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32章

第32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赵媛带来了她的男朋友。
      顾青裴早就想见一见这个人,他对赵媛一直有一种特殊的感情,糅合了愧疚和责任,只有赵媛过得好,他才能宽慰一些。
      他对赵媛的男朋友第一印象不错。据赵媛说是做财务的,比他大几岁,也算颇有前途,而且和赵媛站在一起,也挺般配。
      不过顾青裴在谈话的过程中,觉得这个男人性格不太成熟,心思也不够细腻,心里想着什么,对他顾忌着什么,顾青裴一眼就能看透。本来大部分男人都该是这样不拘小节的,可是赵媛享受过他的体贴和细心,恐怕会产生比较之后的落差,他打算以后找个机会单独和赵媛谈一谈。
      三人坐了两个多小时,赵媛邀请他一起吃晚饭。顾青裴推托掉了,他看得出来赵媛的男朋友对他表面客气,但始终有些防备,这种饭吃了也没胃口。
      跟他们分手后,顾青裴站在咖啡馆外面的街道上,半天没动。
      他在考虑现在该去哪儿。
      回家的话,多半面对的是气得直跳脚的原炀,可不回家他也不能继续这么压马路啊。
      算了,早晚得回去,还不如回去吃晚饭。他对原炀所吹嘘的厨艺,竟然有一点兴趣。
      他叫了辆出租车,往家走去。
      到了家门口一看,原炀果然守在他家门口,他已经换了一身应季的衣服,半蹲在地上,背部靠着门,闭着眼睛抽烟。
      顾青裴的第一想法是,小狼狗看门看得挺尽责。
      原炀听到脚步声,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然后腾地跳了起来。
      顾青裴看他脸色不善,尽管想到今天发生的事他火气直往脑门儿蹿,也不打算继续刺激他。识时务者为俊杰,这点忍耐力还是应该有的。
      原炀大步走了过来,一把抓着他的围巾,把他拉近自己,“你胆子不小,居然又耍我,我不给你点教训你真是……”
      “我回来吃晚饭了。”顾青裴淡道。
      原炀愣愣地看着顾青裴。
      顾青裴慢慢抢回被他扯得要变形的羊绒围巾,“你不是要做饭吗?不是做饭很好吃吗?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原炀感觉自己的火气就跟泄洪、退潮似的,哗地一声全都散掉了。他揪着顾青裴围巾和衣领的手改为捏了捏顾青裴的脸,得意地笑道:“你为了吃饭特意回来了?”
      顾青裴敷衍道:“嗯。”
      “那赶紧给我开门,五花肉要腌一会儿再做才好吃。”
      顾青裴只得不清不愿地把他领进门。他现在多少能理解那种在街上不小心喂了一次流浪狗,就被天天缠着、跟着回家的人的心情了,可他明明是在不情愿的情况下“被喂食”的,为什么依然被缠上了?
      原炀绝对是一种鲜为人知的品种,至少是他没有接触过的,让他措手不及,因此他对上原炀,过往的经验全无用处,有种“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的无力感。
      他究竟该怎么做,才能摆脱原炀这种近乎报复性的骚扰呢?
      原炀进屋之后,脱下外套,换上围裙,哼着顾青裴没听过的调子进厨房了。
      顾青裴很是惊讶,原炀变脸变得这么快。
      虽然他也不是没想过,说不定原炀是真看上他了。不过,这种想法在他心里始终站不住脚,毕竟,他和原炀的关系曾经一度恶劣到需要通过非常规的手段去发泄的地步,因为在他的认知里,原炀对他做过的事,包括后来的调戏和纠缠,都是带着羞辱他的用意的。
      顾青裴自认阅人无数,很多像原炀这样年轻的、涉世不深的小男孩儿,一个眼神一句话,顾青裴都能看穿他们在想什么,同时,他被人喜欢和追求的经验也着实不少,按理来说,一个人对他有那方面的好感,他没有道理看不出来。可惟独只有原炀,他是真的看不出来,因为,从来没有一个人会这样“喜欢”和“追求”他,不,应该说,不该有任何一个情商正常的人这样“喜欢”和“追求”别人,所以,原炀的行为,他始终还是觉得就是为了报复和压制他。只不过因为俩人有过情欲关系后,很多行为都显得有些暧昧罢了。
      原炀在做饭的时候,顾青裴在书房里处理工作。
      过了四十分钟,原炀出现在书房门口,脸上挂着笑,“走了,吃饭了。”
      “这么快?”
      “快?”原炀看了看自己的表,“以前做大锅饭更快,不过那都不是给人吃的东西,快过来,别看了,天天盯着电脑也不嫌累。”
      顾青裴去洗了洗手,回到饭厅,看着一桌子卖相不错的饭菜,心里颇为意外。
      原炀邀功似的看着他,“怎么样,怎么样?”
