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28章

第28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顾青裴这一拳是直接照着原炀的鼻子打的。打鼻子最让人痛苦,只要一招中了那就是血和鼻涕眼泪流一脸,特别狼狈。不过由于有鼻梁骨,打人的人手也不会舒服。光着观察顾青裴挥拳的位置,就能看出他有多愤怒。
      原炀当然不能傻愣着让他打,可是距离太近,拦截已经来不及,只好偏头躲闪。这一记重拳擦过他的脸颊,他感觉脸侧火辣辣的。
      他抓住了原炀的胳膊摁在床上,直接跨坐在顾青裴身上,用身体的重量压制着对方。
      原炀撇了撇嘴,哼道:“你跟我动手?”
      顾青裴眼神有几分狼狈,“原炀,你别欺人太甚。”
      原炀看着顾青裴脸上的羞愤,不知道怎么的,心里很不舒服。
      他想不通顾青裴为什么这么嫌弃他。
      他虽然觉得男人长得好不好看根本无所谓,可是他对自己的相貌也不是没有自觉,从小到大有多少人前赴后继上赶着要跟他好,就连在部队里都有,顾青裴要真是喜欢男的,为什么就看不上他呢?
      真的是因为他技术太差了?
      原炀想到顾青裴为这个拒绝他,就羞恼不已。
      他绷着一张脸,咬牙道:“你要是嫌我技术差,我他妈学就是了,这玩意儿不就是练出来的,多做几次就好了。”
      顾青裴骂道:“你找别人练习去。”
      “不好意思啊顾总,拜你所赐,我现在是个穷光蛋,连开房的钱都没有,除了你我能找谁。”
      “你混蛋!”顾青裴厉声骂道,用力想把原炀推开。
      原炀干脆趴下身,整个人压在顾青裴身上,可劲儿耍赖,“顾总,我这么年轻英俊的你都不要,你要求也太高了吧,跟我吧,我以后都不欺负你了。”
      顾青裴给他气得脑袋直抽抽。
      原炀低下头,在顾青裴脸庞嗅了嗅,然后把鼻子凑进他脖颈间。
      顾青裴不喷香水的时候,味道好闻多了,很暖和很清爽,他嘟囔道:“你以后不要喷香水,一个男的喷那玩意儿干嘛,这样就好闻……挺好闻的。”
      原炀一边嗅一边蹭着顾青裴,俩人都还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没蹭几下下边儿都硬邦邦的。
      顾青裴心里无奈透了,他这是被这小子给赖上了?
      原炀哼笑一声,有些得意,“有反应了吧,你还说看不上我?”
      顾青裴已经懒得继续吵下去了,他刚才实在是被原炀的不要脸给气得炸毛了,现在冷静下来之后,发现原炀就跟条狗差不多,你越骂他,他越觉得你在跟他玩儿……
      顾青裴疲倦道:“你压得我喘不过起来,下去。”
      原炀看顾青裴脸色确实不好,就把自己沉重的身体挪到了一边。
      顾青裴闭上眼睛,“我头疼,你能不能赶紧回去。”
      “你饿了吗?我给你做点吃的吧。”
      顾青裴的眼睛睁开一条细缝,凉凉地看着他。
      原炀坐了起来,转了转脖子,“很久没睡到这么晚了,真不舒服。你躺着吧,我做饭很快。”说完直接跳下床,就那么不害臊地光着屁股去厨房了。
      顾青裴用手捂住了眼睛。在任何困难面前都可以吃好喝好睡好的顾总,面对这样的原炀却头痛不已。
      原炀手脚特别麻利,很快就煮好粥,煎了两个鸡蛋,然后炒了个青菜,总共也就花了15分钟。
      等他做好饭,顾青裴已经洗漱完毕,从卧房出来了。
      原炀邀功地看了看他,又朝饭桌的方向抬了抬下巴,“怎么样,快吧。”
      顾青裴看了一眼,粥和煎蛋都还冒着热气。
