴张嘴想骂,原炀却趁机把舌头伸了进来,那湿滑的舌头纠缠逗弄着顾青裴的舌头,在他口腔内肆意舔舐,把顾青裴亲的几乎喘不上起来。
      俩人的吻充满了情欲的味道。原炀放开他的时候,顾青裴仰躺在原炀身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原炀手指的动作越来越快,快速地在那紧密高热的甬道里进出,把顾青裴插得浑身都颤抖了起来,原炀贴着顾青裴的耳朵,轻声道:“顾总上下两个嘴,都这么让人销魂。”
      顾青裴浑身发软,连嘴皮子都懒得动了。
      原炀亲着他的脖子,“你到底要不要教我?嗯?你不教的话,我就直接进去了。”原炀硬热的大宝贝正顶着顾青裴的腰,顾青裴想起了那晚上被狠狠贯穿时痛苦和快感并进的折磨,至今心有余悸。
      有句话说的好,反抗不了的时候,不如享受。顾青裴眼看自己也欲火焚身,小狼狗更是发情得厉害,今晚上这次肯定是躲不了了,于其让原炀横冲直撞,不如健康点儿做了算了,他可不想再屁股开花。
      顾青裴咬牙道:“去,去床上。”
      “可你还没洗干净。”原炀把水撩到顾青裴身上,似乎是准备把他“里外”都洗一遍,他低声笑着,似乎在为顾青裴的妥协而高兴。
      顾青裴哑声道:“你他妈要做就痛快点,别弄这些没用的。”
      原炀重重亲了他一口。
      顾青裴只感觉身体一轻,整个人已经腾空而起,被原炀抱出了浴室。主卧和浴室相连着,一出门就是一张大床,原炀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去,把顾青裴扔到了床上。
      顾青裴趴在床上,头晕脑胀,根本不想动,他轻轻扭过脸,他侧卧的这个高度,第一眼就看到了原炀两腿间挺立着的尺寸巨大的肉刃。
      原炀就带着那么个大家伙,压到了他身上。
      顾青裴闷哼了一声,下意识地下爬起来,却被原炀压回床上。原炀把他的身体翻了过来,让他正对着自己。
      俩人四目相接的一瞬间,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火热的欲望。
      原炀分开顾青裴的两条长腿,眯着眼睛看着那曾经让他失控的私密处,一想到自己又能在这隐秘火热的地方肆意进出,整个人就更加亢奋起来。
      顾青裴用手臂捂住了眼睛,身体无力在原炀面前被打开。
      原炀拉开了顾青裴的手,“谁让你遮着的,上次你说你被下了药,不记得了,这回,你要看清楚了,是谁上了你。”说完,他把顾青裴的腿分到最大,扶起自己的肉棒,对着那微微开启的、已经被自己的手指弄得湿软的穴口,缓缓插了进去。
      顾青裴痛苦地皱紧了眉头,咬着嘴唇不想发出声音。
      原炀则满足地长吁了一口气。
      顾青裴睁大了眼睛,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年轻俊美的男人,一时之间,有些恍惚。
      他在跟原炀做爱,他真的在跟原炀做爱。
      原炀强忍着疯狂抽送的冲动,攥着顾青裴的腰,缓慢地进出,试图将他的蜜穴彻底扩充开来。
      顾青裴难受地整张脸都有些扭曲,那种被异物塞得慢慢的感觉,始终不是他能习惯的。
      原炀咬牙道:“别崩那么紧,放松一点,”
      顾青裴骂道:“有种……你他妈让我上,看你能不能放松。”
      “下辈子吧。”原炀拿捏着时机,用力一挺身,把自己的肉棒整根插了进去。
      顾青裴大叫了一声,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原……你……混蛋……”
      原炀“嘶嘶”抽气了两声,“妈的,你这里怎么这么紧,一直吸着我,你还敢说自己不想跟我做,你天生就该被人上。”
      “放屁……”顾青裴扭动着腰肢,试图摆脱那种令人羞耻的疼痛,可原炀却不肯轻易拔出来,小幅度来回抽动着,想让顾青裴尽快适应他的宝贝。
      顾青裴仰起了脖子,脸色涨得通红,湿润的头发凌乱地贴附在脸颊,整个人都透着诱人的性感。
      原炀只觉得身体越来越热,他控制不住地动了起来,而且动作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直到他听到顾青裴发出那种拼命压抑过、却依然情不自禁的喘息。
      那声喘息让他把那晚上发生过的一切又快速复习了一遍,所有淫荡香艳的画面都跟此时他身子底下的人结合了,那种情欲要从身体里爆发出来的冲动,是从来没有人给过他的。
      只有顾青裴,只有顾青裴。
      他低吼了一声,压着顾青裴用力冲撞了起来,撞得顾青裴的呻吟支离破碎,撞得顾青裴的臀肉啪啪作响,甬道里高热的摩擦所带来的快感,让两个人一度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疯狂。
      顾青裴什么也无法思考,他紧紧搂住了原炀的脖子,和他唇舌交缠,俩人交换着彼此的温度,用各种方式。
      原炀大力冲击着那让他失控的肉洞,顾青裴的身体被他顶得几乎从床上弹起来。俩人身下的床单一片湿濡,也分不清是洗澡水还是汗水。
      原炀用力喘息着,低声道:“舒服吗?嗯?舒服吗?”
