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24章

第24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屋子不大,而且没有窗户,空气不怎么流通,原炀皱了皱鼻子,感觉自己闻到了顾青裴的味道。
      那是一种充满了情欲诱惑的味道。
      原炀有种摸一摸顾青裴的冲动,无论哪里。他就是想再感受一下那种火热的、滑腻的皮肤。
      可在顾青裴完全清醒的情况下,他有些下不了手。因为顾青裴一定会用最具有讽刺意味的表情来嘲笑他,弄得他火冒三丈。
      真让人心痒痒……
      原炀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对一个男人的身体念念不忘,大概是新鲜刺激,大概是顾青裴确实这方面了得,大概是征服顾青裴比征服任何一个绝色美女都更能让他获得成就感,总之,他从顾青裴身上得到过迄今为止最好的性体验。他是个非常遵循原始本能的人,一点也不想花心思纠结自己是不是同性恋,是不是又怎样?管他男女,能爽到才是唯一重要的。
      这个总是挑衅他、惹怒他,高傲狡诈,又虚伪善辩的男人,似乎只有被狠狠地干的时候,那张嘴里才不会说出恼人的话,那张脸上才不会出现欠揍的表情。
      顾青裴就睡在他旁边,触手可及,原炀简直想扑上去,把顾青裴操到哭着向他求饶,看这个男人还敢不敢继续招惹他。
      他翻了个身,看着顾青裴的背影。
      屋里只开了一盏床头灯,光线很暗,但是原炀视力极好,能清楚地看见顾青裴脖子上短短地发茬和汗毛。
      原炀感觉有些口干舌燥,终于忍不住叫道:“顾青裴。”
      顾青裴没有睡着,却不想睁眼。
      原炀憋了半天,问道:“你这两天擦药没有。”
      顾青裴还是没动。
      原炀恼道:“你装什么死啊,你不说话,我可自己检查了。”他也不管这个理由有多生硬,反正能达到他脱顾青裴裤子的目的就行了,说完就蹿了起来,一把搂住了顾青裴的腰。
      顾青裴猛地转过了身来,又惊又怒,“你干什么!”
      原炀露出森白的牙齿一笑,“顾总,检查检查你的伤好了没有。”说着就去扒顾青裴的睡裤。
      那松垮垮的睡裤那禁得起他那么扯,顾青裴一下子就露出了大半个屁股。
      原炀眼里露出戏谑的光芒。
      顾青裴抡起拳头,一拳打在原炀的脸颊上。
      原炀毫无防备,虽然躲了,但没全躲开,还是被那硬邦邦的拳头擦到了脸颊,火辣辣地疼。
      他刚要发火,就见顾青裴眼中满是屈辱的怒火,脸上是豪不加掩饰地防备和厌恶,“姓原的,你别太过分!”
      原炀愣住了。
      脸颊很疼,但是更让他不舒服的是顾青裴那刺眼的表情。
      原炀脸色铁青,“妈的,你敢打我!你装什么装,你不是去酒吧看着个顺眼的就能跟人家上床吗,我难道还比不上那些玩意儿?你说,我哪里比不上他们了!”
      顾青裴用力挣脱开他的手,脸色也非常难看,“你跟他们比差远了,我跟他们上床我高兴,跟你?”顾青裴一脸的讽刺。
      原炀怒火攻心,“你他妈再说一遍!我还比不上那些鸭子!?”
      顾青裴跳下床,理好衣服,顺便深呼吸了几大口,“原炀,你想用这种方式羞辱我,真叫人不齿,要点脸行吗?”
      原炀也从床上跳了下去,居高临下地瞪着顾青裴,“你才是不要脸的同性恋,随处滥交,现在装什么清高!妈的,你跟老子装什么清高!”
      他真恨不得扑上去咬顾青裴两口,这个男人可以跟任何长得顺眼的男人睡觉,却对他露出那种厌恶的表情,凭什么?他原炀哪点比不上那些人?凭什么?!