      “我还没吃呢。”
      “那赶紧吃啊。”
      顾青裴尝了一口红烧肉,微微蹙眉,“咸了点儿。”
      原炀夹了一块尝了尝,“咸吗?我觉得刚好,原来你口味淡啊。”
      “嗯,我喜欢吃得清淡一点。”
      原炀撇了撇嘴,“不早说。”
      顾青裴看了他一眼,“你也没问。”
      “我没问是因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自己先跑了。”
      “我都说了不带你去,谁让你非要跟去。”
      原炀冷哼一声,“谁让你跟人私会,我告诉你,不准再有下次。”
      顾青裴啼笑,“你以为你是谁啊。”
      原炀抽过纸巾,擦了擦他的嘴角,下巴微抬,有些倨傲地说:“你男人。”
      顾青裴重重哼了一声,以示不屑。
      原炀眯起眼睛,“早晚让你服气。”
      顾青裴瞥了他一眼,“你想让我服气,把我交代给你的任务办好,我只敬能力比我强的,而不是力气比我大的。”
      原炀“啪”地一声撂下筷子,“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都听不懂,还想让我服你。”顾青裴用筷子敲了敲自己喝干净了的汤碗,“原炀,你就跟这碗一样,空荡荡的,让我服你什么?”
      原炀脸色沉了下来。他从来没有以挣多少钱或做多大的事业来衡量自己的得失和能力,他的心思从未在这方面停留过,自然也不在意别人嫌他没出息,钱只要够花就行了,他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生命浪费在积累财富和名誉上?只是为了让别人满意?
      他一向觉得这种想法蠢透了。
      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个人的瞧不起让他倍感羞愤。他咬牙道:“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赚钱上,什么车啊房子的对我都没有意义。”
      顾青裴嗤笑,“对原大公子来说,这些唾手可得的东西自然没有意义,你天生就有的太多了,金钱啊功成名就这些世俗的玩意儿怎么能让你动心呢。可惜,我顾青裴只是个世俗之人,我没有原董那样的爹,想让自己和家人过上好日子,都是靠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所以我敬佩的都是脚踏实地干出一番事业的人,而不是你这种不懂人情世故,不费吹灰之力什么东西都信手拈来的大少爷。”
      原炀脸色铁青,却一时不知道怎么反驳。
      顾青裴继续吃着菜,皮笑肉不笑地说:“你也不是没有优点,至少不懒,做饭也不错。继续这样下去吧,说句不好听的,只要原董健在,或者原董不在,但你那个身体不好的弟弟还在的话,原家应该就用不到你了,你就可以继续这么潇洒下去了。”
      原炀怒道:“顾青裴,你少明嘲暗讽的,我家的事,轮不到你插嘴。”
      顾青裴摇了摇头,“真是长不大。”
      原炀狠狠拍拍了下桌子,脸色非常难看。
      顾青裴抬起头看着他,“那个副院长,我看也不用你联系了,你压根儿也不会上心吧。”
      “我说过的事一定会做到,你少他妈激我。”
      顾青裴点点头,“好,如果你能找到关系,并且扭转目前的局势,按照公司相关奖惩规定,给你一次性奖金……二十万。”
      原炀挑了挑眉,“这么大的案子,收益好几亿,你就给我二十万?”
      顾青裴笑了笑,“就二十万。”
      “行,二十万就二十万,这笔钱算是我自己挣的吧,你还能让我爸收回吗?”原炀眼神中带着挑衅。
      “不能,你自己的就是你自己的,我承认。”顾青裴撂下筷子,轻轻支着下巴,“原炀,让我看看你像个男人一样,完成自己亲口承诺的工作吧。”
      原炀轻蔑道:“轻而易举。”
      顾青裴轻笑着摇了摇头,“你星期一就出差,去趟XX市,亲自去跑关系。”顾青裴想了想,补充道:“自己去。如果你把事情搞砸了,我想你应该没脸回来见我了,我也不想见你。”
      原炀伸手勾起他的下巴,“如果我办成了呢?我要的可不只那区区二十万。”
      顾青裴移开脸,站起身,“别得寸进尺。”
      原炀也跟着站了起来,并从背后一把抱住了顾青裴,他一只手揽着顾青裴的腰,一只手固定在顾青裴的胸口,并在他耳边轻声说:“如果我办成了,回来之后我要上你。我会操你一整个晚上,无论你怎么哭、怎么求饶,我都不会停下来,这是你敢招惹我的代价。”
      顾青裴嘴唇微微有些颤抖,他没有转头,双手悄悄握成了拳头。
      原炀低下头,轻轻咬了一口他的脖子,低声道:“你惹恼了我这么多次,我才上了你一次,对你真是够仁慈的,今天也……先放过你好了。”
      顾青裴冷道:“办不成的话,就从我视线里滚出去,别再来烦我。”
      原炀收紧了手臂,咬牙道:“你等着瞧好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