      “少废话……”顾青裴一张嘴,咬住了他的耳朵。
      原炀疼得一抽,腰肢耸动的速度越发惊人,把顾青裴插得不停地低叫。
      “顾总,你这幅样子,以后只有我能看,听到了吗,只有我能看。”
      顾青裴眼神迷离,大口喘着气,好像下一秒就会在疯狂涌上的快感中窒息。
      原炀抽出自己的肉刃,把顾青裴翻了过来,把他的身体折成跪趴的姿势,以后背位重新插了进去。
      顾青裴大叫了一声,两手紧紧抓住了被单。
      笔直的脊椎骨在背部凸显,那劲瘦的腰肢随着原炀的抽插而弯曲成诱人的弧度。顾青裴的脸埋在被子里,只有屁股撅了起来,让身上的男人肆意操弄着。
      原炀扶着他的腰臀用力抽插,一边顶弄,一边不断地说着让人脸红的淫语,“顾总这里可真紧,真热,这么容易就湿了,你的身体天生就是为男人准备的吧?谁能想到一本正经的顾总也会有撅着屁股让男人操的一面呢?今晚上你想射几次?嗯?”
      顾青裴被干的几乎失去了神智,他勉强扭过头,半眯着眼睛,迷茫地看着原炀。
      原炀被那眼神撩拨得差点儿射出来。
      “妈的。”原炀暗骂一声,固定着顾青裴的臀部,把自己的性器整根退了出来,然后猛地一挺身,狠狠插了进去。
      “呃啊!”顾青裴大叫了一声,眼里附上了氤氲的水汽,看上去竟然有几分楚楚可怜,原炀多看一眼,想要狠狠蹂躏他的欲望就又强烈了几分。
      原炀疯狂地挺动着腰身,快感随着他狂烈的动作不断升级,两个人都陷入了一种失神的状态,他们的世界里只剩下无穷无尽的欲望。
      无穷无尽。
      清晨的一缕阳光打在顾青裴的脸上,他没想到冬日里的太阳威力依然不减,他是被晒醒的,他感觉自己的脸要被晒化掉了。
      睁开眼睛,毫无防备之下,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原炀的脸。
      顾青裴对着这张漂亮的脸蛋愣了足足三秒,才感觉一阵头皮发麻,接近着全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昨天他并没有完全喝醉,至少没有醉到失忆的地步,因此昨晚发生的事,他大部分都记得,至少,在他被原炀做的昏过去之前,是多记得的。
      顾青裴用力闭了下眼睛,再睁开,对上了原炀刚刚睁开的眼睛。
      原炀也愣了愣,脸居然有些发红。
      顾青裴尽管心里已经在吼叫,可表面上依然很冷静。这是他的职业习惯,也早已经融入了他性格的一部分。既然发生的事无法挽回,错误无法被更改,不如想想怎么收场和补救,这是他现在唯一的想法。
      俩人大眼瞪小眼,彼此对视了半天。
      原炀伸出爪子,如同宣扬自己的所有物一般,搭在了顾青裴的腰上,然后说了句废话,“你醒了。”
      顾青裴翻了过去,平躺着身体,眼睛盯着天花板。身体的感觉慢慢归位,他感觉骨头好像要散架了,尤其是下身,一动就酸痛不已。
      原炀撑起身体,看着顾青裴笑道:“你不好意思?”
      顾青裴看了他一眼,“有什么不好意思?睡了就睡了吧,反正时间也不能倒流。”
      原炀对这个答案不太满意,“我的技术怎么样?不错吧,你昨晚的表现,啧啧,你要是再敢跟我说是药物作用,我就做到你不敢嘴硬为止。”
      顾青裴玻璃珠似的眼睛静静地看着原炀,“不用,我承认,我昨晚挺爽的。”
      原炀露出了笑容,顾青裴看着他得意的表情,产生了一种原炀在冲他摇尾巴的幻觉。
      顾青裴勉强坐了起来,“我饿了,去给我做点东西。”
      “没问题。”原炀也坐了起来,刚想下床,突然把脸凑到顾青裴面前,“你亲我一下。”
      顾青裴嫌弃地说:“你没刷牙。”
      原炀撇了撇嘴,精力充沛地跳下了床,一点没有纵欲过度的迟缓和疲态。
      顾青裴瞪着他的背影,眼珠子都要出血了。
      原炀一走,顾青裴装出来的冷静就有点撑不住场子了,他抱住了头,狠狠敲了几下自己的脑袋。妈的,精虫上脑的脑袋,留着有个屁用。
      一想到他跟一个比自己小了十一岁,而且父亲还是他老板的兔崽子睡了,他就悔恨的想撞墙。
      虽说这个也算原炀强迫他的吧,不过他实在没有多少没强奸的感觉,他都这个年纪了,还不至于连原始欲望都羞于承认,他确实就是觉得跟原炀上床挺爽的,跟谁上谁下无关。男人的欲望真是简单明了,首先视觉对了,然后感觉对了,然后就什么都他妈对了。原则啊,理智啊,顾虑啊,大概都跟着精液一起射没了。
      说来不好意思,他一直觉得自己性情坚韧,自控能力极强,没想到也不过就是个普通男人。
      这回更是有理说不清了,原炀这小子又能拿昨晚的事挤兑他好一阵子了。
      也许还不止,那小子明显是没上过男的,尝着甜头了,新鲜劲儿正在头上,绝不会轻易放过他。俩人的关系究竟会发展成什么样,顾青裴只要一想想,就头疼欲裂。
      真操蛋,发生的一切,都够操蛋的。
      顾青裴烦躁地揪着自己的头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