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33章

第33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吃完饭后,原炀把厨房的卫生都收拾出来了。
      这些杂活儿没有顾青裴不会的,只不过他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去做。没想到原炀却全然不在意,像他说的,“这点儿活一点儿都不累”,三两下就弄好了。
      收拾完之后,原炀进了书房,搬了凳子做到顾青裴旁边,“把案子的资料给我看看。”
      顾青裴挑了挑眉,把一叠资料递给他,并道:“你看得懂吗?”
      原炀抖了抖手里不算薄的资料,反问道:“不是中国字?”
      顾青裴推了推眼镜,懒得和他打嘴仗,“我现在把案子给你简单描述一遍,然后你看资料,仔细钻研,碰到不会的问题马上问我。明天星期天,还有一天时间让你熟悉这个案子,星期一你直接飞XX市,到时候如果你连自己求人家办的事都说不清楚,那可就丢大人了。等你跟他接触上之后,打电话给我,如果有必要,我也过去。”
      “我知道了,现在给我说说案子。”
      顾青裴给原炀讲解了起来。
      他本身虽然不是法律专业出身,以前在国企接触诉讼案件或者跟法律条款有关的工作也不算多,但是他自己有个合伙的律师,俩人五六年来一起合作清收了不少资产包,这部分的收入比他的工资还要可观,如果原立江没有打动他,让他来这个公司,他可能会选择辞职,自己单干。由于清收不良资产几乎都要涉及到法律专业知识,他现在至少在房地产、金融和税务方面的知识面能当大半个律师用,所以原立江把好几个跟诉讼有关的债权清理工作都交给了他。
      一谈到工作的时候,顾青裴整个人就充满了专业性,那种睿智、冷静和博学善言,让他撒发出无与伦比的魅力。
      原炀听着听着,眼睛就不自觉地被顾青裴吸引。
      顾青裴说着说着,就发现原炀一直在盯着他看,他皱了皱眉,“我说到哪儿了?”
      “当年支付了四百二十八亩的土地出让金给当地农民,剩下的四百亩由于公司陷入财务危机没能及时支付。”原炀对答如流。
      顾青裴低下头翻了翻文件,抬头道:“没错,十多年过去了,现在那片地已经被当地农民用来种地了,当年土地出让金的合同虽然还在,但是现在要重新收购,当地人肯定不愿意以当年的价格出让,这是这块地的一大难点之一。”
      原炀点了点头,然后突然凑了过去,照着顾青裴的嘴唇亲了一下。
      顾青裴愣了愣,往后仰去,皱眉道:“你干什么。”
      原炀耸了耸肩,“不知道,想亲你。”他才懒得想理由,想做就做了,要什么理由。他身体前倾,用手按住了顾青裴的后脑勺,不容拒绝地凑了上去,亲吻顾青裴柔软的唇。
      跟原炀以往任何一次粗暴的行为不同,这是一个颇为温和的吻。原炀只是含着他的下唇吸允了几下,就放开了他。
      顾青裴推了推眼镜,“你专心干点正事,我说到哪儿了?”
      原炀撇了撇嘴,“我都听到了,记下了,你不用反复强调一个关键点吧。”
      “你真的记住了?”
      “记住了,明天我会仔细看材料。现在九点半了,我要准备睡觉了。”
      “九点半睡觉?”
      “我习惯了早睡早起。”原炀伸了伸懒腰,“你也要睡觉。”
      “我还要好多事要处理。”
      “不行,十点之前一定要睡觉。”原炀一伸手,拽掉了顾青裴的眼睛,他仔细看了看顾青裴有些疲倦的双眼,“你不戴眼镜显得年纪小一些。”
      顾青裴伸手想拿回自己的眼睛,原炀抬高了手臂,不打算给他。
      顾青裴转过身去,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副备用的。
      原炀一把夺过了眼镜,甩到一边,并把顾青裴也拉了起来,“我说睡觉就睡觉。”说完把顾青裴拽到了浴室门口,“你进去洗澡,或者我把你扒光了帮你洗。”
      顾青裴叹了口气,只好进了浴室,砰地一声把原炀关在了门外。
      原炀嘴角轻扯,露出一个很浅的笑容。
      他去另一个浴室简单冲洗了一下,然后就跟在自己家似的,大大方方地躺在了顾青裴的床上。
      顾青裴一进卧室,就看到原炀只穿着条内裤坐在他床上,看着他床头的一本书。
      顾青裴虽然觉得希望渺茫,可还是挣扎了一下,“你去睡客房吧。”
      原炀挑了挑眉,“不要。”
      顾青裴转头想走,原炀在他背后道:“你睡哪儿我睡哪儿。”
      顾青裴闭了闭眼睛,克制着骂脏话的冲动,又折返回了床上。
      原炀双手抱胸,交叠着两条大长腿,毫不顾忌地向顾青裴展示着他完美无匹的身材。
      顾青裴假装没看着,直接钻进被子里,背对着原炀躺下了。
      原炀掀开他的被子,“你他妈是不是同性恋,你不喜欢男的吗,我这么好的身材你不多看两眼?”
      顾青裴回过头,跟看傻逼似的看着他。
      原炀凑过去贴着他,“喂,我留下的记号洗掉了没有。”
      一说到这个顾青裴就一肚子憋屈气。他把自己的小兄弟都搓红了,才把那些烦人的水笔印给洗掉,他洗的时候真是弄死原炀的心都有了。
      原炀恶劣地一笑,“洗掉了没有?再不说我可亲自检查了。”
      顾青裴咬牙道:“洗掉了。”
      原炀低笑两声,跟小孩儿似的上半身压在顾青裴身上,脑袋伸到顾青裴面前,眨着眼睛看着他,轻声道:“你确实是不戴眼镜显得年轻,如果头发这么散着,看上去也没比我大多少。”
      顾青裴推开他的脑袋,“显得年轻怎么服人。”
      原炀缩回了脑袋,从背后抱住顾青裴,“喂,我说你这么活着是不是挺累的?”
      “累?看跟谁比了,再说,活着哪有不累的,难道我能靠别人养活我?”
      原炀想了想,“我可以养活你。”
      “你?”顾青裴嗤笑一声,“原大公子啊,你兜里连个盒饭的钱都没有吧。”
      “你还好意思说,这都怪谁啊?”
      “谁让你那么二逼,随便激你几句你还真就把钱都送走。”
      “靠,你他妈终于说实话了。”原炀照着顾青裴的腰拧了一把。
      顾青裴疼得“嘶”了一声,“你活该,不这么治你根本没有效。”
      原炀冷哼道:“最后把自己治我床上去了?”
      顾青裴用手肘撞了他肚子一下,“赶紧松开我,我要睡觉了。”
      “我就要抱着。”原炀一只手环住顾青裴的腰,把顾青裴整个人揽在怀里。
      顾青裴挣扎了几下甩不开,索性也就随他去了。
      其实挺暖和的,顾青裴想。不是那种实际温度上的暖和,而且冬天漆黑的夜里,能跟一个热乎乎的人相拥而眠,真的是一件……很暖和的事。
      顾青裴闭上眼睛,安心地窝在了原炀怀里,沉沉睡去。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