      顾青裴冷哼道:“我看得上谁看不上谁,是我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发情了去找女人,别来烦我。”
      原炀一把抓住他的下巴,恶狠狠地说:“你就是我的女人,你别忘了老子上过你。再说,你不也对我发过情吗,是谁在我身子底下乱叫的?是谁的腿缠着我的腰的?是谁下边儿咬着我的宝贝不让我拔出来的?顾总,你记性可真差,你发情了我帮你救了火,怎么就不允许我生生火呢。”
      顾青裴脸色极其难看,咬牙道:“你给我滚出去。”
      原炀被顾青裴那种愤恨的眼神给刺着了,他实在不想再和顾青裴对视,他想要的也不是这样的对峙,他松开了顾青裴,抓起衣服开门走了。
      顾青裴深深呼出一口气,感觉特别累。
      在原炀身下高潮的那一晚,绝对是他这辈子最大的耻辱,最不愿提及的回忆,可原炀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拿这件事要挟他、羞辱他,他恨不得把原炀的嘴缝上。
      他和原炀怎么会变成这么混乱的关系?
      顾青裴只觉得头痛欲裂。
      接下来的两天,原炀都没来公司。
      顾青裴倒是乐得清闲,自己开车上班。不用看到原炀的日子显然很美好,终于没有那么一大块东西成天在他眼前晃悠,说各种惹火他的话,处处跟他作对,惹他心烦了。
      星期一的周例会上,原炀回公司了,脸色很难看。
      公司的员工大多能猜到原炀的背景,再加上原炀那个块头,对他很是顾忌,此时更是没人敢惹他,连座位都尽量离他远点。
      会议主持宣布开始后,先宣读了一个文件,说原炀无故驾驶公司车辆旷工三天,对公司造成巨大影响,扣一千元工资并扣除旷工费和车辆燃油费。
      原炀本就难看的脸色此时简直像要吃人了,从主持人宣读文件开始,就一直死死盯着顾青裴。
      顾青裴脸上挂着闲时地笑容,笑着听完。
      接下来各部门汇报工作,汇报完之后,是总裁做总结发言。
      顾青裴清了清嗓子,“星期一大早上,我看大家精神状态都不太好啊,昨晚没睡好吗?”
      几个大哈欠的都尴尬地笑。
      顾青裴笑着点了点桌子,“咱们不是政府机关,也不是在事业单位,在座的各位,有一个不错的饭碗,但肯定不是摔不碎的铁饭碗。千万不要以为,我在上面吹牛,你们在下边儿画小王八,我吹完了你们画完了,会议就可以结束了。我们的公司,绝不是这样,我们开会的内容,也绝不是假大空的废话,我说过的话,制定的规章,都是要起作用的。就拿小原为例,在事先不打招呼的情况下,把公司的车开走三天不还,这是一件影响极其恶劣的事。车辆是公司公有财产,原则上不能借给私人使用,就算要使用,也有明文规定的审批程序,任何人,都没有资格随随便便开着公司的车去办私事,更别提招呼都不打了。原炀,罚你一千是轻的,再有人犯这种恶劣的错误,一律作停职处分。我想告诉你们的是,制度是一根高压线,别去碰它,哪怕你好奇,哪怕你有侥幸心理,也别去碰,碰了,就要承担责任。”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顾青裴靠在椅背里,轻笑道:“佳佳,文件准备好了吗?”
      佳佳点了点头,看着手里的文件,有些紧张。
      “读。”
      佳佳咽了口口水,“原炀同志在公司的一个月期间,迟到十六次,无故旷工五天半,超过八点半依然用早餐七次,滥用公司车辆三天,根据集团考勤管理规定和车辆使用管理规定,共扣罚原炀同志三千一百四十二元的工资。”佳佳一边念一边想,原炀一个月工资才三千,这么一扣,还要倒找公司钱呢。
      原炀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顾青裴这是故意打他脸呢,他虽然不在乎这个什么公司,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被狠批一通,就原炀这种性格的人,肯定受不了,要不是看着人多,他绝对会把顾青裴摁在地上,好好教训一番。
      顾青裴冷冷一笑,“小原,这就受不了了?自尊心挺强啊,想让人不说你,首先自己行为要规范,这个道理你都不懂吗?”
      原炀眯着眼睛,指了指顾青裴,做出警告的样子,然后大步离开了会议室。
      会议室的人大气都不敢喘,没人料到一个例会会变成这样。
      顾青裴呵呵一笑,“怎么了?这就吓着了?这样的刺儿头,我也是第一次遇见,还挺新鲜好玩儿的。”顾青裴喝了一口茶,笑盈盈地说:“散会吧,大家做好自己的工作。”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