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25章

第25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办公室的门被砰地一声推开了。
      顾青裴夸张地惊呼了一声,“小原,你怎么又不敲门!”
      原炀进屋一看,顾青裴正在打电话,根据他的反应,电话那头是谁,原炀已经能猜出来了。
      果然,顾青裴歉意地说:“原董,小原来了,可能有事,我晚点再给你打电话好吗?嗯?哦,好的。”顾青裴笑着把话筒递了过去,“原董让你接电话。”
      原炀愤恨地看了他一眼,粗鲁地抢过了话筒,“喂?”
      “你进总裁办公室不敲门?你以为你自己是谁,啊?”原立江的咆哮在电话那头响起。
      原炀冷哼一声,敷衍道:“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
      “我说知道就是知道了。”原炀不耐烦地把电话扣上了。
      顾青裴撇了撇嘴,拿起一叠文件翻阅着。
      原炀的手直接按在了文件上,逼迫顾青裴抬起头看他。
      原炀冷笑道:“不错啊,你早就留着这一手呢吧,把那点儿工资全扣光,等着看我笑话?”
      顾青裴懒洋洋地说:“原公子还差那点儿钱啊,要不我接济你一些?不用还。”
      原炀哼道:“有你这句话,我以后不会跟你客气的。”
      顾青裴笑道:“其实你一天也花不了什么钱。你不用付房租,早午饭公司吃,晚上养生,别吃饭了,开的也是公司的车,没钱就没钱嘛,冻不着饿不死的。年轻人哪,要吃点苦才行。”
      原炀挑了挑眉,“我自己少吃一顿没什么,你不是让我爸给我介绍女朋友吗,没钱怎么谈恋爱?”
      “哦,这个事儿。”顾青裴眨了眨眼睛,“我给忘了。这件事我坚决支持你,你把你看上的约出来,约会我买单。”
      “只要我看上就行了?”原炀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顾青裴。
      顾青裴嗤笑道:“你还是先问问人家女孩子愿不愿意跟你这小流氓出去吧。”
      原炀嘲弄道:“要是我娶不到老婆,错就在你。”
      顾青裴没拿正眼看他,“自己不争气,还怪别人?这个月好好表现,否则下个月工资照样扣光。”
      原炀啪地拍在他的电脑上,把那纤薄的小苹果粗暴地合上了。
      顾青裴瞪了他一眼,“出去吧,别总在我办公室晃。”
      原炀恶声恶气地说:“你以为我愿意看到你。”他说完转身往门外走。
      顾青裴在他背后道:“晚上有饭局,是重要客人,把扣子扣上,打条领带,别把西装穿得这么像地痞,给我丢脸。”
      原炀看了看自己胸前敞开的两粒扣子,不以为然。他讨厌穿这么紧的衣服,行动很不方便。
      晚上的饭局约在七点,顾青裴请了XX省法院的领导过来配合调查一个诉讼案件。他们公司名下的一块土地由于债务纠纷被XX省中院查封了,如果胜诉,他们只要付三千万,就能拿到土地的使用权,在北京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这块地的价值至少在五个亿以上。如果这个案件能做成,他们集团最大宗的一笔债务就能得到解决,也只有解决了这件事,他们才能满足重新上市的最低条件。
      顾青裴和原炀提前二十分钟到了。
      俩人一个坐桌前,一个作沙发,就跟怄气似的,离得老远,彼此不说话。
      顾青裴呆了十多分钟,电话短信不断,一会儿口气严肃直接,一会儿又热情客套,原炀真怀疑顾青裴这么千人千面的怎么不得精神分裂。
      快到七点的时候,XX法院的人来了,一行三人,都是高胖的男性,年纪看着也不大,甚至有一个顾青裴还管人家叫老弟,可是跟顾青裴站在一块儿,就充满了违和感。顾青裴这种年过三十,在官商场上打滚多年依然能保持这样的身材和气质的,确实是凤毛麟角。
      原炀心想,如果顾青裴也长成肥头大耳啤酒肚的模样,他绝对硬不起来,所以那晚上发生的事,只能说所有条件都刚好吻合了吧。
      其中一个人说:“哎,原董还没到呢?”