      他大学刚毕业的时候,因为工资低,只能住最便宜的合租房,都是自己做饭,厨艺在那时候锻炼得不错。可是后来随着工作越来越忙,他几乎很少在家里开火。冰箱里的东西,都是钟点工给他准备的,他一个星期偶尔有那么几天,会在家吃,但是时间从来不定。
      自从跟赵媛离婚之后,他再没有在早上醒来的时候,有人给他做顿饭。
      看着桌上简单的早餐,他感觉心里有些发酸。
      原炀道:“赶紧来吃啊。”
      顾青裴坐下来,脸色稍有缓和,“没想到你还会做饭。”
      “嘿,我刚去部队的时候,谁都不服,被弄到炊事班干了三个月。”原炀哼道:“那时候我天天往他们吃的饭菜里加煤灰。”
      顾青裴哼笑一声,“幼稚,你应该隔三差五倒一罐子盐,他们保证不再让你做饭。”
      “不做饭?你以为不做饭就完事儿了?不做饭还能去刷碗,洗菜,擦炮筒,就你这样儿的进部队,三天你都受不了。”
      顾青裴懒洋洋地说:“我可不会像你这么蠢,一进去就得罪领导。”
      “是,你最会做人,成天摆谱,也不嫌累。”
      顾青裴嘲弄道:“我要是有个原董那样的爹,我也就用不着累了。”
      原炀皱了皱眉,“少讽刺我,我长到十二三岁的时候,都不知道我爷爷和我爸是谁,他们也不管我,我成天跟一堆小流氓混,长成这样怪我啊,你去看看我弟弟妹妹,跟我绝对不一样。”
      顾青裴看了他一眼,“听说你弟弟身体不好。”
      “嗯,本来是双胞胎,结果一生下来,四斤多的那个死了,他这个才三斤多先天不足的却活下来了,不过从小身体就虚。”
      顾青裴道:“即使这样你都不能为你爸着想一下,你是家里长子,却这么不懂事。”
      原炀有些恼火,“轮不到你教训我。”
      顾青裴瞪了他一眼,“我才懒得教训你。”说完舀起一勺粥送进了嘴里。
      粥刚出锅,还太烫,顾青裴“嘶”了一声,差点儿把粥吐出来。
      “你急什么。”原炀一伸手,准确无误地捏开了他的嘴,仔细看了看,“起了点儿泡,没事儿。”说完起身给顾青裴倒了杯凉开水,“喝点水。”
      顾青裴呼出口气,喝了口水,感觉舒服了一些。
      原炀看着他烫得通红的嘴唇,心里直痒痒。他忍不住伸出头,卡住顾青裴的下巴,用大拇指的指腹摸了摸顾青裴的下唇。
      顾青裴看了他一眼,“干什么。”
      “你嘴唇看着很软。”
      顾青裴勾唇一笑,“我们接吻过吗?”
      原炀一愣,“没有。”
      “为什么没有?像你说的,咱们睡都睡了,怎么就没接吻呢?”
      原炀皱眉道:“我不知道。”
      顾青裴冷笑:“说白了,你亲的下去吗?要不是那天晚上,你对男人一辈子也硬不起来吧,你不过是想尝尝新鲜,我凭什么要陪你玩儿?世界上有那么多男人,我凭什么非要陪你一个只是图新鲜的小孩儿玩儿?我不至于就缺你那根玩意儿吧。”
      原炀面色沉了下来。
      顾青裴优雅地抽出纸巾,擦了擦嘴,“早餐不错,你可以走了。”说完转身往书房走去。
      原炀看着顾青裴。
      那是一个纯男性的背影。宽肩、细腰、窄臀、长腿,还有短短的头发。不具备任何让他多看几眼的女性特质,可他就是想看。
      他敢确定,征服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比征服顾青裴更让他有成就感。
      女人太无趣了,只有顾青裴让他又气又恨,想要用尽一切手段打败。
      面对顾青裴的时候,充满了挑战和刺激,这是他想象中的都市生活里所没有的,只有顾青裴让他体会到了。
      他猛地站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蹿了起来,扳过顾青裴的肩膀,将他重重地压在了墙上,用力堵住了他的唇。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