      顾青裴笑道:“在路上呢,塞着呢,快了。”
      原炀诧异地看着顾青裴,他不知道自己老爹要来。
      顾青裴看了他一眼,做出才想起来的样子,“哦,介绍一下,这是原董的大儿子,叫原炀,正在我手下历练呢。原炀,这是赵厅长。”顾青裴扬了扬下巴,示意他过来打招呼。
      原炀不太情愿地过来,跟赵厅长握了握手。
      “哎哟,这是原董的大公子,幸会幸会。”赵厅长脸上堆满了笑容。虽然现在是原立江求他们办事,但是原家在京城的地位是他们想攀也未必攀得上的,能有这种机会套近乎,以后的仕途必然更加坦荡。
      这样的人原炀是见多了,应付得倒是挺自如。
      顾青裴拍了拍原炀的肩膀,对赵厅长笑道:“这孩子现在给我当司机呢,原董把儿子托付给我,就是希望我能好好培养他,年轻人不能不吃苦,再富贵的身世,也应该从基层开始锻炼,您说是不是。”
      赵厅长笑道:“说的是,原董和顾总都很有远见啊。”
      顾青裴一番话,不费吹灰之力,借着原炀把自己的身价也提了个档次,赵厅长和随行的人都对顾青裴更加顾忌。
      原炀自然不会看不懂是怎么回事,他皱起了眉头。顾青裴在公司从来不提他是谁,需要在外边儿撑面子了就想起他来了,这种赤裸裸地利用让他相当不爽。
      顾青裴究竟把他当成什么?
      直到原立江出现,原炀的脸都是黑的。
      原立江跟客人寒暄过后,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见这小子正冷着一张脸坐在一旁,不说话也不跟人客套,他心里就开始生气。
      他喝道:“原炀,你是小辈,往哪儿一坐安心吗?赶紧给客人倒酒。”
      顾青裴看了原炀一眼,催促道:“小原?快点。”
      原炀眯着眼睛看着顾青裴,慢慢站起身。
      这时候服务员冲了过来倒酒,及时缓解了尴尬,但原立江对原炀的表现依然不满意。
      顾青裴脸上一直挂着笑,一边吃饭一边跟人谈诉讼的事。
      来的这几个人都很好酒,顾青裴自然不能让原立江喝,原炀要开车,也不能喝,基本场上的酒都是他在喝。顾青裴酒量确实好,半斤白酒下肚,只见脸红,头脑还很清醒,问的问题都很到点上,沟通的效果一点也没有打折扣。
      原立江对顾青裴很是赏识,此时更是觉得把顾青裴挖过来是个英明的决定。
      一顿饭吃了将近三个小时,到了最后XX法院的人基本都喝多了,顾青裴也扛不住了,眼神开始涣散,站起来送人的时候,脚下也有些虚浮。
      原立江的司机把那三人送回了酒店,他则坐上顾青裴的车,由原炀送他回家。
      到了家门口,原立江问原炀,“你以后每个星期回家一趟,我看你今天的表现,哼,差强人意,看来我对你教育还不够。”
      顾青裴晃晃悠悠地下车,笑道:“原董,别急,年轻人嘛,慢慢来。”
      “顾总,你喝多了,赶紧让他送你回去吧,原炀的事,改天咱们再沟通。”
      “好,您慢走,慢走啊。”
      原立江进门之后,顾青裴也重新爬上车前座,瘫靠在椅背里,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看上去他有些醉了,下巴微微扬起,脖颈和下颌处连成优雅的线条,白生生的皮肤透着红,真让人想咬两口。
      原炀只要一停车,就忍不住看看顾青裴。似乎顾青裴所有跟清醒时不一样的面貌,都很值得多看几眼。
      这个男人清醒的时候太气人,所以他不清醒的时候,就让人格外想要蹂躏。
      原炀握紧了方向盘,身体燥热不已。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